第 1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废弃。现在,叶天龙和暗风便是处身在处靠近水滨的废弃大宅里,破败的宅院中,甚至可以看到野草顽强的从地砖的缝隙中生长出来。

  “叶天龙,我要把你带走!”

  站定之后,暗风望着叶天龙,突然说出了令人为之惊的话。虽然叶天龙的脸上毫无变化,但他的眼神在瞬间变得锐利起来。

  “带我走?我还想好好问你呢!”

  “你想问什么?”暗风的脸上毫无表情,但那双幽蓝色的眼睛,在朦胧的月色之下,更加显得明亮神秘。

  “你是暗黑族的人,对吗?”叶天龙边暗暗戒备着,边问道。

  “对。”暗风的回答十分简单扼要。

  “那么玉珠她到底在你们那边出了什么事情?”叶天龙的身上涌起了股凌厉的气势,令原本毫无表情的暗风第次露出了丝紧张的神色。

  “应该说,是你对玉珠她做了什么?”暗风的语气变得尖锐起来,杀机从他的眼神之中流露出来。“她原本应该是我暗黑骑士团最好的战将,可是现在却变成和我们大家成为敌对的情况。”

  “你们大家?”叶天龙的心沉,同时胸中的怒气不由得上冲,“你们难道没有听玉珠她自己说的原因吗?”

  暗风的眼神微微暗,旋即十分强硬的说道:“不管怎么说,你都是个罪魁祸首,如果没有你的存在,切事情都会变得简单起来。”

  “那你刚才为什么要伸手救我?”叶天龙忍不住心中的疑问,开口问道。

  暗风想也不想的回答道:“因为玉珠她就在那里。如果你的出现招来大批侍卫和城卫营的士兵,那么玉珠她也难以脱身,而且”说到这里,暗风的声音微微低,“我不想让玉珠以为,我是依靠卑鄙手段的那种人。我要用光明正大的手段击败你,杀死你,把玉珠从你的控制下救出来!”

  “莫名其妙!”叶天龙冷笑了声,“你真是”

  “你是乖乖跟我走,还是我把你的尸体带走呢?”暗风没有让叶天龙说完话,便抢过了话题,十分生硬的说道。

  “哼,你觉得你有这种实力吗?”叶天龙也毫不客气的回道。

  “我没有时间和你在这里废话了。”暗风脸上的神情变为异常冷肃,那双幽蓝色的眼睛也变成了深深的黑色,这是足以吞噬切的黑暗之色。

  “你以为靠你这两手三流的功夫,就会把我吓倒吗?”

  叶天龙的心头火更大了,他已经清楚的意识到,眼前这个家伙定是玉珠以前的追求者之。而且他也隐隐约约猜测到玉珠在暗黑族中肯定是受到了暗风这些人的排挤。

  暗风已经不再和叶天龙说话了,他行动来回答叶天龙的话。只见他的手动光芒乍现,道黑色的光芒从他的手中猛然跃出,是把细细的长剑,原本盘在他身上的柔软的剑身在暗黑之劲的贯注之下,变得笔挺。

  叶天龙不由得大吃惊,他甚至没有看清楚暗风的剑是如何出鞘的,几乎是眨眼之间,黑色的剑尖已经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距胸口不足尺,阴冷的剑气扑面生寒。

  向后飞退了两步,叶天龙才闪电般的拔剑出鞘,脸上涌起了极端警戒的神情。眼前的对手比起他以前所遇到的那些敌人来,起码在出剑的速度上已经是胜出了半筹。

  暗风毫不迟疑地挥剑主攻,在口中发出声阴冷的低叱之后,细细的长剑招发如急风暴雨。只见黑色的电虹在叶天龙的身前急剧吞吐,剑连剑快速绝伦地点出,毫无顾忌地走中宫正面强袭,攻势之猛烈,无与伦比。

  强烈的澈骨奇寒的神奇剑气,有如山洪爆发,绵绵不绝,狂涌而出,似乎连整座庭院皆被这中阴寒的黑气所撼动。每剑中的隐隐的风雷声,却又表示出劲道在阴柔中暗隐可怕的浑雄异力存在。

  面对暗风的这轮快速攻击,叶天龙毫不惊慌,十分镇定的接招化招。毕竟他在和龙族美少女起练习武技的时候,已经对快攻有了相当熟练的应付战法。

  “铮铮铮”

  连串的金铁交击声中,叶天龙封架推挡,将套防守绵密的剑术发挥得淋漓尽致,连封了八剑,退出五尺之后,仍然不现丝毫的空隙,非但有效地遏止了暗风的剑长驱直入,而且还让暗风的攻击气势为之顿。

  发觉到暗风的出手有个细微的缓处,叶天龙立时乘机反击,回敬了他三剑,差点儿就夺回主动,反客为主了。

  暗风眼中的蓝光现,突然间沉声喝叱,手上的细剑在空中连连颤动,靠着手中细剑那柔韧的特异性能,画出了道道不规则的黑色曲线,好像下子叶天龙的身边多了无数的敌人,同时从四面八方向叶天龙攻击过来。

  面对如此的威势,叶天龙也是掏出了自己全部的实力,在暗风密集的攻击下闪避回旋,充分发挥出自己在剑术所领悟到的所有神奥精微的招式。

  时之间,两个人在宽阔的庭院里面翻翻滚滚,在飞腾的剑影中奔东逐北,好场剑术的大拼搏。

  暗黑族的精妙剑术,叶天龙并不陌生,但暗风所使出来的,却是和玉珠的剑术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态势。暗风的剑术又狠又毒,不断涌出的那种阴寒的剑气虽然缺少了玉珠出剑时压倒切的气势,但却是更加的刁钻阴毒,其中还带着种奇怪的吸蚀之力,将对手的剑上真力逐消蚀掉。

  这样的认识,让叶天龙越打越心惊,难道说暗风除了暗黑族的武技之外,还另外怀有其他的绝学奇技吗?

  "237"

  阵金铁交击声后,激斗中的两个人各自退了步,相距五尺,剑尖相对,双方的眼神紧紧相吸,同时暗暗调整自己的呼吸,准备下次的突击。

  对于暗风来说,叶天龙在剑术上的造诣让他感到十分惊讶,因为他从叶天龙的剑术之中,依稀看到了月之神殿的武技痕迹。

  据暗风的了解,月之神殿的武技是绝对不向外人传授的,更何况叶天龙还是月之神殿的敌人之。因此,暗风对于叶天龙的来历不禁生出极大的神秘感。

  “真是好剑!”

  叶天龙望了眼手中这把由左兰心赠所赠的长剑,突然沉声说道。

  这把由天机族名匠精心打造的长剑,也算是神殿中上等的武器了,却是无法和暗风手中的细剑相提并论,经过两人如此激烈的交击,早已伤痕累累,剑身上布满了细细的缺口。

  “该是结束的时候了!”

  已经暗中调息完的暗风向叶天龙冷冷的道了声,身形前探,手中的细剑陡然向上扬。

  “暗炎爆斩!”

  随着声低低的吼叫,暗风终于使出了暗黑族的绝招。

  经过方才这阵的快速攻击,暗风清楚的知道,单单依靠普通的武技,他是无法击败叶天龙的,更不用说要把叶天龙杀死,所以,他只有使出自己平常难得使用,也是非常耗力的大绝招。

  细细的剑身顿时涌起了阵黑色的烟雾,旋即在空间发生连串的爆炸,引发了附近整个空间之中所有暗系物质的连锁反应,以叶天龙所在的位置为中心,强大的潜劲,有如山洪暴发。

  叶天龙感觉自己身处个十分怪异的力场之中,无数的暗系冲击波在挤压扭曲整个空间,就像自己的周身有无数的利刃呼啸而来,不断要切割撕扯自己的肉体和精神。

  凶险当头,危机时刻,叶天龙立刻使出了十二成的力量,以神御剑,口气挥出了数十剑。

  每剑都和空间中的暗系物质发生激烈的撞击,黑烟流动,爆炸声连绵不断。

  整个空间的压力有愈演愈烈之势,这让叶天龙渐渐难以忍受。这就是暗黑族大绝招的威力所在,因为“暗炎爆斩”的作用,实际上是引发整个空间中暗系物质的力量去攻击对手。

  暗风出剑引起的爆炸只是个,个引子,目的就是为了推动暗系物质之间的反应。

  叶天龙挥剑抵挡冲击波,反而引起了更多暗系物质的冲击波,除非他能够口气将身边空间里面所有的暗系物质压制住,不然的话,永远有新的冲击波产生。

  而叶天龙的实力,还远远没有达到完全压制空间的程度。

  黑色的烟雾越来越浓厚,几乎将叶天龙整个身形掩盖,连绵不断的爆炸声从中传来,间中夹杂着道道闪掠而过的炽红色剑芒,这是叶天龙出剑抵挡的痕迹。

  ※※※

  边在急速调息,努力回复发招之后所损失的力量,边注视着叶天龙那边的情况,暗风的嘴角不禁流出了丝得意的微笑。

  他深深知道,像叶天龙这样应付冲击波,很快就会陷入后继乏力的困境之中,届时,也就是叶天龙被空间里的暗系物质整个吞噬的时刻。

  但是暗风的笑容很快凝结在他的嘴角,因为从前方的黑雾之中,传来了令人感到意外的动静,接着就连脚下所站立的地面都在微微颤抖。

  “这是什么?难道是地震”

  这样的念头刚刚在暗风的脑海中升起,就连他自己都还没有将其否定之前,从黑雾之中发出了轰隆的声巨响。

  接着,黑色的烟雾汹涌激荡,向四下席卷而去。

  “暗黑之波?”

  暗风顿时吓了跳,原本在自己的催动之下,向叶天龙发动强大攻势的暗黑之波怎么会变成如此混乱,就像是匹脱缰之马,在整个庭院里面到处冲击,所到之处,枝飞石碎,烟尘飞扬,旋即被吹散。

  “你受死吧!”

  随着叶天龙的喝叱声,道飞腾着炽烈火焰的黑色闪电出现在暗风的眼前。

  本能的想出剑去抵挡,可是暗风突然发现自己手中的细剑居然会变得无比沉重,好像这把暗黑族的远古神兵在惧怕什么东西,那种畏缩不前的感觉通过和主人的心神联系,十分清晰的传到暗风心中。

  当那道烈焰飞腾的黑色闪电临到身边,就连暗风他自己也感受到了种无边的压力,这是种让人情不自禁想俯首屈服,无法也生不出抵挡之心的绝大压力。

  那瞬间,暗风差点儿就要整个人屈身迎向黑色的闪电。

  总算暗风的精神力和意志力无比强大,在危难关头,猛的咬自己的嘴唇,热热的鲜血涌入他的口中,火辣辣的灼痛让他的战意陡然提高。

  在就要被击中的刹那间,暗风的身形左闪后翻,空中连续变向,口气退出了丈多远,终于避开了叶天龙满含杀机的全力击。

  击不中,叶天龙也没有再行追击,而是停下身形,用种冷傲的眼神望着脸色变幻不定的暗风。

  同时,他也在暗中急速运气调息,毕竟方才的情势实在太过凶险,他差点儿就要脱力了。

  原来,叶天龙在挡了数十记的暗黑冲击波之后,他的力量在飞速的消逝,而他手中的长剑更是出现了无数的龟纹裂痕。

  这是因为暗黑之波本身的力量就十分可怕,再加上暗系的物质具有消蚀切的属性,更是让叶天龙的力量加倍消耗。

  终于,叶天龙手中的长剑承受不住强大的力量,开始碎裂,在冲击波的撞击和腐蚀之下,剑身越来越小。

  就在最危急的时刻,叶天龙突然间想起了身上那把和自身完全融合的神器。

  他不禁在心中暗暗大骂自己,居然会变得这么笨,把左兰心所赠送的长剑牢牢握在手中,当作自己唯的武器。

  其实,这也难怪。因为个人在自身遭遇困难的时候,本能的会利用身边自认可靠的武器来保护自己,而左兰心所赠送的长剑,又是叶天龙身边下子可以拿起来使用的唯武器,所以,在先入为主的感觉下,叶天龙他就直用这把神殿精制的长剑来应付暗风的攻击了。

  这些念头,在叶天龙的心中仅仅是闪而过,他马上当机立断,将全身的力量凝聚在左兰心所赠送的长剑上,在和暗黑之波发生下次的撞击之前,他迎着冲击波将这把已经破损的长剑用力射出,同时集中精神力,召唤出潜伏在身体里那把玄妙的神器。

  方才的震动和爆炸声,便是叶天龙射出去的长剑和冲击波发生猛烈撞击,破碎成无数细小的颗粒时,所发出的动静。

  而叶天龙身边的那些暗系物质在受到如此强大的冲击波催动之后,本来应该是会发生更加强烈的爆炸,引发更加可怕巨大的暗黑之波。

  但是,当叶天龙手中出现了那把烈焰飞腾的黑色神器之后,周围空间中的暗黑之波好像受到种强大的吸引力,全部朝黑色的剑身上狂涌而来。

  那黑色烟气不断消失在黑色长剑之中的模样,就像是黑色长剑化身为长鲸,在张开巨口狂吸狂吞般。

  不到片刻的功夫,庭院之中被暗风的绝招所催动起来的暗黑之波,已经全部消失在叶天龙手里那把烈焰飞腾的黑色长剑之中。

  而这把黑色的长剑,黑得更加令人心悸,剑身似乎已经变成个深不可测的黑洞,只要多看它眼,就会感觉到自己的视线,自己的心神都要忍不住被吸进去了。

  暗风看了眼,又忍不住再看了眼,脸上的神色变得越来越可怕,除了愤怒和狠毒之外,更多还是惊骇,痛苦和绝望。

  那种心神摇摇欲坠的模样,就算是站在丈开外的叶天龙,也能够清楚的感觉到。

  “你到底是怎么啦?”

  叶天龙等待了会儿,终于忍不住哼了声,开口讥讽道。

  同时,他的脚步开始往前缓缓移动,准备向暗风发动攻势了。老实说,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当手中握住这把烈焰飞腾的黑色长剑,吸收了周围空间的暗系力量之后,他似乎变得无所畏惧,胸中更是涌起了傲视天下的霸气,在这刻,甚至没有什么人会在他的眼中,即便是大陆上公认的两大绝世高人王师和风月真君在面前,他也有勇气向他们挑战。

  在无穷无尽的可怕压力之下,暗风本能的退后了步,现在他的气势可以说已经完全被叶天龙压制住了。

  “这是这是天魔圣剑”

  先是喃喃的低语,接着暗风几乎是用种颤抖的声音说道。

  “天魔圣剑我居然真的看到了天魔圣剑”

  说到后面,暗风的声音中带着喜悦震惊激动,可以说,现在的暗风,情绪已经复杂到了极点。

  因为根据暗黑族世代最机密的预言,也是暗风他认为最神奇的传说,就是在将来的时代中,会有个手持天魔圣剑的暗黑之主来到人间,带领着暗黑族成就举世无双的霸业。

  这个惊世的预言就刻在暗黑之洞最深处的石壁之上,而它所描述的天魔圣剑就是现在叶天龙手中剑的模样,把周身飞腾着烈焰,由暗黑之气构成黑色神器。

  这把神器也是传说中暗黑大魔神所使用的武器,它另外个玄妙之处,也是暗风认为最不可相信的就是,这把神器会和使用者完全融合在起,也就是说,当使用的时候,这把神器会从人的身体里面跳出来。

  要知道,大陆上所有已知的神器,包括创世之初所留下来的上古神器,不管和使用者如何的心神相联,都不可能存放到人的身体里面。

  可是,根据暗黑之洞预言的说法,这把天魔圣剑就是存放在使用者的身体里面,在主人的召唤下,才会出现在主人的手中。

  “你在说什么?”

  叶天龙停下了脚步,虽然他很想乘暗风心神大乱的时候,出手干掉这个最可怕的对手,但听到他居然叫出了自己手中神器的名字,不禁让他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看来暗风和这把神器还有什么特别的渊源,因为和暗风同为暗黑族的玉珠也没有认出这把神器来。

  抬头望着被叶天龙握在手中的天魔圣剑,虽然这把天魔圣剑正指着自己的胸口要害,而且剑上的无穷剑气已经牢牢控制了自己的身体,暗风也没有了抵抗和逃避的念头。

  老实说,此刻他的心中几乎完全绝望了,他费尽心血,努力奋斗,得到了目前的局面,可是这把天魔圣剑的出现,下子便将他的美梦打得粉碎。

  远古的预言神器的威力以及从小所受到的潜移默化的教育,都让暗风明白,靠他自己个人,是无法和这天魔圣剑相抗衡的。

  因为和天魔圣剑抗衡,也就是和暗黑大魔神所拣选的暗黑之主相抗衡,也就是和自己的信仰,自己力量的源泉,自己所有族人所依靠所信赖的神明相抗衡,那种恐惧和无望,是任何个人都无法承受的。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天魔圣剑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暗风口中喃喃的说道,这次,叶天龙听到十分清楚,原来自己这把莫名其妙得到的神器叫做“天魔圣剑”,这个名字倒是十分响亮。

  “既然你认得这把剑,那就告诉我,你们到底是如何对待玉珠的?”

  叶天龙心念转,决定乘暗风心神混乱的时候,要多问些情况。

  “还能怎么样?”暗风果然苦笑了声,毫无保留的说道:“我们不想让玉珠掌握族中的大权,因为她不听从我们的指挥,还想把暗黑族带领到你的旗下。”

  “所以你们就陷害她?”叶天龙的眼神紧紧吸住了暗风,虽然话语依然平静,但已经难以掩饰心中的愤怒。

  特别是想起了玉珠身受的那些遭遇。迷失心智失去自我,那是多么可怜和悲惨,而带给自己和柳琴儿的伤害又是多么大。

  “是的。”暗风几乎是无意识的回答道:“那是华柔的提议,而且她也有这样的能力。我本来是不同意她这样做的,但是华柔向我保证,定不会伤害到玉珠本人,还说,这也是最好的办法,免得到时候我和玉珠两个人兵戎相见。”

  “所以,你们就控制了玉珠的心神和灵智,让她变成你们的工具?”叶天龙胸中的恨意和杀机越来越盛。

  “后来,我就不是很清楚了。”暗风缓缓摇头,神情哀伤片:“华柔她要把玉珠带走了,我也没有办法拦阻。不管怎么说,华柔她总是对的”

  “群可恶的混蛋!”叶天龙忍不住怒斥了声,浑身陡然涌起更加强大可怕的威势,天魔圣剑向前伸出:“你们真是该死!”

  天魔圣剑似乎感应到主人心中的愤怒和恨意,爆发了更加炽烈的炎流,阵阵黑色的潜劲如怒涛汹涌,直迫暗风的心神内腑。

  原本就接近溃散的心神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