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出声怒吼的男人个头不高,但身材魁梧粗壮,肩宽背厚,脖子粗短,手中提著柄巨大的战斧。

  “你们怎么不出手?”看到庭院里面双方僵持不下的情况,这个男人更是生气,怪目瞪,对巡检队的武士大吼道。

  众人不禁面面相觑,毕竟现在尤那亚和叶天龙还没有正式撕破脸皮,而且叶天龙又是天龙军团的军团长,法斯特帝国的方领主。

  “布利亚古大人,这”个队长模样的武士面有难色,望著正被叶天龙长剑所指的费先哲。

  “混蛋,你们难道不知道这个家伙是陛下最痛恨的敌人吗?”布利亚古将巨大的战斧扛在自己肩头,怒吼道:“你们快点出手,切后果都有我来负责。谁杀掉叶天龙的话,我重重有赏!”

  “这个混蛋!”没有想到布利亚古比自己还蛮不讲理,叶天龙不禁暗暗咒骂了声,准备抢先动手了。

  要知道面对数十部魔法弩的攻击,那可绝对不是什么事情。

  而费先哲此时也只有咬牙切齿,放手搏了。

  “叶天龙大人,快走!”

  声细微的嗓音在叶天龙的耳边响起,接著十数个魔法弹从天而降,在巡检队的武士之中造成阵极大的混乱。

  九个不速之客突然出现在庭院后面的楼道上,虽然隔著十数丈的距离,但叶天龙还是看得十分清楚,神殿的三司神赫然在目。

  这时候,那些手持魔法弩的巡检队武士却还是站立不动,原来他们已经中了麻痹术而成为个摆设之物。

  心中大喜,叶天龙毫不犹豫,立刻向费先哲剑攻出,虽然费先哲全力招架,依旧是肩头中剑,仰面后倒。

  叶天龙趁机飞身而起,向鲁图先身边的那几个剑手连攻三剑,黑色的剑气所到,对手无不惨叫飞跌,身边的包围圈立刻出现了个大缺口。

  这边的鲁图先也连发数爪,将身边几个巡检队的武士抓飞,然后紧紧跟在叶天龙的身后,两人个闪身便已经到了庭院的边上。

  虽然布利亚古快速抢进,但被自己混乱的部下挡住路线,而几个身手高超的雪山弟子又忙著去救费先哲,再加上神殿的人不时以魔法掩护,叶天龙和鲁图先很快便脱离了巡检队武士的追击。

  等到大队城卫营的士兵赶到现场,叶天龙和神殿的人早已逃之夭夭。

  "235"

  在靠近无忧宫的王公贵族居住区内座大臣的府第里面,叶天龙见到了直深居简出的神殿二司神。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年过五旬的二司神,看上去却比三司神还要年轻许多。如果不是三司神的亲口介绍,叶天龙还以为这个身材修长,体形完美,相貌俊朗的男人只是神殿中年轻的代神职人员。

  “久仰叶天龙大人的盛名,今日得见,真是名不虚传!”二司神十分热情的向叶天龙伸出了双手,和叶天龙行了个握手之礼。

  “惭愧,今天如果不是三司神大人的拔刀相助,我可是小命难保了。”

  叶天龙连忙谦声说道:“倒是小将久仰二司神大人的大名,可惜直没有机会相识。今日得蒙相救,实为三生有幸。”

  “哪里,叶天龙大人武技盖世,区区尤那亚的走狗之流,何以能够抵挡大人的虎威?”二司神说著,拉住叶天龙的手,将他请到自己身边的位子上坐下来。

  三司神和鲁图先也分别在两边的位子上落座,两个服侍的神职人员送上茶水,退出去的时候将房间的门轻轻带了上去,房间里面便只剩下了他们五个人。

  “请问两位司神大人,你们是怎么知道小将来到艾司尼亚的?”

  叶天龙难以忍受心中的疑问,率先发话了。老实说,现在他是真正体会到神殿的力量了,居然把据点设在了大臣的府第,而且看情况,这座府第还是深得尤那亚信任的位大臣的。

  二司神和三司神相互望了眼,脸上同时露出了莫测高深的笑容。

  “叶天龙大人,这是我们神殿的个秘密。”二司神望著叶天龙说道:“我们不但知道你来到了艾司尼亚,而且还知道你的藏身之处。”

  叶天龙的心头微微震,如果真如二司神所说的,那么神殿的力量委实惊人。知道自己来艾司尼亚,已经非常厉害了,还知道自己的藏身之处,这问题可就真的很大了。

  “我们真的很佩服,叶天龙大人居然能够利用如姬小姐的队伍混入艾司尼亚。”

  看到叶天龙脸上那丝不相信的神情,三司神含笑说道。

  “我想无忧宫中的那把大火,也应该是叶天龙大人的杰作吧?”

  至此,叶天龙不得不相信神殿的神通广大,居然将自己的行动说得如此清楚。

  他不禁苦笑声,道:“既然两位司神都已经知道小将的行踪,又何必要通过鲁图先来找我呢?”

  “因为我们不想引起叶天龙大人的误会。”二司神的脸上挂著诚挚的笑意:“照著规矩办事,以表示我们的诚意,免得坏了我们两家合作的大好事情。”

  “合作?”叶天龙望著二司神的眼睛:“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想和叶天龙大人起携手,共同将尤那亚赶出艾司尼亚。”

  二司神的眼中冷电闪:“绝不能让尤那亚这种人登上法斯特的皇位!”

  “我们起?”叶天龙的视线微微收缩。

  “不错,我们起!”三司神加强语气道:“不然的话,等到尤那亚正式登基为皇,我想叶天龙大人你将会发现法斯特没有你容身之地!”

  “应该是你们神殿的日子更加不好过了吧?”叶天龙毫不客气的望著二司神。

  神殿的两位司神同时脸色微变,但出乎叶天龙的意料,他们并没有因此发火,二司神缓缓点头,十分平静的说道:“叶天龙大人说的很对,我们神殿也将面临更加困难的日子。不过,我想叶天龙大人你的日子比我们更加难过的。这点,从今天的事件中就可以看出来了。”

  “我们有什么名义吗?”叶天龙苦笑了声,正色说道:“尤那亚不管怎么说也是法斯特正式的继承人,我们这样做的话,就是叛乱!”

  “不对。”二司神突然冷笑了声,道:“尤那亚他也不过是将伊春赶走之后才占有艾司尼亚的,他又没有先帝安德列三世的正式指定。充其量,我们也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如果等到他正式登基为皇,名分定,倒是变得麻烦了。”

  “可是我们这样做的话,难道将皇位让给伊春吗?”叶天龙的眼睛紧紧吸住二司神的视线:“我记得你们神殿是向支持伊春的。对于我来说,吉里曼斯掌权和尤那亚掌权,都是样没有差别的。”

  “不,你错了。”二司神立刻说道:“支持伊春和吉里曼斯的只是大司神他们派的人马,而这些热心的人士早已在神殿被毁的时候升天了。我们才不会像他们这么笨,和吉里曼斯这样的人联手。”

  “那你们是”叶天龙的心中阵急速转动,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但他要让这两个司神亲口说出来。同时,他的心中也暗暗感到惊讶,传说中的二司神是不问事务,心修炼的神职人员,但现在看来,还是他最厉害了。

  “不要忘记了先皇还有个继承人,我们可以将倩公主推上法斯特的皇位!”

  果然,三司神终于道出了他们的想法。霎时间,叶天龙和鲁图先的眼睛同时大亮起来。

  缓缓吐了口气,叶天龙突然笑起来,道:“想法很好,但是有点,现在的艾司尼亚是被尤那亚的军队控制著,我们靠什么来赶走尤那亚?我的部队还在青州和云阳人交战,难道是我们几个人站出来大叫几声,尤那亚就会跑掉吗?”

  “这点你不用担心。”二司神的眼中闪过丝火热的神色:“尤那亚的部队已经离开艾司尼亚前去迎战北方军团的赵四公子,现在艾司尼亚只剩下不到六万的城卫军。”

  “不到六万?”叶天龙不禁微微笑,道:“六千的城卫军就可以把我们全部杀死了。说不定,现在艾司尼亚的街头就已经布满了城卫军士兵,我们几个露面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叶天龙大人,你还是低估了我们神殿的力量。”

  二司神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他的脸上涌起了豪情万丈,双眼睛里面更是精光闪闪。这种威势尽现的模样落入叶天龙的眼中,令他心中暗暗生凛。

  “不要忘记了,所有的城卫军士兵都曾经在神殿学习过,而且尤那亚的部队在攻占艾司尼亚之后,和城卫军又产生了极大的不和。可以说,大部分的城卫军士兵对尤那亚都没有好感,所以,我们在暗中已经掌握了其中的部分。”

  “只要倩公主殿下和叶天龙大人登高呼,定会从者如云,城卫军将士都会乐意为公主殿下效力的。”三司神在边补充道:“而且,叶天龙大人本来就是手掌握艾司尼亚城卫军兵权的东督,指挥城卫军拨乱反正,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叶天龙默然不语,半晌之后,他猛的抬起头来,望著正目光炯炯注视著自己的两个司神,沉声说道:“给我三天的时间,让我说服倩公主!”

  “非常好!”二司神的眼中闪过兴奋之色,他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丝奇怪的微笑对叶天龙说道:“以叶天龙大人和倩公主殿下的交情,相信定可以说服倩公主殿下的。何况,这次倩公主殿下她也是被叶天龙大人从尤那亚的软禁中解救出来,就算冲著叶天龙大人这份不远千里前来营救的情意,倩公主殿下也定会听从叶天龙大人的安排。”

  “这个老狐狸!”叶天龙的心中暗暗骂了声,看二司神将自己和倩公主之间的事情瞭解得这么清楚,真不知道神殿这两个司神到底还知道些什么东西。

  “那么,我们就等候三天之后的好消息了。”二司神走到叶天龙的跟前,表情严肃的伸出手:“希望我们能够真诚合作,拯救法斯特帝国于危难之中。”

  “小将定会为法斯特帝国效忠尽力!”叶天龙也站了起来,伸出手有力的握住二司神的手:“而神殿为帝国所尽之力,也定会被倩公主牢记在心的!”

  二司神和三司神交换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同时哈哈大笑起来,显得心情非常愉快。

  但叶天龙却能够在笑声之中听出丝尖锐的感觉来。他也知道,在这件事情上面,大家都是在相互利用而已。神殿需要个军方的实力人物出面,而叶天龙的出现则刚好给了他们个机会。

  “想见下我们的圣女大祭司吗?有了她的祈祷和祝福,叶天龙大人定会心想事成的。”

  没有等叶天龙再多想些,二司神突然转换了个话题。这也表示他们这次的会谈已经告段落。

  穿过数重屋宇,二司神带著叶天龙到了处坚实厚重的石门前面。

  虽然附近没有看到个神殿的人员,但叶天龙却有种强烈的感觉,这附近的空间流动著个奇怪的魔法力场。不愧是神殿圣女大祭司所在之地,具有非常强的防卫能力。

  向叶天龙做了个推门而入的手势,在他不解的目光之中,二司神微笑著告辞离去了。

  “到底这个神殿圣女大祭司会是什么样的人物呢?”

  愣了下,叶天龙缓缓的伸出手去推门,同时心中暗暗思忖。这个二司神突然提出让他来见见神殿刚刚推选出来的圣女大祭司,到底是有什么样的目的?

  现在想来能够出任神殿最高级职位的女人,应该是修行多时,魔力高深的,说不定已经七老八老,是个鸡皮鹤发的老太婆了。但叶天龙还是颇为心动,想见见这位神殿最高级的人物。

  石门并没有想像中的沉重,叶天龙几乎没有费多少力气便推开了。

  门轴轻微的摩擦声中,光线在房间的入口处画出了个梯形的亮斑。里面居然是个四边往当中收束的通道,在比入口处高出大半个身子,被两座银灯照亮的通道的尽头处可以看到里面有个白色的背影。

  “把门关起来。”

  从通道的尽头里面传来了个柔和中带著威严的女子嗓音,听在叶天龙的耳朵里面,却有著几分熟悉的感觉。

  “这声音是”叶天龙边在脑海中急速寻找与之匹配的女人,边反手将石门关闭,然后沿著通道向前行。

  到了通道的尽头,前面的视线豁然开朗,这是个高大的空间,两边的石壁上各有排精美的大型银灯,银灯之间立著法斯特神殿所祭祀的许多神明的雕像,正前方则是个巨大的战神雕像。

  在战神脚下有个足有人高的祭坛,里面正燃烧著桔黄铯的火焰。

  背对著叶天龙,跪坐在祭坛前面的圣女大祭司身穿件洁白的细麻布神袍,巨大的下摆铺在地上,覆盖了近七尺的地面,有如洁白无瑕的荷花绽开在黑色花岗岩的地面。

  朱红色的宽腰带紧紧束住了她不堪握的腰肢,更加显示出她挺拔的秀背和曼妙的上半身曲线。

  无领的设计使得她那有如天鹅般秀美优雅的粉颈立刻成为叶天龙瞩目的焦点。

  满头的秀发高高的梳起,在头顶位置结成高髻,用根朱红色的长簪固定,两边的鬓角处各留下了绺垂肩的黑发。简洁明快,而又不失高贵典雅,光看背影就让人赏心悦目。

  但好色的男人可不是容易满足的,而且对于叶天龙来说,眼前的圣女大祭司又给他种熟悉的感觉,更是让他急于看到其庐山真面目。

  没有等到叶天龙走到前面,这个圣女大祭司已经十分自然的轻轻转过身来,面向叶天龙莲口微张,鸾音轻吐:“叶天龙大人,好久不见!”

  叶天龙的身子微微震。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圣女大祭司固然是清丽秀美,气质迫人,但真正令他惊讶的是,无论是眉眼,还是口鼻,毫无疑问就是左兰心。

  “左兰心小姐,真的是你吗?”

  听到叶天龙不肯定的语气,左兰心的秀脸上升起丝淡淡的笑容。

  “叶天龙大人,让您吃惊了吧?对不起,我直都没有和您说实话。

  其实我本来是神殿的个见习圣女,神殿出事之后,大部分的圣女都遇难了,所以他们才把我推举为圣女大祭司的。”

  “你没有事情就好!”叶天龙摇摇头,颇为高兴的说道:“当听到艾司尼亚的神殿被尤那亚摧毁的消息,我们大家都为你担心。”

  “多谢大人的记挂。”左兰心轻轻的说道:“我哥哥他怎么样?”

  “他切都好。”叶天龙走到左兰心的跟前,也在她的面前坐下来,望著她的秀目道:“你为什么不说声就突然失踪呢?虽然没有说,但你哥哥其实直在为你担心。”

  左兰心的眼中神情复杂,半晌之后,才轻轻说道:“当时情况紧急,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啊”

  沈雄的直属卫队是在丽蝶遇刺不久便赶到现场的,这枝由千名精锐骑兵组成的军队到达将军府的第件事情,便是将云飞手下那三百名士兵全部扣押起来。

  正在为丽蝶遇害而悲痛欲绝的云飞根本来不及有什么反应,数把利剑已经指在了他的身上。

  “云飞,你好大的胆子!”满脸悲愤之色的沈雄走到了云飞的跟前,咬牙切齿的说道。

  “沈雄,你想干什么?”云飞愣,怒视著沈雄:“这件事是你主谋的吧?”

  “笑话!”沈雄森森的说道:“人是你带来的,现在还敢倒打耙?”

  “你”云飞怒极反笑,大声说道:“果然是好心机,怪不得你突然会这么好心,告诉我要保护好丽蝶小姐”

  云飞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沈雄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寒光闪,把细长的利剑抵在了云飞的喉咙处,沈雄的脸上泛起丝冷酷的杀机,缓缓的说道:“忘恩负义的家伙,当初是谁把你推荐上来的?

  即使我现在剑杀了你,也不会有人为你掉滴眼泪的,因为这个杀手是从你的手下卫队中冲出来的,至少你就有了同谋的嫌疑。”

  说到这里,沈雄的长剑微微抖,锋利的剑尖在云飞的喉咙处留下了道细细的伤口,丝血痕立刻渗出。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在这里把你杀掉的。”沈雄闪电般的收回长剑:“我要把你带到诸位将军的面前,让他们来审判你,还要把你的同谋都挖出来!”

  云飞的心中微微寒,沈雄的这招委实毒辣,非但是可以从丽蝶的手中夺到凤舞军团的兵权,也可以把自己以及些看不顺眼的将军起除掉。

  ※※※

  新任副军团长丽蝶在返回将军府的途中被刺杀的消息很快便传了出去,凤舞军团的众多将领纷纷赶来。

  在法斯特帝国风雨飘摇的动荡时刻,像凤舞军团这样支强大的部队身上居然发生这样的事情,令这些将领无不极度震惊。

  望湖城的将军府中,凤舞军团的将领济济堂。

  沈雄便在群情激愤的众将领面前提出了对云飞的控告,虽然有部分将领感觉到其中还有不少值得注意的地方,但大多数的将领都纷纷要求立刻采取行动,清理军团内部的敌人。

  而现在凤舞军团的副军团长丽蝶遇刺,身为凤舞军团头号大将,沈雄自然成为众将领注目的人物,何况法斯特军中从来就有在战场上长官身亡,次官接替指挥的规定,目前这种情况下,沈雄理所当然的坐上了凤舞军团的第把椅子。

  云飞几乎连为自己辩解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沈雄以目前情况紧急,必须要当机立断,采取雷霆手段为由,判定为杀手的同谋,免去切职位,打入大牢,等候查清其他同谋之后,起处决。

  随后举行的会议上,沈雄下令出动整个凤舞军团封锁大湖地区,追查凶手。

  根据凶手临走时留下的那句话,就可以知道这次的杀手是暗杀界中最神秘的两个男女,月影和雷豹,据说神秘莫测的他们每次的行动都没有失败过。

  有人说他们是夫妻,有人说他们是兄妹,但好像从来没有人真正见到过他们的真实相貌。

  半夜的时候,尤那亚的特使重新出现在凤舞军团的将领面前,他先是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