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也就是三时左右,街市上人来人往,两边的店铺看来生意都很不错。

  鲁图先和叶天龙约定的地点是在左手边的第七家店铺,家贩卖水果的小店铺。

  刚接近第六家的店铺门口,对面站在店铺前屋檐下的两名青衣大汉,突然举步接近,粗鲁地拨开挡路的几个行人,急跨两步便到了他面前,态度不友好。

  叶天龙心中跳,本能的运气,但从青衣大汉的眼神中看出他们的视线不是投在自己的身上,顿时心中宽,两大汉不是找他的。

  叶天龙十分机警,立刻警觉地横移两步,扭头回望。

  果然,在他的身后,是个身穿青衫,文质彬彬,十足个尚在就学的年轻英俊少年郎。

  这少年眉清目秀,只是脸上没有多少血色,显得有些苍白,手中拿著把小小的桃木手杖,但是他那双明眸却是异常的明亮锐利,正似笑非笑地迎著气势汹汹逼近的两名大汉,脸上挑衅的意味相当明显,点也不像是胆小怕事的读书人。

  叶天龙眼便看出这个书生的破绽,心中暗笑:“原来是个女人。”

  两个青衣大汉凶睛翻,劈面挡住了书生的去路。

  叶天龙刚刚是站在他们的右手边,最右首那个大汉用大牛眼狠狠瞪了他眼,像是看到了讨厌的苍蝇,不耐地伸手将他拨开,手上的力道相当强劲,叶天龙顺势连退了五步,几乎撞上了街旁的个行人。

  “你这小狗还在啊?”另名大汉向那书生狠狠地说道:“还以为你逃出城躲起来了呢!”

  “混帐!”小书生的星目生光,用手中的桃木手杖指对手,冷冷的说道:“你是干什么的?”说话的语气和态度点都不斯文。

  “找你的。”大汉狞笑了声,就像是头恶狼盯上了美味的羊羔。

  “找本公子有何贵干?”小书生这句话总算带了点文味,颇为神气地反问。

  “不要再装腔作势了。”那个伸手去推叶天龙的大汉凶狠的说道:

  “你昨天干了什么好事?”

  “昨天”小书生微微皱眉:“昨天我只是打了几条狗而已。”

  “小狗,你说什么?”大汉暴喝了声,巨爪伸,要扣小书生的右手脉门:“我要把你带走”

  “把你的狗爪子挪开!”小书生的脸色冷,也不见他如何作势,手中的桃木手杖突然射出了道白光,击中了大汉的手:“当众动手,你也太放肆了!”

  大汉伸出的手突然发僵,个人站在当场张口结舌,形状极可笑。

  另个大汉先是愣,突然醒悟,顿时大叫起来:“这家伙用高阶的麻痹术!”同时向前踏出步,猛的铁拳疾飞,走中宫朝对手的胸部强攻,拳风虎虎,劲气十足,显然是个武技好手。

  “你真是找死!”小书生的眉毛挑,大汉居然攻击自己的胸部,这可是和女人动手的大忌,但是她没有想到自己现在的身分。

  道暗红色的火舌从桃木手杖的前面吐出,正好迎上大汉的拳头。

  “砰!”的声,火花四溅,围观的闲人顿时纷纷走避。

  但站在边的叶天龙根本没有在意,这点的火花,还没有挨近他的身,就被他的潜劲挡住了。

  不过叶天龙还是稍微退了步,免得太过醒目,他之所以没有选择离开,是想看看这件事情的结局,因为刚才那个大汉极为强横地推了他把,让他的心中非常不快。

  要不是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身分,早就给这大汉点颜色看看了。

  “雕虫小技,只可以用来偷袭而已。”大汉傲然说道。

  他的铁拳劲气可以打散魔法手杖发出的火球,确实是有些真才实学的。他神采飞扬的跨步前冲,恨不得下子将对手打倒生擒。

  “不知死活的家伙!”小书生的脸色微微白,魔法手杖有个轻微的晃动,顿时两道闪电上下从手杖头部射出,直奔大汉而去。

  大汉闹得手忙脚乱,好不容易避开了,却不想第三道闪电已经光临他的胸口。顿时大汉的身形矮,随即砰然摔倒,像倒了条大牯牛。

  众人的喝彩声中,个老人的声音响起:“少年人,快点离开吧,他们的人很快就会过来,你斗不过他们的。”

  "233"

  在小小的水果店铺光线昏暗的楼上,叶天龙见到了鲁图先。

  据说,冰血鬼族的人天生就是冷血的,他们的双手也永远是冰冷的,所以他们喜欢居住的地方也是冰冷暗黑的。

  鲁图先的房间简单到不能再简单,只有张床张桌子和张椅子。

  雪白的墙壁反射著冰冷的光线,的确很适合冰血鬼族的身分。

  叶天龙注意到桌子上只有大小两个盘子,大的盘子里面盛的是水果,而小的盘子里面却是烧得香喷喷的牛蛙腿。

  “刚刚那两个青衣大汉是城卫营巡检队的人,他们是专门对付那些被怀疑有叛逆之心的可疑分子。”

  叶天龙还没有开口询问,鲁图先已经将他想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那个使用魔法手杖的女人是法斯特神殿的人,她们被称为圣女卫,也是神殿刚刚成立的批武力。”

  “法斯特神殿?”叶天龙微微愣:“它不是已经被尤那亚消灭掉了吗?”

  鲁图先难得露出个淡淡的笑容,旋即这笑容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它根本就没有在这个男人的脸上出现过,让叶天龙几乎认为是自己的眼睛时花了。

  “大人有所不知,被尤那亚毁灭的仅仅是艾司尼亚的几个神殿而已,人们无论如何都无法完全放弃信仰的,所以,神殿也会直存在的。何况,现在的神殿早已深入人心,和大陆上的魔法公会有著千丝万缕的关系,没有个人可以真正把神殿从法斯特的土地上抹去的。”

  叶天龙不禁默然,眼前这个曾经在大陆游历多年的冰血鬼族男人的确是看得很透彻,即便是在法斯特的穷乡僻壤,神殿也是个必不可少的建筑物,唯的区别只是在于规模的大小和豪华的程度。

  “除了艾司尼亚城里的人们不能进神殿外,在法斯特其他的地方,没有人真正会理会尤那亚的这条法令。即使现在在艾司尼亚城中,许多的城卫军也还是和神殿有暗中的来往,尤那亚想打击神殿压制神权的路走得太急了。”

  不知为什么,今天的鲁图先好像特别喜欢说话,也许是叶天龙独自个人进入他的房间,和他面对面交谈的缘故。

  在分析了尤那亚的错误之后,鲁图先还谈了他自己的想法。

  “要压制神殿的权力彻底树立皇帝的权威,这样的想法是非常正确的,但绝对不可以在神殿还没有完全掌控的前提下,贸然出手。

  其实对付神殿,用怀柔的手段从内部瓦解它的力量是最好的办法,特别是在令人眼红的权势之下,就算是神殿里面最伟大的司神也会失去冷静的心。这点,死去的安德列三世做得非常出色,只可惜他却没有继续下去。”

  说到这里,鲁图先抬起头来,轻轻叹息了声,缓缓说道:“有时候我们的历史真的非常有趣,个偶然性的事件,居然就会改变许多人的命运,也让它自己走上了条完全不同的道路。如果安德列三世没有死于刺杀,法斯特帝国就不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局面。”

  叶天龙像是第次见到鲁图先样,直直的盯著他的脸,老实说,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冰血鬼族的男人居然会说出这么大段令他难以想像的话来。

  那么,鲁图先他自己到底相不相信命运之神的存在?当初他自己找上门来,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信仰呢?

  但叶天龙的脑筋还没有转过弯来,声小猫的叫声打破了房间里面的安静。

  鲁图先的神情微微变,突然摇头说道:“我今天是怎么啦,居然和大人讲了这么多莫名其妙的话?”说话的功夫,只胖胖的小猫摇摇摆摆的进入了鲁图先的房间。

  接下来的幕,让叶天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生就缺少感情的冰血鬼族男人居然向下伸出了只手,那只小猫也点都不怕的爬到鲁图先的脚边,先是在鲁图先的脚上嗅了几下,然后跳上了鲁图先的手,冲著鲁图先连声叫唤。

  “真是的,居然又饿了。”鲁图先伸手在小猫的身上轻轻抚摸了两下之后,抱著它站起来,走到桌子边,将小猫放在桌子上。

  小猫立时毫不客气冲著桌子中间那小盘的牛蛙腿爬过去,在用鼻子嗅了嗅之后就这样大嚼起来,片刻的时间,整盘的牛蛙腿就只剩下半了。

  现在叶天龙总算明白到为什么牛蛙腿是用小盘盛放的,居然是为这只小猫准备的,不过,这样的待遇对于只普通小猫来说,似乎是有些过于优厚了。

  “难道那个大的水果盘也是为这只小猫准备的吗?”叶天龙想了想,终于还是忍不住出声向鲁图先询问。到底这个大的水果盘是不是也为小猫预备的?

  “这个嘛,是我自己吃的,因为冰血鬼族的主食就是水果。”

  鲁图先给出的答案又让叶天龙感到非常意外,传说中的冰血鬼族可是有著以吸血维持生命的恶劣名声。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是素食主义者。

  可能鲁图先以这样家水果店为掩护,也是照顾到了自己的需要。

  “这么说来,平时你都是吃水果的,那你怎么会为这只小猫准备牛蛙腿呢?”

  听到叶天龙这样问,鲁图先点点头,然后说道:“它的嘴巴非常刁的,除了牛蛙腿之外,什么东西都不吃。所以,我现在每天都要为它准备三盘牛蛙腿。”

  叶天龙听得目瞪口呆,时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了。

  而这时,鲁图先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表现有些失常,开始恢复其原来冰冷的本色。

  “大人,待会儿您要不要去见位老朋友?”

  “老朋友?是谁啊?”叶天龙愣了下,连忙追问道:“难道是石义信吗?”

  “不是他。”鲁图先摇头道:“现在石义信大人已经表示从军队退役,我们还是不要去打扰他的好,不然的话,他就会被巡检队的人列入黑名单了。”

  “说的也是。”叶天龙点点头,现在的艾司尼亚是尤那亚的天下,的确还是不要给石义信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等下要见的人是神殿的人。”鲁图先用十分平淡的语气说道:

  “他们从昨天开始就已经好几次和我们的人接触,想和大人取得联系。”

  接著,鲁图先简单说了下情况。原来自从帝都艾司尼亚的神殿系统被尤那亚毁掉之后,幸存下来的神殿人员很快就在暗地里重新建立了神殿,逃过追捕的二司神和三司神也抛弃以前的不和,共同领导著艾司尼亚的地下神殿。

  从各地的神殿召集过来批忠贞之士,更是使得神殿成为尤那亚的心腹之患,刚才在街市上出手的那个圣女卫就是其中员。

  “为了团结所有神殿的力量,这次他们终于推选出了神殿的最高领导人圣女大祭司。以前由于三个司神的内斗,使得圣女大祭司的位子直空悬,神殿中的许多人也因此心灰意冷,而现在他们都有了个目标,个方向。”

  叶天龙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刚才鲁图先会说了那么多的感慨,原来是他对最近的局势经过仔细分析之后的结论。

  他不禁微笑道:“如此说来,尤那亚他麻烦了。”

  “大人说得很对。尤那亚他操之过急的行动以及过于狠辣的手段反而使得神殿成为很多人同情的受害者,同时也使得神殿原本趋于分裂的各方势力同仇敌忾,结合成了股可怕的强大力量,这对于尤那亚的皇位来说,是非常危险的。”

  鲁图先这么说,叶天龙已经十分清楚目前艾司尼亚的局势,巡检队的成立,可能很大程度是就是为了防备神殿的反扑。

  可是尤那亚没有考虑到神殿在法斯特帝国根深蒂固的隐藏力量,虽然表面上他控制了局势,但实际上他的权力是非常不稳定的。

  “不过,他们怎么会想到和我们联系的?”叶天龙心中又升起了个疑问。

  “因为他们知道大人您已经来到了艾司尼亚!”鲁图先的回答让叶天龙身子微微震。

  “神殿怎么可能知道我来艾司尼亚了呢?”叶天龙忍不住叫出来。

  如果说神殿的人知道他来艾司尼亚的话,那么很可能尤那亚的人也会知道他已经到艾司尼亚的情报,难道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属下不清楚。”鲁图先十分乾脆的回答道:“虽然他们已经问了好几次,我都回答大人您在青州,但他们却是口咬定大人就在艾司尼亚,也不知道他们的情报是从何而来的?”

  “那你说的老朋友是指?”叶天龙沉吟了下,想不出到底什么地方出问题,便放弃了继续思索的念头,向鲁图先说道。

  “因为要见的人是神殿的三司神。”鲁图先回道:“如果不是他亲自出面邀请的话,我才懒得理会他们的请求呢?”

  “是他?”叶天龙的眼神微微动:“他怎么还敢留在艾司尼亚?”

  ※※※

  还没有到酉初,也就是下午五时左右,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大湖地区今年的第场大雪也终于停止了,踏著薄薄的积雪,送别了尤那亚特使的丽蝶带著数十名亲卫返回自己的府第。

  转过个街道,通往将军府的大道就在前面。

  除了将军府门口那高高悬挂著的两个大灯外,整整段长街都浸入昏黄黯淡的夜色之中,只有地上和两边的参天古树上的积雪发射著微弱的惨淡光芒。

  队伍刚刚进入到长街的头,策马走在最前面的丽蝶突然高高举起右手,示意后面的人停下来。

  “杀气,我感觉到前面有寒冷的杀气!”紧紧跟在丽蝶身后的艾璃还没有开口询问,丽蝶已经神色凝重的说道。

  “铮铮”阵拔剑出鞘的响声,所有的亲卫全部将长剑拿在了手上。

  没有人会怀疑丽蝶这种近乎本能的直觉,经历了惨烈的战场锤炼,拥有不死之身的丽蝶对于杀气有著种本能的感应,也正是这份直觉,让她在战场上逃过了数次的暗杀。

  “我们的敌人这么快就动手了吗?”艾璃边示意身后的亲卫下去搜索,边对丽蝶说道。

  这些亲卫可都是于凤舞亲手训练出来的那批金凤卫,对于她们的实力,是没有人可以小视的。

  “他们是等不及了。”丽蝶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淡淡的说道:“所以尤那亚的特使才会要连夜启程,好和即将发生的所有行动摆脱关系,也为他们下步的行动做好准备。”

  说话之间,在丽蝶的身后,有两个擅长魔法的金凤卫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只见她们向上扬手,顿时两道耀眼的亮光在空中闪过,两记“照明术”下,这带的街道变得十分明亮,根本无法潜伏。

  在十几个金凤卫的强力搜索之下,敌人是根本无法在雪地藏身,霎时间,十来个白色的人影纷纷从雪地上从树干上暴起。

  不用丽蝶下令,艾璃带著剩余的金凤卫已经冲了上去。

  在数倍于己的金凤卫攻击下,这些人很快便非死即伤,连第二次的“照明术”都不用发射,战斗便已经结束。

  十个杀手,八个被杀,两个重伤后被俘。被俘的两个虽然身中数剑,鲜血染红了白色的杀手服,但依旧是脸色强横,目光坚定。

  丽蝶轻轻皱了下眉头,还没有说话,她们的身后突然蹄声大作,回头看,原来是云飞带著数百名骑兵赶来了。

  “丽蝶小姐,你没有事吧?”还没有到丽蝶的马前,云飞已经从马上跳下来,口中大声说道。

  在他的身后,凤舞军团的士兵也纷纷从马上跳下来,向这边跑来。

  “云飞,你来得太迟了!”艾璃狠狠瞪了云飞眼,指那两个俘虏说道:“等你们赶来,事情早就结束了。”

  “丽蝶大人,请恕末将沈雄来迟步,让您受惊了!”云飞还没有回答,从他的身后转出了个相貌威猛的中年将领,向高坐马上的丽蝶大声说道。

  丽蝶的眼神微微动,也从战马上跳下来,面无表情的说道:“沈雄将军,怎么连你也来了?”

  “刚刚沈雄将军前来告诉末将,有人想要在路上暗杀丽蝶小姐,所以我们两个人便带人飞马赶来了。”云飞在边替沈雄回答道。

  云飞的话令艾璃不禁心生疑惑,明明沈雄应该是巴不得丽蝶被人暗杀,他才好顺利接手凤舞军团的兵权,为何他反而要跑来向云飞报警,这其中到底有什么机巧吗?

  丽蝶却好像心中早有准备,脸上的神情丝毫不变,淡淡的说道:“多谢沈雄大人的关心,幸好来的只是几个跳梁小丑,现在已经全部解决了。”

  “丽蝶大人在千军万马之中,依然是镇定自若,自然不会将这些个跳梁小丑放在眼中。”沈雄知道丽蝶的个性和脾气,对于她冰冷的态度点也不放在心上,反而微笑著说道:“不过,丽蝶大人的千金之体,岂能受到丝毫的伤害,我们还是小心谨慎点,最为妥当。”

  说罢,沈雄对云飞说道:“好好搜索下附近,看看还有没有敌人潜伏。”

  艾璃同时和云飞惊,就连丽蝶也不由得暗暗佩服沈雄这人心思的慎密,能够想到这层。

  刚才的那些杀手可能是批死士,目的就是为了引起他们的注意,真正的杀手还潜藏在某个地方,等候众人的心神松懈之际,突然发起攻击,这手的确是令人防不胜防。

  云飞带来的士兵早已四下散开,在这带的街道进行严密的搜索,而艾璃和其他的金凤卫则全神贯注的戒备,以防杀手的突起攻击。

  “回将军大人,没有发现敌人!”

  “回将军大人,没有发现!”

  “回将军大人”

  接二连三的士兵回来禀报,直到最后队士兵前来禀报,都没有任何的发现,这让众人不禁暗暗松了口气,看来潜伏的杀手都已经被肃清了。

  “好,现在我们回府吧!”

  丽蝶向众人下令,然后翻身上了自己的战马。艾璃和其他的金凤卫也纷纷将手中的长剑插回剑鞘,转身扳鞍上马。

  云飞和沈雄也走向自己的战马,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