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亲自带兵出击,所以才可以达到出奇制胜的目的。”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停下,然后才希冀的说道:“如果大湖那边的事情进行顺利的话,北方军团将很快成为我们的瓮中之鳖。到时候,法斯特再无人可以和我抗衡了。”

  听懂尤那亚这句话中含义的人无不眼睛亮,但是在旁直含笑不语的费先哲却是微微摇头,用只有他和尤那亚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轻轻说道:“陛下,你不要忘了青州的那个家伙”

  尤那亚的眼睛微微收,片冷厉的电芒乍现。

  “我不会忘记那个混蛋的。我不在的这些天,你多多注意点。”

  费先哲点点头,他知道尤那亚所指的是什么,为了应付万的局面,尤那亚在暗中训练过个几乎和他相差无几的替身,现在应该是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数股烈焰先后从几座屋顶窜冒起老高,霎时间蔓延开去,火光烛天。

  半空中轮冰盘也似的秋月,此刻也黯然无光。起火之处,乃是靠近楚越王宫区的座府第高楼。

  不到片刻,城内分散各处的几座高楼,均是火焰冲霄,秋风正紧,很容易就殃及全城。

  可是这刻只有很少的人员在扑救火势,宽阔的街道中却杀声震耳,到处都可见到尸体。

  因为此刻在攻击楚越王城的,竟然是负责保护王城安全的军队,他们的手臂上都扎著条白色的毛巾,火光月色之下,但见王城内到处都有这些士兵的身影,只要碰上不是手扎白色毛巾的人,他们便挥刀截杀。

  因为下级军官和士兵对腐败官员和昏庸国王的极度不满,在些野心家的煽动组织下,楚越历史上最严重的次叛乱终于爆发了。

  近十万全副武装的士兵很快将楚越的王城完全控制了,他们将王宫团团包围,可怜的王家卫队只有在长官声嘶力竭的吼叫下,紧紧关闭宫门,暗中祈祷外面那些杀红了眼的军队不要冲进来。

  “国师,现在怎么办啊?”

  被外面的浩大声势吓慌了手脚的楚越国王只有向自己的国师求救。

  “先派人和外面的士兵谈判。”安然稳坐在椅子上的傀儡大师用十分平静的语气回答道。

  这个没有人知道其真实相貌和年纪的男人永远是张有如涂粉过度的木偶脸,浑身上下只有那双冷电四射的眼睛让别人知道他的存在。

  “暂时稳住那些不知死活的家伙,然后立刻暗中派人和武雄义联系,让他火速带兵平定这次叛乱!”

  “他行吗?”站在楚越国王身边的宰相哈达维有些迟疑的说道:“现在的兵变可是连德高望重的老将尼古拉奇出面都无法压制下去的。”

  “交给武雄义吧!”傀儡大师的眼中闪过道可怕的冷电:“他的部下是他手训练的新军。”

  “就依国师的办法做。”楚越的国王现在也只有相信自己这位国师了。

  “费山之虎,现在该是你这只老虎发威咬人的时候了。”

  望著眼前这些被突然兵变吓得惊慌失措的楚越重臣,傀儡大师不禁在心中暗暗冷笑了声。

  他深深知道那个被人称为费山之虎的男人到底有多少的力量,而他现在则是要给这个男人提供宽阔的舞台。

  接到国王密令的武雄义二话不说,带著自己手训练的新军火速赶往王城。原本四天的路程,他的军队仅仅用了两天的时间,其行军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而接下来的切,更是令所有人感到震惊。

  进入王城的武雄义指挥著他的新军抢占了几个制高点后,开始架设他们手中的新式光炮。

  这种类似攻城炮微缩版的武器两三个士兵就可以抬得动,移动起来十分方便。

  数十座光炮安装就绪,武雄义的声令下,顿时火力全开,朝聚集在王宫前的士兵发射出道道可怕的白光。

  几乎是眨眼的功夫,大批的士兵便倒在血泊之中。

  被激怒的士兵开始向武雄义的新军发动反攻,但他们根本无法接近武雄义的新军,因为排成数列横队的新军士兵手持光线枪,在他们的面前组成了无法穿越的屏障。

  密集的白色光线每次闪过,都带走无数士兵的生命。加上头顶上威力巨大的光炮轰击,不到半天的时间,参与兵变的士兵几乎完全被打散了。

  数万具尸体横陈在城市的街头,剩余的士兵开始四处躲藏,缺乏真正有实力的领导人,使得这次的兵变很快走到了尽头。

  到了傍晚,局势便完全逆转,武雄义的新军控制了整个王城。

  声势浩大的兵变从发起到被击败,仅仅不过是三天的时间。武雄义立刻被楚越国王封为大将军,跃成为军方头号人物。

  而他的果断和冷血也让楚越的人们见识了费山之虎的真正实力,敢在自己的王城用这种威力巨大的新式武器,而且对兵变士兵的无情屠杀,也使得武雄义在背后多了个“王城屠夫”的恶名。

  第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新军和它的新式装备,虽然是以屠杀自己本国军队这样种不名誉的姿态展现出来,但其可怕的威力已经让所有的人为之震撼。面对著这样的光线枪和光炮,让那些使用枪矛刀剑弓箭的普通士兵如何抵挡?

  这个问题,在日后给大陆各国的军队思考了很久。

  "229"

  叶天龙他们花了天半的时间穿过了解州,抵达距离艾司尼亚不到五十里的大兴镇,眼看就要进入帝都,他们却无法再前进步了。

  因为从前面行人传来的消息说,帝都艾司尼亚现在处于军管时期,尤那亚颁布了严格的命令,所有进入帝都的人都要经过番仔细的检查,结果导致许多的商人选择了绕道而行。

  这样来,叶天龙他们想悄悄进入艾司尼亚的想法就根本无法实现了。

  因为叶天龙这个艾司尼亚的东督大人本来就已经是艾司尼亚家喻户晓的知名人士,加上天龙军团刚刚对云阳王入侵的仗又获得了大胜,可以说,现在只要叶天龙在艾司尼亚露脸,马上会成为众人注目的对象。

  法斯特帝国的局势现在可以说已经十分混乱了,如果叶天龙又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帝都艾司尼亚,就算是再没有政治头脑的人,也绝对不会认为这是件简单的事情,在尤那亚他们看来,叶天龙显然是冲著帝国的权力分配而来。

  更为重要的点,是叶天龙也缺少个正当的藉口可以回到艾司尼亚,现在云阳的大军还在法斯特的东部土地上,他这个天龙军团的军团长却丢开手下将士跑到帝都来,这简直就是违反军纪的。

  说不定,尤那亚就会利用这个机会派人将他抓起来,以便控制天龙军团这个心腹之患。

  “公子,现在我们怎么办呢?”

  站在大兴镇的路口,女神战士首领向叶天龙请示下步的行动,不过对于女神战士来说,就算前面是千军万马,她们也不会有丝毫的畏惧,所以,她们倒是没有像她们眼前这个男人那么多的想法。

  “我也不知道。”叶天龙有些苦恼的抓了抓自己的脑袋:“那些混蛋的盘查这么严,我们根本没有机会可以混进去的,真是麻烦。”

  想了想,他又忍不住有些发狠的说道:“如果真的没有别的办法,老子乾脆就大摇大摆的进入艾司尼亚,看看那个混蛋敢动老子?”

  “不行,不行。”辛西雅连忙说道;“出发的时候,凤舞夫人吩咐过我,叫我们绝不能意气用事的。”

  “你倒是把这句话记得很牢啊!”叶天龙翻了翻眼睛,他也知道自己刚才只是气话而已,在现在的情况下,意气用事绝非是件好事情。

  “不如让我潜入艾司尼亚,找到倩公主后,让她来找我们。”玉珠想了下,开口向叶天龙提议道。

  “不错,这倒是个可行之计。”叶天龙的眼睛亮。他沉吟了会,点头应允了玉珠的提议:“不过,你进入艾司尼亚之后,切都要小心。”

  “那要不要和鲁图先先生碰下面?”玉珠就要准备动身,突然又出声问道。

  “暂时就不用了。你要快去快回,现在时间不是很多了。”叶天龙微微摇头,望著玉珠说道:“和鲁图先会面的机会,以后有的是。”

  “是。”玉珠不再说话了。只见她的身形展,有如道黑色的闪电,下子便消失在叶天龙的视野之中。

  叶天龙就近找了家普通的客栈住下来,因为女神战士的目标实在有些醒目,虽然她们的形象经过了些改变,但如果遇到有心人的话,还是无法隐瞒过去的,所以他包下了个最里面的跨院,和辛西雅她们起看护著宁素女,等待玉珠从艾司尼亚返回。

  不到半夜,玉珠便从艾司尼亚回来了,不过,她带回来的却是个非常不妙的消息,倩公主被尤那亚下了困魔术,关在无忧宫中,根本无法脱身。

  “倩公主让我告诉公子,玉玺的事情已经被尤那亚知道了,叫公子千万小心。”

  听罢玉珠的话,叶天龙不禁目瞪口呆,这下,可真的是节外生枝了。

  万被尤那亚知道玉玺是在自己的手中,那自己真的是过河卒子,有进无退了,尤那亚绝对不会再让自己逃出艾司尼亚的。

  “怎么办?就这样回青州吗?”

  望著桌子上跳跃的灯火,叶天龙陷入沉思之中。现在最安全的做法,自然就是马上转身回青州,可是自己肯这样放手吗?

  除了昏迷不醒的宁素女之外,还有被关在无忧宫的倩公主,自己能够就这样置之不理吗?

  “噗!”的声,桌子上的灯爆出了灯花,打破了房间里面的沉寂。

  “不行,我绝不可以退的。”叶天龙钢牙暗咬,他的胸中蓦然涌起极大的斗志。

  望著艾司尼亚的方向冷笑了声,叶天龙的口中喃喃的说道:“我们就来好好赌次。既然要玩,我们就玩的大点。”

  看著豪气飞扬的叶天龙,辛西雅和玉珠忍不住交换了个惊异的眼色。她们觉得眼前的男人忽然之间,比以前似乎多了点什么东西。

  “你现在再去趟艾司尼亚,把鲁图先找来。”叶天龙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对站在自己跟前的玉珠说道。

  玉珠应了声,领命而去。

  玉珠的身影刚刚从叶天龙的房间里面消失,原本已经陷入沉睡中的客栈忽然间变得热闹起来。

  车声辘辘,蹄声滴答,间中还夹杂著男人的数声交谈,显然是有大批的人马刚刚抵达大兴镇。

  原来叶天龙选择的客栈虽然普通,但却正好是坐落在官道旁边,进出十分方便。

  由于已经是半夜三更,这些吵闹的声音十分清晰的传到了叶天龙他们的房间。

  接著,纷乱的脚步声从叶天龙他们隔壁的那个跨院传来,看来这些人是要在这里住宿了。

  叶天龙不禁心中暗暗恼火。这种情况下,等会儿玉珠和鲁图先来的话,进出客栈就比较麻烦了。

  但是更让叶天龙恼火的事情还在后头,片刻的功夫,他们所住的院子里面也响起了脚步声,有人在敲他的房门。

  “实在对不起,因为有贵客驾临,可不可以请这位大爷稍微让部分房间出来给他们呢?”

  叶天龙开门,就看到了客栈主人那张笑容可掬的脸庞。

  “不行!”

  叶天龙心中本来就满肚子的火气,哪里会和客栈主人客气,随后他又硬邦邦的丢出了句话。

  “老子今天已经付了钱,别再来烦我!”

  “这位大爷”客栈主人不安的搓著双手,不愧是开店的生意人,依然是满脸堆笑:“实在是因为那位贵客喜欢清静,而大爷您这里的跨院那边几个房间是小店最清静的,所以”

  “老子说过不行,就是不行!”

  叶天龙的态度显得相当恶劣,老实说,现在他也的确没有什么好心情。

  “喂,你这是什么态度?”

  这时候,站在客栈主人身边的个大汉看不过去了,要替人出头。

  “汉斯老板是好心好声的和你商量,你居然这么嚣张,还真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狂妄的家伙。”

  “哼,你现在不是看到了吗?”叶天龙毫不客气的回道:“你又是什么家伙,我已经付钱了,自然有权处理这里的房间,你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性,居然在这里唧唧歪歪的,真是笑话!”

  大汉的脸上顿时挂不住了,这家伙虽然比叶天龙要矮上分,但身材魁梧,看就知道是那种孔武有力的练家子。他伸出了粗壮的手臂,亮出了巨大的拳头。

  “小子,我看你是欠揍!说话这么冲,早晚会被人杀掉的。”

  看到对方亮出拳头,叶天龙反而冷静下来,他嘿嘿笑,道:“真不好意思,我到现在都直活得好好的。怎么,你现在想威胁我吗?”

  “你这个混蛋!”大汉发出了声咒骂,抢上半步,就要向叶天龙扑过来。

  但他身边的另外个同伴连忙伸手将他挡下来。

  “佛朗兹,你不要乱来,小姐可不许我们胡闹的!”

  那个客栈老板这时候也有些担心了,毕竟在他的地方打架的话,最大的损失自然是他了,而且这边的贵客其实也并没有真的想要叶天龙这边的房间,只是他自作主张,想讨好这位贵客而已。

  “两位大爷,你们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出门在外,和气为贵和气为贵”

  看到客栈老板脸色微微发白,挤在自己和那个叫佛朗兹的大汉中间双手乱摇的样子,叶天龙不禁暗暗好笑。

  “你们在干什么?”

  个柔媚悦耳的声音在众人的身后传来,十分清晰的传入叶天龙的耳朵里。

  叶天龙的眼神微微动,举目望去,只见位如花似玉的少女款款步入跨院,粉脸桃腮,肌肤晶莹剔透,吹弹得破,尤其那双勾魂摄魄的水汪汪大眼睛,足以令男人心醉神摇。

  身洁白的衫裙,腰间系条蓝色的鸾带,十分恰当的突显出她那条细如柳条的小蛮腰。看年纪,约在十六七岁,大好青春年华,头上梳的是代表侍女身分的双环髻。

  老实说,叶天龙现在身边的绝色佳丽实在是美不胜收,更有像于凤舞这样绝世的美女战神,这个少女的姿色虽然非常迷人,但还不至于让他为之心动。

  叶天龙之所以注目她的原因是,这个少女的说话声并不大,柔柔弱弱的,却能够毫不费力的穿过众人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显然不是普通的人物。

  “小柔姐!”

  果然如叶天龙推测的那样,在场的那几个大汉见到这个少女走进来,无不垂手而立,十分恭敬的向她叫了声。

  就连原本怒气冲冲的佛朗兹也连忙放下手,出声向这个少女打招呼。

  “小柔姐,这个家伙不识抬举,所以”

  佛朗兹的话被这个叫小柔姐的少女下子打断了,她的柳眉微微颦,用不悦的声音说道:“我就知道你们不会干什么好事情,小姐不是再三交待你们吗?不许在路上惹是生非,结果你们几个非但不好好干活,还跑到人家的地方来闹事。”

  “是这个家伙先挑起事端的!”佛朗兹有些不服气的说道:“我们也是想为小姐找个清静的地方”

  “你还要多说!”

  小柔姐的大眼睛瞪,佛朗兹的话下子全部缩回肚子里面去了。

  “小姐进来,就听到你的声音,你无缘无故的跑到别人的地方来干什么?”

  “这位小姐,这是在下的地方,你要教训贵属下的话,还麻烦移驾到你们自己的院子里面去,好吗?”

  叶天龙轻轻咳嗽了声,忍不住下了逐客令。他脸上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以及话语中的味道委实让这个被手下尊称为小柔姐的少女不舒服,她忍不住狠狠的瞪了叶天龙两眼。

  这种少女的恼羞心怀,叶天龙哪里还对这些在乎,他脸上的笑意反而更加浓了。

  “你”小柔姐实在是被叶天龙这种坏坏的态度气坏了,本来她既然已经说了自己的人,眼前这个看起来颇有气度的男人至少也应该退步,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个美丽动人的少女。

  下子,她觉得叶天龙的脸是怎么看怎么不舒服了。

  那双似乎会说话的大眼睛透出的不快之意让佛朗兹那几个大汉也不禁在心中暗暗叫好,他们恨不得小柔姐声令下,先把眼前这个言行恶劣的家伙狠狠揍顿。

  但这个叫作小柔姐的少女还是强忍下心头的不快,用力跺了下自己的脚,转身往院门走去,口中娇喝声:“我们走!”

  佛朗兹几个大汉只好悻悻的离开了叶天龙他们的跨院,偏生叶天龙在他们快要走出院门的时候,还说了句:“各位好走,恕不远送了。”几乎把他们几个的肺都气炸了。

  关上房间的门,叶天龙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和这几个大汉这样吵了架,他的心中反而变得舒服起来。

  这让他不禁想起以前在家乡的日子,像刚才这样的小冲突,是经常上演的。

  “公子,我们要不要这些人?”辛西雅也笑著向叶天龙问道。

  “不用了,这些家伙也没有什么特别出色的,我们没有时间去理会他们。”叶天龙轻松的挥挥手,在椅子上坐下来:“等鲁图先来了,想个办法进入艾司尼亚才是最要紧的。”

  说著,叶天龙看了眼床上的宁素女,收敛了笑容,轻轻说道:“我们的时间并不多了。”

  女神战士的首领点点头,也在叶天龙的身边坐下来,不再说话了。

  但叶天龙他们不去找别人,别人却偏偏又来找他了。

  没有过多久,当旁边的跨院的动静平息下来,叶天龙的房门又被敲响了。

  “该死的,还有完没完?”叶天龙从椅子上跳而起,冲到门边,把将房间的门拉开,劈头盖脸就是句。

  “怎么,不欢迎我吗,老朋友?”

  个极富磁性的女性嗓音在叶天龙的耳边低低响起,带著种奇异的旋律挑逗著他的耳朵,直传到他的内心深处,拨动了他心底的某根心弦。

  叶天龙从来没有听过如此动人心弦的声音,几乎光用这嗓音就足以令人陶醉。他目瞪口呆的望著站在房间门口的个女子,个脸上蒙著厚厚白纱的女子。

  这个女人的全身裹在件似纱非纱,似缎非缎的袍服里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