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就像是纸做的般,股火辣辣的感觉直传到迟显的身上。

  这时候,两个人的身边已经挤满了云阳的铁骑,云阳第虎将率领的铁骑果然威力惊人,双方接触还不到半刻钟,已经将法斯特的士兵压得不住往后退。

  迟显不再恋战,顺势冲开了前面铁骑的拦阻,在秦仲达喝开手下铁骑之前,奔回了自己的队伍之中。

  善青和崔望带著部下在迟显本阵的两翼苦苦抵抗云阳铁骑的疯狂冲锋,每刻都出现大量的伤亡。

  如此的情况下,迟显当机立断,让善青和崔望带著本部的人马先走步,他带人留下来阻击对手。

  失去了善青和崔望的支援,很快的,迟显的队伍无法再坚持下去了,他们开始以梯队的形式往后退却,每每在云阳铁骑冲锋的间隙退到后面的道防线,然后由退下来的士兵在后面组织再道防线。

  连冲了三道的防线之后,秦仲达也不禁暗暗点头,迟显对战场情势的把握和对节奏的控制确实有著常人所不能比的眼力,能够在如此的败局之中保持队伍的阵形不乱有效的指挥队伍,百败将军的名字给他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这追逃冲杀之间,迟显已经退却了五十里,秦仲达终于下令收兵,因为他的八千铁骑再追杀下去的话,真的快要到战马冲刺的极限了。

  经过清点,云阳损失了六百八十多名铁骑,而法斯特军步兵则是两倍以上的损失。秦仲达是非常不满意这样的成绩,因为他的铁骑是云阳最精锐的队伍,论到战力,远在法斯特这些步兵之上。

  退回到任丘城的迟显,尚未来得及休整下,云阳的前锋营已到达了城下。近十万的大军在任丘城下建起了连绵不绝的营盘,而且接下来的时间里,不断有队伍注入营盘之中,夜间的灯火甚至超过了天上的星光。

  "223"

  “今天的情况如何?”

  踏进宁素女的房间,叶天龙就闻到股淡淡的药香弥漫在整个空间,于凤舞和晨月两个人正坐在宁素女的床头,细心检查著。

  “还是没有什么变化。”于凤舞回头望著叶天龙,俏丽的脸庞上带著丝忧色。

  走到床边,叶天龙低头望著面无血色的宁素女,心中暗暗叹息。这个兰心蕙质的美丽女子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的缘故,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自从两个人合力破解了万灵血珠之后,宁素女就直陷入深深的昏迷之中,每天都依靠蕅汤和最好的药材来维持她的生命。虽然于凤舞和晨月想了很多办法,依然没有办法救醒她。

  “很奇怪,非常奇怪。”

  晨月慢慢拔起了刺入宁素女身体的金针,神情略带迷惑。

  “她的身体里面没有任何伤势,和平常人没有什么不样啊,为什么会处于这样种沉睡的状态呢?”

  没有想到经过于凤舞和晨月近十天的联手仔细检查,还是得出这样的结论,叶天龙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呢?”

  于凤舞沉吟了会儿,再三回想叶天龙向她描述的和宁素女起在万灵血珠幻化血海中,那个附身在宁素女身上的魔法力量无比强大的魔灵,在和万灵血珠同归于尽的时候,突然对叶天龙说的那句话:“没有想到我路德奥逆天会遇到这逆天的神器,真是天意难违啊!”

  当时叶天龙向她描述的时候,她并没有多加注意,但经过这三天来和晨月起仔细检查,特别是晨月最后得出的这个出人意料的结论,使得她重新回头去想其中的关键。

  “路德奥?路德奥”

  于凤舞的口中默默念著,蓦然她的心中微微动,突然望向叶天龙,十分认真的问道:“天龙,你真的听清楚了,那个随同万灵血珠起消失的魔灵最后自称是路德奥吗?”

  见到于凤舞这样种认真的神态,叶天龙和晨月同时愣,叶天龙不由得在心中仔细回想了阵,才十分肯定的点头回答道:“不错,那个家伙就是这样称呼自己的,我还不止听到次。”

  听著于凤舞反覆的强调,晨月望向于凤舞的双明眸蓦然亮了起来。

  “路德奥,莫非就是那个”

  “不错,我想现在应该可以确定他的身份了。”于凤舞微笑著向晨月点头,缓缓的说道:“他应该就是当年有著大陆最强策法师之称的路德奥。”

  “可是他是百年前的人物,怎么可能”晨月犹豫了下,没有再说下去。

  “普通的魔灵不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魔法力量,你应该知道的。”

  于凤舞十分肯定的说道:“能够和万灵血珠的力量相抗衡,除了需要庞大的魔法力量外,还必须是个非常瞭解万灵血珠情况的人,身为大陆最强的大策法师,路德奥自然是最恰当的人选。”

  “合我们众人的力量,直都无法破解宁素女身上的魔灵”晨月皱起好看的柳眉,认真的思考起来:“而像那个魔灵最后说的逆天而行,也只有实力超人的高手才会有这样的想法,也才会有能力做到。”

  “最重要的是,不管是哪种魔灵,它都不可能做出占据主人身体的举动,更不用说是在暗中偷偷改造主人的身体。所以,它应该不是自然生成的魔灵。”于凤舞颇为兴奋的说道:“倩公主以前直怀疑这是她从来没有听说过的种强大魔灵,所以,我们也直从这条思路上去想办法,结果到现在也无法让宁素女恢复正常。”

  “对了。”晨月的眼中光彩现:“我好像听说魔灵是从来没有名字的。”

  “等等等”站在边听得昏头昏脑的叶天龙终于忍不住叫起来:“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这个和现在的宁素女有什么关系呢?”

  能够解决心中个老大的疑难问题,于凤舞的心情转好,她溜了眼叶天龙后才笑道:“我和晨月在讨论魔法上面的个严肃问题,不懂的小学生最好不要插话。”

  “这个,论到魔法,只有倩公主应该算是老师,我们都是小学生哦!”

  叶天龙抓抓头皮,突然嘿嘿笑。看到于凤舞和晨月这个样子,他也知道定有什么好消息了。

  “不错,脑筋转的很快。”晨月在边笑道:“但不要把我们和某个对魔法窍不通的笨家伙放在起。虽然大姐和我没有倩公主那么高的魔法造诣,但做个魔法老师还是绰绰有余的。”

  “是是。”叶天龙显得十分虚心的问道:“两位老师,你们说的那个路德奥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啊?为什么你们确定他的身份之后,会变得这么轻松呢?”

  于凤舞和晨月莞尔笑,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外面传来了匆匆忙忙的脚步声,田恬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大人小姐,八百里的紧急军情,云阳的军队已经越过边境了。”

  房间里面的三个人脸上的神情同时紧,云阳王的大军终于还是发动入侵法斯特的攻势了。现在这个时候发动攻势,云阳王还真是会选择时机啊!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于凤舞轻轻叹息了声,眼中闪过道锐利的电芒。也许是她蛰伏太久了,心中居然对将要到来的大战产生了几许的期待和渴望。

  叶天龙大声对田恬说道:“传我的命令,召集诸位将领在议事厅开会。”

  “是,大人。”田恬的脚步声快速远离。

  “长话短说,路德奥是百年之前大陆最强的大策法师,魔法力量之强横,大陆上可以说是无人可敌,但他却不顾切去强行修炼终极魔法‘法无天地’,结果导致形神俱灭,从此以后在大陆上再也没有个策法师敢去修炼这个终极魔法。”

  云阳王入侵的消息使得于凤舞也没有心思再和叶天龙开玩笑,她稍微解释了下路德奥的情况之后,又道:“既然知道了宁素女身上魔灵的真正身份,而他又和万灵血珠起消失的,我们就可以趁机将他留在宁素女身上的强大魔力变成宁素女本身的力量”

  “对,我们直都走了条错误的道路,想把已经和宁素女本身有所融合的魔力驱赶出她的身体,这自然是不可能的。”晨月也在旁十分兴奋的说道:“但反过来,让她将这些魔力完全吸收,变成她自己的部分,就是很方便的件事情了。”

  没有想到可以如此顺利的解决这个问题,叶天龙的心中也是大为高兴。

  “既然这样,你们为什么不马上采取行动呢?”

  面对叶天龙这样的疑问,于凤舞轻笑了声,道:“这其中只有个问题,要想做这种程度的魔力融合,定要有个魔力强大的大策法师参与,而且这个大策法师还必须非常瞭解她本身魔力的属性。”

  “那还不是没有办法吗?”叶天龙听,心顿时凉了半。

  “当然有办法啦!”于凤舞微笑道:“倩公主她就是个大策法师,而且她的魔法知识就是传承于路德奥他们这脉的”

  “哈哈,太好了。”叶天龙忍不住在于凤舞的俏脸上吻了口,他心中的块大石头落地了,宁素女变成这种昏睡的模样,都是因为他的关系,因而,在找到解救宁素女的办法之前,他无论做什么事情,心中总有个很大的牵挂。

  而现在,他终于可以放下心了,只要带著宁素女起上帝都找倩公主,问题就可以解决。

  ※※※

  天龙军团的议事厅里,气氛显得十分严肃。的确,如果说天龙军团以前的那些对手都是些寻常之辈的话,那么现在入侵法斯特帝国的云阳大军则是真正在数量和质量上都具有压倒性优势的敌人。

  看完从前方发回来的详细情报,连叶天龙也吓了跳。云阳王这次居然出动了五十万的大军,麾下有号称云阳第军的赤锋军团,还有五万从来没有离开过王都的最精锐近卫军,出任前锋的则是有云阳第虎将之称的秦仲达。全军梯次摆开,有如枝锋利的长箭,箭头直插法斯特帝国青州地区的任丘城。

  显然云阳王也是经过番仔细侦查的,知道现在天龙军团留在青州的军队不足两万,所以他们避开了南方军团大军驻守的地区,选择了这条道路虽然比较曲折难走,但是防卫力量十分薄弱的进攻路线。

  “我们在任丘城有多少军队可用?”叶天龙放下手中的军报,轻轻呼了声之后,开口打破了议事厅的沉默。

  “回大人,除了五千人的正规军之外,还有三千多名后备兵,以及可以调用的民兵八千人。”具体负责军队后勤的索冲略加思索,便十分乾净利落的回答道。

  众将发出了阵轻微的马蚤动,抖出任丘城所有的家底,也只有万六千人,这还不够云阳大军前锋营的四分之,何况双方的战力也根本不在同个档次上。

  “不错啊,居然还有万六千人。”只有天龙军团的军团长显得非常高兴:“那么整个青州可以动员的军队是多少呢?”

  “万八千名正规军万名后备兵,以及二万六千名刚刚成立的民兵。如果算上从登州抽调的军队,三天之内,青州可以增加近二万的兵力。”

  现在是坐在索冲身边的个年轻将领在回答,显然也是后勤部的军官之。看样子不过二十二岁,头浓密略带卷曲的黑发下,有个高亮的额头,付圆圆的大眼镜后面,是双细长的眼睛,不时闪动著锐利的光芒。

  “好,非常好。”叶天龙慢慢点头,他望著这个年轻的将领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回大人,小将苏青。”年轻的将领大声回答。

  “好,苏青,你告诉我,如果我们现在赶回青州的话,需要多少时间?”

  苏青微微愣,随即眼中闪过道亮光:“如果我们现在从高阳州出发的话,需要十天的时间,才可以到达青州。”

  “为什么?”叶天龙不解的问道。

  “因为大军要动身的话,就需要准备路上的后勤保障。总共十七万五千八百二十九人的大军,没有大量的粮草准备,是走不远的。”

  “什时候我们军团有这么多的人啦?”叶天龙听到这个数字,不禁吓了跳。

  听这话,众将全部傻眼了,他们怎么会有这样位主帅的,连自己手下拥有多少士兵都不清楚?

  咳嗽了下,计无咎轻描淡写的说道:“大人有所不知,这些天来,我们把接收来的军队进行了番全面的整编,又临时补充了些后备兵,报告也是刚刚整理出来的,还没有送给大人您过目。”

  “原来这样啊!”叶天龙突然笑道:“这么说起来,我们也是家大业大了,和云阳王是有的战有的战啊!”

  “可是怎么打呢?”维尼忍不住提醒道:“云阳王手下是五十万大军,而且他们现在已经越过边境进入青州了。等我们大军气喘吁吁赶到的时候,青州早已落入他们的手中,而且我们变成疲惫之军,战力上也相差悬殊啊!”

  “所以,我们要选择个我们喜欢的战场去和云阳王开战。”

  叶天龙猛的站起来,双手压在长长的案几上,虎目闪过火热的光芒。

  “这次云阳王的入侵是我们天龙军团所遭遇到的个最大挑战,同时也是你们诸位建立功勋的最好时机。我们天龙军团从建立的那天开始,就是在和敌人的交战之中不断壮大成长的,作为名军人,只有在火热的战场上,才可以建立不世的功勋,难道我们怕什么吗?”

  “我们什么都不怕!”所有的将领下子全部站起来,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呐喊起来,会场改沉闷的气氛。

  是啊,天龙军团从成立的那天开始,直是和比自己强大的敌人交战,也从来没有失败过,难道会被数目庞大的敌人所吓倒吗?

  “很好。”叶天龙满意的点头,他示意众将领坐下,然后他也坐下来,视线从面前的诸位将领身上掠过,每个被他看到的将领无不将胸挺,感到自己的身上涌起火热的感觉。

  “有了你们,天龙军团就绝不会战败。”叶天龙的话语坚定有力,看到每个将领的眼中都闪动著火热的光芒,他才放缓了语气,道:“现在我们可以好好商议下,看看到底如何击败敌人。”

  说罢,叶天龙指前面案几上的地图,众将领的视线随著他的手指在青州的土地上慢慢移动,最后当叶天龙的手指停下来的时候,每个将领都看到了,他所指的地方,青州的安阳地区,那里曾经是天龙军团起家的地方。

  “这个地方,就是我们和云阳王决战的地点。”叶天龙抬起头来,望著众将领,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我们要在这个给敌人个致命的打击。云阳王这次虽然出动了五十万的大军,但是其中大部分是云阳镇西王的部下,真正隶属于云阳王的军队不到十万人,而云阳的镇西王却又被云阳王委以留守国内的任务,你们知道这意味著什么吗?”

  叶天龙的声音回响在议事堂里,这个情报是天龙密谍的人刚刚送过来的,而且加上对晨月以前那些资料进行分析之后,于凤舞和晨月得出了惊人的个结论,这也是她们更有信心战胜强大敌人的根据。

  接下来的军事会议,气氛变得活跃热烈,每个将领均对叶天龙提出来的计划发表自己的见解,表现出强大的斗志和决心。

  会议进行到半的时候,个完整的作战方案便已经成形了,每个将领也知道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因为他们深知自己在这个计划中所起的作用,他们的工作也更加有热情。

  庆计率领著二万枪骑兵在会议结束便匆匆离开,他要去驰援青州的迟显。随后,左岛近带著五万的将士也踏上了征途。

  ※※※

  虽然没有参加这个军事会议,但于凤舞和晨月就是坐在议事厅的后面,军事会议上的所有情况,都在她们的视线之内,对于叶天龙刚才的表现,两个人不禁暗暗点头赞许,叶天龙的言行居然能够下子改变众将领对强大敌人的不安感驱散众人心头的阴云,本来她们只是让叶天龙将经过她们商议的作战计划抛出去的。

  而走出议事厅的参军大人心中也涌起火热的感觉,他所认定的主君终于点点展现他的实力了。

  他身边的维尼也忍不住说道:“我现在终于知道了,师兄你为什么选择叶天龙大人作你的主君,因为他的确是个可以充分发挥手下力量的好主君。”

  “不,以后的路还很长,你们现在说这话还早了点。”修罗经过计无咎和维尼的身边,突然淡淡的说了声,然后丢下两个不解的师兄弟扬长而去。

  ※※※

  散会之后,索冲和苏青并没有马上离开议事厅,而是向叶天龙走去。

  “大人,他是”

  叶天龙摆手,笑道:“我知道了,他就是你要向我推荐的人吧?”

  “是的,大人。”索冲道:“苏青是夏赫大人部下的名负责后勤的十骑长,对数字有相当强的处理能力,所以我把他留在身边,帮助处理后勤的事务。”

  “很好啊!”叶天龙点点头,突然问苏青道:“依照你的判断,云阳王的大军需要多少的粮草来打这场战争?”

  “至少需要十二万车的粮草。”苏青没有犹豫下,几乎是脱口而出。

  叶天龙不觉仔细看了苏青眼,没有想到他的判断和晨月的推算如此接近,场如此规模巨大的战争,如果没有完善的后勤支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十二万车的粮草,就需要动员十二万的民夫,加上护送的士兵,这是云阳王最沉重的条后腿。正是推算出大军推进的速度不可能太脱离后面的补给,于凤舞才会决定在安阳地迎战云阳大军。

  “大人,我”苏青见叶天龙看了他半天,也不说话,不禁有些不安。

  “你现在就是百骑长了。”叶天龙猛的拍苏青的肩膀,大声说道:

  “好好跟著索冲将军做,以后机会多的是。”

  “多谢大人。”苏青十分兴奋的向叶天龙敬礼。

  苏青晋升的消息很快传入了天龙军团的将士耳朵里面。只要你能够表现出自己的实力,就可以得到相应的奖励,这让所有的将士都十分兴奋。现在的他们,对于将要到来的大战,充满了渴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