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又继续说道:“现在帝国的继承人中只剩下你和倩公主两个了,法斯特帝国的荣光先人的愿望,都只有你来承担了。你当上帝国的皇帝之后,定要让文冶达和伊春两个逆子以及吉里曼斯等人得到应有的审判。”

  “是,请皇叔您放心。”尤那亚十分有礼貌地回答,但话语中难以掩饰心中的狂喜。现在的他已经成功地清除掉自己所有的竞争对手,作为法斯特帝国的唯继承人,法斯特的皇位便成了他的囊中之物。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在心中放声狂笑起来。

  安慰了阵之后,瓦多克和皇族的人员退下去了。

  尤那亚突然发问道:“事情都办妥当了吗?”

  虽然这话没有头没有尾,但科比斯却十分清楚主君的意思,他恭敬地回道:“是的,殿下啊,不,尊贵的陛下。”

  尤那亚放声大笑起来,道:“亲爱的科比斯,你干得很不错。”

  “这切都是陛下您的指导。”科比斯十分恭敬的答道:“所有参与的士兵都已经英勇阵亡了。”

  “好了,你先退下吧!”

  尤那亚挥挥手,科比斯连忙跪拜行礼,然后无声地退出了大殿。走出大殿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脊背上已经都是冷汗了。要让个知道机密的人沉默,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从今以后不再说话。现在参与机密的士兵都灭口了,他这个为首的呢?想到这里,他不禁感到自己的眼前阵茫然。

  本来皇族的人没有这么大的伤亡,但是尤那亚为了要除掉所有的障碍物,他让科比斯带人假扮乱兵,趁机将具有帝国继承权,对他有定威胁的皇族子弟全部杀死,其中包括了安德列三世的几个儿子以及和他血缘最亲近的几个表兄弟。这样来,已经没有个皇族的人可以和尤那亚争夺皇位了。唯剩下来的倩公主是个女子,尤那亚他自小又是最疼这个小妹,而且他知道倩公主对法斯特的皇位根本就没有点野心。

  “不要想那么多了,殿下他直对我信任有加,我怎么可以有这样的念头呢?”

  科比斯仰起头,用力的摇晃自己的脑袋,似乎是要把脑袋中的什么东西甩出去。然后重重的吐了口气,大步向外庭行去。他浑然没有发觉到,在他的身后,尤那亚正在用种怪异的眼神注视着他刚才的举动。

  “殿下,您为什么没有把那三个大臣也杀掉,难道是因为他们有勇气说出真正的实话?”直站在尤那亚后面默不作声的冷锋突然开口道:“其实现在我们手中有很多的人才,完全不需要这些家伙。”

  “不,你错了。良好的行政,最需要的是完善的体制。”尤那亚收回了观察科比斯视线,淡淡地说道:“而他们所代表的正是法斯特的行政体制,父皇不在了,他们还会把法斯特的体制坚持下去,如果有天,我也不在了,他们依然会把法斯特的体制延续下去。不管上面如何变化,只要他们这些人存在,构成法斯特帝国的行政体制不变,法斯特帝国就永远存在。”

  “殿下”冷锋的脸上瞬间流出了异样的神情。他真的没有想到尤那亚会给他这样个回答。

  ※※※

  日落之前,尤那亚发布了数道命令,任命了大批的官员,同时大幅度地削减神殿的权力,没收神殿积蓄的大量财产改组神殿的结构禁止神殿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自此,法斯特神殿系统受到严重打击。

  在这个被称为“帝都黑日”的天中,数十万军队在城中厮杀,艾司尼亚城的人口少了十万四千多,财产损失更是不计其数。在短短的时间里面,艾司尼亚就经历了两场大的战乱,这座大陆上屈指可数的大都市遭到极大的破坏。

  "212"

  就在尤那亚攻占艾司尼亚的同时,在法斯特的邻国武安,场悄然的变故也在王都普瓦沙发生了。

  虽然经历了三国围攻的困难时刻,但武安现在的处境比起它的邻国法斯特来说却是好上许多了。因为外敌的入侵,激发了国内民众的同仇敌忾之心,加上新颁布的几个法令缓解了他们身上所受到的压迫,鼓励发展生产,他们和统治者之间尖锐的矛盾时间被淡化了,他们工作的积极性和爱国的热情使得国家的实力以惊人的速度恢复过来,市场也很快恢复了生气。

  而这场战争之中的大功臣七公主殿下第次浮出了台面,被国内所有的人民所敬仰。在她的命令下,武安的军队被改组,大批老成的将军被年轻的新血取代,军队的规模在扩大。

  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美好,但有些有识之士却在暗中叹息,现在的武安已经被推上了个可怕的道路,积弱的国家根本经不起日益增长的军队扩张,此刻的武安最需要的应该是休养生息,于是他们在暗中努力影响新的国王,试图压制那个女人的野心。

  暗流的涌动,立刻引发了强烈的反应,那个女人的可怕是他们根本无法抵抗的,等到他们明白到这点的时候,切都已经太晚了。

  ※※※

  被重重高墙深院包围起来的禁宫内院,往日的平静安宁被数十名不速之客的脚步声打破,站在门口的侍卫看到领头的那个美丽女人,无不恭敬地俯首低头,毫无拦阻询问的自觉。

  进入深深的内院,踏上白玉的台阶,才有内廷的守卫上来拦路。

  “站住,没有大王的召见,任何人不得进入内廷。”

  “连我也不行吗?”美丽的女人停住脚步,用威严的口吻缓缓说道。

  “对不起,尊贵的公主殿下。”忠心耿耿的守卫首领脸上虽然出现了片刻的犹豫,但守卫的觉悟还是让他坚持了自己的职责:“虽然您是拯救了整个王国的公主殿下,但这里是大王的内廷,请您遵守大王的命令。”

  “不错,你有非常不错的胆识和勇气。”公主殿下明艳的脸上泛起了丝淡淡的微笑,像是阵春风吹过,让心中紧张不已的守卫首领为之松了口气。但随着公主殿下优雅的扬下巴,站在她身边的个男人轻轻弹了两下手指。

  “这是”

  阵剧烈的疼痛抓住了守卫首领的心脏,根本没有再转念的机会,他就软软的倒下去了,眼中耳朵里面口中鼻子里面都渗出了乌黑色的血丝。而此刻,跟随他的那些忠心守卫们也纷纷七窍流血,软倒在地。

  “好可怕的杀人手法!”这样的场面,落在跟随公主殿下的人眼中,也不禁为这个男人的手段而心寒。

  美丽的公主殿下再没有多看倒在地上的守卫眼,仰首向前迈步,踩着点点的鲜血,在地上留下猩红的痕迹。她的身后那些人也随后跟着她踏入了内廷。

  “干什么?”声威严的喝声从华丽的内廷上方传来,是站在王身边的新任辅政大臣。

  “我想和我的哥哥谈些私人的事情,你这个老头就不要多事了。”公主殿下的明眸中闪过厌恶的神色:“如果不是你在当中挑拨离间,我哥哥怎么会对我做那样的事情呢?”

  “你真的来了?”坐在王位上的年轻男人慢慢站起来,有些不相信地望着自己的妹妹。他的双眼无神,脸色苍白,作为武安的新任国王,他的确缺少分王的威严。

  “是的。”公主殿下口气中带着强烈的压迫感:“你要让我离开王都,到冬宫去度假,难道是想过河拆桥吗?”

  “不是的,不是的!”面对自己的妹妹,武安王的气势更加软弱:“我只是心疼你太劳累了,希望你去散散心。”

  “大王!”身边的辅政大臣实在忍不住了,他提高了声音提醒自己的国王。但他的出声却引起了公主殿下更大的反感。

  “多事的老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

  听到公主殿下这样的话,她身后那个身黑色袍服的男人双手轻扬,股旋风平地生起,在内廷里面呼啸盘旋,发出尖锐的破空鸣声,冲击在老人的身上,将他直击到身后的墙壁上,血肉横飞。

  “啊”

  身上被自己老师的血肉飞溅上去,武安王更加心慌,双腿软,坐到在王位上,嘴唇颤抖,半天说不出话来。

  “现在祸害之源已经消失,我想哥哥您会好好做您的国王了。”公主殿下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知道吗?我亲爱的哥哥,我现在做的切,都是为您建立个更加强大的王国,您要全力支持我!”说到最后,公主殿下的声音已经变得严厉起来。

  “是,切都照你的意思去做吧!”武安王有气无力地回答。经历这样的场见面,他对自己的妹妹有了更深的认识。他照着自己妹妹的要求,开始进行人事调动,把自己熟悉的几个名字从朝臣的名单之中划掉。

  走出了内廷,外面的血腥气味飘来,让公主殿下突然感到阵恶心,她强忍了走了几步,还是忍不住俯身干呕了数声,这样的举动落入身后的随从眼中,他们不禁暗暗惊讶。但他们谁也不敢伸手去扶助她,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女人的可怕之处,而这个时候又是她心情最难捉摸的时刻。

  “我好恨你!”公主殿下的心中涌起无边的恨意,可是同时她也为自己的心情感到无比的迷茫,到底自己是为什么会愿意留下他的骨肉呢?难道自己的心中还有丝留恋吗?

  “不对,这只是为了以后的事情做好万全的准备!”

  深深吸了口气,在心中这样再次告诉自己后,公主殿下突然转身对黑袍男人和白衣男人说道:“您们现在可以得到您们的报酬了,我都准备好了。”

  “多谢七公主。”两个人同时应了声,眼中流露出丝兴奋的气息,毕竟像他们这样进行最后的实验,没有国家的支持是非常困难的。

  “不用谢我。”公主殿下已经从方才的失态中完全平静下来:“杨希先生,希望能够尽快看到您的不死军团;而杜比奇门主,太学院已经为您准备了最好的实验室,以后就请您尽力发挥您的才能。”

  ※※※

  “你说什么?”文冶达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大叫着瞪向眼前这个貌如厉鬼的老人。

  “没有办法,现在万灵血珠已经炼到最紧要的关头,但却缺少主要的材料。”血手天蝎毫无表情地望著文冶达,双鹰目中不时闪过点点的鬼火。

  “还缺少什么样的材料?”

  文冶达坐不住了,从椅子上跳起来,在血手天蝎的眼前来回走动。

  “抓了那么的人,你现在还说缺少材料?你知道我们现在面临多大的压力,几乎天天都有民众起来反抗!”

  “所有的乱民统统处死!杀个两个他们不怕,就杀百个千个,总会把他们杀怕了的。”

  血手天蝎冷冷地说道,话语中带着浓烈的血腥气味。文冶达不禁摇头苦笑。

  “这个地方有多少好材料呢?”血手天蝎拉回话题:“资质够标准的处子不到千名,其中资质上佳的不到二十名。而剩下来的千五百多人中大部分都是些破烂货色,这样即使炼制出万灵血珠,它的威力上也要打很多折扣的。”

  “那我们再去找资质上佳的处子”

  文冶达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血手天蝎粗暴地打断了。

  “我的殿下,你不要有这种幼稚的想法了。现在我们哪里还有时间去慢慢寻找好的材料呢?而且为了弥补因材料不好引起的缺憾,它的主要材料,必须是要资质上佳,身具高深武功的女人,只有这样的女人才可以引发万灵血珠的威力。”

  “难道没有别的选择吗?”文冶达停下脚步,显得十分焦躁地问道。

  “我已经估算了很久,现在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血手天蝎淡淡地说道:“只有殿下身边的上官清儿有这样的资质。”

  “可是”

  文冶达还要再挣扎下,但血手天蝎根本不给他机会了。

  “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我们花了那么大的心血和本钱,如果因为最后这下心软,使得整个炼制行动失败,那我们就全完了。你以为我们还会有翻身的机会吗?”

  文冶达呆若木鸡,坐在椅子上半天说不出话来。血手天蝎并没有停下来,只是继续对文冶达施加压力。

  “这也是为了殿下的大业,上官清儿定也会愿意为殿下献身的。”接着他又反过来劝导道:“只要炼制成功,我们就可以纵横天下了。到那个时候,大业即成,还怕什么样的美女没有呢?”

  文冶达的脸上表情瞬息万变,最后咬牙,终于下定决心,道:“好,就照师傅你的话去做。”

  “很好。”血手天蝎十分满意地站起来:“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是个真正的聪明人,拿得起,也放得下。相信不久的将来,霸业必定会成。”

  文冶达长长地吐出了口气,似乎身上所有的力气也随之而去,他颓然倒在椅子上,惨笑道:“师傅过奖了,我也是迫不得已”

  他的声音越来越轻,到最后几不可闻。而此时,血手天蝎的背影早已消失了,他急着要去实行他的计划了。

  ※※※

  被领到重兵把守的石室,上官清儿就感到十分不安,特别是身后那两个血手天蝎的门人,相貌狰狞可怕,眼中的神色更是阴阳怪气的。但既然是陪同文冶达来察看,她也只有硬着头皮来了。

  连经过三重由卫兵把守的铁门后,在他们的面前出现了道刻着诡异图案和奇形怪状符号的铁门。门的上方挂有两盏暗红色的灯笼,上面绘有个带发骷髅,血红色的眼睛中透出暗红色的幽光。

  身道装的血手天蝎站在门口,见到文冶达他们走过来,便微笑着侧身将铁门推开。

  刚刚推开条门缝,股阴森可怖的气息就从里面狂涌而来,直扑向文冶达和上官清儿,顿时两个人感到阵凉意自脚底直窜天灵盖。

  文冶达的脚步迟疑,比上官清儿慢了半步。等上官清儿发觉情况不对头的时候,她已经快要走到门口了。就在这时,血手天蝎用力将铁门推开了。

  “啊”

  几乎还没有明白到是怎么回事,上官清儿就被身后那两个血手天蝎的门人用力推进了门里,铁门随即关上,将文冶达个人留在外面。

  呈现在上官清儿面前的是个恐怖至极的血色世界,整个房间的中央是个盛满血液的血池,阵阵浓烈的腥气中人欲呕。当她进入门内,就被从血池里冲出来的无数的冤魂包围起来,血色的旋风在她的身边不住旋舞。

  这是种令人发疯的感觉,虽然上官清儿的身边真正只有血手天蝎和他的两个门人,但她却能够十分清晰地感觉到,数千个冤魂在缠绕着自己,她甚至可以看到每个冤魂身上都不住地流淌著令人作呕的脓血,这些家伙还向自己伸出了滴血的双手,似乎是要触摸自己的身体,把自己也拉进那个的血池当中。

  她想说话想喊叫想马上转身离开这里,但却骇然发现自己已经不能说话,浑身也无法动弹。

  让两个门人将上官清儿的双臂抓住,血手天蝎开始念动咒语。很快,上官清儿发现自己可以说话了,但她却不想再说什么了。冰雪聪明的她很快就明白自己的处境和整个事件的原因。她想咒骂的对象,现在也不在她的眼前,又何必浪费力气呢?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当初瞎了眼睛,居然会选择文冶达这样的男人。

  “你很聪明,我就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

  血手天蝎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狼嚎鬼叫般,上官清儿恨恨地盯着他,半晌才从牙缝中挤出句话来。

  “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血手天蝎发出了阵鬼哭似的可怕阴笑,挥手示意门人开始动手。

  “你知道吗,小女人?当万灵血珠炼成之后,你的三魂六魄将永远被它禁锢在其中,成为五煞之阴,就算你想做鬼也是不可能的,哈哈”

  上官清儿的脸色下子惨白,她想起文冶达曾经说过的话,血手天蝎为了炼制万灵血珠,把他自己最心爱的五个门人也牺牲掉,用他们的怨灵组成万灵血珠中的五煞。想到自己如果成为五煞之阴,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有无数的冤魂围绕着自己,还要直受到可怕的非人煎熬,她几乎是下子崩溃了。

  但上官清儿已经无路可走。很快,被剥光衣裳的她成为条离开水的白鱼,无助的喘息着,粗糙的绳索将她的四肢捆在个木架上,让她呈大字形挂在半空中。

  杯腥臭的液体粗鲁地灌入她的肚子,让她几乎要呕吐,但很快又有两杯带着甜香的血红色液体从她被迫张开的口中倒进去。

  “这可是上好的蝽药,真是便宜你了。”血手天蝎狞笑着说道。

  他开始转身走到血池边上,口中念动咒语,手上更是不断地结着各种诡异深奥的手印。他的两个门人则轻手轻脚的在上官清儿娇嫩的胴体上画出道道的符录。

  “这也许就是上神对我的报应吧?”

  上官清儿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安德列三世的面孔,接着,阵火热的感觉从她的小腹升起,将她整个身心淹没。而此刻,五道漆黑的形影从翻腾不休的血池中冲出来,鬼声啾啾,阴风阵阵,在室内盘旋了周之后,立刻朝上官清儿扑过来。

  漆黑的形影到了近前,上官清儿已经看得十分真切,她不禁发出了悲惨的叫声。这是五个长得丑陋至极的男人,满脸都是凹凸不平的疙瘩,上面还不时滴着腥红的鲜血,股腥臭的气味直扑她的鼻子,让她几乎要吐出来。

  个血煞伸出了他的鬼爪,下子抓住了上官清儿的左边玉峰,锋利的五爪如钩般,深深陷入了雪白娇嫩的香肉之中,丝丝的鲜血渗出来,另外个血煞马上张开血盆大口,用他那长长的舌头将渗出来的鲜血舔掉。

  粗糙而灵活的舌头在敏感的肉团上活动,带给上官清儿种难以想像的感觉,加上蝽药的刺激,她渐渐感觉到从酥胸升起了难当的火热,让她情不自禁的扭动起来。

  又个血煞也加入了游戏之中,冰冷的双爪紧紧圈住了上官清儿另外只腻滑的||乳||峰,同时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