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因为现在法斯特国内的战乱已起,如此大好的时机,如果不抓住的话,真是太可惜了。但对于云阳王的亲自率军出征,他们却有不同的看法。

  “各位爱卿,孤家已经决定了,也让前方的将士做好了准备。”

  年轻气盛的云阳王根本听不进手下大臣的建议,他的脑海中只有内侍官林公帕的声音:“现在正是大王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让那些大臣知道大王您的厉害,同时也可以在国民的心中树立起王您极大的声威。而且其他几个国家也正准备在向法斯特出兵,大王您可以向他们展示您的才华,提高您的威望。”

  “明天早,孤家就带着近卫军出发,国内的事情就拜托众位爱卿了。”

  对于固执己见的大王,受命辅助的七辅臣中间有人欢喜有人忧,但也只有俯首遵从王命。

  云阳王御驾亲征的消息很快传开了,以最快的速度向四面八方传播。作为登基不到三年的国王,云阳王在大陆上的名声只是个爱好歌舞女色的庸君,但他此刻采取的举动,却让众人对他的评价有了根本的改变,但自然也有不少人在暗中冷笑。

  ※※※

  “他决定出征了吗?”

  光线明显不足的室内,个相貌模糊的男人用十分低沉有力的声音问道,他的声音中透出极大的威势,让人不由得生起敬畏之心。

  “是的。”

  站在对面的黑影恭恭敬敬地回答,他的眼中闪动着鬼火般的幽光。

  “很好,切都按照计划在进行。”

  男人十分满意地站起来,透过窗纱射出的丝光线照在他的半边脸庞,棱角分明线条有力,这是个充满威严的中年人。

  “通知前方的人,让他们做好切准备,我绝不容许有丝毫的漏洞。”

  随着男人的命令,黑暗的房间里面响起了另外个男人的声音。

  “遵命,我的王!信使马上出发!”

  ※※※

  而这个时候,云阳王却是在为即将到来的战争而激动,他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来回地走着,对自己的亲信侍卫说道:“你知道吗?想到战争,我就兴奋。我马上就可以作为个为云阳扩大国土的国王出现在史书上,这可是我的父亲也没有做到的事情啊!”

  “可是大王,我还是觉得”忠心耿耿的老侍卫林崇忍不住还是想劝说下自己的主君。

  “不要说了,再说的话,我就不带你上阵了。”云阳王的话让忠心的侍卫只有在心中暗暗叹息。

  不管怎么说,出兵的事情按照云阳王的命令在十分顺利地进行,只是现在的当事人还没有想到,他此后的举动其实都在个人的计划之中,他只是被根隐藏的线所牵动的木偶。

  "210"

  “我这是在做梦吗?为什么我还没有死?”

  睁开眼睛,望着顶上华丽的天花板,公孙大娘的心中片空白。在心爱的丈夫面前受到尤那亚非人的凌辱,同时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丈夫被两个魔女吸干,自己的身体居然还会产生强烈的快感,瞬间,她甚至痛恨自己的身体。

  “你醒了吗?”

  个柔和的声音在公孙大娘的耳边响起,让她的全身不由自主地阵发抖,接着辛蒂那张艳丽的面庞出现在她的眼前。

  “为什么我没有死?”

  心中的波动仅仅是瞬间,旋即便恢复空荡荡的。公孙大娘用种毫无生气的眼神望着眼前这个有着妖艳姿容蛇蝎心肠的魔女。失去了体内的点真阴,她的生命之光早该熄灭了。疑问刚刚升起,便消失了,对于她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她再去留心的。

  “你这么想死吗?”

  辛蒂的脸上露出如花般的媚笑,突然俯首在公孙大娘光洁无瑕的额头深深吻,然后柔嫩的嘴唇慢慢移下,轻轻碰触娇美的耳珠。

  “知道为什么你还活着吗?”感觉不到公孙大娘的丝毫生气,辛蒂缓缓吐出了温柔的话语。

  “是你心爱的丈夫救了你,你死了的话,你的丈夫将没有点东西可以留在这个世界上了。”

  “?”

  公孙大娘的心下子收紧,眼中恢复了些许的生气。

  “因为,你丈夫的点真阳精元现在就转注在你的体内,是他的生命之火在你的身体里面燃烧啊!”

  个火热的身躯依偎在公孙大娘的身侧,是另外个魔化的女神战士星娅,她轻轻咬住公孙大娘如玉般晶莹的小耳,朝里面喷出了火热的气息。

  瞬间,公孙大娘的整个娇躯变得片僵硬,眼中出现了空洞的神色,在心爱的丈夫面前做了那么羞耻的事情,居然还会得到肉体上的快乐,这已经够让她疯狂了,可现在,她的生命还要依靠自己的丈夫来维持,她的心已经完全不能承受这种折磨。

  尤那亚所用的采补术不像般人所说的采补术是吸取对方的功力,只是从公孙大娘身上吸走她的生命精元,也就是生命的根本精华,这是极为高深的采补术。因为吸收对方的功力,总是会和自己本身的功力有差别,使得自己本身的力量变得不纯,在身体里面埋下反噬的火种。但生命精元则不同,它是生命最基本的点精华,是生命的火焰,它不会有和吸收者发生冲突的可能,它在每个人身上唯的区别就是在强弱上。

  而失去了本身的生命精元后,就算身的功力还在,公孙大娘还是会死的,可尤那亚又偏偏把她丈夫的生命精元转注到她的体内,这真是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而且公孙大娘和尤那亚都不知道,经历着这样场变故,正应和了公孙世家绝学最高的境地“破而后立”,公孙大娘已经踏上了“火中红莲”的道路。

  “你果然是个不知羞耻的滛荡女人,在丈夫面前做那样的事情,还会得到非常的快乐。真是让我们感动啊!”

  说话之间,辛蒂和星娅四只带着无边诱惑力的魔手开始游走在公孙大娘赤裸的娇躯上,灵活而又恰到好处地推动女人内心深处的黑色欲望。完全失去心防的公孙大娘在胸前那对金灿灿的小环被轻轻拉起的时候,口中已经控制不住地流出了火热的喘息,脑海中最后的点光芒也在黑色的闪电中完全熄灭了。

  “切都完了!”

  公孙大娘听到了自己心弦绷断的声音,她的身心急剧坠入无尽的深渊,完全的黑暗将她彻底淹没。雪玉的娇躯迎合著两个魔女的口舌和双手不住扭动,雪脂玉峰剧烈地起伏,口中火热的喘息阵紧似阵,但在她的美眸却完全看不到丝毫的神光,剩下的只有空洞和迷乱。

  ※※※

  当尤那亚的军旗出现在艾司尼亚的城下时,引起的轰动是可想而知的。匆匆忙忙赶到议事大厅的吉里曼斯和杰夫特等人更是心中片凉意。身受重伤的尤那亚居然这么快就恢复了,而自己引以为援军的北方军团却是迟迟没有动作,艾司尼亚这样座孤城到底可以坚持多久呢?

  “大事不好啦!”

  刚刚从震惊中稳定下来的吉里曼斯就接到了这样个坏消息,南督府的部分城卫军在城外尤那亚大军的策动下突然发动叛乱,想要打开南城门让尤那亚的军队进城。目前正在和坚守卫城南门的士兵发生激烈的战斗。而城门外的尤那亚大军也是遥相呼应,开始向南城门发动了无比猛烈的攻势。

  “相父,我们该怎么办”

  下子,站在吉里曼斯身边的伊春吓得脸色发白,他眼巴巴地望着吉里曼斯,脸上那种六神无主的样子让吉里曼斯和杰夫特不禁暗中叹息不已,这个男人平时看不出来,旦遇到大事情,居然会这样没有胆识。

  “我马上带人过去!”

  旁的贾拉德杀气腾腾地跳上战马,带着自己的亲兵队,卷起阵狂风,向南城门疾驰。

  ※※※

  “快点打开城门!!”

  “绝不能让他们打开城门!”

  当贾拉德赶到卫城南门的时候,狭长的通道上已经挤满了士兵,身穿同样军服的士兵在忘我的厮杀着,刀枪的撞击声和声嘶力竭的吼叫声刺激着每个士兵的神经和大脑。浓烟和血雾弥漫在整个卫城的上空,卫城的城门外,尤那亚的大军也在疯狂的冲击着,隔着厚厚的城墙,都可以感受到浓烈的血腥和大地的震动。

  “给我杀光他们!”

  贾拉德拔出了长剑,双脚踢战马的侧腹,率先冲向了密集的人群,剑挥出带走了颗人头。他身后的亲卫兵同时发出了疯狂的怒吼声,眼中跳动着嗜血的火焰,手中雪亮的刀剑毫无保留地砍向拥挤成团的士兵头上。他们充分展现了凶残的性格,攻击所有站在他们前面的士兵,甚至不分敌我,错愕的士兵和敌人起倒在这批嗜杀成性的屠夫刀下。

  “霹雳雷火炮的火力全开!”随后赶到的杰夫特阵风似的冲上了炮台上,杀气腾腾地大叫。

  他的命令在瞬间便被传令兵传到了控制卫城南门的所有霹雳雷火炮的炮台上。因为霹雳雷火炮的每次发射都会产生极大的热量,对炮身的设备造成定的影响,所以发射的间隔时间有定的控制,要是火力全开的话,根本坚持不了多久,炮身的设备就会因为过热而自动关闭,重新恢复使用就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来调整设备。但此时的杰夫特已经无法顾及这些事情了,当务之急便是将攻城尤那亚大军击退。

  顿时,霹雳雷火炮在南城门的上空交织成密集的火网,死亡的天使在空中不停地飞舞,每刻都带走无数人的生命。火热的鲜血层又层的覆盖在艾司尼亚城下的土地上城墙上,甚至连宽阔的护城河都变成了红色。

  但拥有强大兵力的尤那亚大军还是踏着士兵的尸体冲到了城门口,巨大的檑木在铁制的城门上撞出了沉闷的巨响,时间,连整座城门楼都在摇晃。

  高高的云梯接二连三地靠上了城墙,开始有士兵冒着箭雨翻过城墙跳进来。

  “守住城门,绝不能让敌人打破!”

  杰夫特见状立刻拔剑冲到,雪亮的剑锋在空中怒吼。在他的指挥下,极少数登上城楼的士兵很快被全部杀死了。接着,大量的火箭和沸油倾下城墙,滚木和巨石更是如雨点般落下,时间,艾司尼亚的城下尸堆成山,血流成河。

  “真是完美的防御体系啊!”立马在本阵上,尤那亚望着眼前惨烈的攻城战,忍不住叹息道。

  在海鹰扬的军旗下面,这个脸色苍白的俊美男子坐在软轿上,有如精美绝伦的艺术品。

  听到自己主君的话,海鹰扬也轻声笑道:“这也有殿下您的份功劳啊!”

  尤那亚的嘴角不禁流出了丝骄傲的笑意,艾司尼亚的防御体系原本就十分完善了,而在他执掌军部大权后,又对城防苦心经营了很长的时间,就是想要让艾司尼亚成为名副其实座永不落的坚城。只是造化弄人,到现在却是要自己来攻打它。

  “如果说大陆上有人可以攻下它的话,那个人只有是我!”

  尤那亚望着艾司尼亚的眼中燃起了冰冷的火焰,他开始发布第二道命令。

  “通知血衣队和鬼忍,准备行动!”

  当初艾司尼亚城的设计者考虑到了最不利的情况,为了能够在被敌军全面围城的时候从外面呼应守城的军队,他们建造了条从艾司尼亚城内直通到城外,长达六十里的秘密地道。

  但自从秘密地道建成之后,从来没有被使用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被淹没在历史档案中。直到尤那亚出任军部尚书后,在次无意之中发现了这条因为年久失修已经完全失去作用的地道,他便派人加以修缮,重新恢复它的效用。

  这件事情,只有极少数的王族成员知道,当然,伊春和吉里曼斯他们也知道这条秘密地道的存在,所以,战事开始,他们就派人将这条地道完全封闭掉了。但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在这条秘密地道的下面,尤那亚还偷偷修建了另外条更加隐秘的暗道。现在,正是使用这条暗道的时候。

  疯狂的杀戮之后,艾司尼亚的南城门总算是勉勉强强守住了,整个卫城的门洞布满了残缺不全的尸体,城墙的外面更是血肉成山。

  这次的攻城,尤那亚损失了五千八百名士兵,而吉里曼斯方则有二千六百名的伤亡,双方伤亡比例在倍左右,但是吉里曼斯方的伤亡中已经包括了死在贾拉德手中的七百名城卫军,可见艾司尼亚的城防有多么的坚固可怕。

  不过,尤那亚也不是没有收获,控制南城门区域的霹雳雷火炮几乎全部失去发射之力,至少在三天之内,守卫南城门的士兵将失去霹雳雷火炮的强大支援。

  ※※※

  “居然不分青红皂白地乱杀气,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吉里曼斯瞪着贾拉德,他是听到杰夫特的报告后才来找贾拉德的。不分敌我的乱杀气,自然会让本来就缺乏忠诚心的城卫军对自己完全失去信心,让支完全失去信心的军队守城,吉里曼斯知道这样的后果会是怎么样的。

  “当时的情况,难道还要仔细去分清对手吗?只要我的动作稍微慢点,城门就被叛军打开了。”

  贾拉德并不在乎吉里曼斯的怒火,反而冷冷地回了句话后,便径直离去了。

  “大人你还是好好想想应该如何击败尤那亚吧!”

  “你”

  吉里曼斯几乎要跳起来,但他知道自己还需要贾拉德的力量来守住艾司尼亚,所以也只有强行压下心中的怒火。到了这个时候,吉里曼斯不禁有些怀疑,自己拉拢贾拉德到底是对还是错,也许是尤那亚故意将这样个人物推给自己的?因为拥有贾拉德这样的手下,就像是坐在个火山口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伤害到自己。

  但留给吉里曼斯他们思考的时间并不多,稍加休整之后,尤那亚大军又再度开始发动攻势,就像是拍岸的惊涛骇浪,波未平波又起,士兵们编组成密集的攻击队形轮番冲击艾司尼亚的南城门,显然他们也发现了这个区域的霹雳雷火炮已经不能使用了,所以,攻击的主要方向就选在这边。

  ※※※

  大量的城卫军被调集到南城门,就连原来东督府的城卫军也被重新编组后参与防守南城门,而他们留下来的位置则是由吉里曼斯的家将填补。虽然他们的战力不如城卫军强大,但相对的,这面受到的攻击也不是很猛烈,因此,他们还是胜任愉快的。

  夜色降临的时候,数道火焰突然在艾司尼亚的城中各处升起,接着整个城中片混乱,到处都有喊杀声。负责维持秩序的圣殿骑士团疲于奔命,但却看不到多少的敌人。

  “只有敌人的细潜入城中,想要马蚤扰我们的军心吧!”

  正在这样进行推测的时候,尤那亚的计划已经在发生作用了。

  “东城门处出现了敌人的队伍!”

  贾拉德听到这样的情报,马上下令让自己的手下坚守北门,自己亲自带着亲卫队前往东城门。

  支身穿血红色战衣的队伍在三个装扮妖艳的美女带领下,突然间出现在东城门的,她们的战力之强大,简直无人可敌,守卫城门的吉里曼斯家将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便成为无数的血块。

  时间血肉横飞,几乎是瞬间的光景,吉里曼斯的家将便倒下了大片,尸横遍地。见机快的机灵鬼无不狗爬鼠窜,逃出生天。

  贾拉德赶到的时候,城门口已经没有几个吉里曼斯的家将在坚持了。他挥剑斩杀了两个敌人之后,不禁为遇到的第三个对手感到万分惊讶。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个几乎全裸的美女身打扮是如此的滛靡不堪,肉光致致的胴体上只有巴掌大的胯甲堪堪遮住饱满的处,用红色的细链穿成的胸甲只能遮住半雪白高耸的双峰,通过开口的顶端,甚至可以看到挂在金环上的宝石,随着女人的动作在空中十分诱人的摇晃着。这种女奴的装束,就算是最下等的妓女也不敢穿出去的。

  就在贾拉德愣之际,这个女人手中的剑在空中卷起漫天的雷电,慑人的气势磅礴至极,转眼之间已经让贾拉德身边的两个亲卫倒在血泊之中。剑芒再进,迫向了贾拉德。

  剑在空中猛烈交击,仅仅是两招,贾拉德便被迫退后了三步,而这个时候,他身边的亲卫已经被另外两个同样打扮的妖艳女子几乎是枪个,杀得人仰马翻。

  又是三个回合,贾拉德的战马被剑斩首,血光冲天中,他骇然发现自己的亲卫队被身穿血红色战衣的敌人远远赶到了后方,而他却落入了对手的包围圈。他的额头第次冒出了冷汗。

  “你们是血衣队!!”

  脑海中灵光现,贾拉德想起了以前在尤那亚手下时听到的些风声,原来真的有这样支强大的武力存在,现在他是亲身体会到了他们的可怕。

  心中萌生退意的贾拉德立刻做出了逃跑的选择,他的剑在身前虚晃了招,那种拚命的架势杀气腾腾,然后个假身便从公孙大娘剑下的空档穿了过去,几乎是毫无停顿地斩杀了个挡在路上的血衣队的队员,他的眼前出现了逃生之路。

  就在贾拉德飞身想逃的时候,阵剧痛从背后传来,护身真气撕裂的锐鸣穿破他的耳鼓。尚未回过神来,贾拉德突然觉得心口凉,低头骇然发现把血淋淋的长剑正穿过了他的身体,透出前胸的剑尖上正不住地往下滴血。

  “啊”

  贾拉德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刚刚狂叫了声,从边上扑过来的三个血衣队队员已经把手中的武器送进了他的身体。剧烈的疼痛感刺激着他的大脑,股彪悍的杀气顿时从他的身体里涌出来,身受这样重的伤,贾拉德反而战意狂升,他疯狂地挥出剑,将三个来不及从他身上抽回武器的血衣队队员腰斩。

  但贾拉德的反扑并没有持续多久,公孙大娘脱手所发出的长剑,便是在她的剑舞术控制之下。在回旋的真力下,插在贾拉德身体里面的长剑有如被空中只无形的大手拉了出来,闪电般的回到了主人的手中。

  背心胸前,两个伤口喷出大量的鲜血,贾拉德仍然在原地站立了会儿,才沉重地倒了下去。

  “你的确很有实力,真是可惜啊!”

  辛蒂飞掠过来,开始指挥血衣队的人打开铁制的城门。而节节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