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十分湍急,飞珠溅玉,有如个小型的瀑布。

  深潭的左边不远处有数栋木制的屋宇,看模样建成有些年代,应该是那些死神小组成员的住所。

  个美妙的身影就在潭边徘徊,半边脸上的诡异面具在月色里显得如此可怕,加上她那轻灵的身姿,乍看之下,真以为是个女鬼在散步。而身淡紫色长袍的华柔则是站在玉珠的身边,动人心弦的娇颜上挂著丝奇异的笑容,看上去整个人似乎是被层淡淡的紫色光芒笼罩著般。

  “真是不错啊,居然给你找到这里来!”

  看到叶天龙现身后,华柔轻笑声,眼波流动,双眸中焕发出勾魂摄魄的冷电。

  “把我的女人还给我,就留你个全尸!”

  大仇人就在眼前,叶天龙不再冲动,他咬牙切齿地说道:“不然的话,就把你千刀万剐!”

  “哟,我的东督大人,你舍得把我杀死吗?”华柔媚眼轻横,然后望向现身后直没有说话的于凤舞,用惋惜的口吻说道:“堂堂法斯特的美女战神,威震天下的飞凤将军,你曾经是我最敬佩的人,为何甘心情愿雌伏于这个好色无德的浪荡男人?”

  “你想说什么?”于凤舞的绝世娇颜上恬淡无波,看不出丝毫的变化,十分平静地说道:“为什么要陷害我的姐妹和夫君?”

  “陷害?”华柔眼神闪动,微微摇动她堆鸦的螓首,如云乌发上那根玉钗的吊坠也随之摇晃起来:“为什么天下的事情要由男人说了算?为什么我们女人只能做可怜虫?”

  华柔的声音越来越大,神情也变得有些激动。

  “你知道吗?当初你在战场上所创造的骄人战绩,让我十分兴奋,我甚至把你当作我的偶像,可你居然为了这样个男人放弃切,你太让我失望了”

  “你有雄心壮志,我点也不反对。”于凤舞轻轻叹息了声,道:“但是你为何把我的同室姐妹和夫君牵扯进去呢?不管你想做什么,他们对你应该是没有什么影响的啊?”

  “不!”华柔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难看:“我讨厌我的”

  她的话下子停了下来,胸口阵剧烈起伏,然后脸色慢慢恢复平静,很快那张绝世的娇颜又换上副迷人的浅笑。

  “你好坏啊,凤舞姐姐,差点就让你骗了。”

  于凤舞不禁在心中暗暗叹息了声,差点就可以探出华柔对付玉珠和叶天龙的原因了,却功亏篑。不过,对于这点,她早有算计,所以点也不感到突然。

  “死神山庄是你们神殿的份子吧?”

  华柔愣了下,旋即点点螓首,道:“好眼力,居然下子便看出死神小组他们的身份来历。”她的娇颜上展开了个灿烂的微笑,十分大方地继续说道:“他们是我们神殿的分支机构,这里是他们的训练基地。”

  于凤舞的柳眉轻轻颦,她故意和华柔说话,只是在拖延时间,让柳琴儿和叶天龙想出个解救玉珠的好办法来。可华柔也是心智过人之辈,她既然已经看出了自己的意图,为什么还要在这里和自己拖延时间呢?

  于凤舞和柳琴儿到此地,看到玉珠的怪异模样和脸上那半的面具,便知道玉珠定是中了华柔的邪术,但于凤舞对月之神殿的秘传邪术并不瞭解,所以她也不能提供什么好的情报。

  但柳琴儿就不样了。她心怀圣魔神剑的所有智慧,当创世之初就开始积累的知识,对于女神月的所有切能力都十分清楚,因此她很快便认出了玉珠脸上那半张面具是女神月的秘宝之,在创世之初便已经存在了。

  这张由六大原始元素中的暗元素精华所凝集而成的面具,即便是众神也不敢夸口可以摆脱它的黑暗控制力。只可惜落在月之神殿的手中之后,由于使用者能力的局限,它的威力只有发挥出了部分,但即便是这样,也已经是无往不胜了,不过,对于玉珠来说,这是不幸也是件幸事。

  为什么张如此可怕的面具,现在只有剩下半张了?这是柳琴儿迷惑不解的,但叶天龙提供了答案。两个人相互印证,便很快明白了其中的原因。叶天龙手中的神器烈火,也是当初创世之初六大元素中的火元素精华凝聚而成的,在先天上就已经不输于面具了,加上当时暗黑大魔神的元神之力完全引爆,面具所控制的对象又是暗黑族的绝顶高手玉珠,诸般机巧之下,不可能被破坏的面具终于被叶天龙劈掉了半。

  但这样来,也给以后的解救造成了极大的困难,被破坏的面具半之力全部转换成玉珠体内的力量,加上华柔和这个面具所结的心灵之约,把玉珠活跃的心重新压制回去,并引导她回到这个地方。

  “你不要多费心了。”

  华柔轻轻掠了眼正在慢慢移动到侧面出手位置的龙灵儿,然后对于凤舞绽开个灿烂的笑容。

  “不好,难道是我少算了点吗?”于凤舞想到点关键,芳心猛的跳。

  “我应该感谢你和我多谈了会儿话。”华柔的明眸中有种得意的光芒,这模样落入于凤舞的眼中,顿时更加证实了她心中所担心的事情。

  “其实刚刚你们到的时候,我还没有完全把握让她恢复控制,但现在,我已经成功了。”

  华柔纤指轻弹,旁的玉珠果然慢慢转过身来,她的双眸中射出了形如实体的黑色光芒,那是种令人绝望的黑暗,就像是个无边无际的黑色深渊,足以吞噬切的心神和光明。

  “知道吗?这个地方的寒潭其实真的和众神之战有关系,这也是我们为什么选择此地训练死神小组。”

  华柔心头的担忧已经消除,重新落入她完全控制之中的玉珠现在的实力足以对付眼前的敌人,想到号称美女战神的于凤舞都被自己计算了,得意的心情是如此舒畅,让她不知不觉多说了许多。

  “正是靠著这个寒潭的奇异力量,我才把玉珠的心重新夺了回来,现在我的心灵和她的心灵已经完全结合在起,普天下已经没有谁可以再让她恢复了。”

  虽然大为懊恼,但于凤舞依然露出了个自信的微笑,道:“你的信心没有多少可靠性,我有十分的把握破解你的心灵禁制。”

  “不可能!”华柔斩钉截铁地说道,话语中透出强大的信心。

  “你看这是什么?”于凤舞的玉手轻轻引,脸的肃容。

  在边的柳琴儿随即飞身而起,脸上的神情变得神圣庄重,天宇之间突然间充满了种淡淡的异香,柔和圣洁的光芒从她的立身之处散发出来,她的身体开始幻化,圣魔神剑的形状开始慢慢出现。

  不知何时起,无数美丽的花瓣从半空中缓缓飘落,似乎在这瞬间,这里的天地变成了人间的天堂,美丽的春天再度呈现在众人的眼前,那种直迫人心的震撼感让华柔的脸色大变。

  “圣魔神剑”

  华柔十分艰难地说出来,脸上更是显出了挣扎的神情,樱唇颤抖了半天,明眸中流露出复杂的神色,崇敬膜拜激动失望苦闷绝望悲哀,令人难以置信,她的眼睛在瞬间居然可以表达出这么多的感情来。

  “不!我绝不放弃!”

  末了,华柔尖叫了声,脸色变得僵硬,她强硬地望著叶天龙,道:“你这样个无赖居然有这样的好命,但我绝不相信这是天命!”说到这里,她的纤指点玉珠的方向,继续说道:“你们可以用圣魔神剑来破解面具之力,但我要告诉你的是,面具已经和她连成体,面具破解之际,便是她的生命消失之时。你舍得让她死吗?”

  叶天龙的身子轻轻颤,眼睛扫了眼旁边已经圣剑化的柳琴儿,耳边当下传来了她的声音。

  “华柔说得没有错,圣魔神剑可以破解面具之力,但这样来,玉珠妹妹的生命也会消失的,我实在是下不了手啊!”

  叶天龙望向于凤舞,却见到她的俏脸上泛起了丝苦涩,现在就算于凤舞再有智慧,也无法解开眼前的难题。不管是选择哪种办法,对于玉珠来说,都是不幸的。

  “你们的姐妹情深,真是让人感动啊!”

  华柔的脸上露出恶毒的笑意,她望著叶天龙,就像是毒蛇盯住猎物般:“东督大人,现在就让你们夫妻团聚吧!”

  话音未落,边的龙灵儿突然发难,双爪扬,有如实质的龙气在空中形成了巨大的龙爪,闪电般向华柔伸展过去,威势惊天。

  “龙神破灭!”

  龙族的绝招出,天地都似乎为之变色,古井无波的寒潭上无风三尺浪,从天地之间传来了隐隐的龙吟声。

  华柔看龙灵儿的出手,就知道这招的厉害,她的脸色微变,来不及再做出什么分神的举动,只是全神贯注地应付这威力足以翻天覆地的龙族绝招。

  身形晃,乍隐乍现,穿行在庞大龙气组成的空间之中,有如鬼魅般。隆隆的巨响中,华柔双掌击出的强大劲气和龙气发生了猛烈的冲撞,石走砂飞,激射的劲气溢出数丈,在寒潭上出现了滔天的波涛。

  “不要让她有机会去指挥玉珠妹子!”

  于凤舞声娇叱,双手向上举,道青蒙蒙的枪影顿时幻化在她的手中,“风之真枪”的出现带动了风元素的剧烈波动,气流风压的变化使得地上凭空生出了无数的罡风漩涡。

  “风刃裂空!”

  刚刚摆脱龙灵儿的华柔马上便面对于凤舞这含怒击。自从领悟到王师所传的“王道无极”的真谛,于凤舞对自己以前所学的绝招有了重新的个认识,虽然现在还是同样的招式,但无论是内涵还是威力,都完全不同了。

  别无选择,华柔只有退后步,避开于凤舞出手的锋芒,全力以赴化解高速旋舞而至的风刃,同时还要防范于凤舞随后跟进的“风之真枪”。

  “波,波,波”相互撞击的风刃并没有消失,反而变得越来越多,直至将附近的空间充满,华柔疯狂地出手,不停招架著从四面八方飞来的风刃。刺耳的尖啸声在她的耳际不住地回响。

  于凤舞和龙灵儿彼进此退,联手将华柔打得节节败退,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面对她们两人的全力进攻,即便是王师和风月真君这个级数的高手也不得不全力以赴,华柔更是连气也喘不过来,根本没有丝余力来催驱玉珠出手。

  老实说,现在的玉珠也没有空暇可以出手,她的全身都被柳琴儿化身的圣魔神剑之光慢慢笼罩起来,犹如有生命的圣魔神剑在玉珠的身边飞跃腾腾,光芒吞吐不定,使得她只有全神贯注,密切注意圣魔神剑的动向。因为她本能地知道,这圣魔神剑具有足以摧毁切的力量。

  到了这样的地步,华柔不禁暗暗后悔,她实在不该留在此地等候叶天龙的,她万万没有想到来的不止叶天龙个人,于凤舞和龙灵儿的强大实力让她心寒,原本以为自己练成了神殿秘传的“月神三诀”,又有本身的强横实力,足以傲视天下了。现在才知道,于凤舞美女战神的称号的确不是虚传,而龙灵儿这个龙族少女所展现的强大实力,也让她明白了为什么百族大战的时候,龙族的出现改变了大陆的局势。

  但最让华柔震惊的是,叶天龙居然真的得到了圣魔神剑,柳琴儿幻化成圣魔神剑的时候,几乎在瞬间将她的心神击垮,在青峰山面对此剑时的狼狈不堪让她知道了单凭个人的力量是根本无法和这把创世父神的武器相抗衡的。

  转念之间,华柔马上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目前的处境,先前的计划已经根本无法继续下去,她必须要采取新的办法。现在得到圣魔神剑的叶天龙已经成为她道路上最大的敌人,不管如何,她都定要先除掉这个男人。

  "206"

  “玉珠!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于凤舞和龙灵儿出手的同时,叶天龙却是飞身纵到了玉珠的跟前,深深地望进她的眼睛,十分痛心地说道。不到最后刻,他绝不放弃希望,他要用自己和玉珠之间那种神秘的气息联系来唤醒她。

  玉珠戒备地望著叶天龙,但随著圣魔神剑的光芒越来越强烈,她眼中的黑暗之色也渐渐淡下去。

  “公子”

  终于,玉珠的眼中闪现惊喜之色,嘴唇颤抖地叫了声,然后便用挣扎和悲哀的神情望著叶天龙,再也无法说出话来。叶天龙不觉大喜,在这瞬间,他已经探到玉珠心中的丝破绽,那点亮光将会在她的心中点燃。

  “杀!”

  华柔突然发出尖利的声音,几乎要将人的耳鼓刺破。她的双手在身前阵急速旋舞穿梭,神色近乎疯狂。在于凤舞和龙灵儿的联手攻击下,她已经不能再坚持多久了,再打下去,她可能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拼出了所有的力量,发出月之神殿的绝招,同时催促边的玉珠也出手,只有这样的情况下,她才可能顺利脱身。

  “月迷津渡!”

  “月神三诀”最后招出手,的确是威力惊人。从华柔双手之间挥发出来的凄迷光芒时间甚至将圣魔神剑的圣洁之光遮盖,整个空间好像是被高度压缩,在这个奇异的力场中,就连空气也变得十分稠密,让里面的人感觉到有如处身于水流般,举动都要付出很大的力气。

  于凤舞和龙灵儿奋起全力,在如此的压力下,她们两个人之间的心灵契合达到了最高点,两个人的武技在这瞬间融合在起,就像是个人在出手样。

  “风神三突刺”和“龙神冲”在出手之后,神乎其神的合并成了招,刹那间,空中出现了只庞大神威的白色巨龙,龙爪上射出的却是具有风系魔法力量的道道枪影,犹如漫天的惊雷飞电,搅得整个空间的力场发生扭曲。

  没有任何魔法属性的龙居然会使出带有风系魔法的力量,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就连两个当事人也不禁目瞪口呆,更不用说她们的对手了。如果不是于凤舞和龙灵儿的心灵达到完全的契合,如果龙灵儿不是同时身具龙族和心族的血统,如果于凤舞的武技没有修行到王道无极的境界,这前所未有,也从来没有人听说过的合体武技就不会产生了。

  这种现象,即便是王师看到,也无法说出个道理来。只能说是诸般巧合,鬼使神差,让于凤舞和龙灵儿成就了这招。

  数道枪影掠过,不远处那些木制屋宇就像处在飓风中般猛烈摇晃起来,震天的声响中,屋盖整个飞上了天,窗毁梁塌,塌糊涂。

  在招数笼罩的范围内,坚实的地面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犁过般,枪影所到之处,无不出现道深深的地沟,土翻石飞,触之成粉。地沟延伸到寒潭,潭水就像是巨龙翻身般,不断掀起了滔天巨浪,汹涌澎湃,啸声震天。

  当中那道足有碗口粗的青色枪影继续前射,直冲到寒潭那边的山崖,将山崖打出了个深深的洞岤,突在上面的那段小山轰然炸毁,山石激射,远飞数丈之外,将树木打得枝飞叶落,声势极为惊人。

  “砰”的声,虽然奋力避开了枪影的锋芒,只是与可怕的劲气擦身而过,但华柔的身子还是像断线的风筝,被狠狠地击飞出数丈,跌倒在寒潭的边上,她的脸上没有丝血色,嘴角挂著乌黑的血丝。挨了这招前所未有的强大合体技,她的内腑已经全部离位,全身的功力几乎被打掉了九成。

  不过,于凤舞和龙灵儿她们也顾不得上去再给华柔击。来,这击消耗了她们不少的力量,二来,她们看到附近的玉珠此刻发生了异常的变化,她居然疯狂地向叶天龙发动进攻,而且是全然不顾自己安危,不要命的打法。而叶天龙却无法向她痛下杀手,只有在那里左躲右闪,情况十分危急。

  于凤舞和龙灵儿只有起出手,帮助叶天龙挡架玉珠的无情杀招。三个人联手困住玉珠。

  “她已经疯了!”激斗了数招,龙灵儿忍不住叫道。

  因为她的心灵之力蔓延过去,发现玉珠的心中片漆黑,除了死寂还是死寂,那种冰寒空洞的感觉令人直欲发疯。

  于凤舞不禁心中黯,手上的动作慢,差点被玉珠的剑击伤。幸亏龙灵儿在边及时出手挡住。虽然她们和叶天龙起出手的话,是定可以击败玉珠的,而且加上化身为圣魔神剑的柳琴儿,这样的组合,足以将玉珠杀死无数次,但四个人怎么能对迷失神志的玉珠下此重手呢?

  现在唯的办法就是将玉珠生擒活捉,但这谈何容易,眼下玉珠的实力比起他们每个人都要强上分两分,加上她现在处于暴走状态,更加是威力倍增,要想在不伤害到玉珠的情况下,生擒玉珠,简直是困难之极。

  “唰,唰”两剑,将于凤舞和龙灵儿逼开步,玉珠合身抢入,剑锋直逼叶天龙的胸口,黑色的剑气冰寒入骨,直透到叶天龙的肺腑。

  “疯了?疯了”

  叶天龙的脑海中还在回响著龙灵儿的话,心中有著说不出滋味,稍微不留神,玉珠的剑气已经破开他的护身真气,侵入到他的体内。黑暗的感觉顿时有如潮水般冲进叶天龙的脑海。

  于凤舞和龙灵儿同时发出惊呼声,全力冲过来向玉珠出手,而半空中化身为圣魔神剑的柳琴儿也高速冲下来。

  就在这时,叶天龙手中的神器烈火蓦地闪电般扬起,剑身上的火焰狂升,凌厉的劲气狂飙般的乱卷,红色的光华耀人眼目,将身边的砂石冲上半天高,巨大的旋风直冲到远处那几栋残破的木屋,将它们全部摧毁,寒潭上掀起了滔天的巨浪,狠狠撞击到山壁上,水溅石飞,甚至将潭边的岸打出个深坑。

  人影急速交错,没有人知道这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所有的人都只有依著自己的本能来反应。

  黑色的劲气萎缩塌陷,随即便向外全力扩散,声巨响,黑色的云雾四散,无数激旋的气流推得于凤舞和龙灵儿同时向外退了足有两丈远,圣魔神剑也爆出五彩夺目的光芒,在半空中急速翻腾。

  当劲气减弱,飞扬的砂石也渐渐落定,叶天龙和玉珠所站的地方已经成为了深深的大坑,只见两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