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现出种令人心悸的黑色,丝丝的黑色雾气缭绕在剑身,随著剑招的变化,吞吐盘旋,阴风阵阵,使得整个城门楼看起来好像是进入了个恶魔的空间。

  蓦然,数道青色的火焰从地下升起爆裂,这火焰非但没有点热量,甚至将空间的热量全部吸收过去,黑色的旋风随之刮起,好似从炼狱吹出来的阴风,令人不寒而栗。

  黑色的剑,就在这个时候挥出了,瞬间,整个空间充满了黑色的剑影,无数道黑色的激光就像是从另外个空间喷涌而出。

  “九幽魔炎斩!”

  修罗失声叫了出来,他知道这剑的可怕之处,作为暗黑族上古传承的五大绝招之,据说在百族大战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暗黑族的人使用这招,因为它不像其他的招数,使用的是本身的力量,五大绝招都是直接向暗黑大魔神借来他的魔神之力,也就是说,在发招的时候,实际上是打开了通往神异空间的门户,暗黑大魔神的力量直接进入使用者的身体里面,从而做出不属于这个空间的可怕攻击。

  “真不知道,由暗黑大魔神之力发动的攻击到底会厉害到什么样的程度?可惜我没有生在百族大战的时候,没有机会亲眼目睹下它的威力。”

  说这话的时候,风月真君的脸上是片的向往,师傅那种对武道的追求之心,修罗是永远无法忘记的。因此,他也记住了师傅向他描述的这五大绝招。

  三个人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各自大吼声,运起全身的功力,要小心应付对手这可怕的攻击。

  很明显的,攻击的主要目标就是叶天龙,因为大部分的黑光魔炎和剑气都是攻向叶天龙,他所受到的压力之大是难以想像的。他甚至感觉到整个空间在向他压过来,要将他拉入黑暗的世界。

  面对这样凌厉的攻势,叶天龙自然是全力以赴,以心驭剑,将神器烈火的威力发挥到了十二成,剑上之灵“火魄离龙”也再度现身。

  红光和黑气交织在起,就在剑招的威力行将爆发的瞬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从叶天龙所在的位置上倏地生出道怪异的气旋,下子所有的黑色激光和阴风就像是倦鸟归巢,直奔叶天龙的身周,当到达叶天龙的身边时,和那气旋接触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那情形就好像是长鲸吸水般,转眼之间,所有的黑气魔炎全部投进了叶天龙的身体,变化之快,让人根本来不及转念。

  非但发招的人下子呆住了,连修罗和范铜也全部傻眼了,怎么下子变成这样了,难道敌人发出如此声势浩大的绝招是搞笑的吗?还是说叶天龙另有绝招,可以如此轻易地将暗黑族的上古五大绝招之“九幽魔炎斩”破解掉?

  旁观的他们不知道,就连当事人也不明白,其实这仅仅是次物归原主的变化而已。原因就在于叶天龙体内那个莫名其妙遭受池鱼之殃,被无辜封印起来的暗黑大魔神,当他的元神受到“九幽魔炎斩”这剑招的吸引,开始活跃起来后,从异空间借过来的魔神之力很自然的就被他吸收,成为他补充力量的部分。

  因为元神还被封印在叶天龙的身体里面,使用“九幽魔炎斩”来对付叶天龙,这就像是叫个人自己来杀自己样,自然是毫无意义的。

  加上这招又是要向暗黑大魔神借力量的,既然连主人都在对手的体内,这招也就失去了往下发挥威力的可能了。

  叶天龙虽然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但有点他是非常清楚的,那就是对手的绝招对他起不了什么作用,这不禁让他兴奋异常。而且他刚刚为应付这招已经使出了全身的力量,这时候再想收回来也是不可能了。

  “你受死吧!”

  红色的光芒就像划破天空的闪电,剑光电射,发出隐隐的龙吟,又好似天边的雷鸣,空间距离在这刻似乎完全消失了,这剑原本就是存在于这个地方。

  “唰!”的声轻响,虽然在剑气及身的瞬间奋力躲闪,但她脸上的蒙面巾还是被剑气挑飞了。

  神器烈火在触及蒙面巾下面的那个神秘面具时,突然爆发出灼目的光芒,强烈的光芒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眼睛花。而此刻的面具上,那些神秘的符号也像是下子获得了生命般,跳跃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股难以言状的大力循著神器烈火冲向了叶天龙的手臂,然后直冲进他的经脉里面,诱发了他体内另外股从来没有发觉的力量猛然涌起,充满了他的四肢百骸。

  声刺耳的响声从剑尖和面具接触的地方发出,靠著神器烈火的威力和刚刚接收的暗黑大魔神的力量,加上叶天龙体内种突如其来的莫名力量促使剑尖所划的位置刚好是面具的中央,由女神月亲手打造的神秘面具终于被划破了。

  半的面具翩然落下,露出里面的庐山真面目。藏在面具下的是张清秀无匹的绝世娇颜,虽然只有看到半,但无可否认的是,这是修罗从来没有见过的绝色。

  “玉珠”

  叶天龙的心在瞬间几乎要跳出胸腔,个脑袋就像是要炸开般。这张脸是他梦寐以求的,直思念的,可是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形下看到。

  “嫂子!”

  边的范铜也张大了嘴巴,双眼睛几乎要鼓出了眼眶。这绝对是让他想不到的事情,心要杀叶天龙的敌人居然会是以前那个对叶天龙唯命是从的玉珠。

  月之面具被破了半,它原本所具有的心灵控制力便威力大减,玉珠眼中的黑色迷雾顿时犹如潮水般退开,从前的记忆下子从心灵深处冲了出来。

  她的眼神恢复了清亮,呆呆地望著叶天龙,露出的半边娇颜上神情百变。

  “公子”半晌,玉珠的声音颤抖,喃喃地说道。

  “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

  叶天龙的脑海中片空白,他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青峰山的凶狠搏杀,以及方才的无情伏击和截杀,这还是他以前那个可爱的玉珠吗?

  想到那时的惊险和柳琴儿的苦难遭遇,叶天龙恨不得挥剑把她杀死,她怎么可以这样背叛自己,用这样凶狠的手段来对付自己呢?

  滴晶莹的泪珠无声地从玉珠的明眸中涌出,缓缓流过露在外面的半边娇颜,那种悲哀和软弱无助,让叶天龙的心下子抽动起来。

  “公子救救我”想到自己回到族中的遭遇和心灵被控制的痛苦,玉珠忍不住颤抖地说道。

  “她在求救,她在向我求救!”

  玉珠在向他求救!瞬间,叶天龙的心好像被大锤狠狠地敲打了下,他的心中下子涌起了无限的怜惜之情,可以想见,玉珠遇到了什么样的凶险遭遇,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华柔对你做了什么?”叶天龙急步走向玉珠,十分心疼地说道:“放心,不管出了什么事情,我都会救你的!”

  听到华柔的名字,玉珠的心中被什么东西刺了下,突然间个诡异的声音重新回响在她的内心,让她的心灵重新陷入迷茫和纷乱之中,她的眼中出现了丝迷乱的神情,而这时候,那滴晶莹的泪珠还挂在她如玉的腮边。配上另外半边还戴在脸上的神秘面具,形成了张说不出凄凉的画面。

  “你怎么会戴上这个什么鬼面具的?”叶天龙爱怜地伸出手,“来,把它拿下来吧!”

  “小心!”站在边默默看著的修罗突然惊叫声,他从玉珠眼神中的变化看到了丝令他心寒的光芒,他那犹如野兽般的直觉告诉他,这是非常可怕的。

  但可惜修罗的话还是迟了步,当叶天龙的手触及仅仅剩下半的神秘面具边缘时,寒光闪,玉珠猛然间举起了手中的利剑,眼中闪动著疯狂的神色,狠狠地剑刺进了叶天龙的胸膛。

  “混蛋,我要杀了你!”边的范铜看到这样的场面,怒火中烧,疯狂地冲了上来。

  修罗也是急忙挥动大剑攻向玉珠,想要从她的剑下救出叶天龙。

  “住手”

  中剑之后,叶天龙完全呆住了,但看到范铜和修罗的攻击就要落到玉珠的身上,而玉珠却好像傻了样,没有丝毫反应,心中不由得疼,大叫了声。

  利剑刺中叶天龙之后,从他的体内涌过来熟悉的气息让玉珠的心灵下子为之悸动,触动了她内心深处个神秘的地方。由暗黑大魔神支配的力量重新强大起来,和压制她心灵的力量进行激烈战斗。

  “我向公子出手了!公子是我的主人啊!”

  玉珠也完全呆住了,只有眼中的泪珠如断线的珍珠,不断顺著那半的雪白娇颜滑下。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叶天龙望著玉珠清丽的娇颜,口中喃喃地说道。他感觉到自己的全身就像被麻痹了样,整个人有如石人般站在那里。

  他不相信地望了望胸口的剑,再抬起头来看看眼前的玉珠。眼中的悲哀和痛惜让玉珠的心下子颤抖起来。

  握住利剑的手发生了剧烈的颤抖,血不断地从伤口流下,迅速染红了叶天龙的衣裳。

  阵剧痛从中剑的胸膛传来,让叶天龙不由得哼了声,但这些还比不上他心中的痛苦,玉珠所说的难道都是骗他的吗?难道仅仅是为了这剑吗?他不禁痛苦的大喊了声。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脑海中突然闪过道黑色的闪电,个声音在叶天龙的心中不断响起,这个声音越来越响亮,甚至完全将他的心神淹没。

  “这切都是因为华柔!都是华柔那个贱人的缘故!我要杀了她,我要杀了所有的敌人!”

  极度的痛苦和仇恨,下子填满了叶天龙的身心,将他体内的魔气完全点燃了,在这刻,暗黑大魔神的元神趁机开始和他的元神融合,他的全身隐隐约约透出了黑色的光芒。虽然流了很多的鲜血,但他眼中的神光却变得更加可怕,甚至射出了淡淡的电芒。

  随著叶天龙身上暗黑大魔神的气息越来越强大,玉珠心灵中所受到的压制力也越来越小,但是股神秘细微的力量却是不断在内心深处呼唤她,那是华柔的气息。

  因为通过月之面具和月之神殿的种神秘法术,华柔利用她的心灵之力对玉珠的心灵产生很大的控制力。

  感应到对玉珠的控制力在不断减弱,华柔连忙加强了她的心灵之力。两种力量在玉珠的心中不断交战,拉扯著她的心灵,似乎要将她的心灵分成两半。

  玉珠拚命地摇头,似乎要让自己从个恶梦中醒来。蓦然,她大叫声,松开了手中的剑,转身飞快地往外狂奔。其动作之快,修罗和范铜根本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

  虽然城门楼下面有天龙军团的众将士组成了重重的包围圈,但被除掉面具半的约束之力后,玉珠身强大的暗黑武技得以完全发挥,在这种心神处于近乎半疯狂的情况之下,更是彻底地发挥出十二成的力量来。

  只见到道黑烟出没于士兵丛中,根本无法看清其影踪。很快,玉珠便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你竟敢想逃走!我绝不允许你这样做!”

  叶天龙的眼中射出森森的电芒,黑色的气流盘旋涌动,包围了他胸口的剑。范铜和修罗刚刚想出手为叶天龙进行救治,目瞪口呆地看著那剑居然慢慢被种神秘的力量推了出去。

  “这是什么啊”

  饶得两个人都是见多识广,尤其是修罗,在大陆闯荡多年,什么样古怪的事情都看过,但今天所看到的事情还是让他为之惊讶不已。

  插在叶天龙胸口的利剑好像是被股神秘的力量慢慢拉出来似的,鲜血滴滴的顺著剑身落下,还没有落到地上的时候,就化为道黑色的烟气消失在空气当中。

  “铛!”

  声金属的脆响,利剑落地,叶天龙胸口的血也停止住了,甚至连伤口也奇迹般地完全融合在起,除了那飘动的衣裳破口告诉别人,这个地方曾经被把利剑刺中外,根本看不出点受伤的痕迹。

  “你要干什么啊?”

  看到叶天龙跃出城门楼,向玉珠消失的方向飞驰,修罗和范铜不禁大叫出来。

  “我要把我的女人追回来,她是属于我的,永远!”

  叶天龙回头望了眼修罗和范铜,转身再度向前飞驰。所有的天龙军团将士不由得呆立当场,望著自己的主帅离开的背影。

  从叶天龙话语中透出的强大压迫感,让修罗和范铜忍不住相视了眼,眼前的叶天龙和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虽然他们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但那种感觉已经完全不样了。

  “从今天起,你会变成什么样的个人呢?”修罗在飞身跃下城门楼之际,口中轻轻地说道。

  而这个问题,也是天龙军团的参军大人最想知道的。从头看到尾的计无咎能够非常强烈地感受到叶天龙身上所散发出的可怕魔气,这让他既兴奋又有些害怕,这样的变化已经脱离了他的预想。

  "204"

  清亮的月色给大地笼上层淡淡的雾纱,照在山间的溪流上,更是烟水氤氲,带著种说不出的神秘气氛。远处的奇峰怪石不时被清风撩起挡在前面的雾纱,露出峥嵘高峻的面目,战神峰的夜色看起来总是令人难忘。

  高阳州的战神峰,是传说中战神之锤的遗落之处,据说在众神之战的时候,战神在次激战中不小心将他的武器战神之锤失落在了这个地方,顿时山河变色,大地震动,于是便形成了今天的战神峰。

  叶天龙飞驰在弯曲盘旋的山路上,不时根据玉珠遗留下的暗黑气息调整自己的前进方向。靠著暗黑大魔神的元神带领,叶天龙现在是毫无困难地感觉到玉珠身上的暗黑气息,毕竟暗黑大魔神的部分力量就在玉珠的体内。

  刚刚翻过座小山,前面玉珠的气息越来越强烈,那感觉似乎是触手可及,叶天龙不禁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眼前是条荒草满胫的山路,叶天龙的心中突然闪过道警兆,只见两道人影出现在前面的山路上,有如鬼魅般,刀剑,闪动著慑人的寒光,挡住了叶天龙的去路。

  “你们是什么人?鬼鬼祟祟地出现在这里,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叶天龙并没有慢下脚步,径直向这两个人冲去,眼中更是闪过森森的寒光。

  见到自己两个人的突然出现并没有吓倒叶天龙,反而被叶天龙如此质问,两个人都是微微愣,随即个身材高瘦的男人冷冷地说道:“此路不通,再去就是鬼门关了。”

  “混蛋,高阳州的切都是大爷我的,谁敢说这里是鬼门关?”

  叶天龙气势汹汹地骂道。他这番话倒没有点错,身为高阳州的总领,叶天龙他的确拥有说这话的资格。可是在对面的两个人看来,眼前这个身上沾满血污的家伙简直是存心在挑衅,这可是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般来说,普通的山民根本不敢走近这条山路的,因为经过他们的装神弄鬼之后,这个地方已经成为个无人敢接近的禁区。而如果是身怀绝技的人士,看到他们这样的出现,自然很清楚知道要如何应对。

  “站住!”

  看到叶天龙依旧毫不在意地往前飞驰,另外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扬手中的长刀,厉声喝道。叶天龙表现得如此大胆放肆,他们反而不敢轻举妄动了,本能的直觉告诉他们眼前这个家伙是不好惹的人。

  他这扬刀,坏了。原本就因魔性大盛,满心杀机的叶天龙立刻做出了最直接的反应。男人的刀还刚刚举起半尺,他的人影已经近身了。

  “小心!”

  旁边的高瘦男人看出了其中的不妙,连忙挥剑冲过来,同时发出了声尖利的口哨声。

  叶天龙的身法之快,骇人听闻,像是平空变化般,乍隐乍现便出现在身材魁梧的男人面前。右手伸,便扣住了他的左手臂膀,左手托偏了他右手的刀。

  “噗”声响,身材魁梧的男人的下阴挨了叶天龙脚尖,命根子顿时变成了团烂肉,肾囊破裂。

  声惨叫刺耳,庞大的身躯飞起,是被叶天龙用手抛飞的。

  这时候,另外那个身材高瘦的男人才刚刚冲到了叶天龙的身边,手中的剑也刚刚升到可以出手的位置,看到这样的情况,不禁吓了大跳,身手不俗的同伴,怎么照面便完蛋了?而且这样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在对方的手中就像个布娃娃般的被随手抛飞,双方的差距简直太可怕了。

  他这迟疑,叶天龙已经转身望向他,双眼中射出的森寒杀机让他这个向来杀人不眨眼的冷血之人也不禁为之暗暗心跳,握住长刀的手中不由自主渗出了丝丝的冷汗。

  看到叶天龙的身子动,他本能的选择了退步,个身子猛地飞跃而起,跃上株巨松的横枝,再次斜穿而起。

  “居然想逃?”他的上面突然传来了叶天龙冷冷的声音,让他的颗心顿时沈到最下面。

  高瘦男人的轻功提纵术在他的同伴中算是十分高明的,这下的拚命之举,自以为已经又快又高无人能及了,没料到叶天龙竟然比他更快更高,下子就到了他的头顶上空。

  他大骇之下,吸腹拳体,身躯急速向下落。但这已经来不及了,叶天龙的五指疾沈,抓在了他的顶门上,收即放,高瘦男人就像是块大石头般,从半空中直坠,重重的落地,震起满天的烟尘。

  “真是浪费时间。”

  叶天龙的身形没有停止,右足点旁边的树枝,整个人再次腾空而起,认定玉珠的方向追了下去。

  就这次短短的耽搁,叶天龙感觉到玉珠的气息又远了不少,不禁心中急,尽展全身的功力,狂追下去。刚刚行出三丈左右,连声机弩的响声,叶天龙的眼前出现了数点星光。空气中弥漫著种诡异的气流,力场的波动十分明显。

  “居然是魔法弩!”

  叶天龙暗叫了声,在空中猛吸了口气,神器烈火如电般的跳出来,十分准确地击中了从两边射出的魔法弩。

  “砰”的声,青烟缭绕,五彩的光华四下散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