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子。哦,那也不成,因为夺得了源界之后,烈空王大人和冥月白兄会得到更强的力量,古神那老家伙也将再无法阻拦我们的计划。”

  “很久之前,你们也说过我必死之类的话。”沈征笑了。

  第890章:位面之主大结局

  “那不样。”冥月白看着沈征,缓缓摇头。“那时,你有古神帮助你”

  “但在那之前,你可是很笃定地认为我死定了。”沈征笑。

  “那不同。”冥月白继续摇头。“谁也没想到古神那老家伙会突然帮你。但这次,我们已经仔细考虑到了任何种可能。任何个位面之主,都不可能跨越位面将自己的力量送给别人,即使是自己的传承者。烈空王那时也是将我迎到了烈空界之中,然后才能将力量传承给我。而你呢?”

  他笑了:“我们直在等,等着岳伏光将你带走,然后我们就可以大肆进攻源界,趁你不在的时间里,将源界完全占领。但现在看来,我们是想太多了。”

  “不错。”宇神冷笑着,“岳伏光到现在都没有召唤你去他的源力界,说明他已经放弃你,放弃这场战争了。烈空王推测得不错,他的力量损耗得太过严重,已经不足以将你变化成冥月白兄这样的强者。他自知切努力都是徒劳,所以就选择了龟缩。”

  “这是个明智的选择。”冥月白笑着说,笑中带着些令人厌恶的得意。“如此,将来烈空王与我征服位面时,会因为他如今的表现,而留给他定的位置。他是聪明的。沈征,你的指导者都是如此,你呢?”

  “我们的世界,你们永远不懂。”沈征冷眼注视着对方,声音如同寒风。“我们也不用你来懂。”

  他缓缓抬起手,立时,有光芒自他手中闪起。但此时出现在他手中的,却并不是那依附了蛇链的光之刃,而只是月轮刀。

  “这种程度,也要和冥月白兄动手吗?”宇神大笑了起来。

  “盟主!”

  就在这时,吼声响了起来,无数人自地球内的传说秘境中飞了出来,汇聚在沈征的身边,呼唤出自己的武器,虎视眈眈面对冥月白和宇神。

  “情况好像有些熟悉啊。”冥月白冷笑着。

  “是啊。”宇神点头,“有点像我们当初在古神界对付沈征时。只是对调了。”

  “那时的我们失败了,也许是因为人太多?”冥月白笑了,嘲讽的味道很明显。

  “多谢你们。”沈征环视众人,缓缓点头。“但请你们回去。这两个人,并不是你们可以与之对抗的。”

  “那又如何?”方贺笑了。他飞到沈征的身边,与他并肩而立。

  “还记得过去吗?”他说。“那时的我们,还只是个小小的凡人,只是个小小的士兵。我们面对那虫潮时,只是害怕,觉得好像生命就会在那虫潮中消失。但我们退缩了吗?沈征,不管如今的你是谁,如今的我是谁,我都不会忘记那时。”

  他看着沈征,笑得从容:“就像那时样,让我们起迎接莫测的命运吧。不论虫潮有多强大,我们拼!”

  沈征看着方贺,许久无语,只有目光闪动。他仿佛回到了过去,回到了那些当时对他来说可怕无比的虫潮之中。他笑了,轻轻抬起手,与方贺握在起。

  “若今天就是我的末日,至少有我的朋友陪在我身边,死亦无可畏惧。”他高声说。

  “我们起上!”方贺突然振臂高呼,圣盟的众战士们,随着他起大声高呼!

  “源界若没了,我们还活着做什么!”

  “我们生为源界人,便应为保卫它而抛洒热血!”

  “若没有沈盟主,我们不过仍是个小小凡夫,是沈盟主给了我们切,我们与他起战死,亦是种光荣!”

  “同生共死!”

  声音如同海潮,激荡四方,令闻之者心神激荡,热血。

  “好家伙,我都有种恢复青春热血的感觉了呢。”宇神冷笑着。“很感人,像煽情戏。不过,我已经过了对这种戏感兴趣的年纪。你呢?”

  他转向冥月白,笑着问。

  “他们既然愿意陪沈征起死,那么我就成全他们。”冥月白说着,抬起了手,火焰之剑在他的手中形成。“让他们求仁得仁,不就是最大的仁慈?”

  说到最后,他露出了抹笑容,笑容中带着残忍的味道。

  “百万只蚂蚁,也终究只是蚂蚁。”宇神摇头而笑,“在大象面前,狗屁也算不上。”

  “大象?好大的口气!”

  突然间,有个雄浑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道力量如同狂潮般涌了起来,瞬间席卷四周,在空中激荡着,形成了个并不算英俊,但眼中却还有岁月沧桑的男子形象。

  “前辈!”沈征惊喜地叫出了声。

  “岳岳伏光吗?”宇神惊恐地向后退了下。

  “不可能!”冥月白眉头皱起,“任何位面之主都无法用这种方式传递力量,你怎么可能”

  “你说得不错。”岳伏光看着冥月白,缓缓点头。“但如果个位面之主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那么就没什么不可能的!”

  “什么?”

  这话出口,众人都被惊呆了。

  “你说什么?”冥月白愕然望着岳伏光的身影,“你?堂堂个位面之主,真正的神明,竟然竟然为了保卫个已经与你无关的位面,而愿意舍弃生命?”

  “前辈!”沈征激动地叫了起来,“根本不必如此,我们”

  “不用说了。”岳伏光笑着打断了沈征。“沈征,我已经说过,我的力量在当初损耗太大,如果将你接到源力界将力量传承给你,你样不可能战胜得到更强者烈空王传承的冥月白。而且我也隐隐猜到了他们久不进攻源界的意图,就是要趁你离开时,突然袭击,然后你就算出乎他们意料之外地得到了更强的力量,有了源力为基础的烈空王,也可以让冥月白将你击败。因此,我在等待,等待他们先步行动,然后我再动手。”

  说到这里,他盯住了冥月白:“你们以为个为了源界而不惜让自己差点在晋级之际死亡的人,会因为四十二万年的岁月洗礼就改变了吗?就可以为了自己条命,而放弃自己出生成长的家园了吗?”

  说到最后,他几乎是吼了起来:“反正我已经打算放弃生命,那么是将沈征带入源力界还是在源界直接进行力量传承,就都没有区别了!我将燃烧我的生命,打破切的束缚,传递最强的力量!烈空王,你失算了!你与我的差距就在于你不可能舍弃生命,因为你的目的是夺取而不是守护!”

  说着,岳伏光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了满足。

  “前辈!”那瞬间,沈征的眼睛已经模糊。

  这才是真正的英雄,才是真正的强者!

  掠夺,是任何人都可以轻易完成的事——只是去抢去杀去破坏就是了,成功就是收获,失败了大不了退去;但守护,却是只有真正的男子汉真正的英雄才能做到事。因为那需要更大的毅力更大的勇气更痛苦的付出!

  不论多么艰难,始终立在原地,不退缩半分,任强敌斩断自己的骨切掉自己的肉,眉头也不皱下!

  这才是真英雄!

  “烈空王,你们败了,你们完全败了!”岳伏光高声说着,突然又化成了那巨大的神力,缠绕在了沈征的身周。

  “沈征,答应我,替我守护好源界,也替我保护好我的源力界!”岳伏光的声音在沈征的耳边回荡。

  “我绝不让您失望!”沈征回答。他的声音郑重而严肃。

  “好,好。”岳伏光的笑声响起,久久回落在沈征的耳边,接着,那巨大的神力就渗入了沈征的身体里。瞬间,有巨大的规则之力涌动而起,如同漩涡样将沈征和他的圣盟伙伴们保护了起来,任何力量,此时都无法进入这片规则之力之内。

  沈征的身体发起光来,他感觉到有股力量在改变自己,改变自己的身体意念,甚至是体内的力量结构。他突然对规则之力有了更多的感悟,那于他而言似乎并不再只是给他生存空间的海水,而像是他身体的延伸,是他的部分。

  那部分,完全可以由他来控制指挥,但他却又不能完全让其听从自己。就像他可以让手臂抬起,让手指弯曲,却不可能让它们变成翅膀,不可能违反骨骼的结构做出任何动作。

  这就是控制规则之力,与顺应规则之力了

  他暗想着,意识渐渐地只能集中于改变之下,再无法思考其它。

  “竟然会这样?”宇神望着被那巨力保护着的沈征,愕然而语。

  “我们怎么办?”他转向了冥月白,声音有些慌张。“虽然传承刚开始,但我已经能感觉到”

  “说下去啊?”冥月白看着他,脸上带着微笑。“继续说——你能感觉到什么?我的力量远不如他对不对?”

  “冥月白兄。”宇神看着冥月白,有些惊愕。“难道说你早已”

  “不是我。”冥月白笑了,笑得很狂妄。“烈空王大人早就已经料到,凭着岳伏光的性格和他那可笑的信念,他定会用牺牲自己的方式,使沈征在力量上超越我!而且我们不动手,岳伏光也绝不会动手!所以,他才最终决定让我向源界出手,为的就是引出岳伏光的力量!”

  “难道我们可以将这力量夺到我们手中吗?”宇神眼中露出兴奋的表情。

  “开什么玩笑?”冥月白摇头。“传承者与指导者之间的力量联系怎么可能切断?而且还是这种位面之主牺牲了生命进行的传承?”

  “那”宇神完全糊涂了。

  “我们有另种方法!”冥月白笑了起来,笑得极是得意。

  “另种方法?”宇神不解。

  “岳伏光不是要用尽生命之力,为沈征加持力量吗?那么我们就助他臂之力吧!”冥月白眼里泛起了寒光,“烈空王大人早就做好了准备,要彻底成全沈征!”

  说着,他突然挥起了手来,火焰之剑在空中斩出了道空间的裂痕,而那裂痕并不快速消失,而是越扩越大,最终形成了道空间之门。

  “岳伏光,我来助你臂之力吧!”个低沉的声音自那门中传来,狰狞的笑声中,有巨大的力量自那空间之门中喷涌而出,瞬间冲入了那规则的保护层之内,将沈征包围了起来,并渗入了沈征的身体。

  “这”宇神瞪大了眼睛。

  “位位面之主牺牲生命,另位位面之主拼得消耗巨力,同助位星海之王将力量提升到巅峰,这是史无前例的!”冥月白眼睛里放着光,高声说着。“这样的做法,只能产生个结果——那就是这位星海之王直接得到巨大无比的神之力,最终完全超越巅峰,突破晋级而成为位面之主!”

  “不错!”那低沉地声音回荡着。“岳伏光,你无论如何也不会料到,我会助你成全这个传承者吧?他很快就会突破晋级,成为位面之主,脱离这个源界,创造出属于他的世界了!到时他也许会像你样,不顾切地将自己留在源界,而那时,他将付出极惨痛的代价!”

  “宇神,不好意思。”冥月白这时露出了残酷的笑容,突然间向后退去,退入了道空间之门中。

  “冥月白?”宇神惊愕地望着他,时不解其意。

  “请你留在源界吧,我却要选退回烈空界了。”冥月白笑着完全退入了空间之门中。

  “唯有让你这个同样掌握了规则之力的人留下,才会给沈征压力,他才会不顾切地像岳伏光样留下。而那样,他将受到难以想象的力量反噬。他不是像岳伏光那样自己突破的超级强者,而是靠其他位面之主力量推上高峰的取巧者,因此,本身的力量不足以对抗规则之力的反抗,就算是能杀了你,自己也会身残。”他得意地说着。“就算不死,他也会在失去力量的情况下被抛入另个新生的位面之中,那时的他,尚不如岳伏光,我和烈空王大人到时可以轻易将他干掉!”

  “冥月白!”宇神气得怒吼起来,“你开始就打算将我当成这样的弃卒?”

  “难道我会把你当成可以起分享切的朋友?”冥月白笑了,“那你可真是天真到了家,还不如沈征呢!”

  笑声中,那空间之门快速地关闭。

  “不!”宇神大叫着,向另道释放出烈空王神之力的空间之门冲去,但立时被更强的力量推开,而那空间之门也快速地半闭了。

  宇神惊恐地转过头,望着那被两股神力包围的沈征,身子颤抖着,终于猛咬牙,向着远处飞去。

  “我还有所保留!”他咬着牙,“在源界中,还隐藏着只有我知道的空间之门!我会逃走,你们害不死我!”

  他大叫着,越飞越远。

  这切,沈征都不知晓。此时的他完全被巨大的力量包围,那力量不断改造着他的身体,试图让他的身体达到种极度完美的状态。他完全无法控制自己,只能凭那力量不断给予自己更多的力量。

  渐渐的,规则之力已经不再是他身体的延伸,而是完全与他的身体同化。他就是规则,规则就是他。他可以控制自己,但又无法控制自己。他看到了无数的光芒,感觉到自己渐渐地在脱离之前的世界,似乎要达到个新的境界之中。

  种束缚感产生,令他感觉到极度难过,仿佛是身在个大房间中,而四壁却正不断收缩压向自己。他忍不住想要打破这切,瞬间脱出达到最安全辽阔的地方。

  但就在这时,道灵光闪现。那是岳伏光最后的意念。

  “沈征,你答应过我!”那意念只传达过来这样句话。

  是的,我答应过他!

  蓦然间,沈征的眼里爆发出光彩,体内有股力量在升腾着。那力量快速地掌握了他的身体,控制了切的论,将岳伏光和烈空王的力量都吞噬掉消化掉,变成了沈征自己本身的力量。

  那,就是沈征创造之体的力量。它曾以筑基之力的形式,在沈征最初植虫之时让他显露出了天才之质,如今,则打破了切位面之主规则的束缚,让沈征得到了最完美的解脱。

  瞬间,切的光都消失了,神之力也全部平息,仿佛从不存在过。沈征静静地立于空中,回过头望向了圣盟的伙伴们。

  他笑了。

  “真有趣。”他对方贺说,“我原不知道,世界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原来规则的力量,不过就是这么简单。”

  “怎么简单?”方贺看着沈征,微笑着问。

  “它就是你自己。”沈征说,“你可以控制你自己,但你又无法真正控制你自己。”

  “我似乎有点明白,又似乎”方贺看着他,小圆脸上泛起了红色。“哎呀,其实我什么也不明白。但我似乎觉得——你与之前不样了。”

  “是啊。”沈征笑了,点了点头。“等我回来。”

  说话间,他便消失不见了。

  宇神停在星海之中,望着前方的虚无空间,握紧了拳头发出声怒骂:“烈空王,你这混蛋!竟然将我的后路全部封死,你是非要让我死在这里吗?”

  “这就是你与虎谋皮的下场。”个声音缓缓而起,令宇神颤抖。

  他就这样颤抖着转过了身,望着立于自己身后的沈征。他有点疑惑,因为虽然眼前人就是沈征,但感觉上却完全不同。他说不出那是什么感觉,仔细想了许久后,他才意识到自己面前的,仿佛是个规则之力形成的人形。

  “沈征”他惊恐而不得不恭敬地向沈征解释。“我知道我之前做的切都是错的,但但不论如何,想要征讨四方戕害生灵的是烈空王和冥月白。我也是被他们利用了而已”

  “我早说过,我要凭源界中无数的圣灵,讨个公道。”沈征看着宇神,像看个小丑。他慢慢地抬起手,便有道道的力量在他的手指间流动。那力量强大无比,随时可以切割空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