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里都被你弄坏了现在肯定在出血呢”

  舒健昔本来是微抬着头,仰脸俯视她的,目光有些幽深和恍惚。听见这话以后,回过神来,勾起嘴角笑,沙哑着嗓音,“好好,你说起荤话来,咳,比我厉害”

  郁好不敢看他,把脸埋在枕侧。小竹床也是木头做的,结实是结实,但是人在上面晃起来,小竹床也跟着吱嘎吱嘎地响,听得郁好简直羞愤欲死。舒健昔选这个房子目的就在于此,他刚才直在忙活没有注意身旁的声音,这回听到以后,邪邪地笑,埋头吻她的脖颈,两个人身体之间基本没有缝隙,零距离地深入浅出,又是阵大动,捣得郁好快要喘不过气来,那小床像是要不堪重负样,嘎吱嘎吱越叫越响。

  他的力道倒是轻了许多,郁好也没有刚刚那么痛,反而体会到种别样的快感。小蛮腰不自觉的随着他摆动,强忍着不叫出来,但是总有几句破碎的呻吟冲口而出。舒健昔摸到她的敏感点左右地磨,待到她再次抽搐的昏死过去时,舒健昔才匆匆大动了十几下,抱着她射了出来。

  重重地瘫在她身上,沉沉的呼着气。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华丽丽来袭妹纸们不要在评论下说肉肉哦

  只说哇,舒老二好厉害,郁好怎么怎么样的就好啦

  我怕锁章节啊

  第二十四章

  郁好清醒过来时,舒健昔还伏在她身上,贴得紧紧的,正在仔细地端详着她的脸,目光深邃而悠远。

  室内很热,他那么大的体格整个人都压在她身上,更是又闷又热,沉得她难受。郁好厌恶的动了动,发现他还竟然没有退出去,于是恼了,瞪着大眼睛,本以为说出的话会极有震慑力,谁知出口却是软糯糯的,“做完了就下去,别巴着我,又黏又热的。”说着,伸手去推他,“我要去洗澡。”

  舒健昔本来在愣神,突然表情就变得很悲伤。刚才的确只是个梦,他有点怔忪,似乎还沉浸在刚刚的思绪里,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转眼,她就不是那个人了。

  他起身动了动,那物便从她的身体里滑出去,转身躺在她另侧,手臂搭着额头,沉沉的叹口气。

  郁好起身坐起来,刻也不愿意多让他的味道在自己身上停留片刻,急急忙忙的找脱鞋去洗澡。

  屋子里有些黑,她辩不真切屋子里的摆设,够拖鞋的时候不小心磕在床头的圆形柜上,没站稳竟直直的栽倒在地上。

  舒健昔啪的按开了灯,“怎么摔倒了?”起身去扶她。

  因为灯是亮着的,郁好身子就在这炙热的灯光下被舒健昔览无余。她是模特出身,当年被安娜发掘,除了张惊为天人的漂亮面孔是主要因素以外,还有副极好极标致的身材。她本就生得白,加上年龄小,当真像上次他们在八宝山庄碰见时,李景山那小子说的荤话,“这小有小的好,皮肤溜光水滑,嫩嫩超超的,摸起来跟果冻似的。”

  舒健昔想起刚才摸在手里的质感和眼前的活色生香,时压下去的欲望又涌上来,梨花般的眼眸里妖娆出雾。

  郁好倒是没看见这些,见灯开了,连忙俯身去捡衣服,胡乱的往自己身上遮,这低□子,那里白浊的液体立刻顺着她修长的美腿流了下来,划过大腿内侧被他掐出的紫痕。

  这简直太香艳了!

  舒健昔气血翻涌上来,眼睛都红了,啪的关掉灯,把把她拉上来抱进怀里,她细白的身体歪就坐在了他的腿上。

  郁好被这突来的动作搞得有点惊讶,待他把她箍在他健硕的胸前,咬她的脖子时,才反应过来,愤愤的捶了他两下,“喂,舒健昔,我要去洗澡了。”

  舒健昔充耳不闻,轻松的抱着她,并且分开了她两只腿,扶着自己的□立刻就着刚才的黏腻滑了进去。他的体力好得惊人,就是这样的体位,也能轻松地律动。但是,郁好就不样了,毕竟还是初尝情事,他那进去的实成,直要挤到她肚子里,郁好疼得不行,冷汗都冒了出来,情急之下口咬上了他的肩膀。

  他身上都是肌肉,硬邦邦的,他还出了汗,咬起来又硬又滑,她根本使不上劲,只是象征性的柔柔弱弱的咬,激得舒健昔都要疯了。

  因为已经射过次,所以,第二次折腾的时间很长。

  她的腰是细,掐在手里当真是盈盈握,他握着她的翘臀,抬得高高的,从后面使劲儿往里撞。舒健昔兴奋地想,再使点劲儿会不会把她的腰撞断。小竹床跟着起劲儿的嘎吱嘎吱响,郁好就在他身下脆生生的叫,顶的重了,她整个人都被推到雕花床头,脑袋磕的直响,舒健昔就扣着她的肩膀,不让她往上蹿。

  他真是红了眼睛了,床上的床垫都被他折腾得掀出来,露出块块床板。

  郁好表面上冷淡随和,骨子里却十分倔强不服输。舒健昔在她身上折腾的没完没了,她的确是又累又烦,也对他动起手脚来,冲着他精壮的上身就是狠狠抓,两个人像摔跤样,翻倒来翻倒去。只不过郁好是拼尽全力,在他看来确是别样的小情趣。

  折腾了这么会儿,她到底是累了,皱着小脸软声哼哼,手脚还是不服输的抵抗。舒健昔也没了耐性,把她翻过去,伏在她的背上,两只脚勾着她的双腿,甚至把她的左腿按到了床板的夹缝里。然后又是通大进大出,才悉数射了出来。

  郁好已经累得不行了,眼皮耷拉下来,动都动不了。但是身上难受,又是汗又是他的味道,充斥在鼻息间让她觉得非常反感,还休息了片刻就推开舒健昔,慢腾腾的挪着步子去洗澡。

  搓洗了好久才重新回到床上,安静睡去。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就又在舒健昔的折腾中醒来,他看着她,眼睛里冒着精光,郁好无奈的转过头去,看来这澡白洗了,被顶得下面阵酸胀,她皱了皱眉,“好了吧你怎么还不好我要上厕所。”

  舒健昔扭腰加速运动,登时呼吸深重,低下头来调笑她,“要我快点?”他低下头含住她的耳朵,暧昧厮磨地说,“那你使劲夹我。”

  “滚!”

  这三天过去,风景看得极少,通常都是看着看着就看到床上去了。第天忘记做措施,第二天她去买的事后药,吃过之后小腹疼了整天,第三天再做疼得要命。后来,她对所有关于这段旅游的记忆都畏惧不已,甚至有了心理阴影,好长时间不肯轻易答应舒健昔的求欢。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第二天收拾妥当再出门已经是中午了,吃过顿简单的午饭以后就随着当地的导游去爬山。郁好腿上不舒服,虚浮脚跟又软,走得有些慢,舒健昔后来干脆半抱着她往山上爬。

  舒健昔倒是健步如飞,心情格外好。他穿着浅灰色的登山服,他似乎是格外偏爱浅灰色的衣物,戴着的卡其色遮阳棒球帽,整个人看起来竟像是个年轻的大学生样,好看的眉眼烨烨生辉。郁好没背包,东西都在舒健昔背后的登山包里,是些小零食和两壶水。

  市的三清山以景色孤傲巍峨而闻名,这种早春时节爬山,山中雾气极重,连山上的杂草也只是刚刚冒了绿色的小尖,风景也说不上美了。

  但是,每个时节爬山都有每个时节好处,都有在另个时节不能看到的最独特的风景。

  春天爬山的好处在于正值林间万物复苏,去山林里漫步,登高望远,远离城市的喧闹,沐浴山林的清新空气,置身在清冷寂静的早春云雾中,能品出抹人间别苑的意蕴来。

  也就是说,早春,爬的不仅仅是山,而是种意境,种幽韵,种开阔的情怀。

  其实,上次舒健昔就想要带她来爬山,她推说身体不舒服也不喜欢爬山就拒绝了。其实,她说了谎,长这么大,这是她唯喜欢的运动,唯个不是因为郁南怀喜欢而喜欢的运动。

  这是三清山山脚下的个葫芦形状的小山丘,舒健昔知道她不舒服,并没有带她得走太高太陡。因此,攀到小山丘顶上时亦不过才个小时之久。

  郁好累得坐在大石头上喘气,腿抖得厉害,她厌烦地看了舒健昔眼,都怪他。而当事人毫不知情,正放下书包,喝了口水,然后,大长腿迈,便笑眯眯地凑过来。

  郁好往后靠了靠,坐得离他远了点。舒健昔倒是毫不在意,仍旧笑得派清明,梨花样清明的眼睛含笑看她,“等到回家,你跟我住到我三环靠太行山山脚下的小别墅里吧,我上次带你去过的,还差点吃了你。还记得么?嗯,我以后会经常带你爬山的,对你身体有好处,你嗓子直不好,到这儿来呼吸下清新空气比较好。”

  郁好听了以后,没想太多,摇摇头,“我嗓子还好的。”然后目光移向远处的大树丛,轻声说:“而且,你说你会给我定的自由和私人空间。”

  舒健昔没有多说话,纤长的身子忽然倾过来,宠溺的揉了揉她毛茸茸的发际。

  这里的风景的确是不错,这座小山丘视野还算开阔,又因为是下午时间,阳光暖烘烘的,金灿灿的披到人的身上,让人瞬间觉得世界的喧嚣都在此刻烟消云散。

  舒健昔摘下了帽子,几缕顽皮的头发垂到他光洁的额迹,他身披金色的阳光站在山顶上,眉眼都描着金色的暖光,英俊的让人目眩神迷。

  阵清风微微拂过,他轻轻地笑了起来,整个人像是用了相机里怀旧美肤的特效似的,氤氲在漫天的雾气里,独独对着她笑。

  郁好竟是有些恍惚的。

  舒健昔长生玉立的立在那里,真是人如玉树梨花,他摸着棵遒劲的老树,“我早年顽劣,被送到了德国,由我外公亲自教养。那时候,我年纪并不大,心性不定,又非常想家,时常做出些偏激的事情惹得他老人家头疼。后来,他便常常来带我爬山。他说:‘爬山能磨砺意志,开阔胸怀。爬山,要步步往上爬,就像人生要稳稳当当地步步走,爬上去后,还要步步走下去,确实很辛苦。可是,当你真正爬到山顶,你会感受到种不样的满足。’”

  “他带着我日复日地爬山,我的性子倒是磨下去不少棱角。会当凌绝顶这话说的真没错。只有你登上去才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风景。每次爬完山,我都会有了重新面对任何事情的勇气。所以,外公去世后,我直保持着这项运动。今天就是他的忌日,我很伤心,谢谢你陪着我,好好。”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郁好忽然心底里柔软起来。他英俊的容颜在她眼里柔和了不少,她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那么讨厌他了。

  第四天的早晨,莱昂急急地发过来段视频请求,她漂亮的脸孔满是担忧,“先生,李绍婉和您的事情被翻出来,牵扯出郁家秘辛,公司股东出现了定程度的质疑,后果有些严重。”

  舒健昔睡意朦胧的眼忽然精光乍现,凌厉地像把刀子,“谁做的?”

  莱昂顿了顿,“是先生的未婚妻,庄羽修。”

  作者有话要说:第三更么么哒

  感谢支持我的妹纸,啥也别说了眼泪哗哗的

  第二十五章

  古卫平导演在微博上圈郁好这件事情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

  原因是个月前那场名动市的豪门婚礼上流传出的组照片。本来这种豪门婚礼,公关防守是非常严格的,要不是有心炒作李铁嘴也不敢真正的把那几张美照亮出来。所以当他得知郁好是旗下封面模特时,便亲自试探了经纪公司的相关部门。

  要的是借着话题打造郁好,翻高她的身价。娱记李铁嘴要的是新闻热点。因此双方达成共识,借势造势,推波助澜。

  不过才短短数日,微博,,番茄娱乐,天果传媒,跑酷视频上组名为“失落凡间的敬酒天使”照片风靡网络,小熊搜索引擎排名位,引起民众的高度关注,更有民间技术控宅男宅女不断,“敬酒女神”俨然成为时下最热烈的话题点和关注对象。

  安娜手头已经接下好几个知名品牌的邀照帖函,三家大型商场公开表现出希望邀请郁好来为他们的服装作代言,并制成巨幅海报张挂在商场的专柜里,就连冯婷婷都接到了几个影视方面的通告。

  作为个入行不久的新人,能有这样的机遇是求也求不来的好事。郁好高兴之余,每天忙碌着通告赚得金银满钵,到底是疏忽了学习,好在颜亦辰在帮她补习,她的成绩不至于滑落的更远。

  古卫平是圈内口碑流的实力派导演,出身市,为人有几分古怪,但是他的电影无论是从思想深度还是时下流行来看,都能恰到好处的迎合广大观众的口味,既接地气又让人在无稽的嬉笑怒骂里看到人性的灵魂。因此,古卫平在娱乐圈里真正的有些地位,每次发布拍摄新片的消息时都能引起不小的关注。

  说来也巧,古卫平的小儿子是个还在上初三的孩子,有天正在视频上看娱乐新闻,然后便兴奋地喊叫起来,说是什么看见了美女姐姐。古卫平平日里非常宠爱聪明可爱的小儿子,他便乐呵呵的凑过去看,这看不要紧,电光火石之间,忽然觉得,他的新剧里不就是缺少这么个角色吗,灵气逼人,宛如天使。

  他这次新筹拍的电影不是别的正是倚天屠龙记,主演他心中都已经找好了人选,但是,里面有个角色黄衫女子戏份说重不重说轻也不轻。对演员的演技倒是要求不高,但是需要极美,还要有神秘的异域气质,这就不是很好找,制片人倒是推荐了几个,都不是很满意,本来想邀国内知名女星来客串的,但对方档期又实在安排不开。但是,这个“敬酒天使”竟真是恰如其分地表现出了他想要的各种气质。

  当下,古导演就和取得联系,和相关负责人沟通,最后跟冯婷婷敲定了郁好即将出演,因此才在微博上圈“女神”郁好,先行进行“民间沟通”,为新倚天屠龙记宣传造势。

  其实,郁好是不知情的。这三天来都是随着舒健昔在市度假,他又不准她开手机,所以这些消息还是回市以后,听小特兴冲冲地飞过来告诉她的。

  郁好下午去公司交任务,然后又去了对面商厦,给【丽人】杂志的合作品牌新上季春装拍照。化妆间已经到了好几个模特,都在那里化妆,琳琅是国际丽秀的专属模特,也应邀前来,坐在角落里化妆,见她来了,假模假样地笑笑,然后状似无意地说:“r,听说古导有意邀请你加盟新戏呢,恭喜了啊。”

  这屋子里的大多是圈里人,摸来摸去就那么几个,既是同行也是竞争对手,倾着耳朵似听非听。

  郁好抿了个笑,谦虚地说,“没有没有,还不定,听说你最近也接了个呢,巴黎静雅,我才应该恭喜你。”

  琳琅不无得意,点点头,眼睛在镜子里瞥着郁好,“听说古导的倚天屠龙记男主是曲斐安呢,你上次就和他合作过,这回,好巧哦,你们又合作了。有熟人在片场帮你说两句话什么的,现在导演很吃这套呢。”

  原来在这儿等着她呢,在琳琅这人眼里,她郁好无论做出什么成绩都是靠脸靠美色。不过,她接到这消息也突然,前阵冯婷婷联系不上她,就自己做主拿下这个通告,郁好还没来得及准备,也不知道主演阵容。

  她不由得轻笑,并没有进步解释怎么得到古导青睐的,“是挺巧。不过,我记得巴黎静雅最开始是找的冰冰啊,哎呀,反正你们是好朋友的,谁去都样,其实你的身材要比冰冰好的。恭喜。”

  言下之意,你是耍手段抢好友秦冰冰嘴里的肥肉,就别泼我脏水。另面夸了她,她也不好发作。

  果然,琳琅脸白了白,讪讪地笑,“我是更适合那个些的。”然后转了转眼珠,“诶,我听说你们剧女主周芷若的扮演者是秦水水,水爷,她可是仙儿样的人物,你们这个戏才是有前途呢。对了,你试的是谁?”

  豪华的餐厅中,悠扬的钢琴曲缓缓流淌,双俊俏的男女正在用餐。

  舒健昔修养良好地为对方女士切好了牛排,放到女士眼前,然后端起杯酒,似笑非笑,“庄小姐,有些事我不必点明。但是,我需要告诉你,我跟你是即将要结婚的,我们,休戚与共。”

  昨天回到公司,股价狂跌了六个点,召开股东大会,那些老古董们无不严肃苛严他行为不检点,堂堂集团老总生活琐事竟然处理不明白,引得信誉度降低,股市跌宕。

  餐桌上铺的是红色桌布,倚袭委地,刀叉闪芒,相撞之声清晰可闻,而庄羽修正笑意盈盈地端坐着,被暧昧的场景熏染的宁静动人,同样举起杯酒,“舒先生,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家国为?纵使将来是我的,在收手前我也要肃清干净才好吧。”

  庄羽修家族之庞大绝不亚于舒家。庄家祖籍并不在市而是在市,崛起后扩展到市,又因为市是政治经济双重中心发展城市,发展前景要比任何个城市都好,故而,本世纪90年代干脆举家迁到市落户。

  若说舒健昔是商业巨鳄,那庄羽修其父则是业界传奇,搬到市后不仅站稳脚跟,更是在近些年来势头渐旺,隐有反超几大家族之兆。

  而庄家所跨产业恰好与舒家产业是关联产业,方提供原材料,方加工,方主打制作,方主打销售,如果强强联合,必然会成为整个市的业界龙头。

  上次舒母安排他们见过面,舒健昔其实对她印象不错,温婉大方,举止得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