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在钱导边上看镜头终于摔着剧本破口大骂:“温暖!邻家!真挚!清纯!纯粹!这几样不要求你都达到,只达到条也行啊!小姑娘长得好看不要太蠢嘛,动动脑子!第场景都拍不好,接下来你怎么办?五天之内完不成成品来,难不成要拖着全剧组陪你加班加点超预算耗钱?”

  郁好吓得激灵,周围的工作人员也不少,又尴尬又难堪,脸上腾地烧的火红片,笑得更不自然了,副导在旁边骂骂咧咧,“这样你不如滚蛋算了!”

  这条反反复复拍了196条才过,完成已经快两点了,搞得整个剧组都没在正点吃饭,怨声载道。

  这天气不错,有微风,海边还比较温暖,但是这季节穿比基尼也凉的很,郁好吃着凉凉的盒饭,披着棉大衣,吸了吸冻得发红的鼻子,默默感叹,果然口吃不上来胖子,任重而道远。

  冯婷婷手里的其他艺人也有活动,安排给她的时间不多,晚上指导了两个多小时,第二天就离开片场了。

  曲斐安年纪不大,25岁左右,入行早,算是实力派戏骨,似乎是料到像郁好这样的门外汉第天会出什么状况,上午到场的格外晚,在片场等了会儿,见她还是没有长进重复犯错,时间被点点耗下去,直到磨到下午,他另个通告的时间赶上来她还没好,索性曲斐安就和导演告了辞。这走,副导更生气,除了骂她也没办法,只得开机先拍只有她的部分。

  天摸爬滚打的过去,她被骂得麻木了,脸皮像是贴了金银样油盐不进,倒是有所长进,最后个镜头只拍了16条就喊了过,副导瞪她眼,倒也没再吭声。

  天色不早了,郁好也不打算回家了,随剧组和起睡在彭罗海峡附近的四星级小宾馆,许是太累了,洗过澡沾枕头就着。

  第二天拍摄情况明显好很多,曲斐安赶过来之前还格外担忧,想建议导演换人或者他拒演,他对演戏向热衷敬业,不希望因为个小小的模特影响他拍的水准,拉低他的档次。谁知道到片场看,那个长得格外漂亮的女生倔强的穿着黑白相间的比基尼抱臂站在海边,那脸落寞的表情到位的让他惊艳。从前就觉得这个老和自己在公司见面,脸淡然的小姑娘气质忧郁,这么看,她果然只适合忧郁风而不是清新风。

  和她飙戏,好在并没有台词,他似有若无的稍加引导,她虽然生涩,但毕竟是总拍照片,站在闪光灯下的人,表现总还可圈可点。而且曲斐安发现只要不让她笑,她就能聪慧的在十几遍中找到窍门,让她笑效果就弱了下去,怎么带她都带不好。

  副导骂累了,喝口水,和钱导交换了下意见,大声嚷嚷:“r,你不要笑了,你用你自己的方式去揣摩剧本里的人物情感,让我们看看效果。”

  郁好听,慢慢认真思考起来,忽然她抬头对着曲斐安画样的俊脸表情悲哀,柔声细语地说:“我受够了看着你抱着别人远去的背影,我太累了,如果我走了,我希望你过得很不好,很后悔,当初没有留在我身边。”

  曲斐安被她这样用情的剖白,明显不明状况,微微愣,但他毕竟是戏里的大行家,马上就进入状态,手立刻圈上她的腰肢,满脸怜悯的把她收进怀里,配合着她的突发奇想。郁好在他胸膛上小声问,“我刚才那个浓烈眷恋的表情代替装作洒脱的那笑行吗?”

  曲斐安抱着她忽然领略到她的意思,笑着点点头。

  今天的戏份跟头把式的也算行了个尽,最后幕拍完以后,曲斐安握着她的手,轻声说:“你真棒,明天继续加油。”

  晚上回宾馆接到通电话,是陌生号码,她接过去说了句你好,谁料对方甚至没有自报家门,上来就冷冷的质问她,“那天,谁允许你接我电话的?”

  郁好正在敷面膜,滴水珠滑进脖子里痒痒的,刚揩下去,便问:“你是谁?打错了吧。”

  对方的声音清凉沉稳,毫无情感,“颜亦辰。”

  郁好手顿,他怎么给她打电话?

  “哦,是你。”想了想,有点生气,“前天你犯了病,我和杨振送你去的医务室,你电话不依不饶的响,我以为是你家人有急事打来的,

  就接了下。对不起,没有经过你同意。”

  那边沉默了几秒,“不好意思,是我不好,语气有些冲。”然后又问:“你说了什么?她和你又说了什么?”

  郁好并不喜欢他这种冰凉的语气,口气也淡下来,“我如实说的,你犯了病,在医务室,你妈妈很担心你,叫我照顾你,还有她说这么大的事,不得不告诉你爸爸。”

  对方听了以后,没了声响,半晌竟然切了电话,“嘟嘟”的忙音响起来。

  郁好举着手机看了两眼,皱眉瞪眼。颜亦辰怎么这么莫名其妙?!

  最后天拍摄,对于郁好来说简直就是史上老大难!要她幸福的在曲斐安怀里笑,副导还要求她得笑出花来,传达出天下最美丽的女人穿着最美丽的衣服得到最美丽的爱情的那种幸福。

  太难了好吗?

  曲斐安怎么带她都不管用了,她笑是笑了,但那笑就像是戴着张面具样,有点虚无有点假。郁好也知道,但是没办法,她从小都是这么笑的,什么发自肺腑的真诚的笑,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天边的浮云。

  被副导骂得皮实了,郁好才知道钱导才是最可怕的大怪,等在最后。

  拍了第97次,曲斐安早在她拍地32遍的时候就被副导要求下去休息了,因此只有郁好个人站在大伙面前模拟曲斐安在的时候应该有的神情动作,当然还是越演越糟。钱导摘下帽子搁在脸边扇气出来的汗,忽然拿着挡板使劲儿地敲在吊着镜头的大支架上,“咣”的声,要多响有多响,众人都被吓了跳,副导知道自己师兄真动了气,凑过去劝,连制作人都不再佛爷样坐在那里晒太阳了,挺着个弥勒佛似的大肚子和副导左右开弓的劝。

  她手足无措的站在沙滩上,目光怔怔的,也想上去劝导演,但是不敢过去,怕钱导更生气。钱导见她傻愣愣的站在那里,更是气不打处来,“最后天了,我忍忍就算了,她还要装起大牌。让她消失在我面前!”

  这时,曲斐安说:“钱导,大人有大量,和个小丫头计较什么,我看她多半是被你吓着了,叫她来给你道个歉吧。”

  颤颤巍巍的跑过来拉她的手,叫她去道歉,郁好走过去穿着少之又少的比基尼,冻得哆哆嗦嗦的给钱导道歉,钱导头扭过去,面无表情,也不吭声。副导知道钱导这是要接台阶呢,扬头开骂郁好,让她长点记性云云。

  彭罗海峡之所以被选择为拍片现场,是因为辽阔的浅湾平原,绝佳的海湾美景,柔和的细腻沙滩等景色,成为了当地有名的旅游景点。

  附近的娱乐设施应俱全,和明月湖区倒是不远,周围科技园,马场,越野车场,娱乐山庄,高尔夫球场等等多不枚举,彭罗海峡的最东南角还有方矮矮的小山丘,建着个白金五星酒店,每年来这里度假休闲的游客真是不少。

  所以前方开来长串越野车并不稀奇,为首的是三厢的皮卡,后面都是两厢,三三两两比着速度,驶过来的时候肆无忌惮的按着鸣笛。

  这几天拍片对这些车群司空见惯,大多是有钱人开车来玩乐的。令人诧异的是稳开在第二位置的车却调了个头驶出车道,朝着片场开过来,近了看,连不懂车的人都知道,这是辆马蚤包的奔驰越野车,最新型号的奔驰级,上天天播。

  钱导那边的争吵也戛然而止,大伙儿都望着驱进片场的,卷进沙滩的车,目瞪口呆。

  哥们儿脑子秀逗了,那么宝贵的车往这里开,真是不拿车子当回事儿的土豪啊。

  车子漂亮的停下来,个戴着墨镜笑得特别灿烂的帅哥迈着大长腿走下来,老远的冲着郁好摆手,“妹妹!我就说那个美女眼熟,真是你!好巧啊!在这里还能看见你!”

  那人三步两步的走过来,正是马蚤包的曹语风。

  他看了看情况,跟巴巴的赶上来和他握手的制片人副导客套了几句,对着钱导点头示意,然后才转头看她,笑得特别好看,“拍戏呢?拍完没,上次说好了跟哥去吃饭,给你打电话你总是推脱,这回不行了啊,会完事儿,你今儿必须跟哥走,听见没!”

  说着也不顾郁好皱起的眉头,自顾自的打起电话,“喂?舒老二?你猜我看见谁了靠,去你妈的你想知道我还不告诉你了呢你在哪儿希尔顿庄园?呦,带妹子骑马呢那离着这儿挺近的嘿,我跟人赛车呢,会儿带妹子野餐烧烤去,你去不去靠,不去拉倒,我告诉你,我看见你准小姨了,能在这儿邂逅她,我觉得这就是命运的安排,这回你可别拦我,我要追她滚吧,你就是打死我也阻止不了我的爱情,挂了!”

  郁好穿着比基尼在风中凌乱着,制片人端茶递水的伺候着坐在沙滩椅上喜滋滋晒太阳的曹语风。

  片场所有人下子顿悟了,为什么个名不见经传的花瓶能接上这个,不过,这种事情在娱乐圈里不就那么回事吗,潜规则潜的好坏那是艺人的本事,大家彼此三缄其口,心照不宣就得了。

  连连了二十几场,总算有点眉目,最后曲斐安上场的时候,两个人五条就过了,最后结束时礼貌的和她握手。

  赶上来给她披衣服,擦脸,递上杯热水,羡慕的说:“r,你简直就像是小言情里的女主角,被欺负惨了,然后霸气侧漏的男主登场英雄救美,我还是第次见呢,和电视剧似的!”

  郁好笑了笑,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人活得小心翼翼,平凡而按部就班;有人活得潇洒张扬,高调而行为夸张,虽荒诞却也真实存在。

  但郁好满心想的却不是这个,而是钱导,自己表现得有多差,才能让从不发火的人气成那样,还有,由于曹语风的出现,她花瓶的名号也算是坐实了。

  她喝了口热水,眼睛失神然后放空,被人叫做花瓶真的非常讨厌。

  第十二章

  曹家四公子的话和圣旨没有区别,所以当他捻着兰花指,脸嫌弃的把再拒绝他的郁好强拉出片场篝火晚会的时候,剧组工作人员俱都心照不宣地选择视而不见和保持沉默。

  公子哥追女人,男未婚女未嫁,郎情妾意,风花雪月的,谁会上去没有眼力见的讨嫌呢。

  不怕死的同学硬着头皮默默感叹,其实她也不想讨嫌,实在是出于工作需要。于是跑上前弱弱的拉了拉郁好的衣袖,嘱咐说晚上得回公司填下进度表,便被曹大少揪着衣领块塞进了他那辆马蚤包的奔驰越野上,他笑得小虎牙都露出来了:“你也去吧,我怕她待会儿会尴尬,你陪着也好。没事儿,会儿我送你们回去。”

  郁好和:“”

  曹语风开起车来倒也潇洒利落,车本来马力足,他技巧又好,顺着平原往那叫做梨花岗的小山丘上开,形容如履平地。小山丘海拔比平原高得多,但是却不陡,多半是阶梯状的平原,螺旋上升着。

  这里住家不多,原住民多半是淳朴的农民,在这里种着几亩地,偶尔几家会开放自家的院子给游客提供民宿。还有小片的别墅群,开发商建造时考虑的就是小部分富人受众群,这里空气清爽,冬暖夏凉,非常适合避暑,因此在规划这片区时就命名为梨花岗避暑山庄,建成后购房者也多为来这里吃喝玩乐的公子哥,说,李绍婉在这里就有套房子,听说是追求者送的。

  再往山上开,就是国内闻名的白金五星级酒店,国内唯家建在山上的五星级酒店——【都市之花】。据说建造之初引起巨大争议,五星级酒店都是有申请星级的参考标准的,首先在这里交通上就不合格,其次星级酒店应该建在城市中心的商务区而不是滨海的乡野郊区。有人建议投资者改为度假山庄或者娱乐会所,但是投资者根本不为所动,说,“我开我自己的酒店,准则是给别人定的,别人需要来迎合我。”

  排除众议后,生意倒也红火,两年以后,居然还成功升了白金级。这投资成功案例度被奉为业内津津乐道的佳话,财经报上也总是大赞特赞背后投资者深谋远虑,高瞻远瞩,云云。

  当然,郁好现在是不知道这么多名头的,只不过后来身在此圈,出入的灯红酒绿多了,方才知晓。

  车子七拐八拐的停在了处中型别墅前,别墅外观看起来倒像超小型鸟巢,曹语风解释说这他哥们儿建的,这哥们儿爱国,捐钱善款样样儿马当先,当年鸟巢还没落成呢,光在圈里放出几个3全景动画来,他就喜欢上了,自己凭着记忆找人建的,平时几个朋友会隔三差五的来这里度假。

  院子非常大,俨然个小型园林,群相貌出众的男男女女有搭着帐篷的,有烧火的,有架烤肉板的,有串食材的。三厢越野皮卡就停在棵老槐树旁边,后备箱敞着,里头有整柜的啤酒饮料和肉类海鲜。大房子外全身点着暖黄的灯,看起来像用黄金驻的巢样,门口左右各有只大笼子拴着两只流着口水的大狗,郁好不了解狗,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品种的。

  甫进去有几个笑呵呵的男人上来和曹语风打趣:

  “我说你小子怎么半道上跑了呢?会佳人去了敢情?”

  “这妹妹看着眼熟呢,呦,这后面还藏着个呢,我靠,你他妈个倾国倾城不够,还得加个小家碧玉,行啊!”

  “你老小子口味儿够重啊,平常怎么没见你是这样人啊?”

  曹语风脚扫过去,笑骂:“说什么呢,能不眼熟吗?这不上次舒老二带过去的小姨子吗?我正追人家呢,别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曹语风并没有让她和去外面帮着块张罗着做烧烤,说让小的们去做好了,大王和夫人就只管享用现成的就行。嬉皮笑脸的带她们去屋子里休息,屋子里就很普通了,越式小楼,宽敞明亮,郁好坐在处雕花藤椅上懒得起来,曹语风给她和拿了点外面人订好的小甜点,顺势坐到对面的沙发上有搭没搭的和她们侃起大山。

  夜幕完完全全的降临下来,本来在这种野外没有探照灯应当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这时,灯光烘出来的黄金鸟巢发挥了巨大作用,正好若有若无的照着大院子。群人围着篝火烤串聊天,哄笑喝酒,郁好是挨着曹语风坐着的,看得出来他在这圈里挺有地位,有许多话题都是不经意的引到他身上,身旁的人说话也都三分客气,偶尔还会顾及到郁好和。

  曹语风看出来郁好不太爱吃油腻的,于是专挑了味道稍淡或清新点的刺身和水煮鳕鱼夹给她,搞得众人直起哄。

  吃饱了,自然就是喝酒游戏,原本是建议输了游戏就脱衣服的,郁好不乐意,私底下拽了拽曹语风的衣服,颦眉摇了摇头。曹语风笑吟吟的借势把她揽在怀里,看着郁好略微愠怒的小脸更是乐不可支,抬头说:“不行,换个样儿,玩个别的,不带脱衣服的。”

  大家看情况,嘲笑他两句,有个女孩儿周了口酒,大着舌头说:“那就真心话大冒险,土是土了点,贵在刺激。”那都是什么年月的游戏,这些公子哥儿又不是还在上学的毛头小子,没点颜色的游戏怎么够劲儿,纷纷跳出来反对,说要不就激吻,要不就换草裙用屁股跳舞写字,要不就来段钢管舞正好旁边支着花架,要不就用酒洗澡。

  曹语风跟着哈哈笑,“真心话大冒险也好玩啊,重温下怎么了,而且冒险也可以用你们说的那些不要脸的桥段冒啊,就这么定了吧,有没有人支持我?”

  想想也是,游戏嘛,分怎么玩,你想不纯洁,那就用不纯洁的方法玩呗,于是大家也就同意了。

  酒瓶子转了圈,停在个皮肤黝黑长得有点像彭于晏的帅哥那里,帅哥本来是握着手机发呆,指到他的时候愣了愣,转瓶子的东家问他真心话还是大冒险,他想了想说还是真心话吧。

  大家纷纷想问题,最后敲定:你初夜是什么时候?这个问题虽然小儿科,但是有人说第个问题不能太火爆,太火爆了玩不下去,得层层递进才有意思。

  帅哥想了想:“十五岁。”这话出,把大家都逗乐了,气氛上来玩得挺不错,有人把裤子脱了套到脑袋上;有人给前女友打电话,逼人电话做爱;有人穿着草裙露小蛮腰写“我是贱人”;有人被问夜能坚持多少次;有人打电话给同性朋友表白,等等花样百出。

  轮了圈,轮到郁好,她喝得不少,脸颊泛红,全程又直跟着笑,甚至笑岔了气倒在肩上,张脸不像平时那么板着,更是明艳,声音脆生生的,“那我选大冒险吧。”

  大家都知道曹少平时从不接受床伴,肯带出来的女人般都是他真瞧上的,于是都识趣地没要求她做太过份的,倒是最开始提议这个游戏的女人淡淡的开口,“既然妹妹初来乍到,咱们也别叫她做些过了的事儿,这样吧,给你前男友打电话表白。”

  这个女人是东城徐家的大小姐,喜欢曹少好些年了,但是曹少都爱理不理,平日里曹少不带女人来也就罢了,冷不丁带了个女人过来还脸亲昵,徐小姐心里难受。这么问,其实挺打曹少脸的,旁常在起的哥们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瞅了瞅曹少含着笑却沉了嘴角的脸,索性打哈哈都不正面回说问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