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后,就猛摔东西

  那天晚上他回来的晚了些,她正呆愣愣地坐在厨房长长的餐桌上喝酒,喝得多了些,看着他竟然难得地笑起来,张粉扑扑的小脸格外水嫩,他也随着高兴起来,都忘记责骂她怀孕不能喝酒,拉过椅子坐下去,摸摸她的头,激动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郁好突然扑到他的怀里呜呜哭,“小舅小舅,带我回家吧。我以后都会乖乖的做你的外甥女,再也不会有非分之想了,外面太可怕了”

  舒健昔抿着嘴角,隐含着怒气,僵硬地拍着她的肩安抚,“好了,好了,会带你回家的,别喝酒了,伤身体。”

  郁好抹脸,“伤什么身体?我都没告诉过你你是谁啊你?”仰脖子看他,看清后唰的下放开眼前人,“舒健昔?好恶心”

  说着真的干呕起来,下午吃的荷叶粉全吐在地上和舒健昔的衣服上,吐完之后,朦朦胧胧地笑,揪着他的衣领问:“我问你,我和很像么?”

  舒健昔记得自己很认真地解释给她听,“不像。你们是两个人。我爱过她,但是现在,”他指了指心,“这里装的是你。”

  那天郁好听没听清,记不记得他也不知道。因为下刻的郁好彻底变了样,冷着张脸,变着花样的砸厨房里的盘子和碗。

  宅子里的阿姨都已经习惯了,家里面的女主人时常这样发疯,在诺大的宅子里,作的昏天黑地,先生也舍不得骂句。

  五个月的时候胎像基本稳定了,也不怎么闹情绪,整天像个娃娃似的呆在房间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每个月难得出门两趟不过是为了做孕检。

  下午从医院回来,郁好上了车,发现车子开的方向不对,不知道什么时候司机换了人,对她不闻不问,只负责开车送人。

  郁好被拉下车以后,还存着几分警惕,手里掐着手机,只等看清地址报110。

  结果意外地在家很是偏僻的餐厅里看见个美人,很眼熟的美人。那人朝她伸出手,礼貌的微笑,“郁小姐你好,可能你不记得我了吧。我是秦慧茗,在颜氏的饭局里我们见过回的,对了,还有你的好朋友r。”

  谈话进行的七七八八,门外忽然涌上拨人,秦慧茗慌慌张张地迅速逃走,她被重新请回回家的车子里时,脑子里还在过着秦慧茗的话。

  “早年,我跟舒健昔是大学同学,他英俊迷人,年纪轻轻就提早修完学位,我很是钦慕他。我和他交往过段时间,后来我们吵架时我生气说出分手,没想到他竟然很轻松的同意了。我秦慧茗这辈子被家人宠着,从没受过这种待遇,心里直很不甘,眼睛里总是看着他看着他,结果我真的爱上他了。

  “我们两家有婚约,他爸爸迷恋我妈,非要让他娶我,我自然乐见其成。本来切都好好的,他外公去世,他偏偏要周游世界。结果他在韩国认识了女歌手,为了那个女人不惜留在那里,拼死抵抗他爸爸。你能想象么,从来云淡风轻的舒健昔原来那么疯狂,我度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爱上谁的。我坐不住,煽动我妈咪去给舒家施压。舒家也是气极,好好培养寄予厚望的长子竟然因为个女人冥顽不灵。于是,家里出动人马对那个经纪公司施压要求雪藏那个女孩,以此来要挟她离开舒健昔。舒健昔完全不听摆弄,反而在大家的拆散中,和女孩越走越近,两个人干脆同居。舒健昔妈妈气得心脏病发,舒家怒之下买通韩国娱记,爆她丑闻,拼命抹黑她,结果从人气颇高的国民歌手变成了“陪睡门”的女主角,被韩国民众人人唾骂,最终不堪舆论,选择自杀。

  “他回来以后就像变了个人,执掌家业以后谁的话都不听不问不管。舒延年是他爸爸,他到底不能怎么样,便拿我们跟事件其余相关的人撒气。我的脸被他毁过,整容的那年,我每天顶着张发溃发痒的脸躺在冰凉的手术室,那是过得什么日子啊。我被人嘲笑,被践踏,被人甩,被家人嫌弃你想象不到。

  “后来,我整容归国,家里要我嫁给颜君华那个窝囊废我也没有拒绝,因为我需要有人来帮我。又拉拢了野心勃勃的乔君卿,可是,还是没有举扳倒他。我明明早已经布好局只等他跳,他却总是能够事先洞察,然后反将我局。乔君卿见势不妙最先撤股,跑得比谁都快。颜君华只顾着和那小妖精鬼混,能拿得上手的颜亦辰他却不肯帮我

  “我败了我认。我斗不过他,至少也要让他窝心。你知道么,你bb上那张照片是我找人照的,然后有意无意地间接给你那个室友。哦,还有,r被我捉在床,你的好些秘密都是她透漏给我的呢。最后网上匿名知情爆料人也是她,对,还有你的好同事。是不是我这招使得还不错,叫他的心上人难过,也给他带来了麻烦。

  “最后个猛料上给你,我希望你回去以后能好好地利用,闹他个天翻地覆。哈哈。那个是你三姐,你不知道你们俩有多像。你们不是双胞胎,竟然像到了这种地步,你说要是舒健昔碰见双胞胎姐姐,会不会就不爱你了。有时候基因这种事真难说,你和你三姐的基因造就了你这段缘分,受着吧。

  “你问我为什么跟你说这些?当然是为了报仇。我既然动不了他,就从你身上动动心思。据我所知,你三姐和你样是模特出身,转行歌手。曾经谷歌搜索里是有她的资料的,只是被舒健昔删掉了。我依稀记得,她喜欢紫色,喜欢风铃,应援是紫色郁金香。最大的梦想是住在栋紫色的托斯卡纳式大房子里,如果能定居在意大利最好。

  “很熟悉对吧,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习惯成了舒健昔的习惯,我猜你并不陌生。前些时日,你被媒体监攻,深陷囫囵,记不记得他出现的很晚?因为他和在韩国

  的老房子拆迁,他去”

  回家以后,她没头没脑的栽到客厅里的沙发上开始睡觉。

  家里谁都叫不醒她,莱昂把她爱吃的鲈鱼端过来放她鼻尖诱惑,她也不动下。舒健昔回来的时候,她巴着枕头正睡得昏天黑地,他凑过来叫她,她颦着眉略动了动,应不应。舒健昔要抱她,她挣扎着醒来,想也不想个巴掌甩过去,狠狠打在他脸上,低斥,“别碰我!脏!”

  舒健昔默默地看着她,眼里的酸痛无以附加。他知道今天秦慧茗那个女人去见她了,肯定说了些不该说的话。她倒是聪明,不敢再轻易动郁好,就玩起了心理战。不得不说,这招很成功,成功到把枪开在他心里去了。他的心里弯弯的疼,被泼上硫酸样,兹拉兹拉的。

  他有几分胆怯地松开手,低下头,不敢看她的眼睛。

  郁好哂笑声,转头回房间睡觉。

  郁好完全变了个人。以前还能说些话,现在是吭都不吭声,每天沉默的缩在处,坐就是整天,谁跟她说话都不回答。见不得舒健昔,只要看见他,她立马就走得远远的,他要是靠近步,她就能把自己关在储物间里,天都不出来。

  舒健昔怕她得忧郁症,找了个年轻的心理医生看病,依旧没用。

  孩子七个月大的时候,郁好瘦的脱了相,肚子鼓鼓的块活像是扣上了块干锅,让人觉得下秒她就会被腰间那块肉坠下去。

  孕检时早说了,是个女儿。都说怀女儿,孕激素使然,会使妈妈们更加漂亮。郁好却不是,心力交瘁使她看上去憔悴不堪,脸上终日里没有血色。大多数时候捧着本书看,不笑不怒,眉目淡淡的,没有生气。

  舒健昔最近把公务都搬到家里来做,远远地守着她,她烦了,他就躲得远点,然后偷偷看她。

  八个月时,她看上去很痛苦,腹部青筋暴起,坐着也难受躺着也难受,站着腿脚浮肿使不上劲儿,穿不上鞋子,就连上厕所都无法顺利排便。

  不过情绪好了许多,也许是她终于感受到了腹中跳动的骨肉,也许是即将成为母亲,那份随之而来的母性使然。

  在个风和日丽的午后,她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厌恶舒健昔据他于千里之外,而是和颜悦色地叫他坐到她对面去。

  天知道舒健昔有多么高兴,把年纪激动地手脚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好了。眼睛直直地盯着她,生怕下秒美梦就醒了,似乎完全不肯相信这突如其来的幸福。

  她喝着犯苦的安胎药,淡淡地看着他,“健昔。”

  她叫他健昔,第次,这么好听。舒健昔目光亮了分,但是心头的不安反而越来越重。

  她笑了,“过去你为我和我爸爸做过许多事情,我还差你句谢谢。”舒健昔的心咯噔下,沉沉的望着她。

  她手扶着肚子,手把药碗放到桌子上,擦擦嘴,继续说:“你曾经跟我算过笔账,你说要是我还清了你的钱,你就放我走,记得么?”

  舒健昔的脸彻底沉下来,心里的不安越扩越大,无底洞越跑越深,“记得。”

  她慈爱地摸了摸肚子,“我欠你太多,理应为你做点什么的。我想用这个孩子来还。”含笑看着眼神妖娆如夜雾的他,坚定地说:“生下来以后,我会走,完全的消失在你们的世界。你把孩子抱给庄小姐来抚养,她心地好,婴儿又不记事,你们家三口定会相处得很愉快。”

  他看着眼前的女人,说着这么残忍的事却满脸幸福,他情绪翻滚快要把他淹没,强自镇定心绪,哑声说:“这是我们的孩子,我要你来教她,她算什么,凭什么叫她养,我说了要娶你的。”

  她温柔地摇摇头,“这样是最好的结局。孩子有爸爸有妈妈,有体面的家庭,能受正当的教育,能骄傲的立足社会,对他来说最好不过。你呢,你有你的家族要守护,我怎么能强求你娶我呢。庄小姐也是,好好的姑娘答应和你订婚,无怨无悔地帮你,无论你们出于什么目的,我相信她都是在心底里爱着你的,这样她也能幸福。”

  “至于我,大概终于可以解脱了吧。我这生最讨厌的事情有两条:其,小时候脾气倔,听不得别人叫我花瓶,那比打我顿还叫人难受。其二,被别人当作替代品去喜欢。我小舅把我当我妈妈的影子看,我难过的要死,好不容易走出去,猛然发现,原来在你这里,我依然是个替代品。”

  他不敢置信,愣愣的看着她,堂堂大男人,眼眶都晕得红红的,“你不是替代品。还有你舍得这孩子么,十月怀胎,朝分娩,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这不是狠心吧。这是对我们彼此都好的办法。”她梳理着抱枕上的流苏,神色安稳地说:“小舅总说我性子薄,比谁都狠心。小时候大姐教我学下棋,361个棋子,361个横纵交叉点,很简单,都是入门的,我偏偏怎么也学不会,没日没夜地钻研了整整五天,不仅没有进步,反而因为心思偏激棋路越下越窄,最后竟然败给第次下棋的同学,难过得睡不着觉,因此第二天就弃了围棋。从此以后我再也不看棋摸棋了。之后还有个被我遗弃的魔方,后来我小舅给我总结,说我心狠果决。”

  她的目光淡淡的,黯淡的神色因为莫名发亮的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