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学之初追过她的学长张晓,甚至还在脸盆网上还传了她丑闻的状态,附言“美人如蝎,贱如玉”

  她此时倒是很感激现在还肯帮她说话的小“董洁”。

  这个世界有那么样的人存在,自以为捍卫着社会道德的公正和仁义,在不了解情况的前提下盲目跟风,打着正义的幌子去践踏别人,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殊不知这些毒液般的唾沫就像是硫酸样,浓重得能烧死人。

  等她即将关掉手机,微博又蹦出条被顶上来的热搜,“‘敬酒女神’被疑乱伦”。

  郁好心里轰得声,坚墙般的内心本来已被炸得仅剩断壁残垣,现在则是轰然化成粉末。

  词条里的内容,极其隐晦地提及了她如何暗恋比自己大上12岁的监护人的,还冠冕堂皇地声称出于保护当事人的,引用化名。

  但是谁人不知她“敬酒女神”是谁?又有何人不晓她是郁氏家族的私生女?当年市社交圈里就盛传时的叔侄恋里的男女主人公是谁?

  这些个爆料串联在起,谁都能窜出条完整的线吧。

  小特来接她的时候,门口已经围了不少蹲班的记者了,

  她带着帽子套着口罩穿着厚厚的衣服捂得严严实实,依旧不能抵挡来自这个世界的恶意和枪林弹雨。

  “‘敬酒女神’的‘二奶门事件’持续升温,话题热度已然到了国民共同关注的高度。但是她本人严正以待,没有任何回应,任谁看都像是默认的态度。请继续关注跟踪报道,跑酷视频整理报道。”

  小特“噹”的甩上门,边系安全带边骂,“默认你妹!整理报道你妈!郁好以后什么新闻你都不要看了,熬过去就好。”

  安娜从后视镜里打量这个年轻漂亮却脸憔悴的小姑娘,莫名的心疼。第次接她到市大约还是在年多以前,孩子初出茅庐,难得沉稳大气,她还觉得她是个苗子,有走国际线路的潜质。想不到短短时间内,她已经被舆论击打得神情惶然,更加沉默不语了。

  她递上盒饼干,郁好不接,小特拿过来,打开包装,硬是逼着她吃了两个。

  郁好疲惫的把头拄在窗户上,随着汽车的颠簸而颤颤,茫然的看着窗外,开始后悔离开郁南怀,来到这个光怪陆离的城市了。

  “喂喂,郁好,你电话!你电话响了!”小特喊了好几声,她才回过神来,连来电显示都忘记看,条件反射地去接,刚句“喂,你好。”

  那边沉沉的声音带着略微的喘息便传了过来,“你在哪里?”

  她怔,立刻攥紧手机,弓着背,那姿势像是抓着最后根救命稻草似的,“?你在哪里?你那么厉害,能不能帮帮我?我快要垮了,我快要坚持不住了,我要完了!不光是我,还有我爸爸,郁家,还有他!你帮帮我吧,求求你了!”

  她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还是第次,舒健昔缓了口气,柔声说:“嗯,我帮你。乖,先别哭,你先说你在哪里,我派人去接你。别哭了,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出事这么久,郁好终于第次捧着电话大哭出来,像是终于有了依靠。

  作者有话要说:有妹纸等不及要虐男主啦

  可是作者君说要先大虐下郁好,让郁好彻底绝望,才能狠下心虐舒老二啊

  照这个节奏来,马上就会起来

  第五十六章

  舒健昔赶来接她时,头发被风吹得有些乱,夜色里他的眼睛深沉如雾,他的声音温柔而稳定,“抱歉,我来晚了。在国外处理些事情,没能及时赶回来。你还好吧。”

  她怔怔地点头,须臾间,切都是如此的不真实。

  她被讨伐了,因为面前的男人。而可悲的是,除了他,没有人有这个本事再帮她了。

  他把她轻轻地揽在怀里,下巴抵住她的头,沉声说:“放心吧,切交给我。”郁好不知道舒健昔是用什么办法压住舆论的,她整日游荡在偌大的豪宅里发呆度日,从来也不是很关心这些。

  学校停学,郁山病房加固,公司里请了长假,她才安下心来得以偷得浮生半日闲。

  头个星期,她翻了翻新闻浏览页,那些负面新闻都被别的新闻顶下去了,不特意找并不引人注意;第二个星期,曾经轰动时的“二奶门事件”已经彻底被淡忘。

  可是现在第三个星期已过,舒健昔还是不让她走。只是把她当只观赏鸟儿样关在提前打造好的大金笼子里不让出去半步。

  郁好追问他为什么?他只笑笑,“在我身边比在哪里都安全,为什么要走?”

  她轻声嗯了声“嗯。”便乖乖低头吃饭,不多言也不多语,连表情都很淡。

  什么事情都交给他好了,他从前说得对,他是她遮凉的大树,现在应该加句,唯的。

  她越来越依靠舒健昔。

  他并不时常在家,但是每晚都会争取在十点以前回来,她都会蜷在被窝里老老实实地等他。起初舒健昔应酬起来凌晨回来也是有的,可是有天他突然发现她竟然在等他,很晚了,也不愿意合眼。所以,他尽量让莱昂压缩他的行程,只为了早点回来不叫她等。

  家里有家政保姆和几位星期调班的不同菜系的厨师,本来用不着郁好来做饭。可是有天舒健昔喝多了酒,胃里难受,都吐空了,胃里反而抽抽巴巴地开始疼。郁好心疼他,去厨房做了碗上面飘着几缕菜叶和个晶莹剔透的荷包蛋的面条出来。舒健昔也是饿坏了,竟巴巴地全吃了。就这回倒叫他记住了,几次三番地旁敲侧击说自己想吃清水面条。郁好也听明白了,慢慢给他做起饭来。

  她有阵不买衣服了。没什么特别原因,只是觉得整天待在家里没什么需要穿正式衣服的场合,连几天在家里晃悠都是那套蓝色的衬衫和白色的裤子。舒健昔若有所思地问她是不是就只有这套衣服?她笑着摇头解释,不过解释过来好像也是这么个事儿,当时走得急,根本没带衣服,就这几套还是小特给她草草收拾的。结果第二天,莱昂就派人送了某几个品牌专柜的应季衣服过来。

  舒健昔还怕她无聊,知道她喜欢小狗,就专门抱了只小沙皮回来,取名叫四爷。身滑不溜秋的皮,张丑巴巴的脸搞笑十足,郁好有时候逗着四爷都能逗上小半天,看见它就合不拢嘴。

  他要是回来的早会提前打电话,她通常会亲自准备晚餐。都是些简单的家常菜,但是他格外喜欢吃。有时候他会从外面带回想吃的菜,叫她做。久而久之,她对他的饮食都了如指掌。

  吃过饭以后,两个人会去外面的园子里散步,那里到处都是笔直的大树,林子深处还有艳红如血的枫树叶,风吹,满园落英凌乱。花厅里有暖棚,由是勤卫兵出身的特种兵r亲自培育的,

  深秋时节不该有的花都有,特别是郁金香,满满当当的铺陈了整个花厅。

  有株黑色的郁金香被众星捧月的簇拥在中间,高贵堪比皇后。舒健昔非常喜欢,前阵室温还算好,他都是把花放在他们的床头来饲养的,有时候夜里他都要亲自起身去滴几滴营养液。

  散步回来,就会像寻常情侣那样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不过大多是她懒洋洋的靠在他肩膀吃水果,而他则脸严肃的看些有大串英文鬼画符的文件。

  现在不是吃提子的季节,但是她喜欢,他就叫人天天买给她。晚上洗了些,正端在手里吃,不留神拿在手里颗最大的提子“兹愣”下滑进脚下的拖鞋里。

  她捡起来本想扔在垃圾桶里,忽然转转眼珠,对着旁边抱着电脑发邮件的男人说:“你‘啊’下。”

  舒健昔眼睛盯着电脑匆忙瞥了她眼,什么也没问乖乖张嘴,郁好把提子喂给他。

  心满意足的看着对方吃进去以后,笑眯眯地问:“知道我为什么喂你吃么?”

  舒健昔煞有介事的猜了猜,“不是因为太爱我的缘故么?”

  郁好翻了个白眼,低头内敛地笑说:“掉我鞋子里了,捡起来以后觉得扔了可惜,不如给你好了。”

  舒健昔:“”

  其实事情还没完。娱乐的话题找到了新的追逐点,敏锐的狗仔们找准时机把矛头对准了下个倒霉的人。而这个不幸的人是她的小舅郁南怀。

  乱伦之事对郁氏的股市有极大影响,消息传出的那天,郁氏的走势直都是直线暴跌,这对于向以金融交易为主要业务的郁氏真是不小的打击。

  这时新闻又爆出秦水水和未婚夫婚事告吹,民众哗然。更有有小道消息称秦水水甚至悲伤流产。

  这本来是富豪与女星私底下的事情,但是编辑在撰稿时特意联系前阵的新闻以求爆点,引导民众相信乱伦事绝非子虚乌有,看,绯闻男主角甚至为爱拒绝美艳国际秦。

  郁好看到这则新闻时,是痛是酸是在意是窃喜,不清楚,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单是想想向意气风发的小舅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满脸怆然,就觉得心里塞得难受。

  这么久以来她都十分顺从舒健昔,几乎是他说什么她都会小鸟依人的跟着去做。因为你面对个而再再而三拉你出水深火热的人,真的不知道除了感激和报答以外,还能回应些什么。

  所以当她为了郁南怀的事情再次厚着脸皮开口请求舒健昔帮忙被拒后,竟然短暂性的摒弃了那份感激和报答,哀求他再次为她做不利己的事情。

  他仍然拒绝,“郁南怀很聪明,他知道如何扭转局面。而且,我这时候出手不仅会把火引到我身上,更会再次牵扯出你。”

  他直白的拒绝,郁好也不好开口了。几日下来总是郁郁寡欢,连做爱时都心不在焉。

  他换着姿势折腾,强迫她集中注意力。最后关头时,他低低地吼了句什么,紧紧地抱着郁好爱连的亲了又亲。

  郁好在余韵中清醒过来,搂着他的脖子,气息十分不稳,声音哑哑的,“谁是?”

  她明显感觉到他浑身震,他低头喘气并不说话。

  电光火石之间,郁好猛然想起有那么次见过他腰间的纹身,大大的郁金香托着串英文。

  她又轻轻地重复遍:“能告诉我

  是谁么?”

  其实他不说,她隐约也明白些什么了。

  在这样个宁静的夜里,明明两个人亲密无间贴在起,距离这么近,可是心里却各怀鬼胎,距离又那么遥不可及。

  郁好又感冒了,还挺严重的。因为之前因为发烧得过肺炎,厌食症也才好的七七八八,所以这次定要小心照顾。

  舒健昔连公司都没去,叫秘书把文件送到家里来,坐在阳台延展出来的空中花房里,慢条斯理地批文件,抬头瞥了眼横躺在沙发里,不看电视在算计什么的某人,轻声问:“你在干什么。”

  郁好低头掰着手指头,想都没想的小声说:“算算最近我们做了多少次。”

  舒健昔从文件里抬起头看她,长发毛躁地胡乱披在肩头,抠着莹白的手指头,认认真真地模样要多可爱有多可爱,他心里顿时柔软起来,淡淡微笑,“嗯嫌次数少了最近?还是钱又不够花了?”

  老流氓。郁好埋着小脑袋无语凝噎了,“”

  舒健昔心情越发愉悦,松了领带,点上根无烟香烟,揶揄说:“次我给你五千,每天晚上你都能挣两三万,还不够?你最近来了月事,换别的花样你又不干,稍稍玩点大的,就叫魂似的,我都不敢使劲儿。”

  郁好的脸开始微微泛红。想到,他轻描淡写地说只是他第个爱的人,别的也就没再多说。可是,她总觉得不对,舒健昔不是那么长情的人,不是有特别原因或者爱到极致的,他根本不可能刻在自己身上永远缅怀。想得出神,望着落地窗发起呆,喃喃地说:“舒健昔,你够了,你想糟践我到什么时候。”

  他笑笑,“好了,那你数这个干什么?”

  郁好顿了半天,才轻声说:“攒钱啊。”

  他不悦的挑挑眉,“攒钱?我缺着你吃喝了?”

  因为她总是有点懊恼,和微弱的醋意,有意说些话气他,“不是。我是为咱们着想而已。你总有结婚还有腻了我的时候,我总不能这样靠着你辈子吧。公司我短时间回不去,以后能不能入这行还是两说。先攒攒钱以后离开你我也能做点什么买卖谋生。”她还特意卷了□上的毯子在枕头上仰回头看他,“郁南怀毕竟是我小舅,我能帮他自然也要帮他把。这都是需要钱的。”

  他的脸毫不遮掩地沉下来,怒极反笑,冷静地说:“不是问我糟践你到什么时候么?我告诉你,到你长心的时候。到你不是拿着我的钱想着帮别的男人的时候。到我踹了你的时候。”

  句话,说的郁好面色煞白。

  作者有话要说:╮╯▽╰╭

  好想赶紧立刻马上完结啊

  赶脚这种虐文写完之后不会再爱了呢

  第五十七章

  因为郁好出了事,公司方面暂时延缓或者暂停了她的所有活动。包括那个大牌化妆品的代言,被限期延伸至个月以后。

  彼时还是乔君念当家,怎么也会照着舒健昔的面子给她周旋二。只是,五天前,乔家夕之间也风云色变。乔家四子乔君念竟然朝被老爷子投放到国外和人订婚去了,公司江山易主,换由他叔伯家的六弟乔君卿执掌。

  乔君卿外家是江南市,自成脉,向来和舒健昔之流不对付。

  所以化妆品代理商家找准时机适时递上合同违规相关条例,将郁好告上法庭,出师之名为,签约艺人在合同期间没有管理好自己的形象,造成商业价值大打折扣,原告方提起解约诉讼,索要三倍赔偿合计约210万时,乔君卿的商业战术是,旗下艺人r丑闻甚嚣尘上,影响恶劣,因此已劝当事人解约,本公司概不承担责任,把关系撇的清二白。

  郁好得知这件事情表现没有太激烈,她当然也知道出了这样的事情,想继续在市出头根本不可能了。

  她只关心件事情,“他说我同意解约?简直是胡说。我从来都没有收到过任何类似的通知。”

  舒健昔笑笑,“乔君卿真的很聪明。”顿了顿继续说:“他为什么要通知你,只要跟你的经纪人串通好了,事先签订解约书,等到因为你而遭受的任何损失来,只要把合约书呈在法庭上,说都不用多说句。”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法院传票下来,郁好的肩上又无缘无故地担了笔巨额违约费。

  她低着头,脸色越来越白,“经纪人?你说谁?”

  阳光很好,舒健昔难得清闲地品下午茶,闻言,好笑地抬眼看她,“叫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钱呢。你有几个有地位的经纪人?她跑国外那么久,怎么回来就能帮你揽这么多通告?”他指了指太阳岤,“动动脑子,宝贝。好好想想,其实你们也没什么交情是不是?”

  怎么会这样?她愣愣地看着舒健昔,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不可能,她没有理由。”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怎么没有理由?你想想看,她是因为什么挖掘你成为模特的?”

  是郁南怀?!

  舒健昔又继续引导着说,“她没有身份没有背景,在树大水深的干了短短三年,上位那么快,怎么可能没有点手段?”

  “”她沉默的低头联想从前的种种,下子悲愤地抬头,“你都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舒健昔抿了口茶,盯着她无措的小脸,“我以前从来没注意过她,只是你出了事以后”

  “别太难过,其实你们也没有那么好,吃堑长智。”他把里的传票拉图给她看,“你欠的钱我已经帮你还上了。”

  日子太平了些时日。

  跑酷视频,马桶网,娱乐早班机,每天都在滚动播出不同内容不同槽点的花边新闻。市人总有着茶余饭后享谈的佐料。

  郁好无聊的时候总会泡在浴缸里看新闻,病态似的幸灾乐祸那些和她样被人编排的女星。每天也都会看看财经报,报里说郁氏总裁车祸后出院力挽狂澜,重新扶持公司步入正轨,只是英姿飒爽的人出席仪式是是拄着拐棍的,因为只腿有些跛了。

  有记者犀利的问:“郁总,关于您乱伦的传闻您是怎么看的?”

  郁南怀面无表情地盯着镜头,“你都说是传闻了,我为什么当真?”

  “听说您取消婚礼,是为了r?可是r自从深陷‘二奶门事件’后消失不见,您又怎么看?”

  郁南怀已经极度不悦了,秘书上前来笑眯眯的拦人,“记者先生,私人问题实在不方便回答。”

  小特来看她的时候悄么声息地带话,“你小舅叫我告诉你,他很好,不要惦记。你有什么事情可以找他。”然后悄悄塞上张名片。

  郁好也只是笑,把名片放进抽屉里,不再看眼。她确实是狠心,但是狠心的前提是她也无数次的被伤害过。

  晚饭做的是鳕鱼豆腐汤,西芹桃仁,姜汁豆角,炝拌藕片,锅里还炖着老汤排骨。从五点等到八点也不见舒健昔回来,打电话过去,电话却在不停地占线。

  第二天日上三竿,也没见舒健昔回来。

  在起许久,夜不归宿的情况大概还是第次。

  这微小的改变是不是意味着他终于要厌烦她了呢?如果不是,她是说如果,将来真的直跟在他身边,会不会,时常面临这种局面?

  舒健昔第二天晚上才回来,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