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课程表下来,还得向公司交份书面报告,以方便公司结合课表给她安排日程和通告。因此她估计应当不常住校才是,所以也没拿太多东西。

  小特大早陪她过来的,车子就泊在道边的卡位里。学校门口人山人海,到底是戏剧学院,每个学生不说都是眉目俊俏的,也都是极具特色的。她和小特刚刚提着箱子挤进人群里,填了报道表,领了寝室号出来,立刻便被两个长得很是精神的男生笑眯眯地拦住了,非常热情地凑上来,提着郁好手里的大箱子开始胡扯八扯,“学妹哪个宿舍?哥叫张晓,学生会副部,过阵子部里纳新,学妹你直接来找我,我保证让你进去。不干活干拿量化。我电话你记下,8。长得这么漂亮,看着面熟啊!”另个叫董博男生突然揉着脑袋大叫,“你是敬酒天使?素颜女神?”

  妥了,郁好没想到这之后的短短星期后,刚刚进校的她会被封为戏校花,并被八卦的张学长传得神乎其神。

  不过那是后话。两个男生放下行李之后磨磨唧唧几句,问了电话号,郁好没给,直到问了班级姓名,才磨磨蹭蹭的走了,临走还说,“学妹记得申请校内脸盆网账号啊,到时候加你。”

  小特对那两个男生已经很不耐烦了,大赖赖的坐在椅子上,看着郁好收拾床铺,“那俩人可真够墨迹。”喝了口水,站起来帮她把衣服放在衣柜里,说:“我看你们寝室的环境还不错,只有四个人,有独立卫浴,还不是上下铺,真不错。我读书那会儿,妈蛋,洗个澡还得去校外排大队。”

  寝室里的人还没来全,郁好靠门边住,对床没来,床铺还是空的呢,对床旁边倒是来人了,只是不在寝室。而挨着郁好这边靠阳台的床位上倒是坐着个小姑娘,眉目清秀,有点像董洁,安安静静地对郁好笑笑,示好地给了她个士力架以后,就坐在收拾妥当的座位上老老实实地看□。

  晚上去教室报道,回来以后另外三个已经都在寝室里了。她是2班,另外三个是4班的,几个人不冷不热的介绍了下姓名祖籍之类的,气氛还算融洽。

  舒健昔当天晚上打电话给她,她正在寝室里洗内衣,腾不出手来,直到把衣服放到阳台上晾好她才不紧不慢的回给他。

  他的语气不咸不淡,但是郁好能听出里面的些许不满,“刚才怎么没接电话?”

  她笑笑,“洗衣服,腾不出手。”

  “嗯。”他顿了顿,“想我了么?”

  郁好笑着不说话,舒健昔也不作声,两个人阵沉默。

  他轻轻咳了下,“明天要军训么?受不了的话,我可以帮你打个招呼的。”

  她笑,脸上的表情非常柔和,“不用,这是和同学接触培养感情的好机会,你不要操心了。”

  这时道极不和谐的小声咒骂在阳台上响了起来,“我,我外套被弄湿了,这谁的胸罩啊,的。”

  郁好立刻皱眉,捧着电话回头,阳台上正是她对床,刚才打招呼时就不怎么友善有点高傲的那个新疆小姑娘,长得很美,说出来的话怎么就那么难听呢。

  小“董洁”也邹着眉打量小“新疆”,另外个根本没当回事儿,戴着耳机和人视频。

  显然舒健昔也听见了,沉声问,“她说谁呢?你晾的?”

  郁好嗯了声,以前她也不是没住过校,十个人寝的大屋人声嘈杂,什么人品的人她都见

  识过,深深知道没必要和住在眼皮子底下的闹不愉快。

  舒健昔了解她的性子,轻飘飘的说:“我知道你会自己处理好,但是我告诉你,好好,有些事情不必忍,你需要摆出种态度出来。”

  郁好笑了,“知道啦,先挂了。”

  舒健昔冷哼了声,嘴角却噙着抹笑意,“明天晚上去看你。”

  她挂掉电话,拿去充电。走到阳台,把胸罩往里面串了串,对横眉冷对的那人,轻声说了句不好意思,便不卑不亢地转身走自己的活儿去了。

  郁好自认为解决的还好,但是梁子还是结下了。

  第二天早上五点半全寝的人就在小“新疆”手机的狂轰乱炸里起床,而当事人则丝毫不受影响,独自在床上睡得香甜,后来还是小“董洁”好心好意的叫她,她才不情不愿地起来,马上就要迟到了,还要化繁琐的妆,最后四个人赶到年级大教室领军装时,自然晚的不是星半点,被辅导员罚扫星期的大教室给09级全体表演系学生打杂务。

  上午站军姿,下午练原地踏步,晚自习唱军歌,教现场整理内务,结束后,四个人外加值日小组,打扫教室。

  等到几个人值完日都已经十点了,郁好忽然想起舒健昔今天要来看她。

  偏偏手机没电,放在寝室里充电没有带出来,郁好没有等另外三个室友,先径自跑回寝室。

  手里很安静地躺在那里,郁好赶紧拨开对话框,果然看见有个未接来电,备注是舒健昔,打过去,占线,再打,没人接,要挂时,竟然有人接了电话。

  是个女人,声音清冷而端庄,“是郁好么?舒健昔他在洗澡,事情很急的话要我帮忙递给他么?”

  郁好怔了怔,心里忽然像裂开个大口子样,哗啦啦的淌着酸水,她轻声说,“哦,不用。他说今天要见我的,结果我有事耽搁,又没带手机,怕他着急回个而已。既然他没什么的话,我就挂了。”

  “再见,庄小姐。”

  那个夜晚郁好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后来舒健昔给她回电话来的,她调了静音,任他响着,没接。

  不是她生气了,也不是觉得舒健昔脚踏两只船背叛自己了。

  而是她突然发现,抛却这些狗血戏码,和中经常存在的误会情节外,他们之间还横亘着个他的未婚妻——庄羽修。

  前阵庄羽修出现以来,她直想问舒健昔来的,可是又觉得既然不喜欢他,何故问那么清。况且,回到市以后,舒健昔手术养病,庄羽修次也没来看过他,她隐约觉得他们之间的婚姻是出于某种特殊目的,因此不甚在意。

  可是这通电话彻底激起了郁好心里的酸涩和复杂,以及从前郁南怀带给她的伤痛。

  她此刻还真的要好好考虑庄羽修的问题了,还有与舒健昔的问题。

  确定喜欢是码事,能不能在起是另码事,至少不要再重蹈覆辙了。

  她仔细的思考着。

  她18,他30。

  她是穷困模特,他是富家公子。

  她专注,他花心。

  她是孤家寡人,他是世家大族。

  她性子寡淡,他沉稳凉薄。

  无论从哪点来看都是不合适的,是不是。

  除了这张脸还算出众以外,她发觉自己找不到让他开始就这么喜欢自己的原因。

  况且,以色事人,焉能长久?

  皓月当空,对脚的小“董洁”已经睡下了,再看看对面两个,也睡得很香,可是郁好却难得精神。

  作者有话要说:估摸着明天就要撒狗血虐啊虐啦

  明天虐不上,后天应该也能虐上

  但是,注意,我还是要先大虐把好好,然后才能虐的舒老二找不着北

  第五十三章

  睁着眼睛看到窗外的天空点点露白,阳光破空而出,郁好整个人反而格外精分。

  小“新疆”的铃声还没有响,她已经爬起来洗漱,刚擦了点防晒霜,电话的显示灯就忽闪忽闪亮起来,郁好看,竟然是安娜姐。

  连忙开门去走廊接电话。安娜姐似乎情绪不错,大早上说话都带着愉快的尾音,“中午出来趟,打扮适宜点,那个代言签下来了!”

  这个代言薪酬十分优渥,大约合同签下来,会有50万的代言费,虽然和品牌前期合约的流明星相比,她的待遇要差上许多,不过对于新人来说,算是非常好的了。更重要的是国际知名品牌,制作班底雄厚,如果之后反响好,意味着她将在模特界的地位上升不是星半点的档次。

  所以,上午顶着烤人的大太阳喊口号加原地踏步,她的心情也不赖。

  中午休息时,她先回的寝室,换了件草绿色的小短裙,对着镜子把头发卷了起来,塞进遮阳帽里。刚要走,小“新疆”提着学校门前【阿拉伯】饭店打包回来的菜,脸狐疑地问她干什么去。

  郁好心想我干什么去还得向你汇报?笑笑说:“吃饭。”

  “吃饭用得着穿得这么漂亮么?”

  “呵呵,漂亮么?”开了门,就走了,没再理小“新疆”。

  上次和曲斐安起拍的比基尼还没开始全面上映,只在几个旅游休闲频道里试播过,真正在卫视里广泛播出得是九月25号。听公司的艺人前景定位师说,反响还算是不错的。安娜也是凭借着这点才争取到这次的大。

  席间还算融洽,负责人是个笑容和煦的漂亮女人,见了郁好的长相以后,什么条件都好商量了,顺利的程度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安娜送她回学校时还说,“你知道我费了多大劲儿推荐你么,听他们负责人说本来都已经掉你了,后来我寄给他们总部你之前的样本片,他们没有丝毫回应,我都要放弃了。昨天王小姐居然给我打电话,说公司老总对你很满意。还以为今天会问你什么问题刁难你,压价之类的,没想到这么好说话。”她上下打量郁好,“渍渍,果然长得好看就是不样。”

  到学校门口,安娜刹车以后,突然说,“哦,对了,r出事了,你知道么?”

  郁好愣住,“她向谨慎,怎么了,没什么事情吧?”

  “你既然不知道,说明乔总把这个事压得还算严实。”安娜叹口气,“说是和富商搞在起,被原配当众抓包,这事儿另两个当事人来头大,点面儿都没爆出来,倒是把她推出来了。具体你知道太多也没用,我只是要告诉你,消息压不住放出来以后,你可别正义心使然去帮她说话。”

  递了沓钱给呆愣住若有所思的郁好,安娜拍了拍她的肩:“知道了吧。你这脸,不够嫩,怕是军训训的,先拿这钱,去美容院做做脸,可别忘了,个月以后开工。”

  郁好忽然扬起脸问:“是不是市弘昌集团的亚洲区总经理颜君华?”

  安娜下子愣住,眯眼审视地看着她,“你知道?没想到r心机这么重的人对你倒是交了点真心。是啊,你知道也没什么,别再告诉别人就好,你也不要多管闲事你这表情,你怎么了?”

  “没事。”郁好浑浑噩噩的下了车,听说r的事以后她忽然非常想笑。

  很久以前,小绿就知道颜君华有未婚妻,原以为她拎的清,毕竟颜君华后来又和人结了婚,就算拎不清又怎么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呢。

  想想有些后怕,她郁好不也是这样么?明知道舒健昔有未婚妻,她和他没有未来,竟然还当断不断地和他腻歪到了现在。

  有天,她能不能陷得深了,混得和小绿样的下场?闹得娱乐圈里人尽皆知,被舒健昔朝厌弃,被庄小姐推出来挡噱头,所有努力前功尽弃,她将被打击得永远翻不了身?

  小绿的事情如同盆冷水兜头浇下来,让郁好彻底清醒。

  只是,欠了他的情和债又怎么能是说还得上就还得上的呢。

  晚上值完日和室友块回寝室,小“董洁”正在讲她小时候练舞的趣事,郁好眼里的笑意还没来得及收好,突然停在前方的旁边的黑色轿车缓缓拉下车窗,舒健昔张英俊的侧脸慢慢地转过来,凝聚到她身上,正好和她美丽的笑容撞到起。

  夜空下,他的眼睛亮如星子,沉声开口,“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郁好把手里的水壶递给小“董洁”交待几句,步步地走向舒健昔,刚刚坐好,舒健昔就吩咐司机开车。

  她满脸诧异,不会儿生起气来,“有什么话在车里说就好了,你开车是要带我去哪儿?”

  舒健昔看着她,淡淡的说:“回家。”

  “那才不是家。”这不是惯常去他市区里那座公寓的路,看着周围越来越偏僻的路,郁好有些着急了,“你发什么疯?现在九点半,寝室11点半封寝,走得远了,我来不及的。”

  他转过头看窗外,“明天我替你请假。”

  车子锁得严严的,郁好折腾两下不再徒劳挣扎了,只是靠着车窗,身子完全弯到边,脑门点着前座趴在那里不说话。

  舒健昔忽然开口,音色极淡,“昨天怎么不接电话?你不问问怎么回事么?”

  郁好冷笑声,圆润的肩头起伏两下停住,再不作回应。

  窗外的路灯鳞次栉比,飞速滑过,好看,但是从来不能握在手心里。他的心没来由觉得发寒,也许前阵的温存不过是他用颗肾脏换来的,也许她的心里仍然满满的都是别的男人,以至于,他怎么样,她都不屑于问问,醋醋。

  他把隔音板放下来,慢慢说:“昨天两家公司业务融秉,我和她要宴请下层用餐,中途发生了点小插曲,延误了时间,我打电话想告诉你,我晚点才会去看你,可是没人接。然后,她喝多了,吐了我身,我去洗澡,这个时候你偏偏打电话过来。我不知道她和你说了什么,但我需要告诉你这些都是误会,你不要多想,可是你根本不接电话。”

  他伸手去拨弄她军帽下的长发,看着她茭白的侧脸,“你是不信我么?”

  郁好躲过他的手,往相反地方向坐了坐,清洌洌的说:“不是信任的问题。”顿了顿,“第时间我是往歪了想过,不过,后来想通了些事,我倒是宁愿事情像我想歪了的那样发展。”

  “你什么意思?”

  “想歪了的意思是,我是你的女朋友,她是第三者。而事实上,她是未婚妻,我是第三者。”

  “我要是说我和她有商业合约,只是以联姻的幌子致对外,不会和她结婚,你信么。”

  他的眼睛亮亮的,里面盛满坦诚,郁好望过去,霎

  时失神。舒健昔又缓缓说:“我有没有对你说过,我爱你?”

  这下换她不知所措了,急忙地转过头去不敢看他,抠着衣角。手机忽然亮了下,是系统短信,她颤抖着指尖删掉那则短信,抬头看窗户,窗户上正映着张漂亮至极的脸孔,满脸的迷茫和对未知的恐慌,以及丝丝的心动和窃喜

  手机灯灭了,车子里又恢复成半黑暗,镜子里的美人也看不见了,她慢慢抚上自己的脸,声音有些颤抖,听不起都不像是她,“爱我?为什么?我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你这样的身份地位,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什么偏偏是我呢?是因为这张脸么那能有多长久。”

  “这种事情我说不清,喜欢上就是喜欢了。”

  郁好的话语没什么语调变化,平铺直叙地说:“其实我们根本不合适,我觉得你应该清楚。你们家那样的门第我高攀不起,阔太太的周旋我概不会,也不可能因为和你在起就退出娱乐圈。你是你们舒家寄予厚望的孩子,我只是个小模特,你爸妈会让你娶我才怪。不过,我也知道,你多半是抱着玩玩的心态,可能也从没想过娶我吧。有些事情你能耗得起,我不能耗。我的确感谢你救了我爸爸,但是我也在你需要的时候陪在你身边照顾你了,我们之间的恩怨早就分不清了。我不也想因为这份纠缠不清的感情就迫着自己向你低头,没名没分的跟在你身边,辈子被冠上个情妇的罪名,活得像我妈妈样憋屈,恶心,让自己的孩子受没爸没妈的罪。”

  舒健昔叹口气,心下恻然,拉住她的手,“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心思这么重。不过,我要是想娶你谁也管不了我的,你相信我,我保证会好好保护你的。绝不会让你变成第二个你妈妈,不让咱们的孩子受你受过的苦。”

  半晌,郁好冷清的声音,字顿地传过来,“那我要是不爱你呢?不想委曲求全跟你在起?也不愿意给你生孩子呢?”

  作者有话要说:几条线是放出来了,小虐了把舒老二,明后天会加深虐的程度

  之后是大虐郁好

  再之后还是虐舒老二

  ╮╯▽╰╭,搞得我心情也十分糟糕,满脑子都是虐啊虐

  本来还想再写点,可是马上就要12点了,还是先上来这些吧

  对了,感谢娅娅妹纸的地雷吼吼么么哒

  第五十四章

  郁好冷清的声音,字顿地传过来,“我对你的确有好感。可是我只爱我小舅,你知道的?是不是?”

  好感?只爱。

  舒健昔垂眸,眼底里划过丝冷笑。

  眼前的别墅规模宏大,造型瑰奇,宛如皇家庄园。即使郁好不情不愿的下车来,心里塞堵,布满乌云,也被震慑地愣了片刻。

  后来听莱昂说这栋别墅当时市价4亿,装饰奢华,造价奇贵。特别是引用的树木和泥土都是从意大利空运过来的,难得在中国北方竟然建造出如此逼真写实的地中海风情的别墅。

  以至于当郁好得知某些真相时,心里更加疼得无以附加,当然,这是后话。

  别墅显然是建成不久,洗手间的金色水嘴甚至都是加封的,郁好匆匆洗了把脸出来,心情已经平复不少。

  抬眼看去,舒健昔正坐在客厅里,身正式的西服还没有换下去,领带微松,捧着杯袅袅的红茶,专注地失神,直到她坐在他对面,他才淡淡地瞥了眼她,“你要跟我分开,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