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你八卦不出猛料来,不好意思啊。”

  谭小胖被识破了也不恼,“没事就好,把身体养的棒棒哒,我就放心啦!”这样贱贱的语调生生激出了郁好的鸡皮疙瘩,谭小胖在成功博得对方个大飞眼时,又说:“不光你生病了,颜亦辰也犯了病,好像比以往的都要严重,他也已经好久没来上学了,他以前最长时间请假也不过星期,这都多久了看来挺严重的呢。”

  郁好拿标准答案对自己做的题的答案,选择题错了两个,完形填空二十个就对了九个,完全要气得吐血了,闻言愣,有些担心地问道:“那他现在好点了么?咱们是不是得他,买点礼物什么的,我生病的时候他还来看我呢。”

  谭小胖摇摇头,“不用,我刚才给他发了短信,说你回来了。”看郁好神情疑惑,谭小胖更开心了,不怀好意地看着好好,说:“他立刻回说自己病好了,会儿就回来上课。某些人的威力可真大。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作者有话要说:上完课去见了本地高校校长,大约当高中老师是板上钉钉了

  最后还差个十月份的考试,不知道怎么的心情有些沉重,其实我不想当老师,我喜欢自由,我不喜欢朝九晚五,可是签订合同读研,至少四年,四年期间我不能离校,等到我有机会去孔子学院都已经是老姑娘了,不开心

  还没吃饭就跑来这里给大家传文,有点少,妹纸们暂时不要介意

  不出意外,今晚还有更,凌晨还有更,没错,是三更,字数都是超三千,有可能爆五千的,今天下午我没事了,会呆在家里,使劲写文章的,争取早日把这两篇文完结,九月份我就要去基地实习了,咱们就得两个月后再见了

  现在我仍然在心里打磨第三者的爱情,妹纸们有看过简介的,觉得有更萌的名字可以留言给我。

  第三者的爱情是我集写文以来收获到的技巧和感情于身的文章,我不能说她会多么多么好,但至少比我写的任何个文章棒很多,男主不渣,至少不像舒健昔和温邵那样让大家窝心,只不过属性偏贱偏萌,不怎么爱承认感情,女主小聪明脾气不好爱炸毛,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就是互相拌嘴,夹杂家庭矛盾和身边人的纠纷,偏轻松,不狗血,总之我非常喜欢,已经写了两章,自己都觉得很萌

  反正希望妹纸们喜欢就对了

  第四十四章

  果然,下午第节课上到半,门外唇红齿白的年轻男孩儿就来学校了,长身玉立地站在班级门口,脸恬淡。

  语文老师点点头让他进来,他没背书包,张清俊的容颜带着笑意,拉开椅子坐下来,从书桌里拿出笔纸和老师正在讲的卷子,低头看着卷子上的分数,话却是对她说的,“好久不见了,郁好。”

  语文课从来都是可听可不听,在她看来,语文这种东西你需要和她有缘分,不然怎么努力未必好,吊儿郎当未必差,所以郁好直在语文课上放任自流,语文卷子底下实际上压着张刚刚没做完的英语卷子。

  阅读题里有许多单词都不认识,郁好转着笔,看着题也小声回说:“嗯,好久不见。病好些了?”

  “嗯。”对方极淡的回了声,“下午有什么安排?”

  这话问的郁好愣,安排?什么安排?难道不是上课么?

  颜亦辰提醒,“今天下午只上两节课,加上明天天,放五小假。”

  对了,今天是月末三十号,星期日,学校串休。“哦。”郁好想了想,“没安排,大概就是在家做题,马上就要考试了,我的英语还是很差。”

  颜亦辰若有所思,趁着老师回过头去在黑板上写病句,转过头来,轻声说,“下午去校外的【港湾】,我给你补补习吧,给你圈些重点。”

  天阴沉沉的,看样子是要下场大雨,才下午两点左右,教室内就已经很黑了,因此现在室内是打着长管灯的,冷色的光照着每个学生,如同在上晚自习样,同学们不约而同地在这样的阴暗雨天里犯困,有几个同学脑袋不断打晃,平常爱接话把的那几个也格外安静。

  郁好眯着眼睛看他,眼前的男生很是英俊,而且年轻异常,他的眸子里倒映着她,瞬不瞬的盯着她,竟然传达出种她从未在任何个人身上看到过的认真和坚定。

  她笑了笑,窗外阵湿风吹过,夹带着雨滴吹到她脸上,她轻轻的拂去,“那太好了,颜大神出马,我考上京城电影学院也不成问题。谭小胖也去的吧?”

  什么意思再明显不过,颜亦辰眼里划过丝失落,无奈的笑了笑,点点头。

  放学窜座,最后排不动,郁好装好书包,问前面捧着沓厚厚的书本趟趟折腾的谭小胖下午去不去【港湾】,颜大神亲自指导,谭小胖狡黠的笑,“这就是变相的约会,我去当什么电灯泡啊。再说,我数学差到定程度,颜少给我讲道题,我就只会这道题绝对不会举反三,瞎耽误什么功夫。我老妈也不会同意的,老太太管我管的可严了,生怕她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叫人骗了去。”

  颜少被叫到办公室才回来,手里拿着张资料夹,微笑说,“你眼力见儿见长,行,回头我请你吃布朗尼和雪媚娘。”

  【港湾】就是学校附近的静吧,这里的奶茶非常好喝,位置在中央大街的十字路口,道路四通八达,生意非常好。人虽然不少,但是因为间距设置的考究,又有舒缓的钢琴曲不间断播放,顾客轻声交谈,互相并不影响,环境安静。

  竟然还在这里碰见同学,他们是偷偷交往好久的对情侣,看见郁好和颜亦辰也来了,心照不宣地笑了笑算是打招呼。其实班里有不少同学都觉得他们俩是对,颜亦辰听说以后根本没有解释的意思,她也没过于撇清,某种程度山来说,颜亦辰倒也是个对付狂蜂乱蝶的好屏障。

  他们选在靠窗的位置上坐下来,分别点了饮品又叫上两份特色甜点,就拿出书本直奔主题。

  郁好做事比较认真,认准了的要办到就定心无旁骛的去做,颜亦辰是大家庭出身的,教养非常好,见她认真,只顾学习,也不提别的,认认真真地帮她划重点,特意讲了好几个英文句式长出的难点,自拟了几道题考她,两个小时的时间消磨过去,已经晚上六点了,天也黑了半。

  她抻了个懒腰,“我觉得自己好像孙悟空,被菩提老祖点拨了以后,下子通透不少。”她眨眨眼,波光流转,敢与外面夜景的灯火阑珊璀璨如华相媲美,“怎么办,颜老师,大恩何报?要不我请你吃顿饭聊表谢意?”

  颜亦辰温和的笑着摸了摸鼻子,学起浊世佳公子,漂亮的眼睛亮如星辰,“恭敬不如从命。”

  郁好没有钱,想来想去觉得颜亦辰也不是那么爱计较的人,与其请贵不如请精,征询了颜亦辰的意见以后,带他来到以前谭小胖介绍给她的家营养面馆。这地方是用小棚搭起来的小面铺,非常狭小,以外送为主,店内仅有四个双人桌位,经营店面的是对南方来的夫妇,非常热情,笑眯眯地引座,老板娘边擦着掉了漆的红色桌子,边说:“看就是对儿小情侣噻,囡囡长得漂亮,男娃也帅气,看你们的校服是高三哈?想当年我和瓜哥也是高中就在块的,”说着看了在那煮面条的矮个男子眼,笑意更深,“吃啥子?”

  从进来,郁好就注意到颜亦辰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想想也是,他来吃过这样的小店才怪,于是轻声说:“别看这里小,面条却是流的,味道鲜的你花多少钱都买不到,谭小胖第次带我来吃,我差点把碗都吞到肚子里呢。看看,你要什么口味的?”

  颜亦辰扫了眼锅台上面的大牌匾,“你要什么我要什么。”

  “那来两碗番茄蛋加贡丸的,大小,两瓶矿泉水。”

  现在是放假时间,来吃饭的学生不多,食堂小市场附近也门可罗雀,小店里的煤气罐“啪啪”有节奏的响着,锅里的水沸气腾腾,老板沉稳少言,操着大勺煮面,老板娘在边擦地摘菜。外面还下着小雨,门敞着,淅沥沥的小雨缠缠绵绵地下着,棚顶的积水顺着雨槽落下来,汇到门口,如同汇成道小溪,郁好对着门面而坐,迎面吹来的暖风带着泥土的芬芳,她使劲儿吸了吸,叹口气,“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她的目光带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少女的成熟和稳重,烟雨朦胧里她如烟如雾的婉约气质彰显无遗。颜亦辰年纪虽小,阅历却不浅,能有这种表情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他抿着嘴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岔开话题,“怎么还吟上诗作上对了呢?”

  郁好回过神来,笑笑,“嗯,突然诗兴大发,必须吟咏出来抒发胸臆。”

  正说着,热气腾腾的面端上来了,郁好没吃,只是扒开筷子,看着颜亦辰吃了口,忙问,“怎么样,好吃么?你看,我就说很好吃吧,多吃点多吃点。我还担心你嘴巴刁呢”

  面确实是很好吃,入口尝鲜,香软有劲道,比之酒店高档餐厅的要好处许多来,的确是应了那句“好吃在民间”的谚语。

  郁好的手机就放在桌子上,电话铃声响起,她只是瞥了眼,没有搭理。他打来的电话你挂了他会不依不饶,接听她又不愿意和他虚以为蛇,最好的办法就是装作手机不在身边,听不到,这样他

  就会隔会儿再打。

  郁好调了静音,继续吃饭,颜亦辰喝水的时候快速地瞄了眼,果然是舒健昔三个大字,他眯起漂亮的眼眸若有所思。

  吃过饭结过账,雨下的更大,郁好挽起裤脚,打着伞踮着脚跳过门口的小水坑,颜亦辰也跟着她跃过来,高大的身子微微弯曲蜷在她的雨伞下,两个人挨得极近,郁好甚至能够听见对方鼓动如雷的心跳,和若有若无的清淡香气,抬起头看看他,他也正在看她,眼里有过转瞬即逝的复杂,郁好没有太当回事,问他:“你没有伞,我送你到校门口你打个车回去吧。”

  颜亦辰说:“会儿家里来人接我,我可以送你回家。”

  颜家的车在路上,此时雨越下越大,颜亦辰虚虚揽着她,快速地往学校对面的教育局大楼的雨亭下跑,站定以后,几乎全身湿透,两个人倒是在雨里生出股舒爽的快意,笑眯眯地拧着自己的湿衣服。

  雨光正盛,衬得她的容颜清秀娇美,而路灯晕华,使她周身都跳跃着盈盈的淡黄铯光辉,皎洁的就像尊轻灵的弯月,双眼睛眼角眉梢都是沁人心脾的笑意,太漂亮了。

  颜亦辰有片刻失神,随即从衬衫胸口的口袋里摸出方半湿的手帕,“擦擦脸,水都流进你脖子里了。”

  说了郁好才感觉到,有些水珠不仅从脸上流到脖子里更是顺着脖子流到胸前,她登时接过手帕,转过身去,脸红红地擦脸,擦脖子。

  就是因为脑子里在想事情,前面忽然停下辆车来都没有察觉,直到那人走到她面前,递上名片说明来意,她才回过神来,看清楚名片以后更是反应不过来,“真的是?”对方微笑着点点头,郁好立刻尖叫声,捂上嘴巴,瞪大眼睛目光闪烁的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

  “对,我是的经纪人竹内东奎,诚心的希望能和小姐谈谈签约我们公司的相关事宜,可能有些唐突,但我希望你能考虑考虑,小姐这样的脸,不好好包装实在是可惜。我的联系电话在名片上,欢迎随时联系我。”

  等到人家走了,她还是如坠梦里。

  郁好穿着市中的校服,摸着被雨浇湿的秀致脸蛋,不敢置信的问:“我真有这么好看么?”

  中校草颜亦辰穿着和郁好身上样难看的校服,笑容帅气的晃人心弦,“好看,你是的御用模特,我见过最好看的人就是你。诺,刚才日本的星探都找上你了,是!”

  事务所是日本本土最大的演艺经纪公司,培养的艺人不计其数,出道至今的,有享誉国际的大明星赤东仁,切原名也,,就是混的不甚明朗的小角色如今都在圈内小有名气,十年来独霸日本娱乐圈,吸金无数,多少人想挤破头爬进去都求而无门,现在这机会竟然掉到她头上了?!

  想到这里,郁好简直难以置信,高兴的尖叫出来“啊!”把抱住颜亦辰的腰,仰起头,“快告诉我!这不是做梦!!”

  颜亦辰温柔的揉了揉她的头,十分越矩地掐了掐她的脸,她也没有在意这个行为有多亲昵多不合适,只是疼得叫了声,立刻松开抱着他的手,径自盘算,“那我该上学还是去他们公司?我和还有合约?我爸呢?怎么办?”

  远处学校门口,辆灰色的轿车低调地泊在那里等着前面路口的红灯,副驾驶边的车窗半拉,个美丽的女人目光淡漠地望着雨帘外的切,忽然凝眸在教育局雨亭下的对出挑的男女,雨不小,辩得不是很真切,慢慢笑起来。

  她回头看了看驾驶座上的英俊青年,他正不耐烦地等红灯,手不断的拨着电话,俊脸冷得快要结冰,庄羽修柔声说:“健昔,你看那对儿年轻人好浪漫啊,穿着校服还是学生呢,就这么大胆的在教育局门口拥抱,哎,真大胆,不过,学生时代的感情也是最纯粹最原始的,好羡慕。”

  舒健昔不理会,也不置词,电话打不通索性扔到操作盘上,转着方向盘慢腾腾的挪动着,庄羽修也不说话了,目光安静羡慕地看着窗外的那对身影,他嗤笑了声,轻蔑地扫了眼窗外那方向,顿时怔。

  转瞬间,他气得额头青筋暴起,望着那对身影眼眸深深地沉下去。

  绿灯亮了,使劲儿踩了油门,车子飞般地驶出去,连稳稳坐着的庄羽修都被甩出去又弹回到座位里,她没有生气,反而又笑,看起来温婉大方,仪容修美。

  作者有话要说:在此跟大家说下声明哦

  我是这么安排的,明天8号还会更文,然后9号14号我要去基地封闭培训,暂不更文。

  15号恢复正常,每晚九点日更替身模特,也是九点隔日更念念,不忘,争取在暑假内个月完结。

  新坑第三者的爱情我只是构思,私下存了点稿子,下学期学校统实完习验收过后,得等到10月份我工作稳定了才会开坑呢,娅娅妹子,我可不是随便乱挖坑的啦

  不过还是要向大家征集第三者的爱情的名字呢,送红包也送积分

  该交代的都交代清楚了,妹纸们有疑问的欢迎留言

  第四十五章

  颜亦辰回到家里,秦慧茗正坐在客厅里和几位太太打麻将,他立时丝憎恶划过眼眸,换好鞋以后连声招呼都不打,就径直回自己的房间了。

  秦慧茗只是远远地看了他眼,笑眯眯地跟人打趣,“我家小叔子回来了,长得很好吧,比他哥哥是丝毫不差,小时候测智商是天才呢,我婆婆宝贝得紧。”

  旁边位方脸太太笑了下,装作无奈地叹口气,“不过,倒是听说你小叔身体不好呢,这隔三差五的,得到医院里跑趟。”

  秦慧茗抬眼目光犀利地看了她眼,“人无完人。好了,马太太,你有空关心别人的身体不如看看这牌。”

  方太太下意识看,上家已经打出个六筒,她立刻笑逐颜开地撇出了白板然后喊了句“碰”,秦慧茗素手推,把牌放倒,“胡了。”

  牌局散了,秦慧茗端了碗菲佣煮好的姜汤敲开了颜亦辰的门,对方也是刚刚洗完澡,直挺挺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听着,她刚刚走过去,颜亦辰立刻就睁开了眼睛,语气十分冷淡,“大嫂,进房间之前是不是得先敲下门才是礼节。”

  秦慧茗点怒气都没有,看了看他的耳机线,笑说:“那也要你能听见才好。”自己坐在旁的沙发上,笑吟吟的续说,“今天听司机说,你和那个姑娘在块呢,怎么样?你这是开窍了?”

  颜亦辰戴上耳机,烦躁的闭上眼睛,“跟你没关系,出去。”

  “我会儿就出去,哦,对了,别忘了喝姜汤,你的身体不好,叫雨淋了,回头感冒,哪哪有毛病了,婆婆又要怪我。”

  这话说得颜亦辰五脏郁结,大动作地翻了个身连看都不愿意看她。

  秦慧茗不为所动,继续温声说,“也没什么是不是,不过就是让你和那小姑娘多套套近乎,舒健昔越生气越阵脚大乱,我们越有机可乘,我们的目的也就会达成的越快。”

  等了半天,秦慧茗又说了几句话,明知道颜亦辰不会听也不会回应,还是兀自说,望着漆黑的窗外,目光幽深。

  许久才叹口气,转身离开。

  走到门口,颜亦辰突然声音低低地说:“不管怎么样,我不会动郁好,也不会让你们动,她是无辜的。”

  秦慧茗冷笑声,她是无辜的?这个世界谁不无辜,她,还有,哪个不比她无辜?

  晚上回去,小特居然在家,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她回来也懒洋洋的不肯动弹下,嚷嚷,“好好啊,我的宝贝好好啊,我要累成狗了,又乏又困又饿,怎么破?”

  郁好没搭理她,走过去摆正了叫小特撞歪的沙发垫,把电视调了小声,拿了套家居服去冲澡,十分钟左右就出来了,小特还是躺在那里挺尸,她走过去揣她脚,“你别指望我,我回来之前吃完了,你自己泡点方便面吧。”

  小特哀嚎声,“江湖救急,我大姨妈来了,疼得要命,好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