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司秃茫荒芎仍勖蔷筒幻闱浚芎鹊脑勖嵌喔藕鹊氵拢遣皇牵琹?”说着看向脸色已经非常不好看的琳琅身上,琳琅只得勉强笑笑,“说的就是,嗐,我们r是我带出来的,妹妹不会喝酒,当姐姐的自然要替,要不我自罚三杯?“

  舒健昔笑笑,举杯示意,自己饮而尽。然后就当刚刚的事情没发生样,继续转回头来和盯着末座某个女孩子失神的乔君念说话,偶尔林冰菲也搭上两句。

  虽然琳琅闹得有些不太愉快,但是林总监和王总监还挺高兴的。刚才舒总帮r挡酒,那不就是有点意思么?有直和林冰菲交谈甚欢,这不也是有苗头么?看来他们这次选人并没有选错,大老板嘛,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个性不重要,重要的是长相,长相到位了,往那坐不说话都是风景,不用费尽心机也能成事。

  于是,大家都有样学样,若无其事地继续吃吃喝喝闹闹,气氛十分好。

  饭后甜点上来时,茶艺师上来现场烹茶,那套茶具是明代时期上好的官陶,用茶水外浇润色,打磨得质地都泛着茶叶的韵香,茶艺师身着和服,跪坐在地板上,素手操控,捣着香叶,引着溪水,等到茶到众人手时,无不感叹茶味唇齿留香,云翳翩然。

  舒健昔侧了侧茶沿,尝了口皱起眉头,然后才笑说:“师傅是九千家邦的传人吧,这茶挺好,就是味儿浓了。”

  他吩咐人把茶具搬到他身边来,自己动手又烹了味茶,程序与刚才全然不同,最后倒出茶叶末来,再扬着茶壶保持着个角度均匀地倒出茶,然后笑呵呵地送到郁好面前,温声说:“你尝尝这个,这个没那个苦,比较香,你肯定爱喝。”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我们市铁西区停水停电,晚上来电了才开始写,更得有点晚

  我猛然发现,没有水不要紧,没有电不要紧,没有网就不行了。

  尼玛我连不上网,写不了教案,更不了小说╮╯▽╰╭

  阿弥陀佛

  第三十章

  句“你肯定爱喝”霎时激起千层浪。

  郁好看着就坐在自己身侧,眉眼英俊的舒健昔,再看看众人副若无其事却竖着耳朵巴不得听到点什么的样子,长长的睫毛翕合闪烁,就像她此刻心中的厌烦与不耐。

  她端起茶杯,品了口,轻声地,有几分避重就轻地说:“嗯,入口甘醇,舒总真是好手艺。”

  林冰菲的脸色不好看了,刚刚明明是舒老板在和她柔声细语的说话,怎么转眼间就给对面的女人沏茶,也不说给自己呢,于是清了清喉咙,柔声问,“是么,要比九千师傅做的还好么,我倒要尝尝看呢。”

  素手刚伸过去,舒健昔就摇摇头,“那是给好好的,林小姐手里不是有师傅做的吗?对了,九千是代表茶道个派宗,并不是说烹茶的师傅就姓九千。”

  好好的,林小姐的,高低亲疏立现,话已经很明确,谁都看得出来。要实实在在论起来,林冰菲着实太没有眼力了点。

  林总监看了看脸色青阵白阵的林冰菲,连忙叹口气,又和王总监使了个眼色,说,“r真是好福气。舒总既然亲自为她烹茶,难不成就是看重她的才华了吧,也的确,小小年纪,有今天这样的成绩倒真是天赋异禀。舒总您看,我们公司自制剧的项目”

  舒健昔平日里参加这样的饭局多不胜数,其实顶烦吃饭时拐弯抹角说生意。

  乔家经济实力雄厚本不需要他的投资,乔君念是他多年好友,他是家中四儿子,生来就权利不多,又因为小特的事情惹得乔家老爷子大发雷霆,故而大部分资金被冻结,原本抽股的几家公司也融资叫停,搞得现在十分捉襟见肘。

  乔老提点过舒健昔,话里话外都有不要他多管闲事的意思。但是,现在乔君念领着唯还保留在他名下且周转正常的艺人找上门来,他还真想不好该怎么拒绝。

  其实,他和小特的事情他是知道的。小时候,杨门还很显赫,院子里群半大孩子玩在起,整天疯闹,杨紫依就和乔君念走得非常近,后来被他们家人发现以后,闹出挺大动静,乔君念甚至被他家老爷子也气之下扔进军营里,等到服完兵役回来杨家早已物是人非了。

  那时候,舒健昔亲眼见过乔君念颓废的样子,翩翩佳公子缩在墙角里又抽烟又喝酒。舒健昔抬眼去看乔君念,他正坐在那里品茶,不知道在想什么,下巴上的胡渣若隐若现,眼袋发青,神行憔悴。舒健昔到底没忍心,叹口气,思忖片刻,才笑盈盈地说:“好啊,明天找人去我公司洽谈下投资相关事宜。”

  两位总监高兴地就差手舞足蹈了,纷纷打量自家老板,谁知他却是副根本不在意的样子,闷着头喝茶,眼神飘忽。

  舒健昔看了看低着头从刚才开始直窘迫的郁好,王总监立刻会意,“舒总,我们r是明日之星,人长得漂亮还有才华,是当代不让须眉的佳人,舒总又是时代骄子,商业巨鳄,是代才子,我看才子就是要配佳人的嘛!”

  舒健昔笑了笑,没做什么言语,但是眼睛却完全是放在郁好的身上的,坐姿方向也很大程度倾向于郁好,眼睛里闪着幽深的光芒。

  从前我剥夺了你的梦想,那么,重来回,我定会替你完成梦想。

  乔君念听见这话倒是乐了,“舒老二,行啊你,我以为你迫于我们家老爷子滛威要不管我死活了呢,以前怎么没看出你这么仗义啊?”

  舒健昔撇撇嘴,“小时候你追姑娘,是谁给你透漏手信息;考试的时候,谁给你传的答案;你跟我在军营里混,是谁帮你放风往教官靴子里放癞蛤蟆的;你要死要活,是谁保了你的小命的。”

  这话出,不知情的人都会跟着哄笑,再跟着附和几句,只有小特迟疑的抬起头看着乔君念那张英俊的脸若有所思。

  乔君念也是怔,神情里的悲伤时难以掩饰地溢出来,然后叹口气。不会儿抬起头就已经恢复常态,笑着打趣回去,“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呢,你他妈的是看上我手里的姑娘了,做顺水人情呢吧。”然后瞅了瞅坐在那里板板正正,不怎么说话的漂亮小姑娘,揶揄道:“你最近胃口可真不小,听说曹小三也在追她,你们悠着点,我才是她b,我管理我手下艺人的人身安全不受些岁数大的变态跟踪追求。”

  舒健昔笑着骂回去,又看了眼默不作声低头吃饭的郁好。

  这说的是谁,大家此刻早就了然了,来回在舒健昔和郁好脸上逡巡。

  看样子,两个人认识时间不短了,照般的套路,就像李绍婉那样的,肯定巴不得跟舒健昔登报传绯闻炒作自己。但是r看起来却十分低调,言语间颇恭谨谦逊,让人既心生羡慕又自叹不如。

  琳琅听不下去了,冷哼声,别过头去,闷闷的喝了口茶,心想,有时候老天就是这么不公,明明有些人为了达到目的费尽心机,付出巨大代价却仍得不到自己想要的,而有些人就单凭上天的独厚,就能轻而易举得到切。凭什么?r有天你最好别犯在我手上,不然我定黑得连你妈都认不出你。

  小绿的神思已经飘了好远,有些事情恍然隔世,她想起自己和颜君华的往事,心里不舒坦。漫不经心地吃了口点心,现在算算已经三个月没有和他再联系了,因为他已经结婚了。

  蔡珊珊和邓珉悠笑意盈盈,并不说什么话,仍然在和几个经理聊天。

  吃过饭以后,时间已经不早了。大家都是要坐保姆车回去的,林总监的人车,王总监的人车。

  郁好正欲与小特上车时,那个漂亮的金发美女管家在假山后扭着水蛇腰走过来,张口就是流利的中文,笑眯眯的说:“郁小姐,杨小姐,我们老板想请你们喝杯茶,不知能否移步。”

  车上的人都在等她们上车,靠近门边的甚至能听见莱昂说的话,郁好的脸霎时变得极其难堪,“太晚了,我不是很方便,而且也不合适,改天行么?”

  莱昂笑眯眯的摊摊手,耸了耸肩,“郁小姐还是去见见吧,我们老板真的有要事。”然后看了眼神色不定的小特,“而且乔总也在哦。”

  换了间屋子,比刚才那间要小得多,倒是像私人休息室。

  拉门是银杉木制拉门,里外绕着金丝,迎面正厅墙上供着墙面的各路神佛,案前点着熏香,屋子里有股陈年旧谙的意味。

  舒健昔就坐在案前正对着她的方向,头也不抬的烹茶。

  没有开灯,只有暗而飘渺的烛台嵌在墙上的玉制支架里,每隔米,处幽光升腾,并不诡异倒是有种奇异的安宁。

  屋子上方终于有盏大吊灯,光却是暖黄铯的,影影绰绰的灯光垂下来就如同在舒健昔的身上披上道金光灿灿的金衣,他整个人好看的根本不真实。

  他抬起头来,温柔地对着

  郁好笑了笑,拍拍身边的座位,“你来了。过来,坐到我身边。”

  然后,扬头示意,“小特跟着莱昂去隔壁吧。”

  小特眼里有狐疑,“干什么啊?舒老二我可不怕你啊,咱们块长大的,你啥样我可知道,你别对我们好好打主意,她清清白白的小姑娘,你别伸手伸太长,而且,她有喜欢的人了。”

  舒健昔皱皱眉头,“我有分寸,乔君念在隔壁他有话和你说,说完了你再到我这儿来领人总行了吧。”

  小特听到乔君念的名字浑身震,呆呆的愣在那里根本不想去,莱昂趴在她的耳朵边说了几句话,她才犹豫了会儿嘱咐郁好几句跟着走了。

  舒健昔,“过来,坐到我身边来。”

  郁好叹口气,“你这是什么意思,对我频频示好,还真打算追我啊?”坐过去在他身边的団垫上坐下,漂亮的眼睛里闪着烛火苒苒的光,她低着头,松松扎着的头发散开了点,鬓前缕青丝恰好顽皮的垂下来,她又轻巧的别在耳朵后面,舒健昔目不转睛的注视着,非常希望自己就是那缕头发,可以被她那样温柔对待。

  郁好轻声说:“前阵我接到李绍婉的电话了。”

  舒健昔有点愣住,她给她打什么电话,脸色沉下来,“她给你打电话?她想干什么?”

  “她问我究竟发什么了什么事情,你突然不爱她了,还被你的人赶到国外,问问是不是因为我大姐的缘故,问问事情还有没有转圜的余地。”

  舒健昔手里拿着小杵,有搭没搭的捣着茶叶,眯着眼睛说:“我以前还觉得她挺懂事的呢,竟然还能说出这话来。”

  郁好笑了,“是不是在你眼里,不按着你的心意来的都是不懂事儿,都是无理取闹?是不是家族永远都比爱情重要?说要拿走你的钱夺走你的权,你就能抛下任何爱你的人,你怎么不想想人家是为什么和你在起的。个是这样两个也是这样,你,还有乔君念,还有”

  舒健昔关注的侧重点不在于郁好奇怪的态度和欲言又止的话,他揉着太阳岤,梨花样的眸子里寒光四射,“跟我谈爱情,她也配?你怎么不问问她是因为什么接近我的?我跟她在起,从来没有亏过她,就算是分手,我也送过她套梨花岗的小别墅,市价小五百万,这都满足不了她,她的胃口可太大了。”

  “还有封杀她的人不是我,是我家老头。”他顿了顿,有点动怒,凉凉地看着她,“而且,这不该是你来过问我的事情吧。”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下了天的瓢泼大雨,我的新新美美鞋纸都进水啦【表情】

  流年不利,去吃饭被雨拍,去取证书被雨拍,开了个小会还到错时间点了,早去了个小时,出来还是被雨拍!

  因为我木有伞!!!

  阿弥陀佛,我真应该把上庙里进香提上日程啦

  第三十二章

  舒健昔顿了顿,有点动怒,凉凉的看着她,“而且,这不该是你来过问我的事情。”

  那茶水入口甘醇却有几分苦涩,郁好抬头,大眼睛里写满嘲讽,“谁要管?谁要过问?我哪有资格啊,不过是有感而发而已,舒总还是别见怪的好。”

  舒健昔眼睛里的目光十分深邃,沉着的脸忽然笑起来,“你可真像只小刺猬,心里不痛快了就要竖起全身的刺来对付我,不过我也没见你对别人有那么大反应,就是单独对我,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郁好觉得舒健昔现在整个人都不太好,智商是降低了还是怎么的,她恨他不是直明摆着的事情么。

  郁好淡淡的说:“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李绍婉会给我打电话?”她审视着对面微笑着的英俊男子,不愿意错过对方丝毫的变化,“我和她只是点头之交。而且,我和你的事情连小特都不知道,为什么她会知道?”

  “还是说——”她特意停顿了,扬着眉毛看舒健昔,后者只是定定地看着她,然后重重地叹口气。

  屋子里的灯光非常暗,郁好初进来的时候还以为误入了哪个祠堂,没想到像舒健昔这样的挺拔利落的北方男子竟然也会信佛,那些八方佛像神态各异,各自坐镇在自己的方位,或痴或嗔,众生众相。

  舒健昔没有答话,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顿了顿,转移话题说:“你也信佛?”

  郁好不信,但是她认识。以前在郁家,阿姨和管家对她都不是很好,倒是看管园子里花花草草的园林师父林阿姨对她还与别人不同些,每次她被郁文文惩罚不能吃饭,林阿姨总是会在晚上默不作声的给她塞点吃的。林阿姨为人沉默低调,安守本分,除却每日照看花草树木以外,最大的兴趣就是吃斋念佛,郁好跟着时间长了,自然耳濡目染。

  “信佛是种信仰。我没有信仰。”郁好慢慢说,然后对着表情高深莫测的舒健昔笑了笑,“反而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信。”言外之意是既然信佛还能做出迷她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舒健昔当然知道她的意思,只是疲惫的叹口气,扶着额头,避重就轻说,“我外婆生前最喜欢这几尊佛了,”他的声音非常非常低,低到郁好必须侧耳凝神仔细听才能分辨清楚。“她去世以后,我直都替她供着。不过,我现在的心性也的确是沉下来不少,有些事情看得非常深刻了。”

  能看得出来,舒健昔的神色不太对,但是具体郁好也说不上来,她低眉顺眼老老实实地坐在那里时没了言语。她想问舒健昔的话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出来。

  舒健昔神色倦怠,郁好靠得他这么近,自然看见他眼下的晕黑之色,大约是许久没有睡过好觉了吧。

  就在郁好心里想着杂七杂八的事情时,舒健昔忽然倾过身来把抱住郁好,男子的凛冽气息下子飘到她身边,既陌生又熟悉,郁好有些急了,竟打翻茶杯慌张的去拉他的衣角,“舒健昔,是你说要尊重我的,你说你要追求我,把我放在和你等同的位置上的,舒健昔!!你能不能松手!!你滚开!!!”

  舒健昔压过来的时候浑身滚烫,脸上却奇异的苍白,抱着郁好的腰身,紧得像是下秒就要失去她了样,他的声音却仍然很冷清,“让我抱会儿吧,我太困了,好久没有睡好觉了。”

  他埋首在她的脖颈里,呼出来的气都是滚烫的,“乖,我保证不再做强迫你的事情,我只是想要抱着你睡会儿。”

  郁好惊吓过度,仍然心有余悸。他怎么老是如狼似虎地扑上来杀的她措手不及呢?其实郁好从来没有想过,像她这样冰冷的性子,只有这样强势又不失温柔的男人才能够真正接近她。

  舒健昔呼吸渐渐平稳,脸上终于有了点血色。郁好又瘦又弱哪里撑得动他,她动了动,舒健昔像是知道她的意图样,抱着她的腰往下伏,结果修长的身子正好躺在身侧的榻榻米上。

  他的个子极高,那么大的人蜷缩在她身旁,疲惫的伏在他的膝头,皱着眉头浅睡着,竟然有点像是孩子样,郁好竟然有几分恍惚,这个眼前安静纯良的人真的就是前些日子那么对自己的人吗。

  郁好把手探到他额头上摸了摸,果然是发了高烧。她轻轻的推了推他,“别在这里躺着了,去医院吧,你好像在发高烧。”

  过了好久,舒健昔才闭着眼睛带着浓重的鼻音说:“不去。你让我躺会儿。你留在我身边,不许走。我睡会儿就好,明早还有会要开。”

  小特直在隔壁却不见任何动静,郁好心里也有些着急。舒健昔抱她抱得很紧,稍微动下,他就会相应的收几分力,箍得疼了,垂他两下,他才肯松手。

  天色已经放亮,郁好昏昏沉沉的靠在墙壁上浑身僵硬的难受,舒健昔仍然抱着她的腰,倒是睡得酣甜。饱满光洁的额头上因为睡眠质量不错而些微沁出点薄汗来,整个人比平日里的冷峻漠然添了股稚气,显得平易近人许多。郁好又伸手探了探,好像他睡过觉以后的确是不怎么热了。

  电话嗡嗡作响的时候,郁好昏昏沉沉的晃着脑袋个激灵惊醒过来,赶忙接了电话。

  等到赶到医院以后郁好才发现自己跑得慌忙,连鞋子跑丢了竟然都不知道。医院的灯亮着,正在给郁山检查究竟是哪里出现了错误,导致他肾脏衰竭得如此之迅速。

  现在稳下心神来,郁好仿佛用光了所有力气样浑身瘫软,王叔叔赶紧扶着她坐在旁的长椅上,“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