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遭遇小偷(1/2)

加入书签

  滴滴搭塔的摆钟,让冯秋玲的眉头拧得更紧了。

  冯成林看看女儿,低叹口气说:“不是爸说你,你年纪也不小了,可你跟那个什么顺的人来往合适吗?你是工人,他就一无业游民。”

  冯秋玲抬头看了父亲一眼说:“有什么不合适的,无业游民也是人。而且,我爱他,他也爱我。”

  冯成林脸色一沉,叹气说道:“都怪我,对你教育得不够好。你看你,一个大姑娘家,说这话也不害臊你要找对象,也得找个正经的,踏实的人家吧?改天我让你陈阿姨……。”

  冯秋玲明白父亲的意思,自己也二十好几了,可自上次在电影院偶遇后,她发觉自己深深的爱上了那可爱的大男孩。她啪地站了起来:“我不要!”说罢,走出房门。

  担忧地看着女儿,都怪二十几年前的那个早上……若不然,妻子也不会含恨而去……看着女儿甩手出门,两鬓花白的他,禁不住泪流满面。

  离开家,冯秋玲漫无目标地走着。看着身边,成双成对的壁人,她的心瞅着疼。转身进了一家商店,拨通了电话。

  自舅舅搬走后,郝康顺又回到了原来的房间。想着衣服被剪破,钢笔被折断,白色球鞋变戍了褐色,他就无比的懊恼。

  “郝康顺,你的电话。”听到苏阿姨的叫喊,知道是秋玲的电话,他急忙跑了出去。

  刚拿起话筒,郝康顺是千丝万缕心里有好多的话对秋玲说,可看见苏阿姨正盯着自已,一只耳朵巴不得伸进话筒里面。于是他正了正嗓音问找他什么事。冯秋玲一听就气了,这没心没肺的,自己为了他不知掉了多少眼泪,难道他就不想自己?

  “秋玲,昨天我到医院,医生说你出院了,我想去看你,又怕你爸……”

  “我知道。”冯秋玲知道自那天爸爸下了逐客令以后,她就好几天没看见郝康顺,一日如隔三秋,仅几日时间就悴了不少。

  “康顺,我想你。”冯秋玲说着,眼泪不争气地啪啪往下掉。

  听到电话里头的哭声,郝康顺慌了,忙道:“别,你别哭。你在那,我马上过去找你。”挂上电话,急忙跑了出去。就连后面传来苏阿姨的喊声,也无睱搭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