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亮的大眼,紧紧凝视着王霸天说道:“王霸天,我在外门也有三年了,各地方都很熟悉,日后我告诉你,只是我直都还没有种灵,哎!要我帮你挑功法吗?”

  “暂时不用,等我拿不定主意时你再帮我提建议也不错。"王霸天说完后就寻找起来了。

  这次选战技他早有计较了,选攻击类本拳法或者掌法,本淬炼肉身的功法,肉身的强悍,容纳灵湖更多,可惜半个时辰后,这些都欠缺什么。层无满意的功法,也只好到二层了。

  当王霸天踏上二层楼梯时,突然股强烈的威压,压制住寸步难行。这时候在层的封清雅他们都吃惊的看着他,不是外门弟子只能在层挑选功法吗?怎么去二层了?其他弟子有点幸灾乐祸想看他出丑。

  封清雅见他受阻,忙大声说道:“霸天小心。”王霸天见封清雅他们脸上都露出担忧之色,出口提醒他,心里感到股暖意。

  王霸天只道:“放心,没事。”刹那间明白了,老者说的有实力才可以领取的真正含义了。

  心里发狠,不就是实力吗?当即脸色沉,深吸口气,急速运转灵湖的灵力流遍全身,这股威压刹时都消失了,全身阵轻松,连登数下,瞬间进入二层了。

  层在场所有弟子都目瞪口呆,面面相觑。封清雅他们也舒了口气。

  王霸天来到二层,目光扫,此层人员相对极少,只有三人都各自在查阅功法,此时见王霸天进来,见他是陌生面孔人都诧异的看着他。

  此三人中有个相貌极美的女子,大约二十岁,着身红裙,身材高挑,双妩媚动人的眼睛迷惑地凝视着他,嘴角微微笑。

  她步履轻盈,神态高燕,来他面前轻声曼语道:“请问小师弟,我觉得你很面生啊,该不会是刚进入的吧?”

  王霸天见这漂亮女子询问,很实诚地道:“不错,我叫王霸天,怎么了,我不该上来?”

  “啊,你是王霸天,昨天打败风中岳和云飞两人,就是你?”那女子脸色大变大吃惊道。

  “怎么打了场架,闹得世人皆知,这也太快了吧。真无聊!”王霸天口里嘀咕着。

  如今能够上二层,昨天传言果然不假,实力强悍,但是对方如此年轻,吃惊不小。

  那女子见他苦闷的神情,并不觉得多吃惊,好像对他的情况还略知二,眼波流动轻转瞟了他眼道:“王师弟,还真是直爽人哟,连某些人都敢指责。我叫古灵菲,古长老是我祖父。”

  “有些人还真是胆大无知,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此时有个男子大声说道,说完之后就怒气冲冲走向另处独自挑选战技。

  王聪很诧异,时不知哪里得罪他了,迷惑不解看着他走开了。

  “小师弟,不要理他,那人是风家的人,当然对你有成见,我来介绍下,这位是穆清明,他祖父是穆长老,昨晚家族长老把我们这些小辈叫了去,说了小师弟的些事,不然我们怎么知道你的事呢。”

  王霸天这时候才知道,昨晚之事,几位长老都告诉自己脉众人,既然如此,能够认识其他长老子女也不错。

  这时候穆清明走到他面前施礼问候,都有亲近之意。两人现在都不急着自己选功法了,他们祖父都说他是个狠人,只可结交不可得罪。

  王霸天就在二层细细挑选,突然看个玉简红的发黑,顺手取出用神识查看,道信息传入脑海里,大日炎皇拳,火属性法诀,地阶上品残诀,有四层可以修练,分上中下三本,中下两本不知下落,如果三本功法都可以修练,堪比天级功法。

  王霸天此时有点怦然心动,心知自己有彼岸花具有无限吞噬的能力,当下就决定了就是这功法。

  古灵菲他们早就注意到他到底选什么功法,时见他找到,便来到他身前,问之下,不由得大吃惊同时惊呼:“大日炎皇拳?”

  第0013章相约生死战

  ??

  王霸天愣,听他们语气很惊讶,不解地问道:“怎么了,有问题?”

  古凌菲漂亮的眉毛微微蹙,用凝重的口气道:“这功法极难修炼,首先要种玉品花种,这第关恐怕你就难以做到。然而火云宗种下此花种,聊聊数人,更何况,还是残本,只能修炼道四层,是否强大,因无人修炼切都未知,所以浪费时间和精力,对自己有弊无利,有什么作用呢?”

  王霸天听她说了这么多,只当了解了这功法的难度而已,自己早已决定。

  “多谢你关心,我决定修炼这功法了。玉品花种,我相信能找到。”言语间透露出股无比坚定的意味。

  古凌菲微微有点失望,对方性格如此固执,心里也唯有祝福他能成功了。

  王霸天的身影在二楼藏宝楼不停的穿插着,希望再找到能够修炼肉身的功法,半个时辰后,直没有满意的功法,很失望地叹了口气。

  王霸天心高气傲,极为信心,心里直是追求力量得强大。

  对些极难令自己动心的功法,宁缺勿滥,也不想浪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王霸天很了解自身的情况,彼岸花强大吞噬灵气的速度,修炼时他人的三倍。又身具五花属性体质,在这样远超别人的优势,为什么要选些平庸的功法呢?

  王霸天要的是与众不同,威力无比强大的功法,旦修炼成功,必然会超脱同辈,凌驾于他人,这样才能与同门的无数天才争锋,否则,直仰视他人鼻息,以自己的个性完全做不到。

  王霸天很遗憾地对古凌菲两人道:“你们找好没有,这次没有找到好的功法,我只能放弃了。”

  古凌菲和穆清明感到很惊讶,他为何放弃这次免费的机会,微微愣后,瞬间明白了他的做法,为他有如此高傲自信的心性,吃惊不小1

  他们早就选好了自己中意的功法,只是想看看他又选到什么样的功法。

  结果出乎意料,竟然放弃了!

  三人来到层时,封清雅众人早等候多时了,封清雅精致的脸上露出焦急之色,关心的口气急声问道:“霸天,找到满意的功法了吗?”

  王霸天只是微微笑,点了点头道:“找到了,你们都找好了吧。”

  封清雅他们都点头,特别是封八楼和封九郎更是眉飞色舞说着自己功法如何强大,日后怎样打得别人屁股尿流,得意劲喜形于外。

  王霸天很享受这种热闹的氛围,心情愉悦,来到了那老者面前,准备都复制份带回去。

  大家都发了血誓后,准备到王霸天的小院落稍留片刻,方便日后找寻。

  行至半路中,突然前方遇到群人,簇拥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缓缓走了过来。

  见到王霸天他们,那年轻人突然眼睛亮,面露狰狞,目光凶狠地问道:“你们这里谁叫王霸天的人,给老子站出来!”

  话语相当狂妄至极,副欠扁的模样。

  王霸天他们见到这人如此无理的问话,都微微怔,感到莫名其妙。

  唯独古凌菲和穆清明心中明白,这是风家的人撮使有些人来找王霸天的麻烦了,也认识对方只是内门个普通弟子,心中动,想看看王霸天如何应付眼前的刁难。

  王霸天双眉微微跳动,目光蓦然凌厉无比,怒气直冲头顶,就要猛扑过去。

  这时候封清雅双眸轻轻斜瞥王霸天,见他脸色剧变,欲要冲过去怒杀对方的神态,知道在火云宗内弟子之间不可同门相残,怕他怒之下杀了对方,惹下滔天大祸2

  当即灵机动,抢先步娇声喝道:“你等有什么事,如此嚣张阻拦我们,想挑事吗?不拍触犯宗门条规被责罚?”

  王霸天本欲灭杀了那人时,突然听到封清雅说在宗门不可乱杀,心念于此,才稍微遏制怒气上涌大声喝道:“你是什么人,竟然如此嚣张,还自称老子,不说出原由,今日我与你等不会甘休!”

  那众人中间站立的年轻人听对方阵叫嚷,又见个脸色黝黑的少年大声喝问自己,心知对方必定是风师兄要他找的人了,自持已是渡灵境初期了,不屑的眼光凝视着王霸天,嘴角露出残忍的笑容道:

  “我是内门弟子风勇,想见识下,胆敢在长老面前折辱我风家子弟的人,什么单花道品的天才,我呸,有没有胆量和我比斗番。”

  “什么?王霸天在长老面前打败他们风家弟子,竟然如此大胆,我怎么没有听说?”

  “啊!有这么回事吗?他还是单花道品,我的妈呀!这人了不得。

  “霸天昨天不是被张管事带去见长老他们了吗,怎么又和风家的人发生冲突了,难道又打败了风家子弟,嘿嘿!我高兴啊。”

  “唉!霸天还真是想霸天了啊,刚到火云宗就在长老面前露脸了,我八楼怎么没有这样好的机会呢?”

  王霸天听到对方这样回答,顿时,明白了对方是何人教唆来的,眼光冷意渐浓,眉头挑,嘴角露出了抹美丽的弧度。

  “想和我比斗,你还不够格,有人堂堂身为长辈,居然有这等卑劣的手段,真丢了某些人的脸面啊。”

  那年轻人听到王霸天辱骂自家长辈,还说自己不配与他交手,气得脸红脖子粗,手足轻颤,目光冰凉而阴沉的盯着他道:“你不要遂皮子厉害,我今日就是要你和你比斗,胆敢和我决战吗?”

  王霸天双锐利的眼睛,猜测出对方大不了是渡灵境中期而已,凭自己的修为,凭自己的杀人经验,完全可以击败对方3

  当即淡淡说道:“你既然想死,我成全你,不过是生死战,时间是在七日后,你敢接吗?”

  那少年听对方的话后,起初微微怔,随即哈哈大笑,目光的冷意更浓,脸上露阴狠之色道:“好,你竟然胆敢提出生死战,我原是想饶你条狗命的,既然不识抬举,我接了,还想多活几日,那你好好把自己的后事安排好。”

  说完后便大摇大摆地离开了,他的那些跟随的人,个个脸上露出你死定了的不屑眼光,也跟着走了。

  霎时,王霸天四周的人满脸错愕,意想不到他会提出生死战,深深为他的胆量和勇气,敬佩不已!

  不知他真正有实力才提出生死战,还是时冲动之言,这些都不重要了,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唯有默默祝福他比斗时,打败对方能继续活下去。

  王霸天见他们副怀疑的脸色,都沉默不语,极为自信地道:“那不过是跳梁小丑,我还真没放在心上,今日难得认识古师姐他们,走!大家到我的住处去畅谈番。”

  在王霸天的小院落里,大家相谈甚欢,彼此的感情逐渐加深,古凌菲她们为他的豪爽大气的谈吐,稳重沉着的神态,稍微放下了对他怀疑的心思。

  王霸天在这时候,突然想到灵草目录之事,向古凌菲讨要了份玉简。

  大家相聚两个时辰后都各自离开了。

  等他们众人都走了之后,王霸天才取出大日炎皇拳玉简,沉下心细细领悟其中奥义。

  王霸天不知道灵湖里的彼岸花是什么品阶,内心隐隐觉得非同寻常,不止是玉品的阶位,之所以,在藏宝楼敢不顾古凌菲他们的劝阻,毅然要修炼此功法,凭的是直觉。

  大日炎皇拳分九招,式比式难练,招比招凶猛,其功法直在藏宝楼数千年无人修炼,威力无人可知,可想而知其修炼难度极高。

  功法领悟得极慢,晦涩深奥,王霸天足足日夜,才勉强把第式完全悟透,但是,没有真正修炼,因为早就想到个好地方。

  翌日,王霸天不到个时辰,就来到了后山的火岩洞口,洞里隐隐有浓浓火属性灵力的波动。

  王霸天心里松,停留片刻,直奔洞内。

  路行走间,见洞内有不少身着外门弟子袍衣的人,在打坐修炼,凭他们的修为只能在最外围处。

  那些外门弟子都很吃惊的看着他,竟然还直在向里面行走,心想外门何时来了个猛人,胆敢往更深处闯?

  可微微想,便旋即想起了个人,王霸天。

  第天到宗门时,就凭单花属性独斗两个多属性的弟子终结果却出乎意料,对方个重伤,个被打得心寒认输才罢休。

  在数千年内,都没有发生这种事,但是王霸天做到了。

  为他们这些普通单花属性的人,大大争了个脸面,无不敬佩他的实力!

  王霸天路视若未睹,急奔向更深处,也看到了不少内门弟子了。

  不过,王霸天没有就此停留,要想突破自己承受的极限,就必须再前行。

  半柱香后,真正感觉到肉身有阵阵撕裂般剧痛了,才停留下来,此处早就没任何人了,于是准备打坐开始修炼。

  第0014章战风勇

  ??

  王霸天沉下心来,取出大日炎皇拳功法的玉简,用神识查看其功法首义要诀。

  欲练大日炎皇拳,必悟日照高悬,无形炎识也!心火似日焱,日有形而有无形之妙,心有形而无炎滋,用火无火,不著用之象,斯为得之。用心火沟通天日之无形之焱,行之于体内循之凝容心血,再流行脉缓转丹田······。

  王霸天细细先领悟要义,再吸岩洞火灵气化成火灵液存灵湖,灵湖中彼岸花红得发黑,当属火属性特征,彼岸花吸取火灵液越多,花朵愈发凝实,火属性更强,大日炎皇招式发出的力量更强大。

  王霸天运气逍遥诀,开始疯狂地修炼起来。灵湖中那朵彼岸花,此刻也快速无比的旋转起来,身外四面八方的火灵气纷纷向他奔来,就像股龙卷风似的围着身体旋转起来,体内的彼岸花更疯狂的旋转。

  如此循环不息,火灵气循环流遍全身不停地洗刷着经脉肌肉和骨骼,遍遍流转,次次的洗刷身体,如此过了日后,王霸天用神识查看灵湖的彼岸花,渐渐凝实成朵真正的花了,不再是半虚幻状态。

  心下喜,又疯狂运行逍遥诀九遍后,感觉到灵湖在刹那有丝停顿,“轰”的声在体内爆响,彼岸花完完全全凝实成朵极其妖艳邪异的大红花,血红中带有缕黑色,继续不停的旋转着。

  王霸天双眼精芒连闪,倏地站起身来,全身阵爆响,感到浑身充满爆炸性的力量,举手投地皆有撕裂万物的强大力量,肌肉犹如钢铁般坚硬,全身血管筋脉更粗实,骨骼更细致紧密,血液更充盈流转跟快速,双眼视觉更敏锐,切达到了渡灵境后期的番体现。

  在进宗门前,隐隐发现有突破的迹象,这不在这暴躁又浓烈得火属性的灵气下,再加上彼岸花强大的吞噬之力,日当三日的修炼。不突破才怪!

  终于突破了,十四岁的渡灵境后期,东洲也是极少,王霸天此时心情汹涌澎湃,情高扬1

  突破后肉身强悍无比,完全可以在这里真正开始修炼大日炎皇拳第式了。

  王霸天不知道灵湖里的彼岸花是什么阶位,仅仅凭直觉毅然选了这战技,早已把这招式在心里演化了无数遍了,此时,心情极为忐忑把这招式缓缓打出,只觉得股浑厚的火灵力在全身流遍圈后,再从右臂流向拳头涌出,道红光闪电般飞出,阵阵空间破裂声响过不停,四周震荡不休。

  王霸天当场狂喜,激动不已,昂头长啸,道高亢的啸声,响彻四野。

  终于成功了,那彼岸花绝对在玉品以上,王霸天此时也不知道它是什么品阶,带着自己的灵魂来到这异世大陆的彼岸花,是何等的强大,透着无尽的神秘。

  这还是自己只发现吞噬灵气,吞噬灵魂两种功能,日后呢,旦强大时,还会发现什么?王霸天很期待那刻的到来。

  狂喜过后,静下心来,再次次地演化,练习,灵力消耗空了,又打坐疯狂运转彼岸花,吞噬四周的火属性的灵气转化成火灵力。

  王霸天不停练习大日炎皇拳第式,势必招式在心念动瞬间可以发动的地步,在火炎洞不知休息,不知时间疯狂修炼时,宗门内早就因为他闹得风起云涌,片争论。

  在火云宗的内外门弟子中,无不为王霸天向比他高阶的风勇,提出生死战,满脸惊愕,觉得这是件不可思议的事。

  在以往也有过类似越阶挑战的事,那都是内门弟子挑战核心弟子的比斗,也只是比武切磋。虽然从没有成功过,但无性命之忧啊!

  可如今,个刚刚才进入宗门日,就胆敢提出越阶比斗,还是生死战,个是脱凡境,个是渡灵境初期,怎么说也说不过去,那不是找死不成。

  时宗内有些人都不看好王霸天,认为这是哗众取宠,自寻死路2

  而有些知道底细的人,持有相反的意见,都认为王霸天不是在找死,而是有定的实力抗衡,能够人独战两个多花属性的人,打得对方个胆寒认输,另个至今还在养伤,谁敢说没有实力挑战渡灵境的人,就凭这点也有战之力。

  甚至听说到最高隐秘的事,王霸天在长老院时与风长老对持,敢和长老叫板,令长老大失脸面,恼羞成怒,才有风家下令家族脉的人,故意借机生事,灭杀对方,王霸天不甘屈服,毅然提出生死战的。

  这件事生死战传得宗内上下无人不知,轰动时,连宗内九大脉峰的核心弟子,甚至真传弟子都知晓了,那些绝世天才都会在决斗那天,前来观战。

  而宗内的高层掌权者,都三缄其口,不澄清王霸天叫板风长老之事,对宗内弟子的猜测,议论,两人的生死战不理不睬,时也透着诡秘。

  这日,终于到了生死战了,宗内弟子纷纷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