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旦生气张开小嘴,叭叭叭机关枪似的样子,他就只想做件事!

  他上前步,将她死死逼在玻璃窗上,大手轻轻勾她柔软的腰肢,便将她还在轻轻颤抖的身子圈进了怀里。

  没有丝毫犹豫,他俯身狠狠地咬住了她的唇。

  浓烈的男人气息,夹杂着淡淡的烟草味迎面扑来,百合来不及躲闪,甚至连挣扎都毫无机会。

  他也压根不给她反应的机会,对她无力的抗拒不管不顾,霸道而热烈吻她。

  她使劲将双手从他怀里抽离出来,卯足劲去推他,却发现自己在他面前如蚍蜉撼大树般,纵然双脚轮番上阵,他依然纹丝不动。

  吻了良久,他终于放开了她,看着她惊恐的身子,年与江的狭长的眸子里似是汪幽深的寒潭,深不见底。手机请访问:

  41第41章后知后觉

  他眉头微蹙,紧紧地抓着她的双臂,直逼她惊恐的眸子,恨恨训道:“笨蛋!你就真的这么后知后觉吗?你知道不知道?我看到你和别的男人在起,有多想上去把你拉回来吗?我做了那么多事,难道你都会以为这是个上司对个下属做的正常的举动吗?难道你以前的那些上司也会动不动就会冲动地,不受控制地去这样对你?”

  百合傻了,抬眸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直以来都沉着冷静的大领导,变得像头狂躁挫败的狮子样冲她怒吼,她彻底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眼睛里除了惊恐和错愕,脑子里只剩下大片大片的空白。

  这么大个领导,如此莫名其妙

  只是,匪夷所思的是,为何每次对他的莫名其妙,自己却总是会鬼使神差地忘记去拒绝。

  抑或是,自己潜意识里从未对他的那些暧昧举动排斥过?

  而此时的年与江觉得自己定是疯了!

  不知道是因为离她越来越近还是其他什么缘故,他每次靠近她,他总觉得自己的鼻尖隐隐有种清清的香味萦绕。

  他甚至可笑地想过,名字叫百合的女人身上会散发出百合花的清香吗?

  自己素来是个只做不言的人,今天居然败在这个小丫头身上!

  隐忍了这么久,分析了这么久,愣是没有搞清楚为什么这个有点顽皮有点倔强又有点迷糊的丫头身上像是有股魔力似的,深深地吸引着自己,蛊惑着自己,让自己方寸大乱!

  百合还在自己的迷乱里怔忪,年与江却已没有耐性给她拒绝他或者缓过来的机会。

  此刻,他心里头那种难耐感肆意,似有微弱的火苗在心底炙烤。

  似乎每次与她接触,都有这种难耐感,且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

  管不了那么多了,既然她要不知死活地招惹他,就先让他灭了心底那簇撩人的火苗再说!

  他双手按住她的肩膀,低头又毫无征兆地咬住了她。

  与此同时,他炽热的大手沿着她的臂膀慢慢后移,隔着薄薄的小西装外套,在她瘦弱的背上肆意游走。

  百合蓦地挺直了背脊,惊恐地睁大眼睛,杏目圆睁看着他深情地闭上微怒的长眸,脸上只剩下柔柔的线条。

  傻了!她完全傻了!像被施了定身术,四肢动不了,连想说的话也全部都被堵在了喉间!

  年与江炙热的吻带着越来越浓烈的男人气息彻底将百合席卷进了他霸道的里,他将她逼在玻璃窗上,双臂牢牢地圈住她,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百合从没像此刻这样无助和恐惧过,全身的力气似乎在大量被抽离,越来越柔软的身子让她喊不出来,叫不出口,挣脱不了,跑不出去

  甚至,思考不了!只能任由这个男人霸道地索取!

  当口里的烟草味越来越浓重的时候,她终于恢复了点理智。

  如果说几个月前自己醉酒后在陌生男人的房间醒后是意外,即使真的那也得自认倒霉。

  可是,在自己清醒得可以口算解出道二元次方程的时候,被自己的上司如此明目张胆地揩油还无动于衷,那她甄百合如果不是b,就是白痴了!

  就在年与江温热的大手撩起她的衣摆,就要触上她的皮肤时,百合狠狠地咬牙闭上眼,孤注掷般地抬起腿,不顾切地向他的命根子踢去。

  年与江的腿上似是长了眼睛,双膝微微屈,便轻松地挡住了她伸过来的腿。

  “这么狠毒?”年与江放开她的唇,嘴角噙着邪魅的坏笑在她耳边喷出的热气:“还是在暗示我什么?”

  “年书,记,请,请你自重!”百合紧紧拧着眉,趁他手上的力道小了点,挣脱开他的禁锢,下意识地抱起臂护在了胸前。

  “叫我年与江!”年与江敛起脸上的笑,命令的口气。

  “对不起,年书,记。如果您是个喜欢跟下属玩暧昧的领导,很遗憾地告诉您,我恐怕奉陪不了!”百合稳住自己的情绪,抬眸带着薄薄的怒意,倔强坚定地警告他。

  看着她眸子里明明是紧张和惊恐交织,却刻意努力地表现出副镇定的模样,年与江嘴角不由地勾了起来:“你不是说定要找个比你前男友优秀百倍的男人吗?”

  “你是怎么样!关你什么事!”百合没想到他还记得当初自己在海边的“发泄”,脸上温度骤升。

  真是糗死了,早知道这个领导如此不靠谱,那天晚上就不应该为了彼此扯平,而轻易说出自己的秘密了。

  年与江再次逼近她,压低了声音在她鼻尖上喷起热的气息:“比他优秀百倍的恐怕真不多,我担心你会找的太辛苦!不如,降低点条件?我这样的如何?”

  百合的脑袋“嗡”得声,头皮瞬间发麻起来!

  他说这样的话,是在调戏自己,安慰自己,还是真心的?抑或,只是想用这些蜜语甜言来掩饰他刚才系列的过分行为?

  她不可置信地看向他,强掩饰住内心的慌乱,突然冷笑道:“年书,记,虽然我只是个无是处的小科员,但是很抱歉,我对潜规则之类的感情游戏,没有任何兴趣!”

  说完有补充句:“还有,做您的助理,我感觉到自己越来越力不从心。我会跟院领导请示调换岗位的,如果您不愿意,那我只能辞职了!”

  说完,她弯腰欲从他胳膊下钻出去,却被他再次牢牢钳住了胳膊。

  “请放开我!”百合字顿,铿锵有力。

  “遇到事情,你只会逃避吗?被人抢了男朋友就吓跑了,难道我的表白杀伤力也这样大吗?还是,你真的听不懂我在说什么?看不懂我在做什么?”

  年与江脸色阴的吓人,声音突然变得沙哑,说到最后,甚至变成了带着怒意的质问。

  百合怔在了原地,心“怦怦”抑制不住地狂跳起来!心乱如麻,完全不会思考了。手机请访问:

  42第42章不知所措

  正在怔忪间不知所措的时候,年与江攫着她胳膊的手渐渐松了下来,颓然落下:“我不希望在工作上有很强悟性和正确判断力的你,在感情上却胆小怯懦!马上就是国庆长假了,你明天开始就休假吧!假期后,如果你还坚持要离开十五楼,我帮你去找你们院领导!”

  说完,年与江咬了咬牙,转身大步走出办公室,“嘭”得用力甩上了门。

  百合不受控制地哆嗦了下,看着他带着盛怒的背影愤然离去,心里竟突然感觉到空荡荡的!

  自问并不是个无知的女子,只是学不会咄咄逼人罢了。

  这段时间以来,年与江对她的宽容和关心,她不是感受不到其中的微妙。

  只是,两个人之间身份的悬殊,让她不得不望而却步。她真的已经过了游戏和恋爱的年纪,即使对他没有厌恶,那也需要给这种暧昧关系个合理的理由。

  若敢爱她,那就大胆说出来。

  若只是想玩玩,对不起,恕不奉陪!

  年与江回到办公室,躺在椅子里,大口大口地吸烟。阳光透过百叶窗的缝隙照在他线条分明的脸上,形成道道明暗不的光影。

  真是个不谙世事的丫头!自己已经如此明了地对她,她竟还说出那样的话来!

  对潜规则之类的感情游戏没有兴趣?难道我年与江看着就这么像个不认真的男人?!

  亦或,她只是担心他给不了她什么?

  根接根,接连不断地抽完三支烟,年与江正要再接上根的时候,才发现手里的烟盒已经空了。

  拉开办公桌左手边第二个抽屉,修长的手指刚落在放在里面的香烟上,在瞧见烟盒下那张被他看了无数遍的合影时。

  年与江俊逸的眉宇间陡然泛起抹浓浓的情绪,狭长的眸子微眯起来,透出幽深而神秘的光,看不出里面藏的到底是悲是喜,抑或是烦是恼。

  照片的背景是加拿大温哥华著名的狮门大桥,火红的枫叶,映照着照片上那四张神情各异的面孔。

  年与江,江雨霏。除此之外,站在他身边的,是个高挑妩媚的女子,留着妖娆的大波浪卷发。而被江雨霏揽在怀里的,是个四五岁的清秀男孩。

  烟灰颗颗落在照片上,斑驳了四张淡淡的笑靥。

  年与江翻开照片的后面,几行歪歪扭扭的英文赫然映入眼帘:r,!!亲爱的爸爸,妈妈和我很想念你!我们爱你!

  落款是:rb,你的儿子,凯文。

  年与江落在这几行字上的眸光,渐渐变得柔和。盯了良久,他突然捻灭手里的烟,“啪”得打开打火机,将照片伸向淡蓝色的火苗。

  看着刚刚还印着几张鲜活笑脸的照片慢慢变皱,发黄,燃烧,再化为虚有,年与江疲惫地闭上眼,咬了咬牙,将自己的身子重重地窝进了椅子里。

  百合提着包六神无主地回到寝室,直到江雨霏下班回来,她还呆呆地坐在电脑前,对着没有打开的电脑屏幕,就那样动不动地坐着,眼神涣散,失魂落魄。

  “啪——”

  江雨霏进门,顾不上观察百合的异样,兴奋地将手里的沓票甩到了她桌上。百合不由地颤了下,思绪方才慢慢地拉了回来。

  “这什么啊?”百合看着江雨霏笑得如花般灿烂的张脸,淡淡地问道。

  “亲爱的,你真是我的贵人!我那天用你的身份证办,就随便抽了个奖,居然抽到了马尔代夫双飞游!”江雨霏扔掉手里的包,激动得捧起百合的脸差点啃了上去。

  “真的假的?这种小概率事件也会被你遇到?”百合撇撇嘴,因为心中有事,丝毫没有被江雨霏的兴奋感染到,应付了两句。

  “不是被我遇到,是被咱俩遇到!机票已经定了,你和我的名字!后天出发,六天后返回!刚好个国庆假期的长假!”

  “我?”百合这才看向江雨霏,不可置信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尖,“应该是你和你男朋友去吧?”

  “他要加班嘛!再说了,山高皇帝远的!我手上刚好有你的身份证,就直接交给她们去办手续去了!”

  “可是这也太突然了吧?”百合翻了翻江雨霏甩过来的机票,确实是自己的名字。

  只是二十多年来第次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到了,可她为何没有丝兴奋呢?

  “我护照好像还没过期,但是签证没办,这也来不及啊?”尽管如此,她依然情绪不高。

  “不突然怎么会叫rr呢?这些都已经委托旅游团办理了!你就收拾行李准备出发吧!”江雨霏拍了拍百合的肩膀,副成竹在胸的得瑟小样。

  “这也行?”百合还想推辞,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项明。

  指尖在手机屏幕上摩挲良久,她咬咬唇接了起来。

  “百合,怎么样?假期怎么安排的?”果不其然,项明直接开门见山地问她关于国庆假期的事。

  “不好意思啊,我们单位组织了集体出游。”百合瞧了眼手里的机票,心虚地挤出丝笑,仿佛那边的项明能看到样。

  “去哪啊?我自费跟着你们起去。”

  “啊?这样不好吧,我们我们领导特意要求这次不能带家属,也不允许带任何朋友。”百合急中生智,敷衍着项明。

  “哦那好吧,那祝你玩的愉快,节后见!”

  “好的,节日快乐哦!”

  挂了项明的电话,百合轻松地吐出口气。这样老躲避着他也不是事。但是,自己次次拒绝,他还是那样固执

  算了,既然上天又给了她这样次逃避的机会,不如好好放松放松,回来再理会这些剪不断理还乱的事情!

  百合扔掉手机,烦扰地抓了抓头发,四仰八叉地躺在了床上。

  个莫名其妙的上司已经让她难以消化了,这个项明又见缝插针地给她出难题,自己这是碰上桃花了还是倒霉运了?手机请访问:

  43第43章舍命陪大爷

  第二天,百合听了年与江的“命令”,没有去上班。既然领导给她提前放了假,她才不要去积极当劳模呢!

  最关键的是,她还没有想好如何继续去面对他而已。

  江雨霏看起来格外兴奋,殷勤地帮百合又是收拾行李,又是准备防晒霜的,还亲自去旅行社拿回了她们两个人的所有出国证件。

  直到切准备妥当,江雨霏才大大地呼了口气:“让你出个国容易嘛我,我都快成了你的保姆了!”

  “什么叫我出国,我这是舍命陪大爷你啊!”百合没好气地白她眼,明明是她先斩后奏地强拖自己去,这谁给谁当随从啊?

  “哦对,不过没那么严重,我可要不起你的命,舍身陪大爷就行了!舍身陪大爷!”江雨霏假惺惺地眯眼咧嘴,笑得不怀好意。

  市国际机场。

  百合在临登机前,最后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再保证是跟同事起去出游,甄母千叮万嘱她出国在外要注意安全之后才挂了电话。

  正要关机,项明的短信不期而至:安全第,旅途愉快!

  唇角稍稍翘了翘,百合轻微地吐出口气,关掉手机,跟在江雨霏的后面,拖着登机箱进了登机口。

  如果不是为了找个正当的理由婉拒项明的假期邀请,她恐怕也不会那么爽快答应江雨霏出国去度这个黄金周。

  年与江说得没错,她就是个遇到事就习惯逃避的人。尽管她知道逃得了初逃不了十五,但能多装天的傻,她就不愿意早天去面对那些棘手的问题。

  马尔代夫固然很令人向往,但是现在内心团糟的自己去那里,是否有点太对不起那个传说中浪漫得快要媲美天堂的地方了?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不管是项明的坚持,还是年与江的霸道,都统统抛到脑后,先让自己彻底放松放松再说吧!

  终于挤进了飞机,假期出国旅游的人可不是般的多啊!百合的座位在靠窗的位置,她刚坐下来,江雨霏拍了拍她的肩膀笑嘻嘻地说:“我去趟洗手间哈!”

  “去吧!”

  百合冲她点点头,将3的耳机塞进耳朵,轻轻地靠在椅背上,将头扭向窗外,看着机场上停降的排排飞机发呆。

  周杰伦的老歌,简单爱。

  我想就这样桥你的手不放开,爱能不能够永远单纯没有悲哀

  呵,几年前她也相信爱情可以永远单纯没有悲伤,现在的她,不明白彼时为何那样傻!

  正在歌曲里神游的百合,感受到旁边的座位由于重力作用陷了下去,想着是江雨霏回来了,随手摘掉只耳塞递了过去,自己仍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

  “这是什么音乐?跟念经似的!换首!”

  “哦!”百合愣了下,低头正欲在3上按“下首”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瞄到身边的人有点不对劲,蓦地转过头去,等看清旁边鸭舌帽下的人那张熟悉的脸时,惊得她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你怎么变成你了?”看着年与江唇角勾起的那抹戏谑的浅笑,百合使劲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的时候,才慌乱地直起身扭头去找江雨霏。

  “张齐远过来了,雨霏就把机票让给了我,他们现在应该刚刚离开机场!”年与江慵懒地靠在座位上,漫不经心地随手翻了几页手里的杂志,说得云淡风轻。

  “怎么可能?”百合无力地蹙了蹙眉,她是不精明,但也不至于傻到会相信机票会跟电影票样,还可以临时转让?

  解开安全带,正要站起身,乘务员温柔的声音缓缓在机舱内流淌开来:“女士们,先生们,飞机很快就要起飞了,请您坐好,系好安全带”

  惊慌失措的百合扭头向窗外望去,飞机竟然已经开始徐徐滑翔,她只觉得头皮阵发麻,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直到敬业的乘务员过来询问她是否需要帮忙的时候,她才尴尬地摆摆手,硬着头皮坐了下去。

  这是哪跟哪?

  江雨霏那丫头前天晚上死缠烂打求着自己今天跟她起去马尔代夫,怎么已经上飞机了,她却当了逃兵呢?

  不仅如此,还玩了招大变活人,转眼间就把这个应该端坐在办公室里的大领导给换到这里来了!

  天呐!自己认识了几个月的小闺蜜,不会是伪装得极好的人贩子吧?

  当这个极其糟糕的想法掠过脑际的时候,百合不由地打了个哆嗦!

  她悄悄地扭头,乜斜着眸子瞥了眼年与江,只见他脱掉了平日里古古板板的西装领带,衬衣外套了件藏蓝色领毛衫背心,休闲中透着简约干练,扫平日里大领导严肃的商务范,倒是显得年轻了不少。

  顶深蓝色的鸭舌帽低低地扣在他的额上,许是正微眯着眼睛假寐吧,只能看见他浓而密的睫毛,散散地垂下来,在那张似雕刻般的脸上投下抹淡淡的阴影。

  江雨霏说得没错,他看着哪像三十多岁的人啊!说他是“80后”,都不会有人怀疑!

  百合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