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谋铣空饫铩!?br/>

  “是的,我这里也确定了他们的位置。张所长带着十几个便衣起过来了,我们还有十分钟就赶到。张所长让我提醒您,以绑匪的惯性特征来说,他们没拿到钱或者没有跟我们有冲突之前,今晚不会对甄小姐和雨霏小姐施暴的,请您定别冲动,等我们过去起行动。”小高汇报完自己的位置之后,紧张地提醒年与江,生怕他个人冲进去惊动了绑匪。

  “嗯,你们进来也注意安全。”年与江挂了电话,直接把手机调成震动,戴上了耳机,小心翼翼地靠近了厂房。

  夜色已经彻底笼罩了寂寥的野外,年与江在离厂房二十余米的片枯草旁边停下来,边观察着厂房外侧墙壁有没有监控在闪,边围着厂房慢慢地转了圈。在确定厂房只有两层,而且里面根本没有通电外面也没有人把守之后,放心地靠近了些。

  厂房只有个进出口,就是那个被关得严严实实的大铁门。如果直接从这里进去,肯定会引起匪徒的注意,救不出两个丫头不说,自己也有可能被发现。尽管他对自己的拳脚还算有信心,但毕竟是人单力薄,现在也不知道他们有几个人,根本不敢硬闯。

  年与江再次小心地顺着厂房的墙脚慢慢移动身子,边走边仰头寻找着可以让他进去的地方,哪怕是个窗户也可以。

  直到来到厂房的后面,年与江发现头顶的个小孔里放射出缕昏黄的灯光,而且灯光直晃来晃去,不是临时接的白炽灯,就是移动灯光。他皱了皱眉,转身在周围找了几块废旧的石板摞在起,谨慎地抓住厂房墙上因为破旧生锈而翻出来的铁皮,小心翼翼地攀了上去。

  年与江站定之后,从那个唯发出光束的小孔望进去,竟然眼就看到了被绑在墙角的两个姑娘。

  江雨霏歪着脑袋靠在墙上动不动,而百合应该还清醒着,坐靠在墙上,双手双脚都被绑着,时不时地动动双臂,像是在努力挣脱手上的绳子,头上还戴着黑色的布袋。

  还好,虽然她们被五花大绑着,但衣服还算整齐地穿在身上,他们应该没对她们施暴。

  年与江不由地舒了口气,微微侧过身子,移动视线看了看,发现百合所在的小房间应该在厂房的二楼,门口有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坐在小凳子上,边抽着烟,边晃动着手里的灯。

  年与江刚从石板上下来,突然听到前面“吱呀”声,像是大铁门被打开了,他忙小心地抬步,边向厂房前面走去,边往后退去,以免匪徒巡视周围撞见了自己。

  大铁门前,白星边抽烟边吩咐另外两个,“我总觉得年与江那家伙不会这么听话地在家里数钱准备赎款,万他给咱耍手段我们逃都来不及。你们俩,个在这边看着,个去远点的地方,去那边下来的路口守着,万有异常情况及时通知大家。到了安全的时间,我自然会给你们打电话,让你们回来。”

  “可是星哥,你不是说了么,年与江应该不会报警,他那么在乎这俩娘们,又不缺那两千万,怎么可能会冒险报警呢?只要警察不来,我们还怕他不成?”其中个匪徒有点不情愿地说。

  “那也不能掉以轻心,快分头去守着吧!就辛苦你们这几天,事成了之后少不了你们的好处!”白星从口袋里掏出两盒烟塞给两个匪徒,自己转身进了厂房。

  三个人分头行动,离开了铁门前,而那铁门被白星关得剩下了条缝,刚好能容身个人进去。

  蹲在远处的年与江,听到白星那熟悉的声音,恨得咬牙切齿,指关节捏的咯嘣咯嘣响。

  这个畜生,给他活路他不走,非要走违法犯罪的道!

  既然如此,他这次定成全他!

  确定三个人都走远了之后,年与江退后几步给小高打去了电话,悄声说:“他们至少有四个人,个在路口守着,你们进来的时候注意另外个在厂房附近把手,厂房里面上下层都有人,具体几个还不清楚,两个丫头被绑在二层的小房间里。你告诉张所长,你们到了村庄之后,最后分头行动,以免惊扰到匪徒,逼他们做出狗急跳墙的事来。还有,这次的绑架是白星干的。”

  “嗯,我们把车停在了村子外面,现在张所长正在分工,我们马上过去,您个人小心”小高同样压低声音答着年与江。

  “好。”

  看到在厂房周围徘徊的男人转去了后面,年与江挂掉小高的电话,猫着腰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铁门前,听到白星正在二楼和另外个男人说着话,自己侧着身子闪身进了厂房。手机请访问:

  322第325章阴影

  借着从厂房破烂的个个小洞里泄进来的月光,年与江看到这层很空旷,除了边有几个小空房外,里面大片的空地上都是些废弃的木板和石膏板。

  年与江趁着层没有人,迅速移动身子躲到了楼梯下面,顺手拿起旁边的块板砖大小的石板耐心地蹲在了阴影里。

  上面传来吱呀吱呀破旧楼梯的响声,年与江咬了咬牙,握紧了手里的石板。

  白星边哼着歌边燃着烟走了下来,年与江站起身,双手背在身后,低沉的声音喊了声:“星哥。”

  “嗯?”白星有点诧异地站定,刚回过头,年与江的手上的石板“嘭”得声砸向了他的脑袋。

  虽然手里的石板在他碰到白星脑袋的瞬间裂了开来,但白星还是“呃”得闷哼声,倒在了地上。

  年与江踢了踢动不动的白星,重新捡起块石板,直接上了楼。

  “星哥?怎么了?又上来了。”楼上的男人走出来,在看到年与江的身影时,微微愣,立刻警觉了起来,“星?你是谁?”

  “我是白星的兄弟,他让过来的。”年与江边说边靠近男人,倏地从背后抽出手,抡起手上的石板就朝着男人的头部抡了过去。

  男人还未反应过来,就倒在了地上,手里的烟还亮着点点红光。

  年与江快速走进房间,把移动灯光照到墙角,急切地唤着,“宝贝,宝贝,我来了”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已经开始昏昏欲睡的百合突然惊醒过来,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怎么会是他的声音?他不是出差了吗?

  声音再次传来,百合再也无暇顾及猜测,扭动着身子,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年与江走过去,蹲在地上取掉了百合头上的布袋,慢慢地帮她撕掉了嘴上的胶带。

  待百合适应了迎面打过来的灯光,看清眼前的男人确实是年与江时,又惊喜又担心,路上都坚持没有流泪的她,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情不自禁地流了出来,“大叔你来了,你终于来了他们他们有四个人,你怎么进来的?”

  “对不起,宝贝,我来晚了!”年与江看着失而复得的百合,难受地眨了眨眼睛,抬手用力抱紧了她,“警察就在外面,我带你们出去。”

  “嗯嗯,雨霏还昏迷着,先把她叫醒。”百合知道情况紧急,还不是自己流露感情的时候,还是先出去确定安全了之后再说。

  “我先帮你解开。”年与江放开百合,低头快速帮她把手上和脚上的绳子解了开来。

  “雨霏,雨霏?快醒醒!”松绑开来的百合,爬起来先帮江雨霏把嘴上的胶带轻轻撕了下来,拍着她的脸轻唤着她。

  “没事,先帮她把绳子解开,我背她下去,快点!”年与江边急切地解着江雨霏脚上的绳子,边对百合说。

  “好好的。”还在惊恐中的百合手上根本没什么力气,握着那些被歹徒捆得紧紧的绳索,颤抖着双手半天也没解开。

  “乖,我来。”年与江已经打开了江雨霏脚上的绳子,将她的身子转了个方向,自己去解。

  百合在旁边看着,心急如焚,没听到警察的动静,她开始担心匪徒再次进来—眸看了眼门外,不看不要紧,她看到白星手里正拿着块铁块,咬着牙面目狰狞地慢慢靠近了他们。

  “小心!”

  情急之下,百合推了把年与江,自己扑了过去。

  而白星眼疾手快,拎起年与江的衣领,狠狠地骂了句:“年与江,去死吧!”

  白星握着的铁块收起铁落,狠狠地砸到了年与江的头上。年与江睁眼看向旁边的百合,无力的伸出手,连哼都没哼声,闭上眼“轰”得倒在了地上。

  “与江”突如其来的幕让百合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直到看见年与江头上渗出了血,才痛呼声,扑了上去,“与江与江大叔”

  就在这时,下面传来阵乱七八糟的脚步声,还有人说话的声音,白星顾不上其他,转身大步离开房间,从二楼的个小窗户上直接跳了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江雨霏也醒了过来,她揉了揉酸痛的脖子,待看清眼前的切时,也顿时慌了起来,上前抱住年与江的手,眼泪扑簌扑簌滚落,“老爹,老爹你醒醒,你怎么了?你怎么流这么多血呜呜呜,老爹”

  年与江紧闭着双眼,头上的几行鲜血顺着他的额头流到了脸上,百合跪在地上,抱着他的头,将自己的脸紧紧贴在他的脸上,撕心裂肺地哭喊了出来,“与江,你醒醒你醒醒”

  年与江的手突然动了动,江雨霏忙止住哭声,“他醒来了,百合,他醒了”

  百合忙低头,慌乱地抹了抹眼泪,低头去看,只见年与江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见百合,嘴角艰难地勾起抹淡笑,断断续续地轻声说:“别哭宝贝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我也不会离开你”

  说完,他的脑袋偏,又闭上了眼睛。

  “与江”

  百合抱着血流满面的年与江,撕心裂肺地痛喊,将自己的脸紧紧贴在他的额头上,他的血染红了她的脸,和着滚烫的眼泪,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凄艳无比。

  江雨霏捂着嘴,难以置信地看着没有了动静的年与江,眼泪不停地从指缝流出来。

  警察和小高手里拿着电筒跑了进来,看到百合怀里满头是血的年与江,小高满脸惊慌,忙走过去从她手里接过了他,心痛地说:“甄小姐,你没事吧,我们先把年总送医院!”

  看到小高进来,百合瘫坐在地上,眼泪不停地滚落,焦急地哭喊道:“快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救护车我们就在村外备着,”小高对百合说完,扭头大声对跟过来的几名警察喊:“你们帮忙把两个女孩扶下去,张所长,我们把年总先送上车吧!”

  “好!”

  几名警察手忙脚乱地将年与江抬了下去,江雨霏从地上爬起来去扶百合,才发现她浑身已经瘫软在冰凉的地上,只是流着泪目光茫然地看着年与江被抬走,怎么拉也拉不起她。

  “警察叔叔,帮我把她拉起来”手机请访问:

  323第326章落泪

  江雨霏无助地请求旁边的警察,百合闻声,突然像魂刚刚归位样,双手撑在地上,许是由于在地上坐的时间长了,脚下个踉跄,整个人都狼狈地趴在了地上,怎么站也站不起来,着急地落泪。

  两名警察过来起扶起了她,搀着浑身绵软的她从二楼走了下来。

  “谢谢你们,请放开我,我要去陪他”到了楼,脚刚踩到地面,百合就像充了电样,从两名警察同志的手里挣脱出来,不顾切地奋力向外面奔去。

  好在小高带了救护车起在村外候着以备万,年与江刚被抬上救护车,百合也跟着上了车。看着医护人员手脚麻利却井然有序地给年与江检查,戴呼吸器,打电话跟医院联系做好手术准备百合缩在车厢的角落里,连大口呼吸都不敢,紧张和害怕让她只能死死咬着唇,僵僵地看着躺在那里动不动的年与江被医生们抢救着,整个身子不停地颤抖着。

  无声的滚烫的泪,串串从她眼里滑落,颗颗砸在她的手上。

  她觉得自己的喉咙被团团的棉花堵得好死,让她发不出任何声音。

  但是百合她知道,她坚信,她此时此刻心里想要对他说的所有话,他定都可以听见,定能感受的到。

  与江,我有很多很多话等你回来给你说的,你不能不给我机会你说过春暖花开要娶我的,眼看这年就要过去了,你怎么能躺下来呢你不可以走,你刚刚才说不让我离开你,我不离开你,你也不能离开我,不能离开我

  等你醒来,我好好去看病,我已经咨询了医生,如果还不行可以尝试试管婴儿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为你生儿育女,你想要几个我都给你生几个你不能走不能走

  百合跪在车厢里,慢慢地朝年与江的担架挪过去,用膝盖寸寸在地上蹭到了他身边,伸手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可是他的手越来越冰凉,她不想在这个时候哭,可是那眼泪根本控制不住,串串,如断了线的珍珠,颗颗掉到他的手背上,她双手握住他毫无温度的手,想把自己的温度点点传递给他。

  旁边的医护人员看着这情景,皆是不忍地摇了摇头,有个女护士忍不住扭过头去悄悄地抹了抹泪。

  年与江紧闭双眼,长长的睫毛沾满鲜血无力地垂在下眼睑上,百合抬手想去帮他擦擦脸上的血迹,却发现自己的手上早已经被他的血染红

  时间点点过去,百合的心随着那救护车刺耳的急救声音点点被凌迟。终于到了医院,医护人员急匆匆下车,把年与江直接推进了手术室。

  看着手术室的门被紧急关上,上面的“手术中”的灯被迅速打开,站在门外的百合再也支撑不住,脚下软,整个人坐在了冰凉彻骨的水磨石地板上。

  阵急匆匆凌乱的脚步声传来,小高和江雨霏连忙过来想将百合扶起来,可是却发现她浑身软绵绵的,似乎浑身的筋骨和力气都已经被抽离,只剩下了个低头默默流泪的木偶。

  “甄小姐,你要支撑住,先去旁边的休息室休息会吧,你这样下去年总出来了你哪里有力气照顾他?”小高虽然在安慰着百合,但是他的声音也是颤抖的,眼眶已经泛红。

  “你别这样,你不坚强,谁来替我老爹坚强?他不会有事的,那几个坏蛋全部都被抓到了,我老爹那么好的人,定不会有事的,你快起来吧!”江雨霏用手背擦了擦眼泪,也是无力地劝着百合,话音还未落,眼泪又流了出来。

  闻言,百合扶住小高的手,慢慢撑起身子坐在了旁边的排椅上,嘶哑着声音小声说:“我没事,我要在这等着他等着他安然无恙地出来”

  说完,仰起泪眸看向手术室的方向,倔强地抬手擦干了眼泪,心里遍遍地呼唤着:“与江,我就在外面等着你,等着你出来,我有好多好多话要对你说定要对你说。我知道,你不喜欢看到流泪,我不哭了从现在开始,我滴眼泪也不会落,因为我想让你出来看到的第眼的我,是那个没心没肺的我,是那个无忧无虑的我,是那个因为心里装着你,所以眼睛只会笑的我我答应你了,你也不能赖皮,要好好地”

  闻讯赶过来的林薇看到百合和江雨霏坐在走廊里流泪,而小高也是满脸痛色地在原地焦急地走动,再抬头看了眼那个发亮的“手术中”三个字,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心里阵刀割般的痛,缓缓走过去,坐到了百合的旁边,按住她的肩膀,哽咽着安慰道:“小盒子别难过了,你家年大叔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百合仍动不动,仿佛已经什么都听不见样,所有的意识都已经集中在了手术室里的那个人身上,所有的期盼和担虑都由那双直未舒展开的眉眼表露了出来

  林薇知道这个时候的劝慰是多么的苍白无力,江雨霏走过来,坐在林薇旁边,眼泪不住地流,眸子里却放射出冷厉的寒光,咬着牙恨恨地说:“我老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定要手刃了那几个人渣!”

  林薇拧了拧眉,看到极少流泪的江雨霏都难过成了这个样子,心里也越来越害怕:看来年与江伤得不轻。

  “高师傅,匪徒抓到了吗?为什么绑架百合和雨霏?”林薇起身走到小高面前,小声地问他。

  “嗯!”小高沉痛地点了点头,“幸亏年总当时在甄小姐的项链上安装了微型定位系统,我们及时赶过去将他们救了出来。被抓到的歹徒当场承认是白星主谋,他们只是拿钱办事。好在我们提前行动了,他们的计划里是拿了钱根本不会放人的”

  “白星?什么人啊?他怎么会知道百合和雨霏会在郊外别墅那边?”林薇忍不住好奇地问,莫非是年与江的仇人?他是个光明磊落的国企领导,会得罪谁?官场上的对手?

  “白星是年总的同母异父的弟弟”小高下意识地看了眼江雨霏和百合,轻声回答林薇。

  “呃?”林薇不可思议地皱了皱眉有点复杂,从来没听说过他还有什么弟弟。手机请访问:

  324第327章切都过去

  不过,现在也不是好奇他身世的时候了,绑匪也抓到了,现在只要他能醒过来,切劫难都过去了。

  林薇没有再多问,叹口气,视线也同百合起,移到了手术室的门口。

  时间分秒地过去,在走廊上焦急等待的几个人从来没有觉得时间过得如此慢过,仿佛每秒钟都被无限拉长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