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见两名男狱警推门而进,见他已经醒来,走了进来。

  医生让张齐远躺好,清理了下他下面的伤口,再次给他手上插上针,对两名狱警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警察”张齐远虚弱地开口,“昨晚我被几个人压在地上,好像至少应该有七八个人他们轮流弄我的我昏迷之前,已经有六个人轮番动过手”

  “六七个人?”名狱警狐疑地看着他,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鄙夷,“我们已经对你所在狱房的另外五名犯人进行了审讯,他们只说你每晚都会不停地乱来,昨晚房间里也没发生任何异常情况睡你上铺的那个家伙已经好几个晚上睡在别人的床上了,你没发现吗?”

  “不可能!动静那么大,他们怎么可能没听见,要么,肯定就是他们几个干的!肯定是!”张齐远时激动,瞪大了猩红的双眼,不可置信地看向两名狱警。

  “他们五个人是我们分开同时盘问的,都说自己睡着了,除了听到你的床在摇晃之外,根本没听见什么声音。张齐远同志,你是不是想自杀?”狱警问他。

  “我怎么可能想自杀?他们肯定是串供,肯定是对了,每个房间里不是有监控吗?你们可以查看录像啊!看看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张齐远脑子里灵光现,眸子里闪过丝希望。

  “这个不需要你提醒我们,我们第时间就看了昨晚的录像,很可惜,房间里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大家都跟往常样,在自己的床上觉睡到了天亮,你上铺那个2468号的小子昨晚跟你临床那个2981挤在了张床上睡的,说的是没敢打扰你”

  “不可能啊你们肯定是看错了,要不要不就是你们的人被人收买了”张齐远激动地提醒着狱警。

  “请不要对我们的工作和我们的工作人员进行诽谤咳咳,你自己究竟是干了什么,你还是自己好好想想吧!不过你现在的情况很严重,我们已经帮你申请了保外就医,你家里人会来给你办理相关手续。但是在整个保外就医期间,必须在我们指定的医院进行治疗,而且24小时由警察轮流值班看守,你自己也做好准备吧。”

  狱警说完,起身离开了张齐远的病房。

  “不可能不可能”张齐远颓然地躺在床上,两行无助的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平日那双时时刻刻闪烁着魅惑眸光的眼睛里片绝望的空洞

  “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吗?雨霏你太厉害了!”坐在公司茶水间接电话的林薇,听了江雨霏汇报过来的情况,忍不住不顾形象的大笑起来。

  “不是我厉害,是人民币厉害,我也只不过想小小教训教训他顿,没想到那帮兄弟那么给力,直接弄爆了他的老二!张齐远的下辈子,即使出了监狱,也是废人个了!”说到这里,江雨霏在电话里幽幽地叹了口气,“薇薇姐,说实话,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做得过分了张齐远虽然是个人渣,但好像也不至于落得个如此的下场你现在心里什么感受?”

  “我啊”林薇收敛起脸上的笑意,苦涩地勾了勾唇,“我跟你样,以为自己心里会感觉到很解气,但是此刻听你说了之后,好像也没那么满足,反倒觉得心里空空的呵呵,毕竟是你我当年都真心爱过的男人。不过,你也别多想了,张齐远那样阴险的人,落得今天的下场完全是他自己咎由自取,我们如果今天不给他这点教训,他以后会直接被人弄死的。”

  “嗯,或许吧!薇薇姐,想到以后我们没了共同的敌人,还觉得挺没劲了,以前的日子还是蛮刺激的!是不是?”

  “呵呵,傻丫头!你以为你过得很好吗?你也吃了不少的亏,以后收敛收敛你的脾气,好好找个爱你的男孩过日子吧!我们这个成长的道路上都付出了太多的代价,现在想想是真的很傻!瞧瞧你的百合后妈,那样的女人看起来傻,其实是最容易得到幸福的!我们也加油吧!”林薇笑着安慰鼓励江雨霏。

  “恩呢!起加油!奔着幸福去!”江雨霏在电话里呵呵笑道。

  市第四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外科住院部。

  江雨霏从电梯里出来,刚在走廊里拐了弯,就看到了最里面那个病房门口站的那名身板特直的警察。

  她知道,那间病房,就是张齐远保外就医以来接受治疗的地方。

  缓缓吐出口气,她走了过去。

  “对不起,小姐,现在不是探视时间。”警察很有礼貌地拦住了江雨霏。

  “警察哥哥,我是张齐远的朋友,我只是来看望看望他,就几分钟。”江雨霏对警察莞尔笑。手机请访问:

  305第308章老实交代

  “对不起,现在是他午休时间,医生也交代过,不可以打扰他。”警察很有耐心地解释。

  “可是你瞧他,明明睁大着眼睛,哪里在睡觉?警察哥哥,我是学法律的,像他这种情况,可以有朋友来探视的,你要是真对我不放心,搜身吧!不搜身的话,我可就给你们领导打电话了,我来的时候是申请过他的!”江雨霏张开双臂,做了副让警察搜身的准备。

  腼腆的小帅哥警察往病房里看了眼,犹豫了下,对江雨霏说:“那你进去吧,请不要停留太长时间,十分钟以内必须出来。”

  “谢谢警察哥哥!”

  坐在病床上的张齐远听见外面的声音,神情木然地转眸去看,却瞧见江雨霏推门走了进来。

  “你来干什么?看我死了没有?”张齐远有瞬间的发怔,直到江雨霏在他身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他才小声的开口。

  “我要是知道你死了,当然不会来看你的。”江雨霏面无表情地说。

  “看到我没死,是不是很失望?想过来再刺激刺激我是吧?”张齐远不屑地看了她眼,“江雨霏,我真是小看你了,没想到你连监狱里的那些作犯科的罪犯也认识,是你让他们来整我的吧?”

  “呵呵,齐远哥哥,我活到了20岁,认识最坏的男人也不过是你,却偏偏让我爱到了骨髓里!你愿意怎么想都无所谓,我今天来只是想看看你,希望你好好养病。”江雨霏淡淡地笑了笑说。

  “你有这么好心吗?”张齐远冷冷地勾了勾唇,“如果真的不是你,那我就谢谢你了啊!你明知道是我找人伤害你的,你还这么好心来看我?”

  “我当然没那么好心!我之所以来看你,原因有两个。”江雨霏伸出了根手指头,“第,如果不是你无数次地欺骗我,利用我,我也不会成长得这么快,也不会醒悟什么是真正的爱情,更不会让我明白到底什么样的男人才值得我去爱!所以,我应该感谢你,让我成长!

  第二,念在你是我江雨霏第个喜欢的男人,念在我当初也是真心真意地想过和你生世过,我才来看望看望你,顺便告诉你以后我们俩谁也不欠谁的了。如果你至今还以为是我把你害成了今天这个样子,我也不怕你嫉恨。

  但是,我该说的必须要说:张齐远,如果你身边没有个江雨霏,也会出现其他的张雨霏王雨霏,说不定会把你整得更惨,因为这切,最根本最根本的原因,都是你自己造成的!”

  张齐远扭头看了眼说得振振有词的江雨霏,苦笑声,“呵,你什么时候变成苦口婆心的女人了?照你这么说,我是应该感谢你了,至少还给我留下了条命?”

  “随你便!”江雨霏站了起来,拉着自己斜挎包的包带,淡淡地看着张齐远,“我该说的说完了!齐远哥哥,你好好在监狱里思过。如果有机会,我会找人尽力帮你减刑的!还有,你自己的伤我已经问过大夫,虽然很严重,但是只要好好养着,也会好起来的。你保重吧,我走了。”

  “雨霏!”张齐远喊住了她。

  “嗯?”江雨霏停下脚步,缓缓转过身子。

  “如果我真的改过自新,早日出狱,你会不会等我出来?”张齐远目露期盼。

  “呵呵”江雨霏低头轻轻笑了笑,抬眸坚定地看向张齐远的眼底,“齐远哥哥,你不觉得我也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吗?你以为只有你个人错了吗?不光是你,那些错爱过你的女人都错了,包括我,也包括为你失去过个孩子的薇薇姐所以,不光是你要改过自新,我们也要改!

  错了就错了,没有什么值得挽回不挽回的了,更谈不上等不等的问题!你如果真的会重新做人,相信以你的魅力和能力,以后想找个真心爱你的女孩是不难的!祝福你!我们就此别过,以后都不要再见了!bb!”

  江雨霏挥了挥手,转身大步走出了张齐远的病房。

  “呵祝福?祝福!”张齐远愣愣地躺在床上,眼睛里片绝望和悔恨。

  六月底,百合和年与江起在市国际机场,接回了成功做完假肢嫁接手术的王晓蕾。

  看着在年与江安排的医护人员的跟随下,王晓蕾个人稳稳健健地从出机口出来的时候,百合激动得热泪盈眶,拉住年与江的胳膊难以置信地问:“阿姨装好假肢了吗?怎么走起来点都看不出来呢,真的好神奇!”

  “傻瓜,她比计划的时间晚回来二十多天,就是因为在那边做了训练,肯定是想让我们看起来无恙了才回来的吧。”年与江拍了拍百合的手,第次看向自己母亲的眼神里没了疏离感。

  王晓蕾见到儿子和准儿媳来接机,脸上满是掩饰不住的惊喜,跟百合抱头激动地寒暄了几句之后,走到年与江面前,眼含热泪地说:“儿子,妈妈谢谢你,你让妈妈重拾起了对生的渴望。”

  “走吧,回去吧。”年与江从王晓蕾手里接过她的包,转身大步向外面走去。

  百合看着在自己妈妈面前表现得越来越好的年与江,心里暖暖的,只觉得幸福满溢,搀着王晓蕾慢慢地跟了上去。

  送王晓蕾回到了别墅,百合悄悄地拉了拉年与江的衣服,故作妩媚地对他仰头笑:“大叔,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所有的挫折和困难都过去了,以后我们跟阿姨起好好过日子好不好?”

  “希望可以吧!”年与江抚着她的头发,点了点头。

  半年后。

  市。台北新娘婚纱店。

  穿着身洁白飘逸的婚纱的江静如,看着镜中自己越来越消瘦的脸颊和刚刚化妆师给整理好的假发,苦涩地笑了笑,“江静如啊江静如,你这辈子生过孩子却没正儿八经结过婚,算结过婚吧,却没有正儿八经地穿过次婚纱。第次如此正儿八经地穿上婚纱了,却嫁不了你想嫁的男人”

  江静如正在腹诽着,化妆师悄悄撞了撞她的胳膊,小声说道:“美女,你老公换衣服出来了,真帅啊!”

  江静如抬眸望去,年与江穿着身白色礼服宛如神祗般出现在她眼前,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挺拔俊逸帅气潇洒的他,加上那张素来冷峻的脸,显得更加俊酷,让她舍不得多眨几次眼睛

  “走吧!”手机请访问:

  306第309章答应她

  年与江走过来向江静如伸出手,江静如微微勾了勾唇,略带害羞地看了眼旁边快要流下口水的化妆师,把手放在了年与江的手心,有点艰难地站了起来。

  走进摄影棚,趁着摄影师调整机器准备道具的时候,江静如问年与江,“与江,我知道我提出让你陪我拍套婚纱照的要求很无礼,也让你很为难,毕竟甄百合才是你要娶的新娘子”

  “别说这些话了!”年与江打断江静如,面无波澜地说:“既然答应了你,就会陪你拍完整套。百合是个通情达理的女孩,她即使知道了,也不会反对的。”

  “是啊,如果她知道我快死了,肯定什么都不会跟我计较的”江静如涩涩地弯了弯嘴角。

  年与江不再说话,任由江静如搀着他的胳膊,在摄影师的摆弄下,拍起了照片。

  这半年来,他亲眼目睹着她被病魔折磨得越来越没精神,头发已经脱完,脸上也渐渐失去了光泽,每天的睡眠时间越来越长,越来越长

  所以当她说出自己最后个心愿就是想跟他拍套婚纱照的时候,他稍稍犹豫了下,就点头答应了她。

  既然是最后个心愿,何必让她有朝日不瞑目呢!

  考虑到江静如的身体情况,怕她体力不支,年与江只让她选了两套衣服。江静如选了套婚纱外,选来选去,最后第二套选了套上个世纪的学生装,也是他们小学时代撑的装束。

  看着年与江白衬衣蓝裤子从更衣室出来,正在整理裙子的江静如忍不住低头“噗嗤”笑了出来,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子,放学别忘了替姐背书包哈!”

  年与江愣了愣,看着江静如病态的脸上那抹强撑出来的笑意,他终是牵强地笑了笑,柔声说:“没问题。”

  这么对拍婚纱的两个人,这么个随意的举动,在婚纱店里每个工作人员眼里看来都太正常不过了,可这幕偏偏不小心落到了窗外个不经意路过的人眼里。

  已经怀孕五个月有余的杨素素,今天在家里保姆的陪伴下出来买孕妇装,偶然路过婚纱店,就随意那么回头,便看见了里面的年与江和江静如。

  她以为自己看错了,停下脚步,走进了玻璃窗两步,直到确认那对有说有笑正在拍婚纱的男女确实是年与江和江静如的时候,她下意识地拿出了手机

  百合已经好几天联系不到林薇了,每天给她打电话过去不是没人接听,就是直接关机,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

  终于到了周六,百合大早起来做好两个人的早餐,自己却只是草草吃了两口,就要穿外套拿包准备出门。

  “别着急,林薇那么大个人了,不会出什么事的,说不定临时出差了。”年与江见他急匆匆的样子,安慰道。

  “就算出差也不能手机总是关机吧?我先去她住的地方看看,如果没消息再去他们单位问问。你加班回来我要是还没回来的话,你先叫点外卖垫垫肚皮哈!”百合急急地交待完,拎着包正要开门,突然向想起了什么,转身“蹬蹬蹬”跑回来,在年与江脸上亲了口,笑道:“不要太辛苦,早点回来哦,拜拜!”

  “注意安全,时刻让小高跟着。”年与江嘱咐道。

  “知道啦,啰嗦!”

  百合在小高的车上还没坐稳,就急切地对小高说:“高师傅,我们先去紫薇花园。”

  “好。”

  百合在路上又拨了几次林薇的手机,手机通着,却直是无人接听,她眉心紧蹙,越来越担心林薇是不是真的出了什么事。

  车子驶进紫薇花园,刚在林薇所住的12栋楼下减速,还未停稳,百合急忙打开车门下了车,拿着林薇之前给她的备用房卡刷开密码门进了电梯。

  到了1202,百合正要拿钥匙开门,突然听到房间里传来林薇手机的铃音,可是响了很久,也没人接听,她忙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股冷气袭来,百合不由地打了个冷战,正是年中最冷的时候,屋子里居然没有暖气?

  百合皱了皱眉,打开了客厅里的灯,直接进了林薇的卧室,可床单被褥铺得整整齐齐的。百合找了番之后,确定林薇根本不在家里,只有她的手机落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手机还有电,不应该在这落了很久,百合拿起来翻了翻最近的通话记录,未接来电除了自己上午打来的几个之外,还有几个座机号码,而拨出的号码里清色只有两个字:肖睿。

  肖睿?薇薇怎么会给肖睿打这么多电话?百合疑惑地又翻了翻通话时间,每天几乎五六个电话,每次的时间却很短,长的不过二三十妙,短的还有五六秒的。

  最近的次是今天凌晨四点二十的。看来林薇是打了这个电话之后,出门去的。

  百合走到厨房,发现壁挂炉是关着的,这个小区冬天都是住户自己家里烧地暖,难怪家里这么冷,林薇根本没烧。百合打开壁挂炉的开关,才发现天然气已经没了根本烧不成。

  薇薇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把日子过得这么凌乱?前段时间立冬的时候就问候过她了,她还说这里地暖热水什么的都很方便,不让百合担心,可是眼下这种情况林薇到底出什么事了?跟肖睿又有什么关系吗?

  百合拿着林薇的手机,指尖在屏幕上摩挲了良久,终是没有勇气拨通肖睿的电话。

  在客厅的抽屉里找到天然气充值卡和用户证,百合决定去帮林薇先把天然气买回来,再帮她把家里的地暖烧起来,然后就坐在这里等林薇回来。

  手机落在了家里,林薇肯定是要回来的。

  去了趟天然气公司,百合在小高的协助下,让林薇的家里终于慢慢暖和了起来。直等到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林薇终于推开门回来了。

  瞧见她脸疲态,百合忙迎上去,关切地问:“薇薇,发生什么事了?我最近跟你联系总是联系不上,你也不知道给我回个电话。”手机请访问:

  307第310章答非所问

  “哎哟,你来这家里怎么突然不那么冷了,呵呵。”林薇所答非所谓,边拖鞋边笑着说。

  虽然她在笑,可百合还是敏感地发现了她嘴角的笑容太过牵强,而且她看向自己的眸子里明显有了疏离感。

  百合没有多问,帮林薇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转身的时候,忽然闻到林薇的衣服上有很浓烈的消毒水味,就跟医院里那种味道模样。

  “我最近工作忙,每天都来不及接电话,每晚上睡觉的时候才发现有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