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口解释了句,话语间透着明显的情绪。

  百合知道林薇是想替自己说话,可是眼下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还是应该想好怎么给老两口解释下项明出事的前因后果和现状吧。

  “是吗?”项明的母亲不悦地瞥了眼林薇,正要说话,项明的父亲拉住了她的胳膊,训斥道:“你怎么还有心情在这说这些废话啊,儿子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你真是没事找事是吧?”

  说完,项明的父亲又略带歉意地对百合说:“姑娘,麻烦你赶快带我们过去见见明明吧,不知道他现在什么情况,叔叔我都快担心死了!”

  “好的,您别着急,我们这就过去。”百合用眼神示意了下林薇,两个人都不在说话,走在前面进了大厅进了电梯。

  四个人刚到中心门口,就看到了坐在门口的江雨霏。百合加快步子走过去,把江雨霏拉到了边,小声对她说:“雨霏,项明的爸爸妈妈过来了,你跟我先去找医生说下,让他们自己的儿子。还有,你不要多说话,项明的爸爸妈妈现在情绪有点激动,我们得慢慢跟他们解释明白吗?”手机请访问:

  293第295章不放心

  江雨霏抬眸看了眼站在林薇旁边不停焦急地向病房区张望的对中年男女,犹豫了下,对百合点点头:“你放心吧,我知道了。”

  “嗯。”

  百合走过来对项明的父母说:“叔叔阿姨,医院里有规定,这个时间不是家属进去探病的点,你们先在这等会,我跟我朋友起过去找医生申请下,看能不能先让你们在病房外看看。”

  “什么?”项明的母亲听了直接不高兴地拔高了声音:“我们是项明的亲生父母,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看看儿子都还要申请吗?真是笑话!”

  林薇不耐地瞥了眼项明的妈妈,双手抱起臂懒得再理会她。

  百合皱了皱眉,解释道:“阿姨,这是医院病房的规定,不是我们说了算的,这也是为了所有还在里病人,请您谅解下。”

  说完,拉着江雨霏去了医生办公室。

  “你能不能安生点,儿子还在里面躺着呢,要是听到了你在外面这样大吼大叫,对他的病情有好处吗?我看你是老糊涂了!”项明的父亲看百合走远了,当着林薇的面再次横着眉毫不留情地斥责自己的老婆。

  “就是因为儿子在里面躺着,我才着急,儿子好端端的,怎么会跟人打架,我才不相信!肯定是为了哪个狐狸精!”项明的母亲鄙夷地扫了眼百合和江雨霏离去的方向,满目怒意。

  “真是丢人现眼!”项明的父亲咬着牙压低声音吼了句,气冲冲地走到边。

  林薇冷眼看着不断争吵的两口子,心里冷冷地笑了:难怪项明在家放着少爷不做,次次跑出来自己奋斗,敢情是因为家里有这么两位奇葩父母啊!

  几分钟之后,名护士带着百合和江雨霏走了过来,看了眼项明的父母:“你们是项明的父母吧,请跟我来。”

  “好,好。”

  护士领着老两口刷卡进了病区,三个人在外面等了会,江雨霏突然很不屑地勾了勾唇,同情地对百合说,“这老太太可不好对付,你还是让我老爹过来处理吧。”

  话音刚落,刚刚进去的护士又领着项明的父母走了出来,项明的父亲搀扶着直在哭泣的老婆边劝边走了出来。

  百合微微叹了口气,正要上前安慰几句,项明的母亲突然快步走过来,抬手狠狠地打了百合个耳光。

  “啪”响亮的声音在寂静的走廊里显得格外清脆刺耳。

  众人皆是愣,百合条件反射地后退步,抬手捂住了火辣辣的脸颊,瞪着惊恐诧异的眼神看向项明的母亲,不解地开口:“阿姨?”

  林薇疾步上前拽住百合的胳膊,把她拉到自己身后,挡在满脸怒色的老太太前面,蹙眉吼道:“你干嘛?”

  项明的父亲见状,脸上也是带着意外的震惊,大步走过来拉了把自己的老婆,怒斥道:“你这个疯婆娘,还嫌不够乱吗?”

  “我疯?我只是没你这么孬种!”老太太脸上的泪痕还挂在眼角,却丝毫不影响她发泄自己的恨意,对自己的丈夫吼了句之后,转身恶狠狠地指着百合:“我儿子以前那么乖,那么听话,却为了你这个狐狸精,几次三番地违逆我和他爸爸的意思,家族产业也不要,非要独自人来到这个鬼地方,全都是为了你这个女人!我就不知道你有那样好,我儿子那么优秀,追你追了这么多年,你却无动于衷!你说你既然不喜欢我儿子,为什么还要把他绑在你身边,你真自私真是够贱的!如果不是你,我儿子怎么会被人打成那样!你说!你说!”

  老太太越说越激动,声音声比声大,说着扬手又想把手掌甩过来,怒目中充满恨意,“我打死你这个狐狸精!”

  项明的父亲边拉架边斥责着,林薇死死挡在百合面前瞪着蛮不讲理的老太太,江雨霏则极其云淡风轻地看着眼前乱作团的场面,沉静的眸子看着百合脸上那几道明显的手印。

  “住手!”

  突然,道清冷中带着震怒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中气十足的声音在走廊里泛起声声的回音,厮打成团的几个人同时怔住,循声望去,只见个高大俊朗的男人正冷眼看着这边,那紧蹙的剑眉,深幽的眸子,冷峻的面色,以及周身散发出来的骇人气息,无不让人为之颤项明母亲高高举起来的手,不由地缓缓垂了下来。

  看到年与江的瞬间,百合的喉头不受控制地发堵,她慢慢放下直握着灼热脸颊的手,咬着唇生生地忍住了眼眶里沁出的泪,心里下意识地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狼狈和无助。

  年与江冷眼扫了眼项氏夫妻,迈着稳健的步伐步步向他们走来。

  江雨霏唇角似有若无地勾了勾,心中冷笑:来得还算及时,看这老太太还撒泼不撒泼。

  林薇则是还嫌局面不够乱,率先从众人集体点岤般怔愣的状态缓过来,眼里的眸色也从刚才对项明母亲的愤怒迅速转变成了安心,甚至是得意,她转身拖着百合的两只手,将她拉到比较亮堂的地方,摸着百合发烫的脸,故意大声说:“哎哟,亲爱的,你看看,多漂亮的张小脸,巴掌下去瞬间成了汉堡包了,疼不疼啊?”

  表情之夸张,语气之到位,让旁边的江雨霏都不由地暗自佩服起来。

  项氏夫妻疑惑地看着满脸不悦走过来的年与江,彼此相互看了眼,项明的父亲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问道:“你是?”

  年与江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径直走到百合跟前,百合连忙侧过身子,下意识地不让他看见自己挨了巴掌的脸,牵强地扯了扯嘴角,“你来了。”

  “过来。”

  年与江抬手抚上百合的脸蛋,看着那触目惊心的几道指痕,眉心不由地更紧,咬着牙拉着百合的手腕走到项氏夫妻面前,凌厉的眸子盯着仍在惊诧中的项老太太,强压抑住自己的怒意,冷冷地开口:“我是谁你们没必要知道,只需记得甄百合是我的女人就行了。对于躺在里面的你儿子,我感到很遗憾,但是我保证定会还他个公道。同时,我可以很确定地告诉你们,对于以前你儿子和百合之间的事,那只能怪他自己没本事。对于目前你儿子为什么会在里面,也跟百合点关系都没有。但是不管怎么样,我觉得项明是条汉子,请你们做家长的不要在这里给自己儿子添麻烦了!就算是想添,也请不要伤及到我身边的人,否则,我可不管你是谁的老子谁的儿子!”手机请访问:

  294第296章威胁

  警告兼威胁,字句地从年与江口里吐出,带着摄氏零下的温度,透着不容置疑的坚决,让对面的夫妻俩先是愣,随即又相互对视了眼,项明父亲讪讪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我爱人是太激动了,毕竟就那么个宝贝儿子”

  “我没激动,我们儿子难道不是因为这个女人才到这里来的吗?如果不来,怎么会出事!”项老太太不依不饶,被突然出现的年与江的阵势震了几分钟之后,想起自己可怜的儿子,又恢复到了悲极生怒的状态。

  百合舒了口气,把手从年与江的手里抽出来,上前两步,平静地对项老太太说:“阿姨,项明他说过,他只是不愿意做个傀儡,更不愿意做个别人眼里的二世祖,永远在父母庇佑下长大的孩子,所以他才想离开您和叔叔,自己为自己打造片真正属于他的天地。至于我跟项明之间的事,您真的误会了,我们直是很好的朋友,因为从我认识他开始,我直都有男朋友,我怎么会跟他谈情说爱。即使我想吃着碗里占着锅里的,我想您儿子也不会要我这种见异思迁或者脚踩两只船的女人吧?”

  “你”项老太太被百合的话掖得时之间不知如何回应,个“你”字在嘴边咬了半天,却只能拧着眉恨恨地瞪着她,最终没有再说出话来。

  项明的父亲狠狠瞪了眼自己的妻子,然后充满歉意地看着年与江和百合,微微颔首:“甄小姐,实在不好意思,看你们看笑话了。按理说,我们老两口应该感谢你们这几个热心肠的姑娘,不是你们,项明在这里也没人关照,给你们添麻烦了。”

  “叔叔您见外了,项明是我们的老同学,又是好朋友,做这点力所能及的是我们应该的。再说,现在也不是我们说这些话的时候,我们还是齐心协力想办法让他早点醒来吧。”百合说。

  林薇趁机过来说:“对对对,我们还是别在这里打扰里面的病人了,叔叔阿姨,我已经给你们定好了酒店,我现在带你们过去先住下,委屈你们将就住几天,然后安心地等您儿子醒来!好不好?我现在就带你们先过去。”

  “行,辛苦你们了。”项明的父亲点点头,强行拉着仍有点不甘心的老太太跟着林薇慢慢向外面走去。

  林薇悄悄转身给百合做了个“”的手势,大步领着项氏夫妻离开了中心。

  江雨霏看了眼半天没说话,但是直阴沉着脸的年与江,耸了耸肩膀,“我出去吃饭,你们自便。”

  “等等。”年与江喊住了他,从口袋里拿出个手机递给她,“项明的,刚从公安局那边拿回来,里面有些可靠的数据已经被警察拷贝走了,他醒来你给他吧。”

  “哦。”江雨霏有点意外地接了过来,原来项明的手机在公安那,难怪没找到,没想到里面还有些证据。

  “我明天就要先回去,你自己也尽快回去,有任何需要及时告诉小高,别再自作主张了,其他的事等你回去再说。”年与江叮嘱她。

  “嗯,知道了,等项明醒来我就回去。”江雨霏正要离开,看了眼百合,又转眸对年与江说:“那老太太下手可真够狠,赶紧用鸡蛋敷敷吧!”

  说完,边研究着项明的手机边离开了。

  整个中心的外面,只剩下了百合和年与江。他定定地站在原地,半晌也没说话,只是用那深邃的眸子直勾勾地看着百合,直蹙着的眉心间泛起越来越浓的心疼。

  百合被他看得有点难为情地低头将鬓边的碎发捋到了耳后,嗔笑着说:“干嘛这样看着我,好像是没见过样。”

  “我是没见过,记得以前你在我面前可是句话的亏都不吃的,怎么今天我不在跟前了,你就这么忍气吞声?嗯?”年与江不悦地说着,却忍不住抬手看了看百合脸上的指印,又不由地咬了咬牙,“幸亏她是个女人,要不今天你就有眼福看到我出手了。”

  “好啦,我没事阿姨看到自己的儿子被打成重伤昏迷不醒,情绪激动了点情有可原再说,她的话也不全错,项明最初来这里,确实也是因为我”百合把年与江放在自己脸上的手拿下来,无所谓地冲她笑了笑,“已经不疼了!就是肚子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亏你还笑得出来!我倒是为你感到庆幸!”年与江怒其不争地拧眉看着她,心里既心疼又无奈。

  “为我感到什么庆幸啊?”

  年与江伸手将她揽进怀里,边走边说:“如果你当初真的跟了项明,你摊上个这么不讲理的恶婆婆,你这小媳妇还有翻身的日子吗?”

  “哦也是哦,”百合故作恍然大悟状,“那我是不是应该感谢感谢你这个从天而降的大善人啊,死皮赖脸地收了我,让我免受被恶婆婆欺压的悲惨命运!”

  “怎么感谢?嗯?”年与江另只手探过来捏了捏她的鼻子。

  “人都是你的了还谈什么感谢,你要不要公私分这么清楚啊!”百合撅嘴,佯装不高兴。

  “你还知道你是我的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可不是我的风格。以后遇到这种事,不管对方是谁,先不能让自己吃亏了!否则,我可不承认你是我的人。”年与江警告她。

  “嗯那就说你是我的人吧!”

  两个人进了家湘菜馆,年与江让百合点菜,自己去了洗手间。片刻后,菜还没上来,只见服务员用碗端了两个剥了壳的鸡蛋送了上来。

  百合正在诧异,年与江伸手拿起个鸡蛋,抬眸命令她:“把脸伸过来。”

  啊?这是要给她敷脸吗?

  百合脸上顿时红,忙摆了摆手向椅子后面靠去,“不用,真没事了,点都不疼了。”

  “你没发现刚才从门口开始服务员就盯着你的脸看了吗?看完之后,然后再给我个鄙夷的眼神,被人诬陷实施家暴,这份委屈我可不想承担。”年与江蹙眉伸长了胳膊,“过来!”

  百合忙捂住自己的脸,偷偷看了眼周围的人,不管是服务员还是大厅里其他吃饭的顾客都是自顾自的,哪有朝自己看的嘛!手机请访问:

  295第297章背黑锅

  “谁会注意我这么个路人啊,这鸡蛋这么好,敷脸多浪费,还是吃了吧!嘿嘿。”百合从年与江手里抢过鸡蛋,大口咬了口,美滋滋地吃起来。

  年与江无语地看着眼前这个故意摆出副若无其事样子的傻丫头,无奈地摇了摇头,“你是不是今天不想回你家里去了?就算这里的路人没注意你,你回去怎么跟家人交代?准备让我背黑锅?还是让你爸爸妈妈心疼你?嗯?”

  “哦对了,你提醒了我,我回家之前得画个妆。”百合边大快朵颐地吃鸡蛋,边嘻嘻笑着对年与江说。

  “过来!再啰嗦我就把你压倒在这强制实施了!”年与江失去了耐性,说着就要站起来。

  “好好好,您还是坐那吧”百合见他认了真,只好抬手拦住了他,不情不愿地把挨了打的半边脸凑了过去,“不就是大庭广众之下丢丢脸呗!”

  年与江叹口气,坐下来只手按住她的脑袋,另只手拿起碗里的另外只鸡蛋,放在百合的脸上,慢慢地缓缓地自上而下,又自下而上反复地小心翼翼地滚动起来。

  鸡蛋上还带着不烫不凉的温度,滚在脸上柔柔的,软软的,滑滑的,开始碰到脸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呲牙咧嘴地倒吸了口冷气,但很快就适应了,她竟然觉得这样敷脸真的蛮舒服。

  江雨霏说的没错,项明的母亲不知道积压了多久的恨,这巴掌没把百合打倒在地已经是个奇迹了。

  年与江极其有耐心地紧紧盯着手里的鸡蛋,寸寸掠过百合受伤的脸颊上,没看到她因为疼嘴里发出“呲呲”的声音的时候,都会不由地蹙眉心疼地让手下的动作轻点,再轻

  百合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这张俊美的容颜,尤其是那双认真又格外谨慎的眸子,让她觉得心里暖融融的,之前直觉得火辣辣的脸颊也似乎冷却了下来,也不知道是他的手法得道,还是她的心里作用。

  不经意瞥,周围几个桌子吃饭的食客竟然有人不断地向这边看,百合脸上的温度瞬时高了起来,垂下眸连看年与江都不再好意思。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直等到服务员将百合点的几道菜都上齐了,他才放下了手里的鸡蛋,拧着眉看了看自己敷了十几分钟的结果,很不满意地摇了摇头,“我就说这玩意没那么神奇吧,还不如当场就巴掌还回去,脸上也不疼了,心里也不觉得亏了。”

  “谁说不管用,我这会真的不疼了,嘻嘻。”百合挑了挑眉,故意拍了拍刚刚享受过“特殊按摩”的脸,显得格外满意。

  “我是终于见识到什么叫打肿脸充胖子了!”年与江拿起筷子给百合的碗里夹了块糖醋排骨,“吃饭吧。”

  午饭还没吃饭,年与江的手机响了起来,接起电话“嗯”了几声就挂断了。

  年与江抽出纸巾擦了擦嘴,“吃了饭你自己打车回去,我还有点事要去处理,明天早上7点我去接你,机票已经定好了,中午十点多的。”

  “哦,行。打项明的那几个人有消息了没?”百合点点头,问他。

  “公安局按照项明手机里提供的照片已经把所谓的通缉令发了出去,现在主要依靠网络的力量,目前虽然还没线索,但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了。”

  “好吧”想起项明目前还昏迷着,百合的心里没来由地又泛起了心酸,放下筷子,没了胃口。

  “放心吧,医院那边你就别过去了,你给林薇打电话,辛苦她多在这边呆几天,陪着项明的父母,我先走了,你到家了给我个电话。”年与江抬腕看了看时间,起身匆匆地摸了摸百合的脸,“我先走了。”

  “嗯,开车小心”

  百合给林薇打完电话,就自己回到了家。轻轻地打开门趁家里人都不在客厅,自己蹑手蹑脚溜进了卧室。在见到家人之前,定要把脸上的痕迹全部遮盖过去。

  拿出粉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