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电话。

  “年总,我到雨霏小姐那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跟几个副总已经跟公安局交涉了这件事,他们也正在根据监控录像里的资料调查可疑人物。但是因为是夜晚,对方又穿着黑衣,而且很狡猾,到了监控范围内都很谨慎不过他们今天会开始排查,情况有进展了我再跟您汇报。”

  “嗯,雨霏现在还在医院吗?”年与江蹙眉问道。

  “是的,那个救了雨霏小姐的项明还没醒来,雨霏小姐直守在门口。”

  “行,知道了。我需要辆车,你个小时后给我送到医院来。”

  “好的。”

  年与江挂了电话,百合和林薇这边已经打好了出租车,好在三个人没带什么行李,钻进出租车直奔市中心医院。

  到了医院,年与江让林薇和百合先去找江雨霏,自己直接拐进了医生办公中心。

  百合和林薇在病房区外见到江雨霏的时候,她正抱着双腿蜷缩在排椅上,下巴抵在膝盖上动不动地坐着,柳晓丹在边陪着她,旁边的椅子上放着些食物,却都是原封未动的。

  百合皱了皱眉,心里不由地涌起股酸楚,跟林薇对视了眼,两个人齐慢慢地走了过去。

  “百合姐?你怎么来了?”柳晓丹首先看到了百合,站起身满脸的惊喜。

  旁边的江雨霏身子明显僵了僵,但却没有抬头,仍纹丝不动地瑟缩着。

  “晓丹,你直在这陪着雨霏吗?”百合走过去,无力地对柳晓丹扯了扯嘴角,问她。

  “嗯,昨晚我们就在起,但是她直坐在这里,除了上洗手间,什么话都肯说,也不吃不喝从昨天项明进了开始,雨霏就上午跟以前年书记的司机说了会话,之后坐那到现在都没动。”柳晓丹扭头看了眼江雨霏,心疼又无奈地说。

  百合看了眼江雨霏,心里微微叹了口气,指着“中心”几个挂在密码门外的大字:“医院是不是不让进去,连站在门口看看都不行吗?”

  “不行啊!”柳晓丹摇摇头,“现在中心跟本不让家属进去,别说看到病人了,就是连他在哪个病房都不知道,所以我们只能等在这外面”

  “可是这样等也不是办法啊,我去劝劝雨霏吧。”

  百合正要过去,林薇拉住了她的胳膊,“还是让我去吧,以她现在的心情估计也没话跟你讲,不过我觉得她肯定有心情跟我聊聊。”

  看着林薇脸上的笃定,百合有点不解,但想到她登机前说的那几句话,也只好点点头,自己和柳晓丹坐在了旁边,让林薇朝江雨霏走了过去。

  林薇看了眼江雨霏,轻轻叹了口气,缓缓走过去坐在了她的旁边。

  江雨霏仍是动不动,仿佛根本没有看见林薇样。

  林薇从包里取出张存折,正是几个月前江雨霏在医院里给她的那个。

  她打开来递到江雨霏的眼前,句话都没说。

  江雨霏的视线懒懒地扫了眼,在看到是自己那本熟悉的存折时,不由地多看了眼,又扭头看了眼林薇,旋即自嘲地笑了笑,声音极轻地开口:“你也来了?怎么?可怜我?同情我?于心不忍想还给我?谢谢哦!”

  闻言,林薇倏地收回手里的存折,竟仰头哈哈笑了两声,抬臂揽住江雨霏的肩膀,语带讽刺的口气在她耳边说:“江雨霏啊江雨霏,我还真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刀山火海天堂地狱都敢闯呢,不成想你也有惹人怜惜心疼的时候,可是我觉得现在应该不是你脆弱的时候呢!”

  “你今天来要是想看我笑话,恭喜你你如愿了!可惜没让你亲眼看到我被几个男人扒光了衣服被抽鞭子的精彩画面,下回看笑话赶早哈!”江雨霏不屑地撇了林薇眼,冷冷的眼神里带着明显的敌意。

  林薇怔,眉心慢慢拧起:“你是说,你被他们”

  “我要说没有你是不是很失望啊?”江雨霏打断林薇的话,眉梢上都带着鄙夷。

  “呵,”林薇淡淡地笑了笑,“江雨霏你果真是个战争分子,在你眼里是不是全世界人都是你的敌人啊?嗯?我都那么坦诚对你了,你难道现在还把我列在你情敌的队伍里不成?”

  江雨霏没有理会林薇,恢复到了刚才动不动的状态。

  林薇脸上呈现种隐忍的神色,但最终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拿出烟正想点燃,犹豫了下,怕是觉得这里好像不是抽烟的地方,又不得不恋恋不舍地从唇边取下来塞进了烟盒,幽幽开口:“可能也是我说话的方式不对,我只想跟你说,你这存折从开始给我我就没看过第二眼,因为我当时就认为我已经跟你站在了同条战线上——那就是如何对付张齐远那个王八蛋!如果不是这样,你以为我那天会着急地打越洋电话告诉你让你小心,可是没想到,千防万防还是让你出了事

  我当时没给你说清楚,是因为觉得虽然你看起来跟个刺猬似的,但毕竟你是个小丫头,张齐远开始以为是我做的那些视频,来把我狠狠地羞辱了番,还拍了我的视频和裸好在我脸皮厚,没去寻死觅活,因为我知道早晚有天他会为付出代价的!我还以为我可以跟你再次联手,直接把张齐远给干掉呢江雨霏,我真没想到你这么软弱!比起张齐远是如何对我的,你已经幸运多了,至少还有个高富帅的项明可以及时出手救了你。就算为了躺在里面的救命恩人,你也不应该这么每种地只在这里伤心难过吧?嗯?”

  “跟我联手?你是想让我去弄死张齐远,然后好让你出口气吧?”江雨霏凌厉的眼神撇了眼林薇,眯着眼睛说:“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出卖了我,告诉张齐远那些小动作都是我做的吗?我没怪你,并不代表我不知道。如果昨天那几个流氓真的是张齐远花钱请来的,你觉得我会咽下这口气吗?不过,不管我会如何对付他,都跟你无关,你爱找谁联手就找去,别他妈再来利用我了!”手机请访问:

  288第290章利用你

  “我利用你?”林薇好笑地笑道:“随便你怎么想好了,如果你非要这么固执,那我不拦着你,你想干嘛干嘛去!我只能保证,如果我们俩起,绝对可以让张齐远不仅身败名裂,而且永远没有翻身之日。不仅如此,你我还可以袖手旁观,只需动动手指,根本不用担心我们会有什么样的危险,更不需要承担什么责任!即使他被玩死,也跟我们无关!但是你如果不相信我,我就没必要告诉你该怎么做了!因为你现在不做什么,也有人帮你把张齐远找出来然后送进监狱教育教育几年,你要是满意这样的结果的话,就当我林薇今天来是热脸贴了你的冷屁股。”

  言落,林薇把手里的存折放到江雨霏的膝盖上,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腿,优雅地起身,唇角带着笃定的笑意,向百合的方向走去。

  “等等,”

  果然,林薇刚走两步,江雨霏就喊住了她。

  林薇眸子里滑过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滞住脚步,缓缓转过身,却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看着江雨霏。

  “你有没有项明家里人的联系方式?”江雨霏抬眸,语气平静地对她说:“医生没在项明身上找到手机除了我家里人,项明是第个肯站出来为了我不顾自己生命的人,跟我以前交的所有朋友都不样。我不想欠他什么,不管他能不能醒来,我都得要等到他的事情处理好之后,才能去找张齐远算账。你要是想帮我,那我就谢谢你,如果不想帮,我自己也可以。”

  闻言,林薇心里无奈地叹口气,这丫头怎么如此倔强?

  明明想接受自己伸过去的橄榄枝,却还要摆出副全世界人都欠了她什么样的模样。

  不过,还算她有点良心,没有对项明忘恩负义,不算是个坏到底的女人。

  哦,不,她,最多只能算是个小女孩。

  “项明也是我的朋友,我自然希望他尽快醒来了。我帮你想办法让他的家里人过来,但过来之后,最好让年书记出面比较好,你如果真的有心,就在这里等他醒来吧。就算你想现在去找张齐远算账,我们手上也没有任何证据,报仇的事,不着急的!”林薇走过去,手放在江雨霏的肩膀上轻轻按了按,俯身悄悄说:“到时候,张齐远怎么对你的,就定让他加倍奉还!”

  “嗯,只要你不再当叛徒泄密,我没问题。”江雨霏仍带着不太信任的眼神斜斜地瞥了林薇眼。

  “我自己出主意,要泄密也是你泄我的!你保重好你自己的小身板吧,我去帮你联系项明的家人。”林薇再次拍了拍江雨霏的肩膀,转身离开。

  林薇还没走到百合跟前,就看见年与江和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过来。

  年与江淡淡地扫了眼坐在远处的江雨霏,对百合和林薇说:“我已经了解了项明的情况,他的情况还算稳定,不过醒过来还需要时间。我跟院方沟通了下,允许我们的人进去陪护,但是也只能每天定时定点地进去跟他说说话,刺激下他的意念里的求生意识,促进他早日清醒。”

  “那我们现在可以进去了?”百合和林薇异口同声地问。

  旁边的医生说:“不行,只能允许个人进去,人多了进去反倒对他的病情没有好处。而且,最好是后面几天都由同个人穿防护服进去跟他说话,因为病人在意识昏迷的时候,脑容量以及脑细胞活动不能跟我们常人相比,太少了怕他醒不来,太频繁了也会让他更加混乱。不过刚才已经征得同意,项明的家属可以在他的病房外观察他的情况。”

  “这样啊”百合跟林薇对视了下,咬着唇看了眼年与江,“那让我去吧,我们几个里面,就我跟他交流多些。”

  年与江还没有发话,林薇忙拉住了百合的胳膊,“还是让我去吧,我跟项明也是七八年的同学兼好友了,我们之间那可都是欢乐的回忆我定会让他早点醒来的。”

  “你们都别争了,项明是为了我躺下的,只有我进去唤醒他最合适。”

  林薇的话音刚落,大家就听到有道坚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几个人不约而同转过身去,只见江雨霏已经从排椅上站了起来,手捏着汉堡手拿着可乐边吸边朝这边走了过来,脸上片沉静。

  年与江微微皱了皱眉,他刚才已经从小高那了解了些关于昨晚发生的事情,他原以为这丫头现在应该觅死觅活,抑或把自己关起来谁也不见

  没想到竟然还直坐在这里,还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样。

  这样子的自己江雨霏让年与江不由地心疼起来,虽说这丫头这么多年来给他制造了不少的麻烦,但是自己毕竟是她名义上的监护人,她也确确实实喊了自己这些年的“老爹”。

  他年与江职场官场上闯荡多年,没有几个制服不了的人,却偏偏对这个丫头束手无策,宠溺要不得,狠厉点更不对,倒是忽略了很多对她应该给予的关爱和教育。否则,今天的她也不会遭受到如此凌辱

  即使以前她做了很多她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不应该做的事,耍了很多她不应该耍的心机和手段,但追根究底都是些情有可原的事情,只是做法极端了些

  年与江很多次想过,江雨霏能塑造成今天这样的性格,也跟自己脱不了干系,而且很可能就是自己手造成的。且不说自己对她的关心少了点,关心的方法不正确了点,就凭江雨霏耳濡目染在他年与江身上学到的,恐怕也足够毁灭她自己了。

  前几年,她刚刚跟着他的时候,年与江几乎天24小时把还未成年的她带在身边,不管是下属向自己汇报工作的时候,还是自己给他们吩咐工作的时候,她都在他旁边,到底学到了多少他年与江身上的阴谋阳谋他不知道,但是总觉得她之所以会如此耍心机,总是自己没有言传身教好。

  只是,孩子毕竟是孩子,她不管你们大人用那些方法去做什么事情,好事坏事她都没兴趣探究,她只记得了句话:只有自己不想要的,没有自己得不到的。手机请访问:

  289第291章惊吓

  想到这里,年与江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上前步,语气异常柔和地说:“你别在这里捣乱了,让小柳带你回去休息。不管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还是目前项明的事,我都会给你个让你满意的交代。”

  “你给我交代了,谁给项明交代?”江雨霏不满地回了年与江个淡漠的眼神,又看了眼百合和林薇,“别以为你们认识项明比较早就有优势,我跟他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是我肯定我比你们任何人都更了解他。别说你们了,即使他父母来,也不比我更适合进去跟他聊天。因为你们所有人,都无法和他达成精神上的共鸣!而,只,有,我,可,以。”

  江雨霏的最后句话,字顿,语气里是坚定的自信和不容商量的坚决。

  百合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神情如此口气说话的江雨霏,让她的心里不由地轻轻颤:看来雨霏昨天也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哎。

  林薇没有说话,与其说她故意沉默不如说她早就料到了江雨霏会站出来。她抬眸看了眼正作思考状的年与江,淡笑着说:“年书记,我觉得雨霏说得没错,这个时候只有让个最了解项明的人,陪他说些他最感兴趣的话题,才是真正对项明有利的。我觉得不管是项明的父母,还是我,或者百合,都没有雨霏更合适,您觉得呢?”

  林薇说完,看了眼百合,对她似有若无地点了点头,示意她不要再说话。

  “那行,你们跟项明是朋友,不管怎么样,还是应该先通知下他的家人。在他的父母到来之前,先让雨霏进去探视吧。”年与江点了点头,又对江雨霏说:“我会让你小高哥哥在这陪着你,你有什么需要的随时联系他。至于在病人面前,什么话该说,什么话最好少说,你要听医生的话。”

  “这个我比你清楚,你就别管我了,你还是去帮我把打伤项明的那几个畜生早点抓到吧。”江雨霏跟年与江说完,走向医生,“大夫,麻烦你带我去换衣服吧,我现在就想进他。”

  “好,请随我来。”

  几个人的目光从同离去的江雨霏和医生的背影上收回,林薇拉起百合的手说,“那我先去给张艳雪打个电话,她跟项明起回的他们老家,应该能联系到他家人。对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回市?”

  百合询问的眼神看了眼年与江,轻轻对林薇摇了摇头,“现在可能还不知道,我抽空回家趟,看看我爸妈,如果确定走了再跟你联系。”

  “行,那我们就各自忙各自的去吧,我负责去接项明的爸爸妈妈,如果有需要,再给你们打电话。”林薇说完,对年与江微微点了点头,边掏手机边离开了病区。

  “那年书记,百合姐,没有我什么事我也先回去趟,我晚上再来给雨霏送饭。”直站在旁边的柳晓丹看到人都走了,讪讪地对百合说。

  “行,晓丹,也辛苦你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百合对柳晓丹点点头,她便挥了挥手也离开了。

  “怎么样啊?公安局那边有消息吗?”百合问年与江。

  “刚立案,还在取证调查吧,目前没有什么线索。”年与江抬腕看了看时间,“走吧,我送你回家去。”

  “哦嗯?你送我回去,那你不去我家啊?”百合警觉地问他。

  “我这两天办点事情,你在家里好好休息两天,让你妈妈给你做点可口的饭菜,后天上午我去接你,我们回分公司。”年与江揽过百合的肩慢慢向外面走去。

  “哦那几个人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那么凶残?”

  “没有什么证据,暂时都不好猜测,不过警方已经在排查了应该很快会锁定几个嫌疑人。”

  年与江和百合边说边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在辆车前等着他们的小高迎面走了过来,把车钥匙递给年与江,又说:“警方那边刚刚打来了电话,说的工作人员在昨天出事的包间沙发底下找到了项明的手机,里面的相册里,有时发时间项明在出事包间门口附近拍的几张照片,照片里的男女拍得很清楚。而且的工作人员很确定地说这两个人跟打伤项明的三个男是伙的。现在,他们已经把这两个人锁定为犯罪嫌疑人,张贴出了启示,说是很快就可以先让这两个人落网”

  “真的,那太好了!”百合听了,不由地喜上眉梢,这真是天来最值得安慰人心的消息了。

  “行,那你保持跟警方联系,去忙吧。”年与江也暗自输了口气,接过小高递过来的车钥匙,帮百合打开了车门。

  “项明真是厉害,那个时候居然还能镇静地拍照他定会醒来的。”上了车,百合的心情仍久久不能平静,恨不得项明立刻就能听到这个好消息,然后从病床上醒过来。

  “你就别操心了,他肯定会醒过来的。”年与江边开车边扭头不悦地看了她眼,“如果躺在里的是我,你会不会也这么紧张?嗯?”

  “呸呸呸!乌鸦嘴!”百合皱了皱眉,不满地瞪了眼他:“你要是敢躺进去,我就陪你!”

  “真的?”年与江眉梢泛起抹玩味的笑意。

  “假的!”百合生气地撅起嘴巴,拔高声音:“你要是敢扔下我不管,我就不要你了!所以,你还是保重好你的小命吧!再胡说的话,我就真不理你了。”

  说完,果真扭过头看向了窗外,气呼呼的样子。

  “好啦,逗你玩呢!怎么越来越小气了?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