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就是眼眼下立刻开庭也会轻而易举地拿下这个案子。你这个皇帝却不着急,急死我这个太监了!你再不动手,我就先把精力投到别的案子上去了。”律师刘博的声音又急又无奈。

  “呵呵,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怎么样,给你介绍的那个小罗助理,专业素养还能入得了你的法眼吧?”年与江燃起支烟,不徐不疾地悠悠说着。

  “小罗啊,这个姑娘还不错,给我送来的资料要多齐全有多齐全,而且都已经分门别类,在什么样的环节需要哪些佐证都给我准备地妥妥的,没想到你这家伙还雪藏了这么个当律师的好苗子!”

  “那丫头可是慕名而去的,对你的崇拜绝对不亚于当今社会那些年轻人对什么天王歌后的敬仰,你小子可要多提拔提拔她。”

  “那当然的!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也必须好好提点她。不过我今天可不是来跟你讨论她的,我就纳闷了,你准备了这么久,资料也终于掌握得差不多了,不去告发你的仇人,还等什么呢?”刘律师疑惑地问。

  “急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最大的鱼都埋进了黄土,剩下的这些小蟹将们对你来说还不是小菜碟?”年与江吸了口烟,深邃的眸子里放射出幽幽的神秘光芒,薄唇微扬:“再说,我刚放了条长线出去,还等着大鱼上钩呢!”

  “大鱼?”刘律师好奇问了句,继续说:“就凭我们现在手里的资料,即使要不了他的命,也够他下半辈子在监狱里度过余生了!就算是皇亲国戚,也难逃劫!你还不满足?难道又掌握了可以枪毙他的什么线索?”

  “枪毙?我怎么会那么轻易就便宜他!我只是突然想到就这样了有点意犹未尽,所以想多玩几天。”

  “怎么个玩法?就凭那几套伪造你的签名凭证?即使你怀疑是他干的,他也不可能傻到用那造假的东西去告发你,而且还是他自己从中获取了暴利的旧帐!”刘律师笃定地说。

  “听说人死之前都有种回光返照的效应,他叱咤风云这么多年,总不能悄无声息就进了监狱吧?不如等时机到了之后,我们自己告发自己玩玩,也算是给他个送他入狱的大礼吧,让他在大落之前最后过把大起的瘾!”年与江把手里只抽了半的烟,在烟灰缸里狠狠地捻灭,眸子里闪过丝狠厉。

  “这个我听小罗提过,不过不管是你们俩谁犯了事,都会对整个新都的职工造成定的影响,你若是不怕底下的人闹事,我陪你继续等下去!”刘律师思虑了下,说道。

  “总是要闹回,不如就闹大!”

  “那吧!我就静等你的消息了!你觉得该收线了,可要提前告诉我哦,你这个案子我可是要亲自来做的!”

  “这还用说吗?呵呵,你小子想逃也逃不开!”

  挂了刘律师的电话,年与江的视线落在了手里文件的“领导批阅”的第个签名上,眸子里的恨意越来越浓。

  那个签名是手签的,落款是:赵永春。

  百合刚吃好了午饭,准备帮张阿姨收拾餐桌,门铃响了起来。

  “我去开。”百合把手里的碗筷递给张阿姨,走过去开门。

  年与江几乎每天出门之前都要叮嘱百合和张阿姨,不管是谁敲门,都要先从猫眼里看下,认识的开,不认识的无论如何都不开门。

  以前百合总是不以为然,可是自从失去了孩子之后,她凡事都变得小心谨慎起来。蹑手蹑脚走过去,悄悄打开猫眼看了眼门口站的,竟然是江静如和。

  她怎么会来?如果是找年与江应该会先给他打电话,何况今天是工作日,她直接来到这里莫非是找自己?

  百合也没有过多犹疑,打开了门。

  “江姐,你好!快请进!小,你好!”百合努力让自己做出副家庭主妇的模样,热情地迎江静如母子俩进屋。

  “你好,甄小姐,冒昧来访,没有打扰你吧?”江静如手里桥,上前步却没有跨进门,只是对百合抱歉地笑了笑,又附身柔声对说:“,快叫阿姨!”

  抬起乌溜溜的眸子看了眼百合,又忙低下头,拉着江静如的手只往她胳膊后面钻。

  “怎么会是打扰,”百合见还是不认识自己,忙把两个人领进家里,“快进来吧!喝茶还是饮料?平时喝什么?”

  “不用,我们刚在你们小区东侧的快餐店吃过饭,顺路过来看看你,会就走。”江静如拉住百合,谢绝了她的水,百合只好依言请他们母子坐在了沙发上,自己也坐在了旁边。手机请访问:

  265第267章不知所措

  许是听到了声音的缘故,厨房里的张阿姨推开厨房门走了出来,见是江静如,惊讶地长大了嘴,“是静如吗?”

  闻声,江静如转过身来,眸子里亦是抹惊喜:“张阿姨?您在这里?”

  “是啊,我还以为我听错了,听到是你的声音好多年不见了,孩子,还好吗?这是,你的儿子?真帅气!”

  张阿姨看到江静如身旁的,高兴地俯身摸了摸孩子的头,不料突然放声大哭起来,“呜呜呜呜”躲在江静如背后,揪住她的衣服越哭声音越大。

  “乖,这是妈咪的,也是爹地的,是好人,别怕。”江静如连忙蹲下来安慰,可他小脸上的眼泪如断线的珠子般,任江静如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旁的张阿姨尴尬地直搓手,自责地重复着句话却只能不知所措地看着仍大哭不止的,“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百合心疼地看着哭得委屈又害怕的,悄悄把张阿姨拉到了旁边,“刚回国来,对切都不熟悉,认生的很,没事,你去忙吧阿姨。”

  “没事张阿姨,跟您没关系,我们家就是怕见陌生人,熟了就好了”江静如也转身略带歉意地对张阿姨说。

  “哦,行,行,你们聊”张阿姨无措地看了眼江静如和,转身步三回头地慢慢进了厨房。

  终于在江静如的安慰下止住了哭声,但只是闭着眼睛依偎在她怀里,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

  “不好意思,让你们见怪了!”江静如的手轻拍在的背上,边抚慰着自己的儿子,边对百合浅浅地笑道。

  “没关系,江姐,只是没来过这里,以后熟悉了就好了,可能主要是他爹地不在的缘故。”百合看着还在不断颤抖的背,心里不忍地发酸。

  “谢谢你!我今天来就是想跟你谈谈与江的事。”

  “哦,好的”

  百合虽然早就料到了江静如今天来的目的肯定是有关年与江的,要不也不会挑个他不在的时间过来,但是当她这么直白的说出来的时候,百合的心还是微微颤了颤。

  在江静如面前,她总有种感觉,自己是那个感情中的后来者,像是插足了她和年与江的感情样,心里的愧疚感总是会隐隐作祟。不像杨素素光明正大从她手里抢走了肖睿,她自然不会有这种自责。

  “你不要担心,我这么多年没回来,并不是因为知道了你和他在起在回来的,也不是要跟你抢他,我早就知道自己没了资格。”江静如自嘲地扬了扬唇,漂亮的眸子里闪着毫不掩饰的凄凉。

  百合心里涌起阵复杂的情绪,自己或许真的不擅长跟这样个身份的女人如此面对面地聊天,聊的还是个共同爱着的男人她不确定曾经江静如离开年与江是不是因为不爱他,但是从这几天仅仅见了几面江静如,女人强烈的第六感告诉自己:此时江静如的心里,是有年与江的,而且他在她的心中还占据了非般的位置。

  “你多虑了,江姐。我从来没有因为你跟他有过段感情而心里有什么不舒服过”虽然当初因为“替身”的事确实伤心绝望过

  百合顿了顿,得体地笑着说,“我比你也小不了几岁,这个年龄,要说没谈过恋爱几乎是不可能的。就算没有真正地经历过太多的男人,但多多少少都明白些男女之间的感情。谁都有过去,不光是你和与江,我也有,如果味地因为对方的某段过往感情而耿耿于怀,那岂不是会错过更多?与江不会这样,我当然更不会这样。”

  说完,百合微笑着看向江静如,却见她脸上直都是片淡淡的抑郁和忧伤,百合只能看出她心里似乎很不开心,但是不敢肯定这些不开心是不是都源自于自己和年与江在起这件事上。

  “嗯,你能说出这些话,证明你确实是个聪明的女孩。实不相瞒,回国之前,雨霏把你和他之间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我。虽然雨霏说开始是她搞恶作剧而把你推给了与江,但是后来她很明确地劝我:让我死了再抢回与江的心!”江静如说着,嘴角又泛起抹自讽的笑,“其实,我在怀了的时候就死了这条心了,尤其是看到他后来哪怕愿意跟亲近,也不愿意跟我坐下来好好聊聊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做任何事情都挽回不了他的心了。毕竟,我和他起长大,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的性格。”

  “江姐,你”

  “你先听我说,我想说什么话,我都知道,呵呵。”百合正要开口,江静如很柔和地打断了她的话:“你放心,我既然刚才已经说了不会跟你抢他,自然也不会倚老卖老地倚仗自己跟他认识时间长就在你面前卖弄什么。就算如此,我了解的也只是过去的那个还不算太成熟的他。这些年,他变化很大,成熟了,冷静了,也更加沉着睿智了。我原来以为他对我的态度变得冷酷是因为他对所有人都这样了,可是直到最近我才发现我错了,因为他对你只有温柔。所以,以我对他的那点了解完全不足以在你面前炫耀什么,他的以后都属于你,这才是重要的。”

  百合有点诧异和不解地看着江静如,她的话让自己很感动,这是她意料之外的江静如,也是她更加不了解的江静如。

  但是,如果她今天来真的只是说这些让自己安心的话,好像真的没有必要特意来趟,难道只是让自己对她放心?

  江静如看了眼被自己横抱在腿上,已经快睡着了的,继续轻声说道:“我今天来,主要是为了。”

  百合不由地看了眼,微微点点头,“的事我都知道了,我也上网查了很多关于自闭症儿童的资料,也咨询了些专家医生,像目前的情况是有可能完全好起来的。”

  “呵呵,这个我知道,这几年直陪着他接受各种治疗和训练,看着他的性格慢慢变得好起来,这是值得我最骄傲的事。毕竟孩子是因为我和他父亲整天吵架才会在产生心里障碍的,医生他在我肚子里的时候,我就没给他好的胎教和良好的环境,所以才导致他得这样的病。”江静如说话的时候,直低头看着怀里的小人,脸上是浓浓的疼爱和柔和。手机请访问:

  266第268章恐惧

  百合静静地听着,没有说话,只是很同情地看着江静如,原来父母对孩子的影响是从他还未出生就开始的。如果小有能力选择自己生与否,在他知道自己出生之后就没了父亲,而母亲和父亲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差,导致最后终于分开的话,他还会这么孤独地来到这个世界吗?从开始认识这个世间万物开始之际,心中就充满着各种害怕,各种恐惧

  “可能”江静如幽幽地叹了口气,眸底的颜色越来越黯淡,“可能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吧,年少不懂事的时候放荡不羁,不听任何人的好言相劝,味地追求自己认为是自由和幸福的东西到头来不仅自尝苦果,还失去了这个世界上曾对我最真心的男人所以,我觉得的出生就是老天爷让我恕罪”

  百合不忍地拧着眉安慰道:“别这样说,江姐孩子是无辜的。据我所知,仅仅在我们中国,自闭症儿童的数量就超过了百万个。如果这真的是上天用来惩罚生病孩子父母的话,为什么那些父母中既有衣食无忧的豪门高官,也有老实本分的普通百姓呢?你千万不要这样有这种想法,再说,的病正在渐渐康复中,你定要有信心。”

  “嗯,谢谢你。”江静如无力地笑了笑,“我直都有信心,我自从下定决心给看病开始,就没打算放弃过他,哪怕这辈子我都伺候着他也愿意,我只求上天稍稍怜悯下我这个当母亲的让我定比这孩子多活天是天只有那样,我才能安心”

  江静如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低,眼圈开始泛红,眼神只是定定地盯在细嫩的小脸上。

  百合只觉得喉咙堵堵的,鼻子有点酸。可怜天下父母心,没有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身体不健康的,生活过得不好的即使江静如年轻的时候真的因为自己的性格错过了很多,哪怕做错过很多事,但是当她有了自己的孩子之后,也依然是个让人敬仰的母亲,还是个伟大又可怜的单身母亲。

  可是百合知道,以江静如的性格,她需要的不是自己的同情所以此刻,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给予安慰,只能顺着她的话轻声说:“江姐,别这样说,你还年轻,你当然可以陪很久很久等他的病完全好了,他还要去读书,考大学,然后做份他喜欢的事业,好好地孝敬你这样爱他的母亲”

  “呵呵,”江静如抬眸涩涩地冲百合笑了笑,说:“我也希望有那么天可是,如果真的可以这样,我今天也就不会来了。”

  “那”百合有点不解了,真的不知道江静如有什么打算,为什么要说出这么悲观的话?

  江静如看着百合,说:“我直说吧,与江当年第次见到的时候,不仅是我和雨霏,就是他自己也没想到见到任何陌生人只会尖叫或大哭不会说话的,会那么听话地喊他爹地所以,我当时问他,如果这辈子只认你做爹地,你愿意吗?他没有回答我。我看出他的为难,就说你放心,是,我是我,我不会因为对你有什么想法的。难道都没有个像雨霏那样的好命,如果有天没了母亲,你宁愿接受雨霏也不肯接受我们家吗?”

  听到这里,百合的心突然震,并不是因为害怕听到年与江当年给过江静如什么承诺,而是她刚才那句假设

  “江姐,什么叫如果有天没了母亲,你这样爱,怎么会”百合蹙着眉紧紧盯着江静如,生怕错过她脸上的任何个不正常的表情。

  “呵呵,你不想听与江是怎么回答我的吗?”江静如不答反问,异常温和地笑着看向百合。

  “呃”百合被问得有点措手不及,讪讪地笑着说:“与江他虽然强势了点,其实心底非常善良,别说是了,就算是个普通朋友个关系般的同事有事相求他,在不违背原则和法律法规道德伦理的前提下,他也会帮忙的。更何况,他虽然只是江叔叔和年阿姨的养子,但跟你们情同手足,是从小起长大的亲兄妹,怎么会不帮你呢!”

  “嗯,看来你真的很了解他。他就是这样的人,表面上很冷静甚至有时候看似古板不通情理,但是那颗心,比任何人的都软。”江静如点点头。

  “因为他自己受过伤害,所以是感同身受吧”想起年与江这个人的过去和现在,百合的心里又升起了对他的心疼,低下头,喃喃地说。

  “是的。所以与江他答应了我,如果有天我没有能力抚养照顾了,他就会接受这点,你不会怪他吧?”江静如微微侧了侧头,看向百合。

  “不会我怎么会怪他!”百合的思想有点抛锚,正沉浸在对年与江悲情的过往无限同情中,被江静如突然这么问,有点仓惶地抬起头,忙摇了摇头,又肯定地对江静如说:“就如同我知道雨霏也喊他爹地样,我又怎么会干涉他的决定,何况,这孩子又那么喜欢他。”

  百合说的确实是她的心里话,年与江做事,她从来不会去左右他的想法,再说他那么有能耐的人,凡事也不需要她来提建议。如果真的要接受,也最多只是多了个养子,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把照顾好。

  但是百合好奇和不解的是,江静如这么在乎,怎么会舍得离开他,真的愿意把他交给年与江抚养??

  “谢谢你,小甄。”江静如脸上的感激很是真诚,“我真的没有想到像你这么年轻的女孩,会这么大度地可以接受自己未来的老公口气监护好几个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我来之前,犹豫了很久,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来找你而不是先去找与江的原因。如果你不愿意到时候与江抚养,我就会把重新找个人来照顾。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爽快就答应了”手机请访问:

  267第269章报恩

  “江姐,别这么说,我又没帮什么忙。你也知道,不管我是与江的什么人,只要他愿意做的事,任何人都阻挡不了。再说”百合下意识地看了眼江静如,声音中略带羞涩地说:“再说,如果我跟他真的可以成为夫妻,我又怎么会跟他唱反调,何况是好事,毕竟他这是在报滴水之恩。你说呢,江姐?”

  “你能这么说,我就真的放心了!”江静如暗自舒了口气,看向的眼神中多了层安心。

  “江姐,可是我不明白,你是不是打算把留在国内,你还要回加拿大吗?还是,有别的原因?”百合问出了心中的不解。

  按照人之常情的话,般的父母,不管贫富,都不会扔下自己的孩子,除非有两个原因。个是这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