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吓得手里的手机“啪”得落地,睁着惊惧的眼睛痛呼了声,正要跟着百合的身子下楼去,发现旁边的女人正幸灾乐祸地看着滚落下去的百合,又慌忙停下脚步,对着旁边的女人冲过去,揪住她的衣服怒吼道:“你他妈是谁?”

  这个时候已经滚下去的百合身子直接撞到了墙上,脑袋歪,身子没了动静。

  “再不救人,死了别怪我!”女人掐住林薇的手,使劲把她往前推,趁林薇脚下打了个趔趄,抬腿飞速向楼上跑去。

  “站住!”林薇拔腿就去追,穿着高跟鞋的脚却向外崴,手下子扶住了地面,而那女人的脚步声已经消失。

  “妈的!畜生!”林薇顾不上再去追逃跑的女人,甩掉高跟鞋直奔楼下,眼泪蓄积在眼眶,扑在已经昏迷了的百合身上,跪在地上,抱着她的头大声痛喊:“百合!百合!快来人,救命啊!”。

  怀里的百合脸上手上都已经擦出伤痕,血迹斑斑,苍白的脸上挂满泪痕,额头上还有渗出来的细细密密的汗珠,尽管已经昏迷,眉头仍紧紧皱着,只手还护在肚子上。

  林薇仰头大呼救命,因为是在住院部的高档区域,来往的人极少,林薇大叫了数十秒,才听见了急匆匆凌乱的脚步声,闻声赶来的几名护士和家属模样的人推开门慌忙跑下楼梯,从林薇手里接过了百合。

  “快,先来担架,床在门口候着!”名护士吩咐后面的几名护士:“其他人快来帮忙,小徐,你通知那边急诊室做好急救准备。”

  几名护士纷纷领命而去,林薇慢慢站起来,看着迅速被抬上担架走上去又移到了推床上的百合,眼泪像泻闸的洪水汹涌而出,愣愣地站起来,意识终于回笼,边跟着护士们的脚步上楼推门走到走廊里,边颤抖着说:“求你们快救她,她怀孕着”

  “是你朋友吧?麻烦你去交押金,我们立刻安排手术,孩子危险了。”说话的护士眼神落在被血染红了的担架角,停下来对林薇说了句,便疾步向被推走的百合追了上去。

  林薇顺着她的视线望去,脚下歪,跌坐在了地上,咬着唇双手懊悔地砸在地上。

  “姑娘,快起来吧,你朋友已经被推走了!快吧!”周围有穿着病号服的病人小心翼翼地劝着林薇,还有好心的家属把她的手机和高跟鞋拎捡起来帮她拎到了旁边。

  “是!是!”林薇慌忙抹了抹泪爬起来,转身抓起自己的手机,手忙脚乱地瞪上鞋子,瘸拐向电梯奔去。

  拿着手机的手直在颤抖,她觉得自己应该打给年与江,可是没有他的号码电梯刚到楼,她顾不上脚腕传递上开的痛,咬着牙大步向停车场走去。

  坐在车里的小高看到满身狼狈的林薇走过来,忙下车加快脚步迎了上去:“林小姐,发生什么事了?甄小姐呢?”

  见到小高,林薇的眼泪再次汹涌而出,按住小高的胳膊,焦急地哭喊道:“快,快给你们年书记打电话,百合百合出事了”

  “什么?甄小姐怎么了!”小高脸惊慌,扶着林薇站稳,慌忙去掏手机。

  “她,进手术室了快,让他来,我先去交费,应该就在急诊手术室。”想起满面是伤身下流血昏迷不醒的百合,林薇愧疚极了,都怪自己没照看好她眨眼,就让她出了事。

  小高无暇顾忌跌跌撞撞地向急诊大楼走去的林薇,满脸惊惧地对着电话说:“年总,出事了。”

  此时的年与江正在主持季度的思想政治工作总结大会,恰好到了基层各单位逐个汇报情况的环节,看着手机屏幕上出现“小高”的名字,皱了皱眉,就走出了会议室。

  “什么事?”年与江沉声问道。

  “甄小姐她出事了,进了在手术室。”小高诚惶诚恐地汇报,领导让他照看着甄小姐,没想到她在医院里却出了事,失职事小,甄小姐或者她肚子里的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就只有死路条了。

  “手术室?她今天不是去了盛世吗?怎么回事?”年与江惊,拔高声音怒问道。手机请访问:

  242第245章没想到

  “对不起,年总。甄小姐和林小姐从盛世回来之后说是要来医院产检,我看着她们进了王阿姨的病房,没想到”小高颤抖着声音解释。

  “行了,快去看着什么情况,是不是就在人民医院?”年与江不耐地打断小高的解释,紧握着只手在走廊里急得转了圈,恨不得将手里的手机狠狠摔下去。

  “是,现在在人民医院急诊手术室。”

  小高的话音刚落,年与江挂了手机,阴沉着脸快速回到了会议室,对着坐在自己旁边的局党委李副书记耳语了两句,李书记连连点头之后,年与江大步离开了会议室。

  龙磊看到接了个电话之后脸色变的极其阴郁的年与江,连忙离开座位追了出去,“书记,出什么事了吗?您脸色很不好看,需要我们做什么不?”

  “下午的会也让李书记主持,再有什么重要事的话打电话给我!”年与江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回答龙磊,紧蹙着眉边快步下楼边交待了他句。

  “好的。”听出了领导语气里的急切和丝丝紧张,龙磊不敢再多问,站在原地看着恨不得步便从楼梯上跨下楼去的年与江,小心地嘀咕了句:“什么事能让向稳重的领导这么着急?

  下了楼,年与江再也顾不上形象,大步向自己的车跑去,还有很长的段距离,就迫不及待地“滴滴”打开了车锁,甩开车门跨进去,不肖几秒钟的时间,就看到他的黑色车子疾驰离去。

  宝贝,你定不能出事!

  你那么乐观,那么坚强,那么爱我和我们的孩子,不管出了什么事,你都必须完好无损地出现在我面前!

  年与江的脚下不停地踩着油门,黑如寒潭般的幽深眸子专注地注视着车子前方,握在方向盘上的双手,指节因为太过用力已经泛白。

  小高赶到急诊的时候,刚好看到医生在给百合做了初步检查之后,吩咐旁边的护士:“失血过多,立刻手术!”

  看着戴着呼吸器的百合被推进了手术室,小高懊恼地握起拳头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林薇也交好押金赶了过来,看到手术室门上“手术中”的三个字亮起,无力地走过去对小高说:“对不起,我没看好百合”

  “林小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小高扶着瘸拐的林薇坐下来,满面狐疑地问:“你们不是去看病人了吗?甄小姐怎么会突然摔了?”

  闻言,林薇蓦地抬眸,“你快去医院看他们的监控,百合是被个女人推下楼梯的!个穿着棕色衣服,烫发的女人!快去,报警!那人是要谋杀百合!”

  “推下楼梯?谋杀?”小高惊得倒吸口凉气,可是看着惊魂未定的林薇,确定她说得不假,看来甄小姐是被人故意伤害的。“好,我现在就去找医院调看今天所有进出医院的人,尤其是到过住院部的女人。林小姐,年书记马上就到,在他到之前,麻烦你定守在甄小姐身边。”

  “好,快去,那女人穿着平底球鞋!跑得特别快!”林薇提醒小高。

  小高刚离开急诊手术室的走廊,小马扶着王晓蕾着急地走了过来,满脸担忧地问路过的个护士:“护士,麻烦问下,有没有个叫甄百合的女孩被送过来?”

  “对不起,不清楚,有个孕妇刚刚进了手术室,正在做流产手术!”护士指了指手术室,匆匆离开。

  孕妇?流产手术?

  王晓蕾和小马面面相觑对视了眼,王晓蕾颤抖着手扶着小马的胳膊,眼圈瞬间泛红:“不会是我媳妇的,不会的,那孩子那么善良不会的。”

  “阿姨,您先别着急,那边的护士说像是经常来看您的女孩,但也不确定啊,您别担心,等手术出来不就知道了。”小马扶着王晓蕾在排椅上坐下,安慰着她。

  旁边的林薇听到她们的对话,身子下子从椅子上滑到了地上。

  流产?

  百合那么在乎她和年与江的孩子,怎么会就这样流产?

  到底是谁,到底是谁这么恶毒!

  “姑娘,你没事吧!”王晓蕾看到旁边的女孩坐在冰凉的地上不起来,只是默默的流泪,诧异地关心道。

  林薇缓缓抬头,看着眼前虽然外套里面穿着病号服的老太太,但眉目间却跟年与江极为想像的王晓蕾,愧疚的泪水不住地溢出,却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王晓蕾正纳闷着,耳边传来沉稳又匆忙的脚步声,三个女人同时抬头望去,看到的是年与江阴沉的脸上那双急切担忧以及愤怒不断交织流转的黑眸。

  王晓蕾看到赶来的儿子,便确定了手术室里的确实是百合,鼻子酸,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只是盯着自己的儿子,句话都说不出来。

  “林薇,到底出什么事了?她现在怎么样?”年与江看都没看王晓蕾眼,径直走到林薇面前,沉声问道。

  林薇站起来,强抑制住眼泪,抬手无力地指了指手术室:“正在抢救”

  “抢救?”年与江紧拧着眉,看了眼正在手术中的指示灯,咬着牙缓缓转身,冷冷地看向王晓蕾:“到底怎么回事?她不是在那你吗?怎么会进手术室?”

  “儿子我”王晓蕾看着震怒又伤痛的儿子,心疼的不得了,眼泪潸然而落,抬手想去抓他的手安慰,嘴巴微微张着,不知该如何向他解释。

  “你别叫我儿子!”年与江不耐地挥手打开她的手,冷眸看着她,恨得咬牙道:“你害死我父亲,害得我无依无靠还不够吗?现在还要害死我最爱的人你才心满意足吗?你这个女人,真狠毒!”

  “儿子你听我说”王晓蕾边抹泪,边哽咽着小声唤着,却迟迟说不出句话来。

  “我的女人或我的孩子要是出了事,我不会放过你的!”年与江哪里还有心情听她说什么话,字顿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样,带着零下摄氏度的寒意十足的威胁和百分百的坚定!

  周围路过的医患及家属,听到年与江的怒吼纷纷驻足围观,在看到年与江脸上阴沉的像是要杀人的样子时,又忙散开。

  林薇和小马不解地看着眼前这对母子之间的对话和动作,俱是呆呆的看着,不敢出言相劝任何方。手机请访问:

  243第246章不和睦

  林薇这时候忽然明白百合为什么要背着年与江来看望她妈妈了,原来这对母子并不和睦!

  这个傻丫头啊!

  想起百合,林薇再次泪涌而出,上前对年与江说:“这件事真的跟阿姨没有关系,我们准备离开医院的时候出了事阿姨根本就不知道。”

  “是的!”旁边的小马虽然是第次见王阿姨几乎没提及过的儿子,而且此人脸戾气,但仍鼓起勇气上前说道:“甄姐姐对王阿姨直非常孝顺,王阿姨疼爱她都来不及呢,怎么会害她,你误会了!”

  王晓蕾拉了拉小马的胳膊,不想让她说太多。

  如果非要有人为今天百合受伤的事负责任的话,王晓蕾点都不在乎自己的儿子误解她,只要他因为恨自己而缓解心里的疼痛,她被冤枉了又能怎么样。再说,百合这孩子确实是因为来医院看望自己才出事的

  几个人都不再说话,年与江任何人都懒得再理,走到手术室门前,死死盯着那扇即将被推开的门,幽深的眸子里满是伤痛的心疼。

  小高急匆匆赶来,直接跑到年与江面前耳语了两句,又看了眼林薇。

  “是吗?那麻烦请林小姐到底是不是,不管是谁,先报警!”

  年与江坚定地吩咐了句,小高领命之后,走到林薇跟前:“林小姐,监控里查到了你描述的那个人,还麻烦你跟我起核实下。如果确定了,我们马上报警!”

  “好,我跟你去!”林薇终于稍稍喘了口气,相信警方会根据监控线索很快找到那个恶毒的女人的!

  不管是谁,就算要交给警察处理,她林薇也定要先狠狠踹她几脚到半死,替可怜的百合出口气再说!

  手术室门前恢复了暂时的安静,王晓蕾和小马不安地坐着,眼睛没离开过手术室的门。年与江仍直直地站在手术室门口,动不动,没有人听见他把两只拳头握得咯嘣咯嘣响,更没有人再看见那双深邃的长眸里此刻只剩下了无尽的担忧和痛惜。

  片刻钟后,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门被打开,大夫首先走了出来,年与江连忙上前问道:“怎么样?”

  大夫取下口罩,问年与江:“你是病人家属吗?”

  “嗯”年与江急切地看了眼还未被推出来的百合,说:“我是甄百合的,丈夫,我爱人和孩子怎么样了?”

  王晓蕾被小马搀扶着王晓蕾也忙走上前,站在年与江的身后,期待的眼神看向大夫。

  “人没事,但是,孩子没薄”大夫看了眼王晓蕾和小马,对年与江说:“可不可以借步说话?”

  闻言,王晓蕾惊得退后步,要不是小马扶着,恐怕已经跌坐在了地上,眼睛里的泪水无声地流了出来。

  正在这时,小高和林薇也走了过来,年与江沉着脸看了眼身后乱糟糟的情况,随着大夫走进了旁边的急诊办公室。

  “您爱人的芓宫受到了极大的创伤,我们已经尽力了,帮她薄了芓宫,但是以后再怀孕生子的可能性极小了。”大夫叹了口气,对年与江说。

  以他做医生的经验来看,刚才外面的老太太不是病人的亲生母亲就是婆婆,老人家听到这样的消息恐怕时半会接受不了,他只能将病人的真实情况讲给她的爱人。

  “什么叫再怀孕生子的可能性极小?”年与江难以置信地看着大夫,紧紧拧着眉,压抑着声音说:“她才二十多岁,这只是我们的第个孩子!”

  虽然医生的话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甚至把他胸口积压的怒火点燃到了至高点,但是年与江全身心的温度还在不受控制地慢慢流失

  怎么可能,他的宝贝还这么年轻

  怎么可能!!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还好胎儿才满三个月,要是到了四个月,出了这种事,做引产的话,对您爱人的伤害更大。另外,她的脑部受到了撞击,有点轻微脑震荡,可能还需要几个小时才能醒过来。”大夫抱歉地说。

  “什么叫已经尽力?已经尽力就给我这样个结果?”年与江抬眸,冷冷地盯着大夫,强忍着心中强烈的悲怒,撑在桌上的只手手指弯曲,似乎要将指尖深深陷入木头里样。

  大夫许是见多了这样的场景,继续叮嘱年与江:“所以,请在病人出院三个月后再同房。而且,请务必做好避孕措施。因为她的卵巢没有受到伤害能怀孕,但是”

  “但是什么?说。”年与江个字个字吐出,每个字都带着让人生畏的寒气。

  “但是,这样受孕的话,即使不是宫外孕,也会小产,因为芓宫几乎失去了坐胎的能力,无法提供营养给胎儿,胎儿会在早期因为停育而小产。以病人目前的情况来看,是绝对受不了第二次小产带来的伤害的。”大夫解释道。

  “如果接受治疗呢?哪里能治疗好。”听了大夫的话,年与江似乎听到了丝漏洞,不是失去生育能力,只是芓宫部分功能受损。

  “目前这种情况很多,也有通过药物治疗成功生子的,但是周期特别长,而且最好是通过中药来调理,西药对芓宫愈合带来的副作用比较大。所以,我们只能说她以后怀孕生子的可能性极小,并不是完全不行。”大夫中肯地告知。

  年与江不觉在心里松了口气,生孩子以后再说吧

  目前,她的身体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医生,既然如此,麻烦你通知你们所有知道这件事的医护人员,不要在我爱人或其他任何人面前提到她芓宫受损的事。”年与江终于平静地对大夫说。

  “这个你放心,病人的情绪波动对伤口愈合有很大影响,我们这边自然不会在她面前提起,也请你们家属做好她的心理抚慰工作。”大夫点点头。

  “嗯。”年与江无力也无心情再问任何其他事,他现在急于想看到百合,便转身走出了急诊办公室。手机请访问:

  244第247章不忍心

  小高见他出来,忙诚惶诚恐地走上前小声汇报道:“年总,已经报警了,警方正在根据监控情况调查医院周围所有监控录像里出现的可疑人物,有消息马上通知我们。还有,甄小姐已经安排住进了最好的病房,林小姐已经过去了,王阿姨先回自己的病房去了。”

  “嗯,你自己去公安局见下他们局长,无论如何,给我尽快把人抓到!另外,让乔治先生给我联系个最权威的妇科专家,然后给我安排个见面。你跟公司的景总联系下,调几个最得力的保镖过来,给我24小时暗地里保护着甄小姐的病房!”年与江蹙着眉,咬着牙边大步往住院部走,边吩咐小高。

  末了,他停下脚步,转身沉声对小高说:“你去安排人跟踪下张齐远,24小时盯梢!”

  “是!”

  “还有,”年与江幽深的眸子微微眯了眯,冷声说道:“顺便调查下赵永春的那个女人,杨素素。”

  “是!”

  年与江站在百合所住进去的病房门口,透过玻璃窗,只能看到坐在病床边默默垂泪的林薇,身子刚刚好挡住了床上的百合的脸。

  他犹豫了下,垂眸咬了咬牙,推门走了进去。

  与其说是不忍心看到百合此时此刻受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