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关了那边的电脑就过来。”年与江帮她把被子拉过来,顺势在她额上留下个蜻蜓点水的轻吻,起身去了书房。

  从书房里走出来,年与江进了浴室,已经洗过澡了,却被百合这不知死活的丫头折磨得又浑身燥热,她怎么就那样没心没肺,不知道自己已经隐忍得很难受了吗?每晚都不敢抱着她睡,但凡她在他怀里动下,那身体里散发出来的馨香,立刻会让他十分难受,却又不敢动手爱抚她,怕不小心克制不了自己

  快点满三个月吧,三个月之后应该就可以尝试轻轻的动作了吧?

  年与江用冷水冲了把脸,对着镜中的自己无奈地笑了笑,转身出了浴室。

  躺在百合的身后,他小心翼翼把手放在她饱满的胸上,在她耳边命令道:“不许乱动,要不别怪我不给我儿子面子,当面给他上生理课了。”

  百合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羞赧却又充满歉意地轻轻点头:“嗯。那我可以只说话不乱动吗?”

  “可以。”

  感受着他温热的气息在空间里流动,百合只觉得心里满满的,他滚烫的身子和那有力的心跳,都让她感觉到无比的心安。

  “大叔,还记得上次告诉你的星座吗?”

  “嗯你是双子座,没记错吧?”“恩呢,”百合很高兴,他还记得,“那你可别忘记了,你的保护神是我哦。”

  “好,记得,快睡吧。”

  “那从今天开始,你要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就要告诉我,让我来替你分担,谁要是欺负你了,你也告诉我,我我打不过他的话,我就打他孩子为你报仇。”

  年与江忍不住闷声笑了声,指尖在她的鼻尖上轻轻按了下,笑道:“你还挺有自知之明。”

  “不管怎么样,我决定以后要做个全能的女人,好好爱你,好好保护你”说到这里,百合想起这几天了解到的关于他的那些悲苦往事,喉头再次堵堵的,她庆幸自己背对着他,否则看到他那张看不出丝悲伤的脸时,怕自己更难受更心疼他。

  “好,我宝贝怀孕之后母性大发了吧,看来我是沾了我儿子的光了!”年与江没发现怀里小女人的异样,以为她又胡思乱想想到了什么,只是心血来潮说两句而已。

  “大叔”百合喃喃地唤他。

  “嗯?”

  “我爱你我跟宝宝都爱你”

  “我也爱你,我爱你跟我们的宝宝。乖,睡吧。”

  这夜,百合在年与江的怀里睡得格外安稳,因为她觉得自己浑身都充满了力量,以后要加倍地爱身边的这个男人,不管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或挫折。

  年与江办公室。

  分公司机关党委书记白杨恭敬地把手上的资料呈给年与江,“书记,春节假期刚结束,我们就召开了党委会,专门对年前有关企业管理处考核办张齐远的是做了严肃的讨论和处理,这是处分的文件,请您批示。”

  年与江接过干部任免文件的草稿,在看到“免去张齐远同志企业管理处考核办公室主任职务,降为般干部。”行字时,眉头轻轻皱起,抬眸瞅了眼满脸不安定的白杨:

  “怎么,这件事这么严重吗?你们自己选出来的干部自己处分,不是让职工群众看你们分公司机关党委的领导们自己打自己耳光吗?”

  “确实是我们选人不善,这事情我们分公司机关党委用人上的失职,文件的后面是我们做出的书面检讨,请您多包涵。”白杨忐忑地把年与江手里的文件翻过页,后面即时他们对张齐远事件做出的说明。

  “我想听听你们这样的处理理由。”年与江对那些所谓的说明并没有兴趣,合上文件夹问白杨。

  “好的。”白杨忙紧张地点点头,开口陈述道:“当天事情出来之后,虽然科技处对主页被攻击事处理的比较及时,但张齐远的事确实对我们整个新都的形象都造成了严重的影响,我们党委选人用人工作上的公信度也得到了质疑。

  经过个假期的跟踪调查,这件事在我们新都内部网论坛上也引起了轩然大波。虽然当时的公开信和照片已经被删除撤销,但论坛上的转发仍屡禁不止,还有很多干部职工津津乐道地提出很多论证公开信内容的证据,全都是对张齐远非常不利的些事实。

  考虑到此事波及范围较广,影响较严重,结合张齐远本人认错的态度比较积极,我们党委致决定给予行政免职处分,在党内处罚上,我们的建议是党内警告。不知道妥不妥,还请书记您亲自批示。”

  年与江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看来你们也确实做了不少工作,刚刚过去的春节想必也因为这件事没过好吧?虽然我直提倡大力提拔选用年轻干部,但是不是所有的年轻干部都可以随便被提拔的。

  我们的干部队伍中,优秀的80后甚至90后层出不穷,但也不是所有的优秀干部都适合走上领导的岗位。所谓什么是德才兼备以德为先,我想张齐远同志给你们上的这课足以让你们清醒段时间了吧!”

  虽然是在批评,但是看到年与江脸上并没有太大震怒,语气也如往常样平稳时,白杨心里松了口气,连连点头:“是,您说的对,以后我们定注意。”

  年与江拿起文件又象征性地看了看,扔给白杨,“就这样吧!个科级干部而已,我也不好左右你们的决定,就按照你们草拟的文件执行吧!文件下发之后,注意做好张齐远同志的安抚工作,毕竟他还年轻,是允许犯错的,以后更加注意慎言慎行即可。”

  “好的,我们定按照您的指示好好处理这件事情。”白杨忙站起身收回文件,“那您忙,我先出去了。”

  “去吧。”年与江大手挥,给自己燃起了根烟,幽幽地抽了起来。

  白杨刚关上门,门外又传来敲门声,年与江轻应了声“进来”抬眸看向门口。

  办公室门打开,走进来位穿着职业套装的年轻女孩,梳着精干的马尾,手里持着份文件夹,走进来转身关好门,方毕恭毕敬地向年与江微微颔首笑道:“年书记,您好!”手机请访问:

  231第233章受宠若惊

  年与江微微愣,旋即站起身边捻灭手里的烟,边露出儒雅的笑意热情地说道:“你是,丁诺的外甥女,法律硕士罗玲,小罗同志是吧!”

  女孩礼貌地微笑点点头:“年书记记忆力真好,上次就匆匆见了面,承蒙您还记得我,我有点受宠若惊。”

  “别客气,你可是我的贵客。快坐快坐,我给你倒杯水。”年与江边招呼罗玲坐下,边很快到了杯热水递给了她。

  “谢谢书记。”罗玲接过水杯又放在了面前的办公桌上,把手里的文件夹双手呈给年与江,“书记,知道您工作忙,时间宝贵,我就开门见山了。今天冒昧过来,是因为发现了些重要的资料。由于专业素养习惯,觉得这些东西知道的人越多越不好,就没有通过丁主席,直接先拿过来给您过目,您先看看吧。”

  年与江诧异地接过资料,坐回自己的椅子里翻了起来。

  文件夹里的资料全都是些财务上报销凭证的复印件,有工程项目合同,有二级单位申请各类资金的请示,也有发票。虽然全都是复印件,而且看起来有公章有各级负责领导的签字,表面上看全都是符合规定程序和手续的正规报销凭证,但是年与江翻看了几份之后就发现了两个问题。

  第,这些票据上全都有他自己的亲笔签名。

  第二,他确定他从来没有在这些报销款项上签过字,甚至连见都是第次见。

  罗玲这个正规名牌大学法律硕士毕业的丫头,就是他让丁诺安排在财务处的“卧底”。表面上,她用财会专业毕业的大专生学历进入到财务处实习,做些整理资料的基础工作,其实是让她有机会光明正大地去财务处的库房,本本翻看往年“旧账”,争取从里面查出些对他有用的资料。

  如今,她已经在财务处干了年半了,从丁诺那里获悉,她手上已经掌握了不少新都某些领导滥用职权贪污公款的证据。

  如今,她却从财务处的已报销凭证里找到这些东西,看来这丫头果然如丁诺所说,冰雪聪明做事谨慎,有点当律师的精神。

  想到这里,年与江更想试探试探她观察分析的能力。

  他不动声色地合上文件夹,抬眸笑着问罗玲:“你能拿这些东西给我看,就是说明你发现了些什么,说来听听吧。”

  “我也不知道我的怀疑有几分正确,但是既然把这些东西挑出来了,我还是讲下我觉得不对的地方吧。”罗玲挺直背,拿过年与江手里的文件夹指着里面的复印件说:“这些东西全都是去年12月31日之前完成的报销,而且全都是对外付款。之所以引起我的怀疑,方面是因为这些项目的报销时间全部都在1112两个月内,也就是已经到了年底。

  当然,跟我们新都合作的很多乙方单位和合作单位,尤其是些供货商,到了年底要账无可厚非,但是这几个单位的资料在我们r系统里居然全都是新录入的,也就是新合作单位。当然,也许会因为合同法律系统线上线下走的流程比较慢所以才拖到了年底上线也有可能,但是这些单位居然都不是商业性质的合作单位,而是以教育培训机构居多。

  我根据凭证上领导的签名,又补脑了新都所有局级干部的责任分工之后,才明白,原来您和局长是有分工的。经营管理和生产科研方面的项目全都由局长负责,而您这边主要负责思想教育工作。所以这些跟教育培训有关的项目,都是您签字批准,而不需要经过局长的。”

  明显是做足了准备,罗玲条理清晰又滔滔不绝地说完通之后,抬眸问年与江:“书记,不知道我分类的对不对。”

  年与江心里极其赞赏,这姑娘不愧是法律硕士,不仅分析问题全面,而且思路清晰巧舌如簧,难怪在丁诺那里保证,只要能帮到他年与江,就想讨份正儿八经的律师工作来做。

  更重要的是,她具有质疑的习惯。

  年与江虽然心里对罗玲的能力不再怀疑,但仍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对,这些项目都由我主管,从合同签订到报销付账除了层层级级的负责领导签字和我最后批准外,不需要再由局长签字。”

  “嗯。”罗玲点头,“那我想知道,如果是您首先在某份凭证上签了字之后,跑报销的小职员拿着有您已经同意了的合同或者发票去那些比您职务低的领导处签字的话,那些领导是不是都不会不签?即使看出有问题也不会不同意吧?”

  好犀利的问题!

  果然是个聪明的小律师!

  “对!我也是从底下的小领导步步干上来的,般碰到大领导已经统审批了的事,除非不想干了,否则都不会过多考虑,直接签字盖章。”年与江继续点头答道。

  “呵呵,我明白了!”罗玲满意地笑着收起了文件夹,鼓起勇气说道:“可是书记,这些单位都是空壳公司,这些合同上的项目也都是不存在的,即使做了充足的假资料,随便抓几个被培训人员,就真相大白了!”

  “空壳公司又如何?”年与江无所谓地耸耸肩,“反正已经成功把这些钱报销出去了,r系统里程序流程都没错,没有人会去查纸质的凭证!”

  “可是我在查啊!”罗玲有点不明所以地看向年与江,有点焦急地说:“而且是您花高价聘请我帮您去查账的,我已经收集了很多领导疑似犯罪的证据,如果到时候要诉诸法律,上面肯定会跟我今天样,账本本本查,凭证张张看,您这些违规的项目肯定逃不过专业人员的调查的。”

  “呵呵,刚刚那些分析不是都很冷静很缜密吗?怎么这会露出你的急脾气来了?”年与江好笑地看着因为不解而明显显得格外焦虑着急的罗玲,笑着调侃道。

  “年书记,我只是不明白而已。从您的表情来看,您好像也知道这事情旦被发现之后的严重性,五百多万的公款啊您怎么还如此淡定?”罗玲蹙眉更加纳闷地看向年与江。

  “要玩当然玩大的,我倒是希望这不仅仅是五百万,最好更多,效果才会更好!”年与江神秘地挑了挑眉。

  “这会我真不懂了”罗玲低头做尴尬的抓耳挠马蚤状:“莫非是”手机请访问:

  232第234章不会出事

  “莫非是什么?但说无妨。”年与江鼓励道。

  “莫非是您有百分百的把握不会出事,或者这些凭证压根不是您签字的?”罗玲说出口,又很快不相信地否认了自己:“不对啊,我是跟您的笔迹对比了的,还用了专门的核对软件来检测的,几乎没什么不样的。”

  “呵呵,”年与江眸子里闪过丝亮光:“大胆假设是你们律师的基本素养,小罗同志果然没让我失望。现在先不谈这些凭证了,有没有兴趣跟着刘博律师学习学习,然后正式进军你的领域?”

  “刘博?您是说业界无人不晓的京城刘大壮?”罗玲惊讶地问,满脸的不可思议。

  “京城有几个刘大壮我不清楚,我认识的刘大壮就是京城的,刘博律师事务所,赢过几个大案子吧,对商业诉讼案件很在行。”年与江云淡风轻地说着,从抽屉里拿出张金色名片递给罗玲:“这个你拿着,是不是你说的那个,你看看就知道了。”

  罗玲站起身,激动地双手接过年与江递过来的金灿灿的名片,视线像定在了上面样,看了半天,只见眼珠子越瞪越大,“年,书记,您居然有刘大壮的金名片,我是他的偶像,哦,不不不,刘大壮直是我的粉丝对不起,我高兴得傻了,我最崇拜的前辈就是刘大壮!”

  看到兴奋得语无伦次的罗玲,年与江心里嗤笑道,果然是初出茅庐的小丫头!

  “那巧了,我跟他几年前机缘巧合就认识成了好朋友,既然你这么崇拜他,你只要有兴趣去他的律师所,这个顺水人情我想我是可以做,他也不会拒绝我。因为,像你这样年轻又优秀的,对律师事业又如此热忱的姑娘,不去个好的平台实践学习,太可惜了!”年与江指了指罗玲旁边的椅子,示意她坐下说话。

  “年书记,您的大恩大德我定不会忘记,这样来我会比同行的同龄人有更大更多的机会!真的太感谢您了!”罗玲郑重地向年与江鞠了躬,小心翼翼地收好那个在她看来简直比任何难得的证件都名贵的名片,慢慢坐了下去。

  见罗玲的情绪终于平静了下来,年与江轻笑道:“不用跟我客气,我让你潜伏在财务处年多,太委屈了你,这也算是你卧薪尝胆的所得了。但是,我还需要你在财务处继续呆着,不仅要查旧账,还要注意有没有类似于此类的用来弄虚作假抽倒成本的假凭证!”

  “假凭证?您是说,这些东西真的有问题。”

  “没问题,只是,这些不是我签的。”年与江收敛起脸上的笑意,燃了根烟,目光凌厉地盯着桌上的凭证:“有人这样做,无非就是怕万有天东窗事发的时候,由我来做这个替罪羊!既然如此用心良苦,那不如遂了他的心愿。”

  罗玲诧异之余,了然地点了点头,又担心地问:“可是这些证据如果真的到了法庭上,对您点都不利,没人能证明这不是您签的字。”

  “呵呵,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年与江淡淡地勾了勾唇,“你继续做好你的暗访,我会让刘博跟你私下联系,你把你目前收集到的所有纸质凭证的复印件包括视频拍的原件影像资料以后直接给他就行。如果在年之内,做这些假凭证的人没有用这些东西来威胁或直接告发我,那么”

  年与江没有继续说下去,幽深的眸子里放射出道道凛冽的寒光。

  “这个可能性不大,他们既然知道是假的,既然已经拿到了钱,自然不会去诬陷您,因为您根本没做这样的事,官司打下去的话,他们暴露自己的风险极其大。我想,应该没有人会给自己找麻烦的。”罗玲皱眉,提醒年与江。

  “他们不告,那就让我自己告自己,这样不是更精彩吗?”年与江吐出口烟,意味深长地笑了。

  “自己告自己?”罗玲回味了下年与江的话,很快就点点头:“我明白了!您放心,取证的事就交给我了!”

  “好,辛苦你了意千万别让人发现你对库房里的那些往年旧凭证有兴趣!”年与江叮嘱她。

  “这点您放百个心,我是不会给任何人留下任何证据的!这叫反侦查!”罗玲站起身嘻嘻笑了笑,有点害羞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年书记,我真的可以跟着刘大壮学习了?我真没想到为您办事,不仅有高额的酬劳,还有如此大的意外收获,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了,只能更加用心地为您做事!”

  “呵呵,你能跟着他,不是我的功劳,是你用你的能力换来的,祝你早日成为个名副其实的律师,我期待早日看到你这个丫头在法庭上的精彩表演!”年与江站起来,向罗玲伸出手,笑得真诚而儒雅。

  “定!”罗玲激动地握了握年与江的手,心满意足又踌躇满志地离开了年与江的办公室。

  年与江脸上恢复了贯个人时候的沉静严肃,捻灭手里的烟,走到落地窗前,负手望着窗外宁静祥和的机关大院,嘴角露出抹冷冷的笑意。

  不给你找麻烦是想让你多享受几天,你却迫不及待地没事找事,还想效仿多年前的龌龊手段来对付我?

  好,那我这个理论上当晚辈的就多陪你多玩几天!

  市人民医院,住院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