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阅愫寐穑烤椭档媚阏饷醋偶钡厝11丶遥俊?br/>

  “她?”张齐远喘了口气,不屑地笑了:“小丫头枚,有什么好不好的?”

  “哦?那,她伺候得你好吗?”林薇在张齐远脖子上吹了口热气。

  “她什么都不懂,我哪敢让她伺候!”张齐远的眼睛里已经由不得自己,“哪有你这么!”

  “真的吗?”林薇的身子开始在他腰间扭动,笑着问:“那我们万人迷的张公子为什么娶她啊?”

  “当然是她有利用价值了!”张齐远捏住她的下巴,邪笑:“你的身体对我有用,而她除了身体对我没吸引力外,其他对我有价值的东西多着呢!”

  “哦”林薇恍然大悟,大声说:“原来是江雨霏的身家背景对你有利用价值啊!”

  “哼!你不笨嘛!”张齐远邪肆笑,手下用力,“撕拉”声扯开了林薇的丝袜。

  实在等不及了,这女人今天就像充满了魔力,碰她,就情不自禁想立刻办了她。

  林薇瞧着张齐远手忙脚乱地解裤子,慢悠悠从椅子上坐了起来,按住了他的手:“对不起啊亲爱的,我刚想起来,我今天不方便”

  “什么?不方便?”早已管不住自己的张齐远似乎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林薇把椅子往后推,站起来,撩开自己的裙子,只手探进去,很快从下面摸出样东西,甩到了张齐远的眼前:“我例假来了。”

  张齐远睁大眼睛看,竟然是条血迹斑斑的卫生巾

  股血腥直冲喉咙,他捂着嘴对着桌边的纸篓狂呕起来。

  瞧着狼狈不堪的张齐远,林薇的嘴角边浮起抹冷冷的笑意,把手里的东西扔进了纸篓,“对不起啊,我只说来跟你道别的,没想到你还是这么对我恋恋不舍,改天有机会再来补偿你。”

  “你是故意的?”张齐远抬眸恶狠狠地看向她。

  “什么故意?我只是想看看你对你孩子的血是什么反应!告诉你吧,那上面的血,就是我从我们的孩子身上流下来的!”林薇整理好衣服,恨恨地看向他,冷冷地说:“我也看到了,你很不喜欢孩子,我很满意!真没后悔把你的孩子给做掉!呵呵,再见!”

  “林薇,你到底安的什么心!”张齐远站起来紧紧抓住她的胳膊,愤怒地问。

  “没什么,我就是想让你看看你的孩子的骨血!我以后再也不会马蚤扰你,再见!”林薇面无平静地说完,大力甩开张齐远的胳膊,打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张齐远忙收拾好自己,握紧了拳头,恨得咬牙切齿:女人,果然都是贱人!

  若不是在自己的办公室,他绝对会把掐死她!

  林薇边带着耳机听着录音笔里传来的清晰的声音,边冷冷地笑道:张齐远,你好自为之吧!

  新都对面的咖啡馆,江雨霏瞧着林薇踩着傲娇的小碎步走了进来,连忙站起身激动地冲她招了招手,林薇对她笑了笑,走了过来。

  “怎么样?”江雨霏迫不及待地问林薇,眸子里是满满的期许。

  “有了你的神药,他怎么可能不上钩?我就是后悔应该悄悄录个像,而不应该只是用这个,很不过瘾!”林薇扬起手里的录音笔,遗憾地说。

  “让我先听听!”江雨霏把抢过来,戴上耳机听了起来。

  林薇悠闲地抿着咖啡,看着江雨霏的张小脸从着急变成疑惑,又从疑惑变成愤怒,最终咬着牙,手上的劲似乎要把录音笔给捏碎了。

  “喂!只此份,你弄坏了我可再也没机会帮你了!”林薇拍了拍她的手,提醒道。

  江雨霏取下耳机,缓了缓情绪,收起录音笔,笑着对林薇说:“果真遗憾,这么情的办公室戏码,真应该悄悄放个针孔摄像机在里面!薇薇姐,你还说你演不了戏,你这演技我都自愧不如了。”

  “得了,别谄媚我了!我也只是想出口气而已,也不知道你听到你想要的答案了没?”林薇问。

  “放心吧!我们的订婚宴在下周六香格里拉酒店七层,你定要去哦!”江雨霏从包里抽出两张百元钞票拍在了桌子上,站起身准备离开:“再次谢谢你,咖啡我请了!回见!”

  “好,再见!”林薇微微笑着目送江雨霏离开,嘴角幸灾乐祸地勾了勾。

  张齐远啊张齐远,原来不是没有人可以治住你的嘛!手机请访问:

  208第209章很期待

  你的订婚宴,我可很期待哦!

  晚饭期间,看着年与江夹起了块香辣虾,百合悄悄观察着他的表情,却见他微微皱起了眉,很艰难地嚼着,最后不得不放下筷子喝了口水。

  “怎么了?不好吃吗?”百合失望地问他。

  “这道菜”年与江看了眼紧张的百合,瞬间明白了什么,轻笑道:“这道菜很不像张阿姨的手艺。”

  “这你都尝出来了?”百合嘟嘟嘴,不打自招:“阿姨说你嘴巴叼,我还不信,以前我做给你吃的你不都吃得津津有味嘛!就在这几道菜里加了道我自己做的,还是被你吃出来了!”

  “知道为什么吗?”年与江无奈又好笑地摇摇头,问她。

  “因为你难伺候呗!”

  “阿姨前两天就给我说了,考虑到你怀孕,会把以后的菜都做得清淡今天看到这道重口味的香辣虾已经感觉到很奇怪了,再尝口,居然这么辣怎么,你这个小谗虫,想吃辣的了?酸儿辣女,这可不是好的预兆!”年与江故作不满地摇摇头。

  “还说不重男轻女呢!哼!”百合瞥嘴,生气地大口扒饭。

  “逗你玩呢,你生什么我都喜欢!”年与江宠溺摸了摸她的头,正要帮她盛碗汤,手机响了起来,放下碗转身进了书房。

  “什么事?怎么这个时候打来?”是小高的电话,他应该知道这个时候是自己晚餐时间,不是着急的事,应该不会打来。

  “打扰您了,年总。”小高抱歉地说道:“是因为我们发现了白星的最新动态,所以请示您,需要不需要随时观察他的动向。”

  “他不是前几天搬出市了吗?又在哪兴风作浪了?”年与江冷着脸,皱了皱眉。

  “是的,他们当时很快搬家去了成都,在成都租房子住了下来。但是,这几日有人在市看到白星的踪迹,我们守了两天,现在终于看见了他。”

  “他又回来了?”年与江蹙眉不耐地咬了咬牙:“他都跟什么人在来往?”

  “他现在在华生酒店跟几个人在吃饭聊天,看样子好像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这几个人我们都不认识,应该不是市政府上的人,也不是新都的人。”

  那家伙,又在做什么坑蒙拐骗的狗屁生意了?

  “行了,找个盯着他就行,他应该不会乱来。”年与江正要挂电话,又对小高吩咐道:“成都那边,有人看着没?”

  “有!您放心!现在老太太个人住在那里,她每天除了买菜之外,几乎足不出户。”

  年与江闭上眼,紧紧地拧了拧眉,顿了良久,低沉地挂了电话:“嗯,先这样吧。”

  年与江看了眼在餐桌上正在和张阿姨讨论菜色的百合,又给丁诺打了个电话。

  “哟,领导,吃饭没?”丁诺像是在吃饭,电话里吵吵的。

  “说话方便吗?”年与江蹙了蹙眉,淡淡地问道。

  “好,等会哈。”丁诺很快识趣地换了个安静的地方,“好了,这地没人,有什么吩咐?”

  “财务处那个丫头,最近怎么样了?”年与江问道。

  “哦,我那外甥女啊,你放心,她的爱好就是遍遍查那些资料,几乎每周都会给我送来些有用的材料。”

  “嗯,委屈她了,个堂堂的法律硕士冒充个中专生在那暗访,让她切小心。”

  “放心吧,正常工作,谁会怀疑?再说,您这位财神爷给了她那么高的薪水,又承诺她完成这件事之后会让她进个牛掰的律师所,丫头干劲足着呢!”

  “答应你们的事我都会做到,我只是提醒你,让她切谨慎,觉得差不多了,就可以收手,我想尽快把这件事办了。”

  “好,我这周末见了她再好好谈谈,你就放心吧!”

  “嗯,去吃饭吧!”年与江满意地挂了电话。

  “谁打来的电话啊,这么久?”回到餐桌,百合好奇地问他。

  “你的上司呗!问问雨霏的订婚时间,说要过去凑热闹。”年与江放下电话,坐了下来。

  “哦,不就这个周末了么,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忧愁!”百合想起雨霏的订婚宴,还是有点忐忑,真不放心就这样让她跟了张齐远。

  年与江见她副不放心的样子,轻笑道:“忧愁?你忧愁什么?又不是你订婚,你好好安心地养好肚子里的胎,这才是你目前最应该操心的事。”

  “算了,不跟你说了,我说了也会成为白操心!雨霏不会听我的建议,你也不会站在我这边。”百合泄气地白了他眼,低头喝汤。

  年与江无声地勾了勾唇角摇了摇头:着急什么?等着看就知道雨霏和张齐远之间谁胜谁负了。

  转眼就到了腊月二十三,江雨霏和张齐远订婚的日子。

  这天晴空万里,除了有点干冷的风之外,晴朗的天气简直就是天公作美。

  张齐远按照双方家长商榷的人数,把订婚宴地址选在了香格里拉酒店七层的大连包宴会厅。这个宴会厅呈长方形,前面有个小舞台。由于只是订婚宴,双方只请了关系较近的亲朋好友,还有新都的些重要领导,刚好坐满八桌客人。

  百合出门前还犹豫着要不要去,不去吧,是江雨霏的订婚宴,年与江又要作为女方家长代表在宴会上发言。

  去吧她怕自己再次见到张齐远那张人畜共愤的脸会忍不住握着酒瓶冲上去

  “怎么?这么好的天气不想去吗?”年与江似乎看出了百合的矛盾心情,边整理领带边问她。

  “我是担心人多,我这人做事有马马虎虎,万碰着肚子摔跤什么的怎么办”百合踌躇地看着他说,真希望他说那就别去了,在家好好呆着。

  “没事,你跟丁诺坐边上,让他看着你。就简单地吃个饭,吃了饭我们就回来。”年与江走过来拉起她,帮她把围巾系上,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你不去的话,雨霏那我可不好交代。”

  “那好吧,我坐小高的车吧,跟着你不方便!”百合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去吧。

  “好!你要是中途想早点离席,让小高先送你回来也行。”

  百合还未到酒店,就接到了林薇的电话。

  林薇在电话里很兴奋地问她:“亲爱的,你今天定会去参加江雨霏的订婚宴吧?”

  百合微微顿,“是啊,正在去的路上。”手机请访问:

  209第210章闹场

  她担心的是,林薇为了张齐远会去闹场。

  “呵呵,我已经到了楼下了,我等你,跟你起上去。”林薇语气轻松。

  “你也去?”百合心里不由地惊,面上露出疑虑,“他们请你了吗?”

  “哈哈,瞧你这颤抖的小声音!你别担心,我向我大好灿烂的未来新生活发誓,我不会去上面砸场子的!我只是想跟你起看场好戏而已!不相信的话,你可以把我拴在你身上,直到宴会结束!”林薇在电话里笑得格外开心。

  “真的吗?不就个订婚吗,有什么好戏?”百合虽然还是将信将疑,但是好在自己要去,可以看着林薇。

  “你来就知道了,我在酒店楼等你。先挂了!”林薇嘻嘻笑着挂了电话。

  百合狐疑地撇撇嘴,好戏?

  车子到了香格里拉酒店门口,百合果然看到了穿了件玫红色大衣的林薇在门口的大柱子边非常开心地打电话,虽然酒店门口人来人往,但林薇的妖娆还是显得格外突出。

  百合慢慢走过去,林薇看到百合过来,三两句挂了电话,过来高兴地搀着百合:“你慢点,我的小孕妇!”

  “薇薇,我怎么觉得你怪怪的?高兴的不太正常。”百合转过头问林薇。

  “好啦,我真的不会做任何事情,今天是江雨霏请我来的,不信你可以上去问她。”林薇知道百合对自己不放心,只好实话实说。

  “真的?那你呆会跟我坐在最远处,我不想在人多的地方多呆,我们早点出来,可以吗?”百合试探地问林薇。

  “没问题!看来你这个多疑的小家伙还是不相信我。”林薇伸手做了个“”的手势,忽然又转头对她说:“对了,你猜我刚才看到谁了?”

  “谁呀?”走进电梯,百合随意问林薇。

  “你肯定猜不到!”林薇神秘笑:“项—明!”

  “项明?”百合果然非常意外,不可置信地问她:“他什么时候来这里了?来,参加雨霏的订婚宴?不会吧。”

  “是啊,我倒没来得及问他怎么会跟江雨霏关系这么好,他就被江雨霏个电话喊上楼去帮忙了,说是今天的,帮忙播放音乐。”林薇耸耸肩,也不是很清楚。

  “嘿,这倒稀奇了,我还真不清楚他们俩怎么会认识”百合虽然很费解,但是很快就释然,等见了项明问问不就知道了。

  林薇和百合到了七层的时候离婚宴开始还有半个小时,宾客也来了差不多有半了,百合跟丁诺打了个招呼,自己就跟林薇坐到了离舞台最远的桌上。

  两个人刚坐稳,从门口走进来的项明看到林薇旁边的百合,脸上瞬时浮起惊喜,大步走了过来。

  “甄百合,你也太不够义气了吧,每次换了手机号都不告诉我!是不是故意的?”

  百合和林薇闻声抬眸望去,见果真是项明,百合惊讶地站了起来,“项明,真的是你啊?薇薇跟我说你来参加雨霏的订婚宴我还以为她看花眼了呢!”

  “嘿嘿,怎么,很意外吧?我来之前就想告诉你们,可惜没有你们俩任何人的联系方式,所以打算给你们个惊喜咯!”项明坐下来,笑得阳光灿烂。

  “项明,还没问你跟江雨霏怎么认识的?”林薇问他。

  “我跟她啊,以前就是可能相互从百合的口里听到过,没想到有次去滑雪居然不打不相识,就认识了,还成为了铁哥们!她打电话问我能不能来参加她的订婚宴,我想着反正这几天要回家过年了,就拐了个弯,打算过来顺便看看你们,再从这里回家去。”项明摊摊手:“很有缘分吧!我这个哥们很够意思吧!”

  “相当有缘分!相当够意思!”百合意味深长地笑着点头。

  “相当你个头!”项明假装生气地轻轻拍了拍百合的头顶:“还没找你算账呢,换手机号怎么又不告诉我?我怀疑你家是不是开移动营业厅的,你这年换了多少个手机号了?”

  想到手机号,百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这不是没来得及嘛!”

  半个月前,年与江给她了部新手机,连手机号都办好了,而且“命令”她这个是私人中的私人号码,最好除了家人之外不要告诉任何人。于是,她不得不暂时留下了原来的手机和号码,只是很少再用,大部分时间就关机放在了抽屉里,没想到错过了项明的联系。

  “每次都这借口!”项明无奈地挑挑眉,“好了,宴会结束了我们找个时间再好好聊吧,江雨霏让我今天当她的,我得到前面去了,你们坐着。”

  看着项明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款款走向舞台旁边的音乐间,林薇碰了碰百合的胳膊:“这小子对你好象还不死心呢!”

  “别胡说,我都快当妈啦!”百合白林薇眼,林薇咯咯笑了起来。

  正说着话,百合的手机响了起来,竟然是年与江打来的。

  “宝贝,你怎么坐那么远?故意不跟我坐桌?”电话里很吵,但是百合从电话里听到了宴会厅里正在播放的轻音乐,忙回头去看,果然看见年某人正正襟硒地坐在最前面的桌子边打电话。

  “哪啊,我是遇见薇薇了,再说前面人多,我也不想在那边挤。”百合无奈地解释着,这人还真小气,不就是没按照他吩咐的位置坐嘛!

  “行,你的小姐妹重要,我就是进来没看到你怕你出事,那你要是觉得人多不舒服就早点回去。”年与江佯装吃醋地说。

  “知道啦!”百合心里暖暖的,挂了电话。

  “哎哟,你家老年那么大年纪了,还这么肉麻!你坐长江尾,他在长江头还要给你打个电话!”林薇撇撇嘴,取笑百合。

  “哪啊,他就是喜欢瞎操心!”百合羞赧地皱皱眉。

  “好啦,别羞涩了,新郎新娘上台了!”林薇悄悄拽了拽百合的袖子,翘首以盼地看向舞台。

  宴会厅里的喧闹声渐渐小了下来,大家都在座位上坐端将视线转到舞台上。对新人站在舞台中央,张齐远穿着裁剪合体的灰色西装,手臂上挂着穿着俏皮公主裙的江雨霏,满脸甜蜜幸福地望着张齐远。

  百合微微叹了口气,表面上看确实是般配,可是谁又知道这张齐远是不是真的痛改前非了呢?手机请访问:

  210第211章视频直播

  司仪拿起话筒对着音乐间做了个停止的动作,激动地拿起麦克风开了腔:“尊敬的各位领导来宾亲朋好友们:大家中午好!吉日定良缘,喜气暖人心!在今天这个恰逢我们中国农历小年的好日子里,张齐远先生和江雨霏小姐在此举行订婚仪酒宴。受双方家人委托,今天由我主持这次订婚仪式。首先呢,为了让在座的所有人了解我们这对新人的浪漫的爱恋经历,我们先通过段自制的视频来共同感受下这对恋人的浪漫爱情故事,然后再进行后面的仪式!请工作人员播放视频。”

  张齐远脸上滑过抹疑惑,扭头小声问江雨霏:“怎么突然多了这么个环节?是你加的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