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才彻底放了心,情不自禁地落了泪。

  林薇和她老公是真心相爱的,以后能有个这么体贴的男人照顾她,自己也安心了。

  新人下来敬酒的时候,百合正想给林薇正式介绍下年与江,他却不由分说揽住百合的肩膀,另只手向新人举起酒杯,“恭喜你们!也希望我和百合结婚的时候,你们都来捧场!”手机请访问:

  196第197章说我坏话

  百合大囧,悄悄用手肘碰了碰他,红着脸向林薇解释:“别听他胡说,哪那么快!薇薇,恭喜你们!”

  喝了酒,林薇临走时悄悄在百合耳边笑着说:“真不错!你可要看好了哈!”

  “她跟你说什么了?”回家的路上,年与江扭头问百合。

  “不告诉你!女人间的小秘密!”百合故意神秘地挑了挑眉。

  “肯定是在说我坏话!”

  “别人大喜的日子,说你的坏话,你还真会自作多情!”百合想起今天穿着婚纱的林薇,双手做祷告状,“林薇定会很幸福的!”

  “幸福?”年与江皱了皱眉,“你都没看出来他们之间有点问题。”

  “喂!你才有问题呢!他们才结婚,你可别说什么不吉利的话!呸呸呸!”百合急了,真怕年与江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

  年与江摇了摇头,把视线转向前面的路况,“不相信算了!就这你还自诩是那个林薇的最好朋友呢,连她的内心都看不到。”

  “我怎么看不到啊?她今天那么幸福,那么高兴不对,你到底想说什么?”百合扭头不高兴地问他。

  年与江见她着了急,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算了,不说了,免得改天她不幸福了,你又说是我乌鸦嘴咒的。”

  百合无语地哼了声,“那你还是别说了!”

  新都能源集团公司市分公司经理管理局局长办公室。

  赵永春招呼张齐远进来,笑呵呵地递上支烟:“齐远,听说你父亲的事基本上搞定了,恭喜啊!”

  张齐远接过烟,客气地向赵永春鞠了躬:“赵叔叔,我爸能出来,全都要感谢您!所以我爸妈让我今天过来跟您约个时间,定要请您吃顿饭。”

  “谢我干什么,我又没帮上忙。你呀,应该去谢年书记!不是他,这事还真不好办。”赵永春点上烟,坐在椅子里,淡淡地说。

  “要不是您做了那么多工作,我也不知道该去找他啊!不管怎么样,您的救命之恩,定要给我们全家人个当面感谢的机会!”张齐远恭维道。

  “感谢不感谢的都好说,咱都自己人,让你爸别那么客气。”赵永春狠狠地吸了口烟,眯眼看向张齐远:“不过你不觉得,这件事很蹊跷吗?”

  “蹊跷?”张齐远不解地推了推眼镜,“您是说,我爸被举报这件事还是年书记帮忙这件事?”

  赵永春没有直接回答他,站起身离开椅子,来回边踱步边做思考状地说:“开始,大家看了那些举报的材料和证据,都认为你爸这案子没法活动了。虽然不是非常致命的罪,但送他入狱也是轻而易举的。但是自从年与江插手之后,很快就出现了转折。尽管最后上面给你爸办了提前退休,让他淡出官场和公众视线,但好像也没引起什么风波。你说,如果真的有人想举报你父亲,知道了这样的结果,会善罢甘休吗?”

  闻言,张齐远低头思索了会,抬眸试探地问赵永春:“您是怀疑,这件事从始至终都是年与江在背后捣的鬼?”

  “但是,他应该跟你父亲没有过节啊?”赵永春捻灭手里的烟,问张齐远。

  “我父亲跟他没有任何来往,就只见过两次面而已,三句话都没有多说,怎么可能跟他有过节?”张齐远边回忆边说。

  “难道是你哪里不小心得罪了他?或者,得罪了他身边的人?比如你那个小女朋友,叫什么江雨霏的?”赵永春提醒他。

  “我?”张齐远愣,脑海里迅速闪过甄百合在自己身下挣扎的镜头

  再想想自己为了父亲的事去办公室找年与江,去他的住处求他,他根本不给自己开口的机会。

  可是,江雨霏明明说没有把他轻薄甄百合的事情告诉年与江,那个丫头不可能骗自己,否则也不会帮自己去求年与江。

  而以甄百合的性子,发生这种事更不可能主动去告诉年与江。

  而如果年与江真的知道了这件事,以他的处事方式,怎么可能不来找自己算账?或许,真的是他只想通过父亲的事警告下自己?

  想到这里,张齐远觉得自己的手有点不受控制地哆嗦了下,颤颤巍巍地捻灭手里的烟,脸上有点不安地对赵永春说:“赵叔叔,难道是因为年与江觉得我对她女儿不够好,所以用我父亲的事来提醒提醒我?”

  赵永春手抚着下巴摇摇头:“应该不至于!我跟他共事也有十年了,他处理事情向对事不对人,不犹豫也不手软,可以说是快准狠!所以你也知道,这些年我也算是防着他的!像这种人,怎么可能因为自己女儿的感情问题,去大动干戈地绕圈子做这么多事呢?再说,你想想,如果真是这样,他又为什么会帮你?”

  这也是张齐远疑惑的地方,如果真要为甄百合报仇,不至于为了警告自己只让自己的父亲提前退休这么简单吧?

  见张齐远也副狐疑不解的样子,赵永春按住他的肩膀,安慰似地笑了笑:“只是我们乱猜忌的,只要你爸爸没事了,这才是关键!不管怎么样,也是年与江救了你父亲,你呀,还是要去好好感谢感谢他。”

  “是啊,我这还没想好怎么答谢他呢!”张齐远收回思绪,对赵永春说。

  “要不要听听我的建议?”赵永春坐下来,又从烟盒抽出根烟递给了张齐远。

  “当然!您向给我的建议都是金玉良言!”张齐远眸子里闪过丝受宠若惊,感激地接过赵永春递过来的烟,上前谄媚地帮他点上烟。

  “金玉良言谈不上,只是点经验和建议。”赵永春吐出口烟,透过薄薄的烟雾,老巨猾的脸上浮起抹狡诈:“依我看,不如你娶了年与江的女儿。”

  “江雨霏?”张齐远脸上的惊疑点都不亚于听到了个惊天霹雳的新闻,他讪讪地勾了勾唇,不解地看向脸认真的赵永春:“您让我娶了年与江的女儿?”

  赵永春笑而不语地点点头。

  “为了讨好年与江?还是?”张齐远头雾水,赵局长是知道他根本从来不喜欢江雨霏的,又为何突然这样建议他?手机请访问:

  197第198章人走茶凉

  赵永春大口吸了口烟,笑道:“就算刚才我们猜测的都不对,你想想,年与江能轻而易举把你爸爸这么大的事都搞定,他的本事可比我大多了!你这几年跟着我,也了解了些事情,官场职场上的人脉有多重要你应该很清楚。我跟你父亲年纪都差不多,也快到了退休享受清福的时候了!你以后的路还很长,以你的资历来看,绝对是前途无量。所谓人走茶凉,不仅我以后可能帮不了你多少,连你父亲肯定也有心无力。所以”

  张齐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所以,您觉得我可以攀附年与江?”

  “呵呵,”赵永春没有直接回答,淡淡地笑了笑:“毕竟年与江还很年轻,以他的能力和人脉,随便助你臂之力,你也会少奋斗好多年!你娶了他女儿,也算是他的半个儿子,以后的好日子指日可待!你说是不是?”

  张齐远悻悻地笑了笑,“您也知道,我对江雨霏这个丫头直没有什么感觉,当初也是您提醒我她对我有心思,我才没有直接拒绝她”

  让他陪江雨霏谈谈情说说爱,看看电影逛逛街还行,真是要娶回来那可是辈子的事啊!

  “哈哈,所以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啊!”赵永春仰头哈哈笑道,“以为婚姻非要娶个自己最爱的女孩吗?你父亲也是官场上才混了这么多年的人,他没有让你去他的手下发展,方面是不想卷入他的事业中,也担心就像之前发生的事样,会给你带来辈子的负面影响!而另方面,也是为了不让你成为政治争斗的牺牲品,那样的话,不卷入官场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都不可能!所以你爸把你交给了我,毕竟国企里面在这方面没那么敏感,更何况我们单位是以生产效益为主的。但是在这样的大环境里,我们可以不用感情做交易,但是,我们利用感情,你明白吗?”

  “您是说,我娶了她只是利用她老爹。然后,我还可以去追求我想要的另外种生活,或者直接地说,婚姻并不能影响我的爱情?”张齐远似乎明白了

  “孺子可教!你看看我,当年娶了个糟糠之妻又不能抛弃,毕竟老丈人在我的事业上帮了我很大的忙。但是,男人嘛,呵呵”

  赵永春说到这里没有往下说,张齐远心知肚明,连连点头:“我要是有您这样潇洒也行。”

  “行了,言尽于此,今天说的有点多了,希望你回去之后好好考虑。”赵永春站起身,做了个送客的手势。

  “我定会好好考虑您的建议,谢谢您赵叔叔。”张齐远起身告别。

  看着张齐远走出自己的办公室关上了门,赵永春悠闲地坐进椅子里,眸子里闪过阴狠得意的光芒:“年与江,你不是直自诩身正何俱影子斜嘛,我倒想看看,张齐远要是成了你的好女婿,你如何继续跟廉洁沾上边?”

  张齐远回到办公室,思来想去很久,拨通了江雨霏的电话。

  “宝贝,干嘛呢?”

  “我能干嘛,无聊的坐等下班中。”电话里江雨霏有气无力。

  “呵呵,知道你无聊,所以打电话来陪你。”

  “你今天没开会啊?上班时间给我打电话,好像不是你的风格哦!”

  “是啊,但是我太激动了,所以想立刻跟你分享。”

  “有什么好消息吗?不会是张伯伯没事了吧?官复原职了?”

  “官复原职倒没有,上面给他办了个提前退休,被举报的事就大事化小了。他已经回家了,毫发无损!”

  “哇!那这真是个天大的好消息!”江雨霏激动地差点在办公室里叫出来。

  “所以呀,我想让你回来趟,跟我起去好好谢谢年书记。”

  “啊?这,真的是老年同志帮的忙吗?”江雨霏灵动的眸子滴溜溜转了转,这回老年可真是手下留情了!

  “当然了,我是想着跟你起去感谢下。”

  “这样啊,可是我前段时间才回去”

  “我知道让你回来有点难为你,但是还是另外件事,我觉得必须你跟我起去跟你老爹说。”

  “啊?还有什么事啊?”

  “宝贝,嫁给我吧!我要跟你起去向年书记提亲!”

  年与江办公室。

  听到敲门声,正埋头批阅文件的年与江应了声:“进来”。

  待抬头看到是江雨霏和张齐远的时候,蹙眉微微愣了愣,放下手里的笔,淡淡地问道:“怎么是你们?雨霏,你们研究院年有多少假期?你这怎么三天两头往这边跑。”

  “我还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嘛,你别每次见到我就只知道批评!”江雨霏大大咧咧地把手里的包往沙发上扔,指了指张齐远:“嘿嘿,我这次是陪他起来的。”

  张齐远连忙笑着点点头:“是的,年书记,这次是我让雨霏过来的,还请您原谅我们俩不守规矩。”

  “呵呵,原来是齐远。”年与江径自给自己点了根烟,指了指旁边的沙发:“坐。对了,你父亲的事怎么样了?你也没说早点告诉我,我从雨霏口里知道的时候,再去帮忙似乎已经晚了”

  “我今天就是为这个事,特意来谢谢您的。”张齐远连忙站起身从口袋里拿出个信封,放到了年与江的办公桌上,往他眼皮下推了推:“家父的事,如果没有您出手帮助,恐怕会真的遇到很大的麻烦。我父亲特意让我来跟您约个时间,我们全家人要亲自感谢您。”

  年与江冷冷地瞥了眼他推过来的信封,“我也没帮什么忙,只是运气好,跟负责你父亲案子的几个领导多少都能说上几句话。你让你父亲别那么客气,我也是看在你和雨霏这俩孩子感情的份上帮这个忙的。”

  说着,年与江左手食指按在信封上,又推了过去:“在我面前,就不需要来这套了。我最近刚好不是那么忙,你父亲要是方便,我们随时约时间见面都行。但是提前说好了,只是老朋友见见面,别再提什么感谢不感谢的话了。”

  “哎!我父亲知道了定会很开心的!”张齐远讪讪地笑道,却没有拿回信封,转身看了眼江雨霏,恭敬地对年与江说:“其实,年书记,我今天带雨霏过来,还有件事想向您请示下。”手机请访问:

  198第199章私定终身

  直在年与江的办公室踱来踱去的江雨霏闻言,面上漾起抹淡淡的羞色,但很快就佯装没有听见样,将视线专注于手里的报纸上,耳朵却竖了起来。

  “哦?还有什么事?”年与江挑了挑眉,笑着问道。

  “我跟雨霏恋爱也这么久了,我们彼此都想早点有个家,就可以起努力了。所以,我想请示下您,您有没有打算让雨霏什么时候嫁人,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时刻做好准备,赢取她做我们张家的媳妇。”张齐远的声音有点激动,语调里有点颤抖。

  “哈哈,是吗?”年与江看了眼在旁边装聋作哑的江雨霏,站起身离开办公桌,走过去拍了拍江雨霏的肩膀,宠溺地问:“雨霏,什么时候跟齐远悄悄地私定终生了?”

  “我哪有啊,老爹”江雨霏这才抬头,娇中带羞地看了眼张齐远,拽着年与江的胳膊撒娇:“是齐远哥哥那么心急嘛,其实你知道,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和外公外婆啊”

  张齐远走过来,拉着江雨霏的手,认真地向年与江鞠了躬,认真地说:“年书记,我是真心爱雨霏的。虽然我比她大七八岁,但是我们之间没有任何隔阂。相反,我觉得我可以利用我比她成熟的优势,好好照顾她,好好爱她,让她定不会后悔嫁给我。所以,请您放心把雨霏交给我来照顾。”

  “哎呀,怎么说的这么肉麻啊人家都不好意思了”江雨霏害羞地地低下头,依偎在张齐远肩头,声音嗲的要命。

  “哈哈,很好。”年与江拍了拍张齐远的肩膀,“我果然没看错,齐远是个有责任心的好男孩!你在工作上的努力和业绩我也都听说过,我们家雨霏能嫁给你这么个有前途有上进心又专的男孩,我自然是欣慰至极!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桩姻。雨霏对你的心意我早就知道了,既然如今看到你们真心相爱,我怎么会做个不近人情的家长呢!不过”

  年与江低头抽了口烟,两指抚着下巴皱了皱眉,副为难的样子。

  张齐远见状,连忙不解地跟江雨霏对视了眼,江雨霏也副不明所以的样子,摇了摇头,齐把视线看向年与江。

  “年书记,您,是对我还不满意吗?还是不放心什么?”张齐远小心地试探问道。

  “不过呢,雨霏这还不满二十周岁,你们可能还需要等段时间。过了年,还得小半年雨霏才满二十周岁。我没记错吧,宝贝女儿?”年与江笑着问江雨霏。

  “哎呀是啊我就顾着激动了,把这茬给忘记了!我到明年七月份才满二十怎么办啊,齐远哥哥,我们还得等大半年啊?”江雨霏拍脑门,恍然大悟之后是副懊恼无措的扬子,无助地看向张齐远。

  “这个,也没关系啊”张齐远顿了下,“其实我有很多朋友不满结婚年龄就结了婚,可以先把婚礼办了,等到年龄到了,再去领个结婚证就行了!还可以在女方生日那天去领结婚证,更有纪念意义。你是,是吧,雨霏。”

  “嗯嗯,我也觉得可以!”江雨霏连连点头赞同,脸花痴样看着张齐远。

  年与江心里气得牙痒痒,这个丫头怎么点矜持都学不会?

  就算真的喜欢张齐远,非他不嫁,那也不至于这么心急吧!

  “这样吧!我倒是有个建议,你们年轻人现在不是流行试婚吗?不如先订个婚吧,先结成未婚夫妻。日后时机成熟,再举行正式的婚礼!如何?”年与江道。

  “还是年书记有办法,我觉得可以!你说呢,雨霏?”张齐远再次将询问的眼神投向江雨霏,眉目间宠爱无限。

  “既然老爹都开口了,我哪敢违背啊!嘿嘿!”江雨霏没心没肺地冲年与江眨了眨眼睛。

  “谢谢您了,年书记。那我回去跟我父母说声,如果您有空的话,这个周末我们两家人坐起谈谈订婚的事,您觉得怎么样?”张齐远有点激动地握着江雨霏的手,问年与江。

  “别急着谢谢我,”年与江大手挥,又点了根烟衔在了嘴边:“我这个家长也是当得名不副其实,你们俩还是回雨霏外公外婆家去趟,跟老两口和雨霏的舅舅商量商量,也把我的意见带到。订婚的事,我就不张罗了,你们年轻人喜欢什么形式的仪式你们定,时间地点定了来通知我就行,我定参加!”

  “您放心,我定给雨霏个最浪漫的订婚仪式!谢谢您的成全和信任!”张齐远再次向年与江表示感谢。

  “喂,老爹,你不跟我起回去看望外公外婆吗?你也好久没回去了吧?”江雨霏祈盼的小眼神看向年与江。

  “我就不跟你们起回去凑热闹了!”

  “那我可以向研究院那边请个稍微长点的假期吗?但是我保证,不需要太长,齐远哥哥说打算过春节前就把我们的事给办了!”江雨霏作害羞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