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空猓庠趺春靡馑及。 倍∫慌挡换澈靡獾鼗敌?br/>

  “你少想美事!赶紧给我滚过来!”

  丁诺就住在年与江斜对面的房间,不肖分钟就收拾好衣服按响了年与江的房间门铃。

  门刚打开,那种难闻的令人作呕的气味迎面扑来,丁诺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捏住鼻子谄媚地冲年与江笑道:“我,我还是给你们换个更好的房间吧!”

  “不需要了,你住这间,我去你那!”

  年与江揭开百合的被子,将她的外套披在她身上,抱着她边往外走边吩咐丁诺:“把我的衣服还有她的鞋子和其他东西都拿过来。”

  丁诺仰天长叹:这,这是什么世道啊!明明是我做好事撮合你们,这反倒被你嫌弃了!

  还要还要收拾这满屋的狼籍!

  这要是传出去了,他丁诺的时英明就毁了!

  可是谁让这个腹黑的大领导心情好的时候那样关照他提拔他了呢!别说给他的女人提鞋了,就是让他给他们放洗澡水洗脚,他也必须屁颠屁颠地干啊!

  折腾了好大会,年与江终于将百合顺利地放在了床上,看着她熟睡的样子,他坐下来重重地舒了口气。

  帮她盖好被子,刚想转身去浴室洗去这被她折腾出来的满身臭汗臭气,床上的人又喃喃地开口了:“渴好渴!”

  年与江无奈地叹口气,倒了杯水将她扶了起来,把水杯递到她嘴边,命令道:“喝。”

  百合靠在他有力的手臂上,嘴唇刚触到杯子,就像沙漠中的人见到了绿洲样,连忙抱起水杯咕咚咕咚口气喝了个精光。

  年与江将她放下的瞬间,她突然缓缓睁开了眼,迷离的眼神看着年与江那放大了的五官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皱了皱眉,嘟囔句“你怎么来了”

  又闭上眼,沉沉地睡去。

  听到百合的声音,年与江怔了怔,再仔细看到她副梦魇的样子,无奈地摇摇头,进了浴室。

  洗澡的时候,年与江很不放心那个还处于醉酒沉睡中的小女人,不时探出头来看眼,直到看到她睡姿成不变动不动睡得酣畅之后,才略微安了心。

  洗完澡出来,年与江自己开了瓶红酒,自斟自酌了小杯,坐在床边,手探进被子里,握住百合的手,盯着她熟睡的脸庞看了良久。

  傻妞啊,你的存在是不是就是为了取悦那些喜欢戏弄人算计人的人?嗯?

  你说你这么无私地次次被利用被戏弄被算计,你怎么就是不长点记性呢?

  真是让人愁死了!

  百合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口干舌燥,她舔了舔干干的嘴唇,朦朦胧胧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头也疼得厉害,胃里就像被洗劫了样,空空的,又渴又饿。

  睁开惺忪的眼睛,看着昏黄的灯光下完全陌生的房间设施,她努力想了很久也没回忆起来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几点了呢只是口渴难耐让她顾不上想太多,撑着身子坐起来想去找水喝。

  刚抬头,她便看见了那个趴在自己床边睡着了的男人。

  他穿着浴袍,像个孩子样脸侧趴在自己的手背上,那熟悉的侧脸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跳进了百合的眼里。

  剑眉微蹙,长长的羽睫随意锤在眼睑下,直挺的鼻梁,微抿的薄唇,还有那刚毅线条勾勒出来的完美脸型

  百合不太相信地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不是做梦之后,眼泪竟然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没有点声音,她的眼泪就那样默默地流了下来。

  他怎么会在这里?酒店?百合连忙揭开被子,还好,自己还穿着衣服她按着太阳岤想了很久,只记得自己去参加庆功宴了,还遇见了丁诺

  对,好像,好像也看见了他可是,他根本就没理自己啊后面的事她点印象都没有了。

  喝醉了?难道自己真的喝醉了?

  喝醉怎么这么恐怖,竟然会让人失忆!

  百合擦干眼泪,咬着唇,轻轻地从被子里出来,从床的另外侧下来,可是双脚刚碰到地毯,男人沙哑的声音从背后幽幽地传来:“醒了?”

  百合的背明显地僵了僵,她强抑制住喉间涌上来的酸楚,心里不停地给自己鼓劲:要坚强,要表现出很不在乎的样子千万不能让他看到自己的懦弱。

  她淡淡地答道:“嗯。”

  说完,她着急下床去找自己的衣服鞋子,可是昏胀的脑袋让她时间失去了平衡,差点跌坐在地上。

  年与江走过去扶住了她,强行把她按在了床上,不悦地问道:“你想干什么?大半夜的,你是不是想回家去?就你这样走出去也不怕被拐卖了?”

  那熟悉的男人气味喷在她的脸上,百合不敢抬头去看他,愣了良久,嘴里喃喃出声:“我渴了。”

  年与江不觉松口气,放开她,转身倒了杯温水递给她:“喝了那么多酒,我以为你不渴呢!”

  百合也不理他的揶揄,抱起水杯饮而尽。末了,把水杯放在旁边的矮柜上,抹了抹唇边的水渍,头也不抬地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年与江看着她低垂的眉眼,挑了挑眉:“你说呢?谁逞能地端着酒挨个敬,你连你自己几斤几两的酒量都不知道吗?”

  百合没好气地说:“你以为都跟你大领导样,可以光明正大拿着凉白开招摇过市,底下的人还得讨好地端着货真价实的老白干饮而尽?”

  “那谁逼着你饮而尽了?”年与江在床边坐下,帮她把枕头整理好:“睡吧!”

  “我睡好了,这么晚了,我得回家去,要不我爸妈要担心了。”百合又挪到床的另边,作势要下床。手机请访问:

  180第180章折磨人

  “你非要折腾折腾人你才满意是吧?现在是凌晨三点,你出去有多危险你知道不?”年与江眼疾手快地按住她的肩膀,硬是把她按回了床上。

  “可是我呆在这里更危险!”

  百合终于抬眸瞪他眼,可是在看见他那深陷的眼窝的时候,心里不受控制地疼了下。

  他,怎么憔悴了?

  “你是觉得呆在这里危险,还是觉得我这个人让你感觉到危险了?”年与江倒在床上,用被子把百合紧紧裹住,只露出她个脑袋,像个木乃伊样的百合再也动弹不得,只能怨恨地看着他。

  他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的眸子,嘴角突然邪邪地勾,满眼的挑衅:“这么恨我?是不是在心里已经开始组织着怎么骂我的话了?嗯?”

  “无耻!你除了会用这种龌龊的手段强迫人,你还会什么?有本事你放了我!”百合杏目怒睁地瞪向他。

  “我从来没说我有什么本事啊!你不就是喜欢没本事的男人吗?那我只好委屈我自己做个只会用这种龌龊手段来搞定女人的男人了!”年与江自然不上百合的当,饶有兴趣地跟她唇枪舌战起来。

  “你管我喜欢什么样的男人,我就不喜欢你这样无耻霸道蛮不讲理的!”百合咬着牙,忿忿地吼道。

  “可是我就喜欢你这样又傻又蠢还胸无大志的女人,你说怎么办?”年与江耸耸肩,副无奈又赖皮的样子。

  “年大书记,请你拿你这套无赖的追女孩的办法去对付别的女人吧,我不吃你这套!请你让我离开!”

  “真不好意思,我这套专门为了对付你而创建的!”

  “脸皮真厚!”百合扭过头懒得再理这个卑鄙的男人,脑子里却突然灵光现,转过头恍然大悟地对他说:“我知道了,是你让丁主席故意罐我酒,就是为了把我弄醉再送到这里来?”

  “是又怎么样?谁让你这么愚蠢,这么容易就上当了!”年与江抱起臂,挑眉大方地承认。

  “卑鄙啊!也不知道谁几个小时之前那么衣鲜光亮装啮样地在台上讲话,真不敢想象,就是眼前这个无耻的流氓!”百合副不齿的鄙夷样。

  “说对了,我就是流氓!对付你这种软硬不吃的女人,不流氓怎么把你吃得了!”年与江说着,俯身抬手在她的脸上轻佻地摸。

  “你”百合气得不轻,他怎么点都不像那晚在海边的那个人了,怎么几天不见,又变得这么厚颜无耻了,让她点上风都占不了!

  “你不是连分手费都给我了吗?为什么还要来马蚤扰我,敢情你年大书记后悔了?想吃回头草了?”百合故意挑衅道。

  “分手费?你还真会自作多情!不过是逗你玩玩而已,我知道你不会要的!怎么样,我猜对了吧?嗯?”年与江说着趴下来彻底压在了百合的身上,无奈她被裹得严实,压根动弹不了,只能别过脸不去看他。

  年与江很满意她的表现,只要她不冷脸冷语对他,只要她不哭着不理他,他都有把握搞定她。

  “至于什么回头草,你想多了吧!这么嫩的草,我还没享受够呢,怎么舍得让她成为过去呢!”年与江抬手抚上百合的脸颊,修长的手指顺着她的脸慢慢下滑,掠过她的嘴唇,故意笑得格外轻浮。

  百合真恨不得自己此刻拥有无穷大的力量,撕掉这烦人的被子,再把眼前这个无耻的男人狠狠踹脚,让他认清楚状况:姐已经不是你的女人了,请你放尊重!

  “怎么?是不是此刻恨死我了?嗯?又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懊恼?”年与江像是看懂了她眼神里的气愤,继续挑逗她。

  百合闭上眼,不再理他,她要保存体力,趁他不注意狠狠踹他脚,再离开这个鬼地方,离开这个无耻男人的圈禁!

  可是闭上眼,心里某处就开始蔓延上来种叫做纠结难受的东西。

  他怎么又会突然出现?

  他怎么又会在自己明明已经快要忘掉他的时候,又这般强势地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样地来到她身边呢?

  让她连点反击的能力都没有

  年与江看着身下这个倔强的小女人愤怒又无奈的样子,嘴角不由地漾起抹久违的宠溺的笑。瞧着她醉酒的绯红已经散去,只剩下苍白片的脸颊,还有干裂的嘴唇,他情不自禁地双手扳正她的脸,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百合明显怔,睁开眼却只能看到他的鼻尖,她想挣扎,可是四肢在被子里被包裹的严严实实,任她出了身的汗,也丝毫撼动不了他。她想扭动脑袋拒绝他的吻,他捧着她的手上却更用力地控制住了她的头。

  瞬间,百合就像砧板上的鱼样,动不动地,只剩下任凭身上这个男人处置!

  他的舌头在她干干的唇上轻轻舔舐,像是要将那干裂的唇恢复娇嫩样,不断地输送着他口里的津液。

  “还要不要喝水?”年与江抬起头,收敛起了刚才那副无赖的样子,声音突然变得温柔,透着浓重的鼻音。

  百合蓦地睁眼,刚好与他那满目温情的眸子对上,那狭长的桃花眼里碧波荡漾,不断流转着种让她的心更加刺痛的柔情和怜惜。

  她突然觉得喉咙好堵,堵得她发慌,慌得她不得不闭上眼不去看他,害怕自己强撑了这么久的眼泪不争气地流出来。

  她告诉自己,这切都是幻觉,不要再被他的眼神欺骗,他看到的不过是另外个女人罢了!

  年与江也不再说话,低头吻了吻她的眼睛,灼热的气息如数喷在她的脸上:“睁开眼,看着我。”

  不,不要睁眼,不要看你!

  不要再被你蛊惑!

  坚决不要!

  “你不睁眼,就别怪我强要了你!”年与江低低地威胁了句,便不停地在她脸上轻啄起来,从眼睛吻到脸颊,从脸颊滑倒耳垂,又在耳垂路吻到了她的唇边,眼看他的舌头就要溜进她的口里,百合不得不睁开眼,别过脸,躲开了他的唇。

  年与江不由地勾了勾唇,再次扳正她的脸,紧紧盯着她的眸子,咬了咬牙说到:“不管你原谅不原谅我,也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我都要把你留在我身边,我会让你亲身感受到,我年与江爱的是你甄百合,就是这个笨笨的,蠢蠢的,傻得可爱的甄百合!我也以为我可以忘掉你,可是我很失败,我怎么都忘不掉你这个狠心对我的女人!所以,我现在郑重告诉你,我会不惜切代价留你在身边!你要是不相信我的手段,你完全可以尝试尝试。”手机请访问:

  181第181章不讲道理

  闻言,百合心里的酸楚更加汹涌澎湃地袭来,这到底是个什么男人?

  怎么可以这样不讲理?怎么可以如此霸道?怎么能把这样无耻的话说得这样触动她的心

  他以为他是古代的皇帝吗?声令下所有人必须俯首称臣,所有的女人必须为她争风吃醋甘拜在他的皇袍之下吗?

  哦,不,是败在他的西裤之下吗?

  百合咬着唇,恨恨地看着他,句话也不想说。

  “我知道你心里有疙瘩,但是我现在不想去解开它,你这么聪明的女人,我相信你自己就会明白的。但是不管怎么样,你别奢望我再会放开你的手,你恨我也好,怨我也好,恨不得杀了我也好,我宁愿让你误会我,我也要把你留在身边!所以,你千万那别尝试想方设法离开我,那样如果被我捉住的话,你会吃更多苦头的!”

  年与江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异常柔和,让百合彻底陷入了又恨又纠结的情绪里。

  良久,她忍着泪意,从牙缝里吐出两个字:“无耻!”

  “呵呵。”年与江突然笑道,“比起你不理我,我更喜欢看你又急又没办法的样子,就像现在这样,你不知道我多喜欢被你骂被你打!”

  这人已经无耻到无药可救了!

  百合心里无力地叹息,为什么,为什么突然变成了这样的状况?

  可悲的是,自己好像根本没有办法反转!

  年与江见她不说话,翻身从她身上下来,揭开被子,自己钻了进去。百合连忙躲闪,却只能被他牢牢禁锢在怀里,腿脚挣扎了两下,便被他双腿夹住,无法动弹。

  “睡吧!你喝了那么多酒,吐得心肝脾肺都差点出来了,肯定也没劲了!我也被你折腾得困了,先睡觉,你想说什么想问什么,睡觉起来有力气了再说!”年与江紧紧将百合抱在怀里,两个人都没有完全脱掉衣服,就这样躺在了起。

  百合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气味,感受那有力的双手和温暖的怀抱,她突然觉得自己很没用,很没用!

  在他面前,自己永远都处于下风,永远都没有办法斗得过他!

  她以为自己这么久来真的忘掉了他,可是旦他再次强势闯入自己的生活,她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而自己受的那些委屈呢?

  好像早就被自己抛到了九霄云外,此刻的脑海里只剩下他刚才说的那些霸道得不讲理,却偏偏让她听力无力招架的话,还有他说话时的那种让她无法抗拒的眼神。

  怎么办?怎么办?自己就这样被他吃定了吗?

  明明已经恨得牙痒痒了,明明已经痛得不愿再想了,也明明已经失望得不想再见了,为什么,他旦出现,自己又彻底沦陷了呢?

  百合狠狠地咬着自己的唇,想让自己清醒过来,可是,嘴上越痛,她脑子里越混乱。

  闭上眼,想起嫂子徐慧说的那些语重心长的话/

  你爱他吗?你爱他,还会在乎这么多吗?

  没错,爱个人很简单,他让你流泪,让你失望,让你痛苦不堪。可是尽管如此,只要他站在那里,你还是会跑过去牵他的手。

  不由自主,情不自禁,这就是爱。

  想到这里,百合突然抬手扯开年与江的浴袍,出其不意在他肩膀上狠狠咬了口。

  年与江吃痛地睁开眼睛,感受着肩头温热的唇瓣和带着狠劲的牙齿,他没有躲也没有叫出声,任由她将所有的委屈和怒气都发泄出来。

  百合抬起头,看着那瞬间被自己咬得渗出丝丝血迹的伤口,抿着唇看向他,“你敢欺负我,我就告你拐卖良家妇女!就算告不倒你,我也要咬死你!”

  噗!

  年与江看着那小女人故意摆出来的副恶狠狠的样子,突然咧嘴笑了,揽过她的肩膀,让她枕在了自己的胸膛上:“好,你随便告!随便咬!你咬死我,你就陪我起下地狱!你咬不死我,我就反过来咬死你,再陪你起下地狱!”

  听着他语气里的宠溺,百合喉咙堵得再也说不出话来,她怕自己张口,那讨厌的眼泪就会不受控制地流下来,抖露了自己的怯懦和退让,然后再完全沦陷在他的怀里。

  百合躺在年与江的胸膛上,听着那颗扑通扑通跳着的心脏,尽管直咬着唇,眼泪还是流了出来,晕开在他滚烫的胸膛上,自己的身子随着眼泪轻轻地抖动起来。

  年与江微微愣,却没有说话。

  双手更用力地抱紧她,缓缓吐出口气,宝贝啊,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放你远离我的视线!

  折腾了夜,两个人很快就这样依偎着睡着了。

  年与江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怀里翻来覆去的身子折腾醒的,房间里的灯还开着,他不知道几点,低头却看见百合睁大眼睛盯着天花板发呆。

  他扬嘴笑,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不由分说地去脱她的衣服,百合却声不吭地挣扎着不让他碰。

  年与江不满了,蹙眉不悦地盯着她,“你这样躺在我身边不让我碰你,你觉得你能逃得过去吗?”

  百合撅嘴,眼神充满哀怨地看着他,缓缓吐出几个字:“我好饿”

  饿?

  年与江感到好笑,只好翻身下了床。

  “小东西,居然饿了!”年与江扭头看了眼期期艾艾可怜巴巴的百合,嗔笑了句,拿起手机拨通了丁诺的电话。

  丁诺换了个房间正睡得欢畅,迷迷糊糊接了领导的电话说是让他找服务员送饭过来,他下意识地看了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