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百合苦涩地笑了笑,转身胡乱塞了点东西进包里,向寝室门口走去。

  “那就是你应该原谅我老爹咯?”江雨霏不甘心,对着百合的背影喊道。

  百合的身子僵,滞住了脚步,闭上眼,眼泪终于流了出来。

  她仰起头,拉开门,没有说话,噔噔噔离开了寝室。

  坐在回家的交通车上,脸贴在冰凉的车窗上,百合的眼泪不停地从眼眶溢出。

  这个礼拜以来,她把所有的时间都安排在了工作上,也婉拒了项明的几次邀请。她以为她真的忘记了,可是旦被人提起,那些根本没有忘记的回忆瞬间又从四面八方汹涌澎湃地向她袭来。

  好痛

  雨霏啊雨霏,我知道你说那么多话的用意,也看出了你的诚恳。

  可是,为何你不早说,或许我会有个心里准备。

  但是现在有些事情旦注定,谁也没有办法再去改变。

  吃晚饭的时候,百合对徐慧说:“嫂子,明天陪我去买个手机吧,我都不知道现在流行什么机型了。”

  “好的,我那天才陪办公室的两个老师去买了新手机。你用嘛,要么就苹果要么就三星,都很漂亮,明天我带你。”徐慧欣然答应。

  “我说你丢的手机都可以摆积木玩了吧?”甄百扬打趣道。

  “我故意丢的怎么了,我不就是想买个新的嘛!又不刷你的卡,哼!”百合调皮地冲哥哥皱鼻子。

  “我上个月交了篇论文,歪打正着,得了个二等奖,好像发了个手机吧”甄百扬故意瞥了眼百合。

  “真的?嘿嘿,那我不是又可以省笔咯!”百合嘻嘻笑着,引来父母齐嗔怪的指责:“占点你哥的便宜你就高兴了!”

  “咦,你什么时候得奖了,怎么没告诉我啊?”徐慧佯装不高兴地问道。

  “这不是没来得及说么,还有奖金呢,就给你吧,公平”甄百扬淡淡地说道。

  “这还差不多!”徐慧看了眼百合,两个人起发出得逞的欢笑。手机请访问:

  168第168章条彩信

  吃过晚饭,甄百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打开盒子拿出了那个新手机问百合:“你有电话卡没,拿来我给你试试这个新手机。”

  百合想到抽屉里那个被自己淘汰掉的旧卡,便找出来递给了甄百扬。

  “这三星手机的界面也不错。”甄百扬帮百合把手机卡插进手机,开机研究了下按键递给了百合:“手都给我震麻了,你多久没开机了,这么多短信!”

  “哦,肯定都是!”百合接过手机看,有很多是移动小秘书发来的未接来电的提示,除了有年与江打来的五十多个电话之外,还有几个是项明打来的,还有条彩信。

  百合看到“r危险”的名字的时候,心里刺,犹豫了下,点开了那条彩信。

  是张布达拉宫的照片。

  彩信的主题是:我的公主,你喜欢这样的宫殿吗?

  天很蓝,像水洗了样,低低的空中漂浮的几片白云仿佛触手可及。而蓝天白云下,是那座她自己向往了很久的宏伟宫殿。

  白墙红瓦,神圣庄严。

  照片上有手机自带的拍摄时间,而彩信的发送时间,是照片拍摄后的十分钟。

  百合清楚的记得,这天正是自己买了火车票回家的那天。因为那天,她坐在候车室里,不时地盯着手上的两张车票,又不时地望眼屏幕上不停滚动的列车时刻表。

  那天两辆车是同时间检票的,只是动车在楼,去拉萨的普快在二楼。

  百合那个时候突然觉得自己很累,就没有上楼,直接选择了回家的动车。

  呵呵,这就是缘分吧!

  百合盯着手机屏幕愣了半天,甄百扬戳了戳旁边的徐慧,徐慧再看过去的时候,百合好像在抹泪。

  “百合,怎么了?”甄百扬关切地问道。

  “没,没什么。”百合这个时候才醒悟过来,拿着手机逃也似地回了自己的卧室。

  徐慧轻轻叹了口气,拿起旁边的手机充电器对甄百扬说:“女孩的心思你不懂的,还是交给我吧。”

  “百合,我把手机充电器给你拿进来。”

  徐慧推门进去,百合看是嫂子,连忙收起手机,强撑出抹笑:“谢谢嫂子。”

  徐慧不请自坐地坐在了百合的床边,笑着说:“告诉嫂子,是不是他给你发短信了?”

  “哪有啊,嫂子你别胡猜。”百合随手拿起本书,胡乱地翻了几页。

  “真是个小姑娘!”徐慧无奈地摇了摇头,帮百合把落下来的几缕头发塞在了她耳边,心疼地说:“你呀,有什么心事都写在脸上了,还跟嫂子掩饰,越掩饰越有事!”

  百合不说话,脑子里还想着彩信上的那句话:我的公主,你喜欢这样的宫殿吗?

  什么公主不公主的,你有本事真的造座布达拉宫给我我也不稀罕!

  “嫂子看出来了,你很爱他对不对?”徐慧轻声地问百合。

  “嫂子,你别问了好不好,这件事你也别跟爸爸妈妈还有我哥说了,我觉得好丢人。”百合嘤嘤地说。

  “怎么会有这个想法?爱个人怎么会是丢人呢?”徐慧笑道:“我跟你哥结婚的时候,还当着那么多亲朋好友还有不熟悉的人的面,我不是也大声说我很爱你哥了吗?你觉得那个时候我丢人吗?”

  “那不样,我哥也是真心真意爱你的,你们是两情相悦。”

  “那你们难道不是两情相悦?”

  “我们”百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起“替身”两个字,又似乎忘记了所有的疼痛,只恨那个男人怎么如此残忍。

  百合咬了咬唇,看向关心自己的徐慧,“嫂子。我宁愿我只爱他,我宁愿他可以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他不爱我,或者说他爱我没有我爱他那样全心全意。起码这样,我会清楚地知道他面对的人是我,而不是别人”

  “我懂!但是我觉得你现在要面对的不是他爱不爱你,也不是他是不是真的把你当替身这件事”徐慧点点头。

  “那你让我暗恋吗?我可做不到。”百合嘟嘟嘴。

  徐慧轻笑道:“当然不是!你现在需要肯定的是你自己的心,你只需要问问你自己,你爱他吗?”

  百合愣了愣,还没说话,徐慧接着说:“爱个人,是需要勇气的,更需要坚持,哪怕只有付出没有回报。只要你爱他,你真的就会不在乎任何困难,更何况是两个人之间的误会。”

  “我只是不甘心,不甘心这么久以来我对他那么信任,他却只把我当做另外个人的影子”

  “傻瓜,每个人在找到自己合适的另半之前,在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个对未来爱人的构图的,所以我们才会在那么多人中,看这个不满意那个不满意,而偏偏挑中了他,这就是潜意识里的‘影子’。”

  “不样我无法想象他跟我做的每件事,都是因为把我看成了另外个人我觉得很恶心”百合有点逃避又有点不耐烦地摇晃着脑袋,不愿去多想些她抵触去回忆的画面。

  “呵呵,那是因为你爱的不够坚定。”徐慧说。

  “爱呵呵,我觉得这个词太讽刺了。”百合苦笑。

  “嫂子也不逼问你了,爱不爱他只有你自己知道。我要是你,与其这么痛苦地放不下他,不如再给彼此个机会,再去认真地感受下他爱的到底是我甄百合,还是别人。”徐慧站起身,轻轻地拍了拍百合的肩膀,离开了她的卧室。

  百合瞧着手机屏幕上那张像素极高,似乎能看到每块砖瓦的纹路的照片,狠狠地咬了咬唇。

  我爱你,可是你到底爱着谁呢?

  你骗我次,我竟然可以这么大度这么快地不去在乎了

  可是你呢?我说了那么多故意气你的话,你为什么偏偏又在乎了?你是不是巴不得我给你个理由让你离开,给你个台阶让你下呢?

  哎!爱情,好贱!

  百合觉得自己快被徐慧这套所谓的爱与坚持的理论搞疯了!只是有点她很确定,这切,都过去了!

  自己很快就会忘记!

  定的!手机请访问:

  169第169章又能怎样

  年与江从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公家小别墅已经晚上十点了,洗了个澡打算睡觉,才发现手机里有条三个多小时之前移动小秘书发来的提示:“您发送给139的彩信已成功送达!”

  彩信?

  她终于舍得开机了?

  虽然手机里已经删除了百合的号码,但是看到那串熟悉的他闭上眼睛也可以用手机拨出去的数字,年与江拿着手机的手,用力地握了握。

  不过看到了又能怎样?

  那个丫头对自己那样绝情

  甄百合你给我回个短信会死吗?

  年与江愤怒地将手机狠狠地摔在了床上。

  握紧的拳头狠狠砸在了旁边的床头柜上,震得下面的抽屉自动打开,露出了他自己随手扔在里面的工资卡。

  他从来没有用过他的工资卡,他几乎忘记了自己还是个拿国家俸禄的人。

  不过此刻

  年与江狭长的眸子冷冷地盯在上面,看了很久,幽深的眼睛里终于闪过丝邪魅的光芒。

  拿过手机拨通了小高的电话:“上次你给甄百合办的那张金卡,你明天去趟花语苑,卡就在我卧室。你把这张卡里的钱,分批次转账给甄百合现在用的工资卡里。每天就转二十万吧,但记住,你每天都要定时转给她。而且,转账之后让银行发手机短信给她,不要留下你的任何消息。”

  “您是说用甄小姐的账户转给他的另外个账户?那,发到哪个手机号里呢?”

  “对,让她自己转给自己。她不是有好几个手机号吗,每个都发!”

  挂了电话,年与江满意地勾了勾唇。

  你不是口口声声你虚伪你要找靠山吗?你那么聪明,不会不知道这些钱从哪来的吧?

  好,我倒要看看你每天看着自己的账户存款增多,看你是镇定地接受呢,还是急不可耐地来质问我!

  放下手机,年与江看了眼下属们送来的感冒药,直接拿起扔进了垃圾桶。

  甄百合,如果我的感冒好了还忘不掉你,你就死定了!

  年与江办公室。

  听到敲门声,正在低头亲自修改下周政工会讲话材料的年与江头也没抬,带着鼻音的声音应了声:进来。

  张齐远轻轻地推门进来,又缓缓关上,步步带着恭敬的笑意走了进来。

  “书记,您好。”见自己打进来,年与江连头都没抬下,张齐远只好自己欠了欠身子,声音里都带着笑意。

  年与江这才把视线从文字稿上转移出来,看是张齐远,忙放下手里的笔,很是惊喜:“哟,齐远啊,你怎么来了,快坐。”

  “您还在忙啊!”张齐远坐在了年与江对面的椅子上。

  “是啊,”年与江合上手里的文件夹,抬腕看了看时间,“五分钟之后要开个会,所以提前看看资料。你喝不喝水?”

  年与江说着亲自起来去给张齐远倒水,张齐远赶紧跑过去,“您不用客气,我自己来就行。”

  “那行,反正也不是外人,喝什么茶你自己选,别客气。”年与江指了指茶水柜。

  “哎,好的。”

  张齐远哪里有心情喝茶,随便倒了杯白开水,可是待他转过身的时候,却发现年与江正在穿外套。

  “齐远啊,你今天过来有事吗?有事的话,你先在这里坐会,我出去开个会,开会回来再跟你谈。”年与江冲张齐远温和地笑道。

  这个点还要开会啊?

  都快下班了

  “那,那您先忙,我改天再来。”张齐远只好识趣地放下杯子。

  年与江整理好外套,看着张齐远有点尴尬的样子,走过去和蔼地问道:“齐远,是不是有事找我?是不是雨霏又在你那提出什么无理要求了?还是,工作上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

  “是,是有点事”张齐远犹豫了下。

  “那还真不凑巧,我这马上来不及了。这样吧,明天大早过来,要是急的话,等我开完会我给你电话。”年与江脸上现出个抱歉的笑,边说边往外走。

  “也不急,那我明天再来吧。”张齐远只好跟上年与江的步伐走了出去。

  看着年与江的车离开,张齐远收起快要笑僵了的脸:怎么他的样子好像真的点都不知道我爸爸的事,江雨霏这次怎么这么乖个字没说?

  第二天,张齐远在年与江的办公室门口等了上午,也不见年与江的踪影,下午问了他的秘书,说今天天都在基层单位开会,张齐远只好放弃。

  接下来连续两天,张齐远还是找不到年与江,这种事又不好在电话里说,他这个时候终于着了急。

  第四天晚上,张齐远直在位于机关后面年与江小别墅的门口徘徊,焦急地等待着年与江回来。他听局办的人说最近年与江直住在这里,既然他白天忙,自己只好晚上在这里守株待兔了。

  他可以等得起,但是他老爸等不起啊!

  年与江的车子刚转弯,车灯打过去,他眼就看到了站在自己家门口的张齐远。

  呵,你就这么着急?

  年与江对司机小陈说:“小陈,就在这里停,你直接开回去休息吧。”

  “好的,您今晚喝了酒,那您早点休息。”

  年与江下了车,摇摇晃晃地向自己门口走去,张齐远见状,连忙上前扶住他:“书记,您没事吧。”

  年与江踉踉跄跄地走了两步,抬眸眯着眼睛瞅了半天的张齐远,“齐远啊,你,你怎么在这?雨霏,雨霏把你气着了?是不是,是不是给我告状来了?呵呵,小丫头片子,你哄着她让着她就好。”

  年与江说着,手颤抖着掏出钥匙去开门,张齐远闻到他身上的酒味,懊恼又无奈地叹口气,从他手里拿过钥匙帮年与江打开了门。

  “齐远啊,谢谢你啊,你快回去陪雨霏吧,我今天也累了,先睡了,再见啊。”年与江刚走进门,就转过身对张齐远语无伦次地说了两句,“啪”关上了门。

  “书”张齐远气得直接在门口跺脚,等了晚上,句话没说,就,就这样了?

  张齐远正要离开,突然停下了脚步。

  年与江那么神通广大的人,怎么可能还没听说他父亲的事呢?手机请访问:

  170第170章暗示

  每次都见不到他,好不容易见到了他有副不想谈的样子。

  难道,是故意的?他每次都提到江雨霏是在暗示他什么吗?

  张齐远捏着手里给年与江准备的卡,咬了咬牙:看来,我得从江雨霏那里下手了!

  年与江打开房间的灯,悠闲地脱着外套,眸子里放射出冷冷的恨意:小伙子,浪费了你不少跟女人约会的时间吧!真是抱歉了!

  百合刚从工会副主席办公室交了材料出来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手机短信的铃音响了起来。

  “又来了!”百合没有去翻口袋里的手机,而是不耐烦地瞅了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

  13:00,每天都准时这个时候,自己的账户里就会有20万元的进账,手里短信是银行客服发来的:甄百合12月11日13时00分向您尾号4502的储蓄卡账户转帐存入收入人民币00元,活期余额465元。建设银行

  第天的时候,百合以为谁恶作剧给自己发的短信,上网查看了账户,才发现对方的账号那么熟悉,原来根本就是年与江之前送给她的那张银行卡。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给她的分手费吗?

  真是可笑!

  可是这已经连续五天了,看着账户里突然多出来的百万,百合咬咬牙,几次忍住了给年与江打电话臭骂他顿的冲动。

  有钱了不起?谁知道这些钱是怎么克扣职工的奖金得来的呢!她才不要!

  百合越想越生气,直接请了会假,直奔银行,三下五除二注销了自己的账号,把卡里的钱都换成了张活期的支票。

  但是到了月底,工资打不进卡里怎么办?

  百合皱眉,看来周末回去得悄悄用老爸老妈的身份证去开个户了!

  做完这切,百合给小高打了个电话:“高师傅,打扰你了。这几天年书记每天让你给我卡里转账,谢谢你了。”

  小高直还没搞清楚年书记为何让自己这样做,但是他也只是奉命办事而已,此刻百合突然来这个电话,他以为她是真的单纯感谢自己而已,于是客气地笑道:“甄小姐客气了,领导交代的事,我应该做好的。”

  果然是那家伙干的!

  百合暗自气得吹了吹额前的头发,笑着对小高说:“那麻烦你告诉年书记,他要是钱多没处塞的话,完全可以去做慈善,别把他搜刮民脂民膏弄来的钱硬塞给我。万哪天他东窗事发了,我可不想被连累。所以,请明天开始不要再给我钱,我已经把我的卡注销掉了。这几天给的百万,我会邮寄给他的!麻烦你了,再见。”

  口气说完,百合觉得终于过瘾了,可是挂了电话,眼神里却黯然了下去。

  年大书记,你真把我甄百合当成贪慕虚荣的女人了吗?

  欺骗了她的感情,就想用钱来补偿你内心的愧疚?

  真是可笑可恨可恶!

  她甄百合是人,不是东西,还需要给点使用费吗?

  小高如实把情况汇报给了年与江,请示他该怎么做。

  “他把自己的工资卡都注销了?”年与江拿着电话,先是不可置信地眯了眯眼睛,随后竟笑了出来,好啊,还真像那个犟小蹄子做出来的事!

  “她没说别的?”年与江问小高。

  “她说她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发了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