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子里轻轻地“哼”了声,轻笑道:“你这丫头,害得我差点转移重点了。刚说到哪了?”

  百合心里狂汗,这领导,还真是喜欢小题大做。

  “您刚才教育我不能把积极的情绪带到工作中去!”百合收起脸上的俏皮,作虚心状:“您接着批评!”

  “什么?我刚才是这样说的?”年与江无语,这丫头不仅迷糊,善于狡辩,还喜欢黑白颠倒!

  “嗯?”百合不解,转动眼珠回味了下刚才的话,忙吐了吐舌头:“我是说我以后定只把积极的情绪带动工作中!”

  年与江看着她紧张地着急改口,硬是忍住了笑,故意慢悠悠地说:“挺聪明的个姑娘,看来不需要我再强调次不该听的不听,不该说”

  “我明白!”百合立刻领会了他的意思,不就是怕自己把刚才听到他的那些发泄讲出去么。

  当领导的,最厌恶的就是自己的话被下属打断,可是年与江看着月色下百合那张小脸精致的轮廓,竟然点都气不起来。

  他笑着问:“明白什么?”

  “嘿嘿”百合见他笑了,更加大胆了:“其实我觉得您刚才想说的那句话如果稍微改改的话,您底下的人才会更容易接受。”

  “哦?”年与江饶有兴趣。

  “该听的,要牢记,不该听的,假装没听到;该说的,大胆说,不该说的,小声说。”百合笑嘻嘻地大言不惭。

  “从哪学的这些歪理邪说?”年与江简直哭笑不得,严肃的硬性命令到了她这里怎么就变味了呢?

  “不是歪理邪说啊!这是我们基层小员工的生存准则,之!”百合觉得自己这句绝对是百分百的大实话。

  话音刚落,看到年与江正要扔掉手里的第二只烟蒂,她连忙扬起手制止道:“等等”

  说着,她从他手里拿过闪着火星的烟蒂,走到桥栏前,卯足了劲学着他的样子把烟蒂扔进了墨色的大海里。

  双手放在嘴边作了个喇叭状,对着空寂的海面喊道:“去你妹的七年初恋,带着你的贱人,离开我的世界,我成全你们不要脸的幸福!顺便告诉你们,姐姐我定找个比你优秀百倍的男人嫁掉!”

  说完,她拍了拍手,转身呵呵笑着对年与江说:“这下您放心了吧!您现在也知道我最大的秘密了,我们扯平了!”

  年与江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有点娇弱的女孩对着庞然大海宣泄出自己的心结,瞬间感觉到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轻轻地碰撞了下。

  不疼,但是有种膨胀的感觉。

  她喊到最后的时候,分明声音里有了很强烈的颤抖,明显下定了很大的决心。可是在转身面向自己的时候,竟然可以笑得如此灿烂若花。

  他突然想起那个晚上,神志模糊的她在他的床上,流着眼泪调皮地笑着说:“专心点,我在吃你豆腐呢!”

  “傻丫头!”年与江情不自禁地抬起手来,再次揉了揉百合的头发:“我这几天新学了句话,顺便教给你。”

  百合俏皮缩了缩脖子,避开了他的大手,嘻嘻笑道:“洗耳恭听!”

  “你这会不怕我收学费了?”

  “是您说送我的,要是强迫我交学费的话,那我再考虑考虑”百合警觉地睁大了眼睛,哪有这样的领导,教句话也要收学费?我长得这么像容易被宰割的受压迫人民吗?

  “看你,本性又流露了!”年与江双臂交叉,副要教训人的样子。

  “好吧好吧,您说吧,不要太贵就行!”百合努努嘴,心不甘情不愿的。

  关键是她没有实力再继续跟他讨价还价下去,经过刚才直面大海的发泄,湿冷的潮气袭来,她浑身冷得瑟瑟发抖,只想赶紧钻进车里取暖。

  不对,还是钻进自己的小窝比较保险。说不定下了车,这位闷闷的大领导会大手伸:“车费油费服务费!”

  年与江转身再次面向汹涌的大海,双手反剪在背后,字顿地说:“那些曾经泼过我冷水的人,总有天我会加倍奉还!”

  百合回味了良久,才明白,这就是他要送给自己的话?

  看着他在海风里仍保持着儒雅不凡的坚毅背影,她低头了然地抿起唇:与其说这话是他送给她的,不如说是他自己的宣泄罢了!三十多岁走到局级领导的位置,这路想必是没少披荆斩棘,自然也留下不少深刻的伤和痛。

  她抱着双臂,拖着冷得哆嗦的身体走到他旁边,与他并排站在桥栏边,扭头看着他说:“您是我见过的最仁慈的领导!”

  年与江扭过头看着她,俊眉微蹙:“讽刺我?”

  终于迎着月光看到了他的脸,朦胧月色下,他那狭长的眸子里闪烁着碎碎的光,如星辰般跟头顶上的月亮交相辉映。

  不知是因为冷,还是带着淡淡的恨意,他咬着牙,那张俊朗的脸显得格外清冷酷逸。

  百合感觉到自己脸上的温度倏然上升,除了肖睿,她还是第次跟个男人如此近距离地对视。幸好月高风黑,她脸上的红晕很快就散去了。

  “谁要是泼我凉水啊,我才不加倍地还给他们,免费给他们洗澡,多仁慈!要洗,就洗热水澡,还得是烧得滚烫滚烫的热水澡!”说完,她调皮地眯着眼睛嘿嘿笑:“你没我狠阿——嚏!”

  话还没说完,百合个猝不及防的喷嚏毫无征兆地打了出来,不偏不倚地喷到了年与江脸上。手机请访问:

  13第13章对不起

  “哎——对,对不起对不起”百合窘极了,连忙低头去翻口袋找纸巾,可是让她更尴尬的是,包留在了车上,身上这裙子哪里有口袋啊

  她心里那个懊恼啊,看来不能咒人的,这还没把水烧开呢,自己先把自己用冷风吹感冒了!这报应来得可真是快啊!真是跳海的心都有了!

  “得了!别找了!”

  年与江不愠不怒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百合羞愧难当地抬起头,还在犹豫着敢不敢去看领导那张生气的脸时,突然觉得肩上有东西压了下来,扭头看,大领导竟然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自己披上了。

  “不,不用”她怎么好意思穿领导的衣服,虽然虽然这衣服上散发着淡淡的烟草味,但因为有他身上的温度,真的好暖和,她瞬间觉得胳膊上的鸡皮疙瘩都乖乖地褪了下去。

  抬眸看去,刚好对上大领导霸道却含笑的眸子:“难怪提起了热水澡,原来是冷得想念热水澡了!”

  她忙慌乱地低下头,双手握紧了身上的大衣服,“谢谢您,年书记。刚才,不好意思啊!”

  “巴掌都挨过了,还在乎吃你的喷嚏么。”年与江边说边转身离开了小栈桥,大步向停靠在路边的车走去。

  “什么?什么巴掌?”百合快走两步去追他的步伐,不解地问。

  年与江突然滞住脚步,刚转过身,只顾闷头追他脚步的百合,不留神撞进了他的怀里,膝盖打弯,差点跌倒,年与江转身及时扶住了她的双肩。

  “呃”百合手抓紧身上披着的衣服,手连忙扶着他的胳膊想要离开他的怀抱,却感觉到他抓在自己肩头上手的力道好像在用力把她向他怀里拉。

  她的心怦怦怦没出息地小鹿乱撞了几下,心绪还没顾上凌乱,年与江的双手好像犹豫了下,用力地将她揽进了自己的怀里。

  百合吓了跳,这是什么意思?要吃自己的豆腐吗?她顾不上多想,也顾不上身上还披着他的衣服,双手连推带搡地挣扎着要挣脱。

  “别动!”年与江牢牢地箍住她,在她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得见的声音,软软的,却又霸道地命令她。

  温热的气流在她颈子和耳边流窜,她不由地哆嗦了下,鬼使神差地不再挣扎,小嘴撅着嘟囔道:“年,年书记,我没事”

  强烈的男人气息混杂着似有若无的烟草味,不断地吸入她的鼻子,向最讨厌吸烟男人的百合,竟然感觉到他身上的烟草味格外清爽,甚至有点好闻。

  心,“咚咚咚”跳得更厉害了,直到身上的衣服滑落到了地上,冷风再次袭来,她才清醒了过来,又挣扎着去推他。

  年与江慢慢放开了她,双手从她的背上移到她的脑袋上,低头轻轻地吻了吻她额上的头发:“真是个莽撞的丫头!”

  百合连忙俯身捡起衣服,待直起身的时候,年与江已经款款离去。

  手里拿着他的衣服,摸了摸脸上滚烫的温度,百合看着年与江在夜色里挺拔俊逸的背影,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怎么回事,被人占了便宜,居然生不起气来!甄百合啊甄百合,你怎么越来越没出息了!”

  上了车,百合声不吭地坐在后面,不敢抬头,害怕不小心又对上那双深邃的桃花眼。

  年与江发动了车,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后面那个把头低得快挨到了脚面的小女人,嘴角邪邪地翘起:上次很不幸地领了你巴掌,今天又喷了我脸的口水,还大言不惭地问我什么巴掌。

  这丫头,狡辩的时候巧舌如簧,迷糊的时候简直像没带脑子出门!

  百合悄悄拿起手机打开了网络,搜索了下:吻额头代表什么。

  看到答案是“吻额头表示疼爱宠溺”的时候,她心里竟然感觉到空落落的。

  刚才还在胡思乱想的心,突然就空得只剩下无缘无故生出来的股气:看着温文儒雅的大领导,不会也是衣冠楚楚喜欢占女下属便宜的极品上司吧!

  把自己当成他的女儿了吗?还宠溺哼!

  想到这里,百合赌气地关掉手机,闭眼假寐起来。

  可是刚闭上眼,她就倏地睁开了:自己这是怎么了?莫名其妙气什么?

  路无语,到了研究院单身公寓楼下,百合把年与江的衣服放在后面,抓起包正要打开车门,年与江用领导式命令的口气说:“明天上班不要迟到,有几个文件需要整理。”

  百合愣,扭头看了他眼欲言又止,最后只“哦”了声,推开车门下了车。

  刚走两步,她返回来,敲了敲年与江的车窗。

  “还有什么事?”年与江将车窗落下个缝,只露出他那双狭长的眸子,似乎带了丝诧异。

  百合唇角飞扬,努力让自己笑得自然优雅:“我是想告诉您,下次抽烟的时候,别把烟头扔大海里了!污染海水伤害鱼类还会影响您的光辉形象,真的很不环保!再见,谢谢您免费送我回来。”

  她故意把“免费”两字咬得极重,说完,连忙转身也不顾脚下的高跟鞋,蹭蹭蹭跑进公寓上了楼,生怕身后的大领导从车子里跳出来向她发飙。

  年与江看着她轻盈的身子像只蝴蝶样从眼前倏然消失,无奈嗤笑着摇了摇头:臭丫头,对我不满了?如果知道当初是谁主动把我按在床上“吃豆腐”的话,你还敢不满?

  回到寝室,百合才发现江雨霏已经回来了,正坐在电脑跟前跟张齐远聊天。听着他们声个“亲爱的”,嗲得让她身上刚刚下去的鸡皮疙瘩又冒了出来。

  张齐远跟着年与江来市,陪江雨霏过了个周末就匆匆回总部了。百合不好意思打扰两个人的你甜我蜜,打了个招呼,拿着睡衣进了浴室。

  洗完澡出来,江雨霏已经关了电脑,看到她出来,兴奋地说:“百合,你可得好好谢谢我!”

  “为什么?”百合边擦头发边不经意地问了句,刚问出来,突然想到了什么,忙问:“你,不会揍了那两个人吧?”手机请访问:

  14第14章揍她

  “揍她?哈哈,用得着我动手吗?我把那妖孽拉到,然后个短信发出去,来了七八个兄弟姐妹杨素素和肖睿那俩2b,手里的酒杯从开始就没放下来”江雨霏笑得前仰后合。

  “谢谢咯,请你吃巧克力!”百合虽然嘴上感谢,心里却不得不叹口气:新仇旧恨,杨素素铁定把所有的账都记在我头上!

  “切——我才不吃!你周末陪我逛街!”

  “好吧,只要你老爹不让我加班!”

  百合躺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那个妖孽领导的北极脸和那双狭长的眸子在她脑海里交叠出现,挥之不去。

  “雨霏,睡了没?”她终于受不了了,下意识地摸了摸被吻过的额头,侧过身子问睡在对面床上的江雨霏。

  江雨霏“嚯”得下掀开毯子,手里明晃晃的手机屏幕瞬间把房间照亮了:“我靠!原来你也没睡,早说啊,憋死我了!”

  原来这丫头怕影响百合休息,用毯子捂住手机在玩!

  “雨霏,问你个事,你别介意啊!”百合犹豫了良久,还是开了口。

  “说吧!只要别问我‘是什么时候召开’这样恐怖的问题,你想知道我银行卡密码我都告诉你!”江雨霏到晚上就像打了鸡血,两只眼睛里放出来的光比手机屏幕还亮!

  “你妈妈去世前,跟你老爹结婚了吗?”百合压低了声音,毕竟是问人家的私事,即使她跟江雨霏的关系再瓷实,也不想隔墙有耳被外人听到。

  江雨霏告诉过百合,她母亲和她亲生父亲离婚后,在查出了自己患有癌症之后,才把自己的女儿托付给了年与江,据说是因为年与江年少开始就暗恋她母亲,只可惜有情人没成眷属,若干年后却收养了她的遗孤。

  “哎呦!”江雨霏果真来了兴趣,腾地从床上坐起来,手机也不玩了,兴奋地问:“你说的是老年?哈哈,当然没有了!我家老年,哦不不不,我老爹可是孑然身的未婚青年。哦,也不对,准确地说,应该是成熟稳重儒雅风趣事业有成魅力无限的大龄未婚黄金剩男!”

  看着江雨霏跟机关枪似的“哔哔哔”放射出连串的褒义词,百合不屑地抚额长叹:“真有这么优秀,怎么就不结婚呢?”

  “还不是因为我这个拖油瓶呗!嘿嘿,不过我现在完全长大了,但是他好像还是没有那方面的,其实我也挺替我这个老爹担心的!”

  江雨霏嘿嘿坏笑道:“不过以我这么多年来对他口味的了解,他有可能喜欢你这种类型的姑娘!”

  明知道是江雨霏句玩笑话,百合的心又没出息地漏跳了拍,她心虚地转过身:“我就随便问问,我早告诉过你了,我对大叔可没兴趣!”

  “哼!”江雨霏灵动的大眼珠在气氛诡异的暗夜里转了几圈之后,默默躺下:看来,我得为老年同志做点事回报他的养育之恩了!

  临睡前,她扭头看了眼模糊光线里百合的背,咬了咬牙:百合,如果有朝日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可千万要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哦!

  这天夜里,百合迷迷糊糊睡着之后,做了个异常清晰的梦。

  梦里,她又回到了市总部,在人声鼎沸的商场遇见了挺着大肚子挽着肖睿在看婴儿用品的杨素素。

  她欣慰地笑了:原来杨素素没有流产,太好了,她的负罪感瞬间减轻了很多。就在肖瞠身看见她的时候,她突然被个男人牢牢地抓住胳膊,拖进了电梯里。

  她挣扎,推搡,甚至扑上去撕咬对方,可咬着咬着,她突然发现自己陷入在个男人温暖的怀里,而对方,正在深情地吻着自己!

  早上醒来想起这个梦境的时候,百合怔怔地坐在床上,任由胸腔里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狂跳了三分钟。等到完全静下来的时候,又足足把自己鄙视了三分钟:这才是秋天,怎么有种春暖花开般的冲动呢!

  迷迷糊糊地赶到办公楼等电梯的时候,几乎是踩着上班点的百合,遇到了抱着厚厚沓文件的周瑜。

  “周主任,我帮您拿吧!”百合打了个招呼,走上前去。

  周瑜乜斜着眼睛看了眼她,昂起头,酸溜溜地说:“哟,原来是甄助理啊,我哪敢让你帮忙啊!回头领导找不到你了,我可担当不起!”

  像周瑜这样快四十岁才混到个副科职的女人,看到比自己年轻能干的女孩毕业就进机关,自然是满腔满腑都被羡慕嫉妒恨充斥得格外膨胀,以至于心里和脸上都扭曲地变了形还浑然不知。

  嫉妒就像条吞噬心灵的毒蛇,吸走心灵的新鲜血液,并在其中注入自怜自爱和愤世嫉俗的毒汁!看着周瑜趾高气昂地扭着小腰跟旁边的个男科长嗲嗲地说笑,百合仿佛在她身上看到了杨素素的影子。

  唯不同的是,杨素素正是年轻貌美的时候,而周瑜的眼角,厚厚的粉底仍遮掩不住那依稀可见的细纹。进了电梯,她突然想到了那句俗不可耐的话:不是我不笑,笑粉就掉。

  到了十五楼,百合刚打开自己办公室的门,身后办公室的门锁“咔嚓”响了,回过头,刚好撞上年与江不悦的目光。

  “早,年书记。”百合条件反射地站直了身子,却不敢继续看他的眼睛。

  “年纪轻轻的,上班怎么这么不积极?还指望你早点来找几个文件,我都找出来了!”年与江递给她几分文件:“先去把这几份复印下。”

  把文件递给百合,年与江声不吭地转过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百合对着紧闭的门调皮地撇撇嘴:“真小气!不就说你不环保了么,用得着大早就批评人么!”

  转身刚走,门“嚯”得又被打开了,百合吓了跳,假装没看见没听见,拿着文件蹬蹬瞪奔向电梯。

  拿着水杯出来的年与江,看着百合像只兔子样跑掉,忍不住嘴角翘了起来:臭丫头,跑这么快,肯定又做亏心事了吧!

  研究院的复印室设在楼院办公室,也就是院长的秘书科。

  百合正要抬手敲门,看到了个最不愿意看到的人,杨素素。偌大的办公室就她个人在,其他人不知道忙什么去了。

  她怎么这么快就来上班了,还真是个积极的好青年啊!百合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杨素素也看到了她。

  “哟,百合啊!你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