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子上,还未坐稳,就倏得站了起来,焦急又恳求地说:“赵局长,只有您可以救我爸爸了,求您了”

  “你先坐,这事急不来。”赵永春悠然地抽了根烟,让张齐远坐了下来。

  “可是,我爸爸他这么大年纪了,这么多年来直做事都非常谨慎,突然被双规了,我真的很害怕”张齐远如坐针毡地坐下来,右手几乎是颤抖着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忧心忡忡地看向赵永春。

  “我都听说了!按理说,你老爸再干两三年就退休了,更应该非尝意才好。再说,据我这些年跟你老爸的了解,他也不是这么高调的人啊,怎么可能被拍了那么多公共场合的照片为证据呢?”赵永春也不解地皱了皱眉。

  “是啊,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出了个这事,之前点征兆都没有,也没有收到任何小道消息!”张齐远说着,眼圈红红的。

  “这种事,般只有两种可能。是有领导早就起了疑心,暗地里对你老爸做了调查,如果真的是这样就麻烦了!还有种可能,就是你爸得罪了什么人,这人应该不是他们那个官场圈子的。如果是这样的话,只要知道是谁,满足他的条件,就好办了!但是,也怕遇到光脚不怕穿鞋的,不计任何后果,就是要看到你老爹老死狱中!”赵永春边吸烟,边给张齐远分析着。

  “是啊,可是现在点头绪都没有,检察院那边已经着手在核实资料的真实性了!虽然检举信里只提到了我爸他只提到了我爸他养女人的事,但是我怕旦上面领导吩咐下来,公安那边随便调查,就会查出我爸他这么多年来利用职权干的另外些事这样的话,我们全家都会完蛋!”

  说到这里,张齐远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平时显得格外从容淡定的神色早已不见踪影,眼睛里充满恐惧和无尽的担忧,“赵叔叔,求您了,你跟我爸这么多年的交情。其实,您也知道他其实并不坏,就是稍微强势了点,都到了退休的年纪了,他千万不能出事啊!”

  “那是自然的!但是,这次恐怕真的有点棘手。你也知道,我现在不可能光明正大地去见他,更不可能插手这事,且不说企业和政府之间本来就要避避嫌,就你爸爸现在的状态,我也没机会进去见他啊!”赵局长面露为难。

  “我知道,我都知道。您要想知道什么,想了解什么,我可以去见我爸,就算不方便,还有我妈啊!我爸连养女人的事都可以对我妈坦白,他的事我妈基本都知道!”张齐远激动地说。

  “目前对于你爸身边的每个人来说,不能跟公安和纪检部门对着干,相反,还得积极配合,这样才能取得他们的信任。该说的就可以说两句,不该说的,咬死都要否认知晓。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得从你爸那里想办法问出,他到底是得罪了某个领导,还是不小心惹了社会上的人。他那边认识的商人太多了,这个情况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张齐远点点头:“刘律师做了很多工作,前天我才有机会见了我爸几分钟。我也问了这样的问题,他说他这几年都不会再结交社会上的新朋友了,目前需要他点头签字的那些商人,都是这么多年来的老朋友,不可能有人背叛他。至于那些跟女人在起的照片,他说他也不怕,这几年他做的最多的事,也只是跟那些女人见见面,抚慰抚慰她们,几乎不做什么实质性的事赵叔叔你也知道,我爸那身体,怎么可能满足那些年轻的女人们呢!”

  “那你的意思是,上面有领导在调查他?如果真是这样,别说我了,就算是把省长搬出来,也无济于事了!”赵局长摇头叹息。

  “这个我爸说可能性也不大啊!他前段时间才跟市委书记欢谈了场,市委书记还满口答应他说等他们两个都退休了,起去洞庭湖钓鱼。如果真是上面让调查的,市委书记不应该点消息都没有啊!”张齐远握紧了拳头,眸子里快急得喷出了火。

  “那就奇怪了!这几年你爸这么安分,怎么会突然闹个这样的事”赵局长熄灭手里的烟,也陷入了没有头绪的思考中。

  “赵叔叔,您人脉广,黑白两道都有您那么多关系我真的除了您,我没有任何人可以找,您看在跟我爸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帮帮我爸吧!我求您了!只要您能把我爸救出来,以后我会更加为您马首是瞻!”张齐远说着,再次激动地站起来,抓起赵永春的手乞求道。

  “好了,齐远,就算你不来求我,我也会帮忙的!但是这个需要时间,你先让你妈妈那边把律师打点好,刘律师跟了你爸这么多年,知道怎么跟公安检察部门打交道的,最好是先拖延时间,以证据不足为由延缓开庭审理时间。这样的话,我这边也有时间帮你查下到底是谁在背后想置你老爹于死地了!”赵永春最后嘱咐着张齐远。手机请访问:

  157第157章恶作剧

  江雨霏很快从张齐远那里听说了他老爸出事的事,起初是微微怔,随即脸上闪过抹了然的笑意,佯装惊讶地安慰张齐远:“怎么回事啊,张伯父都那么大年纪了,怎么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啊?是不是有人故意恶作剧啊!”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爸他到底不小心得罪了什么人!”张齐远咬了咬牙,满脸恨意:“如果让我知道是谁故意为之,我定要让他粉身碎骨!”

  粉身碎骨?

  哼!

  江雨霏看见张齐远懊恼的样子,心里被种满足感充斥得满满的,不怀好意地腹诽道,你就这段数,骗骗那些胸大无脑的马蚤女人们还行,还想跟年与江斗?他随便动动手指,就会让你粉身碎骨差不多!

  “齐远哥哥,你别太担心啊!或者说不定还是上面的例行检查什么的,总会有真相大白解除误会,给张伯父个清白的时候的!”江雨霏副善解人意的样子,抚着张齐远的背,安慰他。

  “行了,这几天我也要帮我爸找找人,可能没时间陪你了,你这几天就别过来了!”张齐远不耐烦地站起身,径自给自己倒了杯红酒,饮而尽。

  江雨霏不动声色地撇撇嘴,灵动的眸子里满是等待看好戏的得意期待,还有切尽在她掌握的自信。

  “那好吧!不过不管怎么样,齐远哥哥,你定要照顾好你自己,你要是累倒了,可就没人能帮助张伯父了!还有,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定告诉我啊!不行的话,我可以求我老爸帮你。”

  江雨霏副委屈兼担忧的样子,眸子里快溢出了水:“那我走了,你定照顾好你自己哦,要不我会心疼的!”

  走出张齐远的公寓,站在楼下,江雨霏回头看了眼那窗户里透出来的橘黄铯的灯光,不屑地哼了声:我倒是希望,你可以不用求年与江就可以把这事给摆平!因为那样的话,下步,我老爹恐怕就不会只是吓唬吓唬你们了!我更期待看更好看的戏!

  周之后,年与江办公室。

  “书记,有个事赵局长那边让我请示请示您。”龙磊恭敬地站在年与江办公桌前做请示。

  “你说。”年与江正在看年底政工会上工作汇报的初稿,头也没抬地说。

  “集团公司人事部那边组织了个学习团,最近正在各分公司去学习有特色的学习经验,其中有到我们市的研究院科研长廊去参观的计划。虽然上面只是下了个文件,要求各分公司不需要大张旗鼓宣传或者搞些迎接活动。但是赵局长说既然是到我们的地盘去,是不是还是稍微重视点,但是既然上面说了不要高调,那么看需要不需要局领导也低调地过去趟,既没违规,也算尽了地主之谊。”

  “研究院?”年与江的视线终于从手里的资料上转移出来,看了眼龙磊:“那,赵局长什么意思?他去不去?”

  “赵局长说他这边最近也要迎接上面几个经营指标检查团,所以,来请示下您,您要是没时间去的话,那就由您安排个副职去。”

  “他不去?”年与江挑了挑眉,犹豫了下,“他们什么时候到研究院?”

  “按照计划的话,这个周六到,周日参观学习天,周就离开市前往下个单位。”

  “周末?”年与江翻了翻日程表:“这个周末好像要参加个单位的民主生活会,还要开个政工会的预备会”

  “是的。”龙磊点头,不明所以地看向领导,“您想亲自过去吗?据带队的人事部副部长说,这次去的没有大领导。也是考虑到年底工作事务多,所以也不要求分公司层面领导亲自迎接。”

  “你去跟新上任的李副书记说下,说周末的两个会议,让他替我开了!我呆会亲自给他去个电话。另外,给我定周六最早去市的机票!两张!我随后把另外个身份证号码发给你!”年与江合上手里的资料,像是完成了项非常重要的工作样,脸上是难得的轻松。

  “可是,您不带几个人去吗?”龙磊不解地问。

  “不需要了,市那边我轻车熟路,你们都留下来忙年底各种会议的事吧。有拿不准主意的,再给我打电话,我周回来。”年与江摆摆手,示意龙磊退出去。

  年与江心情愉悦地给江雨霏打了个电话:“把你身份证号给我发过来,周六我送你回研究院。”

  “什么?我,我请了探亲假,我还没休完呢!我不回!”江雨霏不满地拒绝。

  “不回去?不回去在这里做什么,张齐远现在还有时间还有心情陪你玩吗?我怎么听说他家里发生了点不光彩的事情呢?”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要不离不弃!我要陪着他!”江雨霏心里暗生得意,老爹啊老爹,到底是你消息灵通呢,还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呢?

  “你要是继续在这里呆下去,我保证让他惹上更大的麻烦!信不信由你!”

  年与江不怒不吼,依然是平静地说完,正要挂电话,江雨霏在电话里嗷嗷地叫了起来:“别啊,老爹,我信你!我,我马上把身份证号码给你发过去!不过,你可不要落井下石啊!没有齐远哥哥,我就死给你看。”

  “他明明心里没有你,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年与江恨铁不成钢地轻声斥责道。

  “我心里有他就够了,他总有天会被我感动的。”

  “你先跟我回研究院再说,他如果真的心里有你,你不如看看他的诚意!”

  “那好吧”江雨霏在电话里极其心不甘情不愿地妥协,挂了电话,脸上却露出甚是张狂的笑意。

  装个乖乖女还不好装吗?扮演个温柔的女朋友还不好扮演吗?既然能让你们信任我,那我就只好乖乖到底咯!

  下了飞机,看着研究院来接他们的车正往这边缓缓驶来,江雨霏轻轻戳了戳年与江的胳膊,嬉皮笑脸地只笑不语。

  “说。”年与江拧了拧眉,不悦地出声。

  又来到这里了,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带她回去,他第次对自己的信心产生了怀疑。

  “嘿嘿,你让我说的哦,你可别生气!”手机请访问:

  158第158章找麻烦

  “已经憋了路了吧!说吧,免得你憋出病来又给我找麻烦!”

  “还是我老爹了解我!”江雨霏没大没小地勾着年与江的肩膀,悄悄问:“你这次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当然!除了送你回来,我这两天要接待个学习团。”

  “真的吗?”江雨霏诡异地笑。

  “上车!不准胡说!”年与江见司机已经下来招呼他,压低声音警告了江雨霏句。

  江雨霏回到寝室,发现有百合回来住的痕迹,心里阵兴奋,可是又没她的手机号,只好悻悻地去找她的小姐妹去过周末了。反正星期天她就会回来,到时候再看看她现在的心情如何。

  年与江到了研究院没多会,人事部的学习团就来了,他也没功夫想其他的事,先把这帮大爷敷衍了再说吧!

  星期天这天,百合和家人刚吃了午饭,准备午睡的时候,家里的座机响了起来,是小区门口的物业大爷打来的,说是有个小伙子找百合。

  百合纳闷地从阳台上望过去,好像,好像是项明?

  项明?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百合跟家里打了个招呼,提着包下了楼。

  项明仍然副阳光大男孩的样子,冬日的阳光下,戴着顶绒线帽子,穿着件彩虹羽绒服的他站在小区门口,门口是他那辆招摇的白色越野车。这样的男孩,不吸引眼球似乎太难,难怪物业大爷会拦到他!

  百合老远冲项明挥挥手,心里嗔笑道。

  “哎呀,姑娘啊,你说我找个你怎么这么难啊!都快要动用私家侦探了!”项明晃了晃手里的手机,满脸不满地对百合说:“什么时候换手机号了?毛钱的短信都不舍得发个给我吗?”

  “那当然了,我现在视中国通讯为仇人,我才不想多给他们多添分钱的贡献呢!”百合调皮地笑了笑,“你怎么又突然降临了,还找到了这里?”

  “你以为我跟你样没良心啊!从来不知道主动给人家打个电话问候下!我都来了半个多月了,刚开始是我老子直在这里,我没有时间跟你联系,也想先把工作搞定之后再去找你玩。这不是,这几天想忙完了,想联系你了,可直联系不到你。今天有空,就找到这里来了!”项明故意摆了副委屈的样子。

  “你都来了半个月了?不是,你,你怎么又来了呢?上次上次因为我的事,给你带来了那么大的麻烦。”百合说着,不好意思地冲项明笑了笑。

  “上次不跟你说了吗?我老爹老娘舍不得他宝贝儿子继续颓废下去,只好答应我给我个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的机会了!不过这次,我老爹亲自出马,也没给我彻底放权,让我从个部门经理开始,靠自己的能力慢慢做下去。我考虑了下,觉得还不错,就又杀回来了!”项明看着明显消瘦了点的百合,忍不住上前搓了搓手,抚在了她的脸上:“你们单位不就是让你出了个差吗?怎么憔悴成这样了?”

  百合连忙退了步,“哪有,我最近在减肥。”

  “啊?我还说过来蹭你顿饭呢,你这不是赶我走吗?”项明假装失望地叹气。

  “好啦,想吃饭就直说嘛!我给你接风,走!”百合指了指门口的方向。

  “我以为你会小气地赶我走,我就刚刚在对面的吃了个汉堡!你要真诚心请我,就晚上请我吃大餐?”

  “大餐就大餐!那就先走走呗,你这么个大帅哥站在我们小区门口,有点太招蜂引蝶了,你看刚才过去那孕妇都多看了你几眼呢!”百合悄悄地说。

  “真的假的?我发誓她肚子里的可不是我的哦!”项明信誓旦旦地说。

  “贫嘴!走吧!”百合“噗嗤”笑出了声。

  吃饭的时候,瞧着百合只要不说话就似乎神思飘渺魂不守舍的样子,项明几次张口,又咽了下去。

  “你知道吗?我前段时间在家那些日子,我妈边给我上思想教育课,边强迫我不断地相亲!”项明呵呵笑了笑,努力找了个轻松的话题。

  “哦?那,你去了吗?”百合抬眸,问他。

  “当然去了!只不过都还没遇到我满意的!嘿嘿!”项明见百合的脸上带了点期待,便开心地说到。

  “你呀,也老大不小了,要求别那么高。”

  “是啊!其实我也想明白了,也不能老缠着你不放。所以呀,我就决定,找个对我死缠烂打的姑娘,让她把我视为难神,好好伺候我!哈哈!我觉得要求不高啊,咱这点自信还是有滴!”

  百合心里顿时感觉阵轻松,脸上也是难掩的高兴:“臭美吧你!”

  “百合,你是不是觉得我都快成了你的负担了!”项明突然收敛了刚才的嘻嘻哈哈,平静地看着百合,眸子里是难以捉摸的复杂情绪,看不出是认真的还是随意地问。

  “哪,哪有啊!”百合有点尴尬地低头捋了捋鬓角的发丝,抬眸真诚地看向项明“我只是怕你钻牛角尖,我希望看到你娶个爱你的女孩,对你好点的。”

  “好,明白了!那你放心,我从明天开始就努力去找那么个女孩,等到找到了,第时间就带来给你验验货!”

  “给我验什么啊?只要你觉得好就行!”

  “那,以后我来找你玩,你不会避之不见了吧?最起码,你可是我在这边唯的朋友哦!”项明试探地问。

  “那当然!我像是无情无义的人吗?”

  “现在看着不像!”项明故意做了副端详她的样子,“不过,以后会不会重色轻友不搭理我,就难说咯!”

  “去你的吧!请你吃饭你还卖乖!”百合白他眼,不顾形象地用筷子敲了敲他面前的盘子。

  年与江本来不打算在今晚给学习参观团同志的欢送宴上喝酒的,但听了参观团对研究院的高度赞扬之后,时高兴,就端起了酒杯。这酒杯旦端起来,就不好喝了张总敬的,不喝王处长敬的了。

  还没怎么动筷子,年与江感觉自己已经有点头重脚轻了。抬手看了看时间,快八点了,她,是不是应该回来了?

  年与江不得不以身体不适,最后敬了集体杯酒之后,走出了宴会厅。

  “年书记,您没事吧!”研究院的聂院长走出来扶住了年书记,关心地问道。手机请访问:

  159第159章诡异

  “我没事,就是觉得有点闹!”年与江温和地笑了笑,“好久没来,想去海边转转,里面的人就交给你了。”

  “那我让司机送您去。”

  “不用了!”年与江刚准备转身离开,犹疑了下,对聂院长说:“把你的车给我用下,我自己开车过去。”

  “行,我现在就给司机打电话。”聂院长说着就拿出了手机。

  “别给司机打电话,我这样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