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你保证,我以后再也不打甄百合的主意了,我要再对她动手动脚,你立刻杀了我!”

  “不要以为你说这话我就真的不会去告诉老年同志,除非你答应我件事!”江雨霏滴溜溜转了转眼珠,提出了条件。

  张齐远在心里松了口气,呵呵,闹了半天,终于进入正题了!

  “好,你说。”

  “你跟你那些烂女人们全都分手,以后没有我的同意,不准再见她们,更不能跟她们纠缠!当然,我也不会逼你现在就娶了我!但是以后,你得对外宣布我就是你的正牌女朋友!”

  “就这些?”张齐远不由地在心里冷笑,只要你不让我娶你,怎么都好说!

  “暂时就先这些,只要你答应我,我就不会告诉我老爹。而且,百合那边你放心,她绝对也不会说出这件事,只要你以后别再犯错误就行!”江雨霏高仰着脖子,骄傲得像个势在必得的公主。

  “好,我全答应你!”张齐远的脸上又恢复了往常温和的笑容,走过来揽住江雨霏的肩膀:“走吧,快下班了,陪我吃午饭吧!”

  “好!”

  江雨霏看着在后面锁办公室门的张齐远,撇撇嘴,眼睛里冒出阴森森的鄙夷:哼,你还真以为我江雨霏这辈子就栽在你张齐远手上了吗?我就等着你是如何哭着来求我收留你,求我嫁给你的时候我看你还能不能这么拽!

  年与江中午达到市,下了飞机直接回去了办公室,下午是集团公司的视频会议,他必须参加。

  到了办公室,龙磊将个白色盒子和个信封送了过来:“书记,这是上次您吩咐我去办的号,这是最新款的手机。”

  “好,辛苦了。我在办公室休息会,开会之前进来叫我。”

  “好的。”龙磊点点头,轻轻地走出了党委书记办公室。

  年与江脱下外套,在抽屉里翻出了板感冒药,吃了两颗之后正打算进旁边的休息室眯会,视线落在那个白色信封上,愣了愣。

  这里面装的是个新的手机卡。

  他打开抽屉,拿出了前段时间让下属们给他办的另外张卡。两张卡并排放在起,年与江看着那两串数字,自讽地勾了勾嘴角。

  他刚回来的时候,第次以党委书记的身份主持个全局的干部大会的时候,在中间休息阶段,他看到有七八个处级干部围在起取笑另外个老处长。这个老处长人还算不错,他时好奇,就走了过去。手机请访问:

  151第151章不择手段

  原来,这个老处长的手机是个双卡双待的,张卡是单位给配置的公共号码,另外个是他自己的私人号码。

  而且,他的这个私人号码里只有他老婆的号,也只用这个号跟她老婆联系,其他所有人都不知道。有次,他用私号写好了给老婆的肉麻情话不小心选了公号里的个同事,所以才引起了大家刚才的大笑。

  “这也没什么嘛,证明张处长跟爱人关系瓷实呢!”年与江也随和地跟群老男人起开了句玩笑。

  “您不知道啊年书记,张处长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跟自己的老婆玩情侣号呢!”旁边位稍微年轻的处长笑道。

  “情侣号?”

  年与江当时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可是后来秘书说要给他换新手机号码的时候,他脑子里突然想起这幕,就随手写了两串数字递给了秘书:去把这两个号码给我办过来。

  这两个手机号前面七位数都样,其中个的后四位是“0606”,甄百合的生日。

  另个的后四位是“0918”,年与江自己的生日。

  这两个号码之前都并不是空号,所以龙磊他们也是费了番周折才拿到手的。

  只可惜,还是晚了,情侣号有了,人却不在了身边。

  年与江嗤笑自己怎么如此幼稚,竟然学起了那些腻腻歪歪的老夫老妻了!

  手机卡和给她买的新手机起放进了抽屉,年与江闭上眼想休息会,却想起了前几天才发生的那幕。

  那晚他在书房里练字,正在上网的百合跑过来问他:“你知道你是什么星座吗?”

  年与江自然从来不玩这个,只好不屑地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哈哈!你肯定知道的!因为你是处!”百合调皮地在他面前笑道。

  “什么?”他真的有点糊涂了,皱了皱眉,处,什么意思?

  “嘿嘿,别害怕!你当然不是处了!我是说你的星座,是星座!”百合看到他果然被戏弄了,阴谋得逞,笑得更加灿烂。

  “你什么时候研究起这迷信玩意了?”年与江摇了摇头,继续练自己的字。

  “古板!”百合不服气地撇撇嘴,“那你知道我是什么星座吗?”

  “你?处男?”年与江想了下,好奇地猜测到。

  这回,百合笑得前仰后合,差点跌坐在地上,“哈哈,哪里,哪里有什么处,处男座你,你故意的吧?”

  年与江见她笑得快不省人事了,脸平静地走过去拉起了她:“不是处男座,那值得你笑得连命都不要了吗?”

  好不容易笑够了,百合本正经地问他:“那你知道你星座的保护神是什么星座吗?”

  年与江很诚恳地摇了摇头,“你别告诉我还有母夜叉星座!”

  “嘿嘿,保护神星座是双子座!就是本姑娘我啦!所以嘛,以后有我罩着你咯!”百合拍了拍胸脯,骄傲地说道。

  “还有这说法?你保护我?”年与江这回更加觉得好笑了:“我说这是迷信吧!我大老爷们怎么会让你这个小丫头保护!”

  “哼,不相信算了!这就是命!你呀,想逃也逃不了!”百合对他不相信的态度表示鄙夷,撅着嘴又去了电脑面前研究她的星座了。

  回忆起这仿佛是昨天才发生的幕,年与江深深地闭上眼叹了口气,臭丫头,这保护神做的太不负责任了吧!说走就走!

  想到这里,他翻出短信,看着小高发过来的百合的新号码,犹豫了良久,终是没有拨过去。

  好吧,既然你想方设法想避开我,那我就先不打扰你!

  可是等我想打扰的时候,就别怪我憋太久之后不择手段了!

  开完会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年与江看离下班时间只剩下半个小时了,拨通了江雨霏的电话。

  “现在在哪?我过去接你,晚上起吃饭。”

  “我啊,老爹,你开什么玩笑?您老人家在市,我在市啊!”电话那边很吵,江雨霏嘻嘻哈哈地笑着。

  “你还给我装蒜,是不是让我立刻出现在你面前你才肯听话?”年与江压低声音吼道。

  “别啊!我正跟齐远哥哥逛街呢!你自己吃吧,我吃完晚饭让齐远哥哥送我去你那!你回花语苑吧?”江雨霏知道自己骗不过她那个狡猾的老爹,只好坦白从宽。

  “八点之前不过去的话,就直接让张齐远送你去你外婆家!”年与江冷冷地威胁完,挂了电话。

  江雨霏从张齐远的车上跳下来的时候,瞅着手机屏幕上“19:57”的时间,边往楼里跑边对张齐远匆忙挥手:“我先上去了,再见啊!明天午饭我再找你!”

  “老爹,你,你是不是没找到百合啊?”江雨霏进了屋,每个房间检查了遍之后,小心翼翼地走进书房,站在离年与江的书桌两米开外的地方捧着笑脸问道。

  年与江就当没听见也没看见,继续低头写着读书笔记。

  江雨霏扁扁嘴,靠近点,继续施展嬉皮笑脸的厚脸皮功力:“老爹,你在学习呢?”

  年与江继续不理她。

  江雨霏瞬间来了火气,正想转身离开,脑子里突然想起今晚来这里的真正目的,只好压住火气,笑道:“那我不打扰你了,你先学习哈。”

  反正她是理亏的方,既然他想耍大爷脾气,那就忍忍呗!

  说完,江雨霏悠悠地转身,慢腾腾地抬脚往外走,等着年与江开口。

  果然,年与江放下手里的笔,抬眼看了眼她,冷着脸说:“你就不想说点什么吗?”

  江雨霏心中暗喜,计得逞!

  “嘿嘿,我不是在电话里都告诉你了吗?我真的全部都坦白了,没想到百合那么在乎”江雨霏边没心没肺地笑着,边踱到年与江身后,给他按摩起肩膀来。

  年与江不动声色地挪了挪椅子,摆脱掉江雨霏的“魔爪”,站起来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点了根烟,“你最大的能耐就是化整为零,化敌为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说吧,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给她看了什么照片?就算有照片能怎么样,怎么把你小姨也说出来了?你知道百合在电话里哭成了什么样吗?”

  “你见到百合了?她,她全部告诉你了?这个”江雨霏故意副惊讶外加犹犹豫豫的样子,她巴不得百合字不漏地全部告诉他。

  不过,就算百合没说,她也已经做好了全部招供的打算了。手机请访问:

  152第152章解释

  “你说呢?百合说的是她说的,我倒是想看看你怎么给我解释!少说个字,错说个字,”年与江晃了晃手里的手机,“我已经设置好了,拨出去你外婆外公明天就来接你!”

  “别啊,老爹,我是您的女儿,你不要动不动就把我送出去啊!我,我,我全部告诉你还不行吗?”江雨霏听,副惊慌失措的极度害怕样子,直接扑到年与江面前,半跪在他腿旁,眼泪直接蹭到了他腿上,“真的,老爹,我错了,我这次真的错了!”

  “行了,起来说吧!”

  年与江瞧见向即使做错事也会无理辩三分从来不主动认错的雨霏突然这般样子,心里“咯噔”下,难道百合身上还发生了其他的事,才会这么决绝地回去?

  江雨霏站起来,边抽泣着抹泪,边断断续续地说:“我,我那天到了跟张齐远约好的包间的时候,我不过,我不过是晚了个小时到而已没想到,没想到却看见”

  “张齐远?怎么跟他也有关系,到底怎么回事,你别哭了,看见什么,说清楚!”年与江听得有点糊涂,但是似乎意识到了事情并非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不由地拔高了声音。

  江雨霏抹了抹泪,“我,我看见,张齐远正把百合压在地上百合使劲挣扎”

  “什么?”年与江腾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上不受控制地颤抖了下,指间的烟直接落到了沙发上,烟头把沙发上的真皮烫得瞬间散发出了难闻的味道。

  “百合怎么会去那里!你给我说清楚,字不漏地说清楚!”年与江幽深的眸子里满是受伤和惊恐以及非常明显的难以置信和恼怒,身子不由地颤栗了下。

  江雨霏悄悄瞥了眼盛怒得如同头暴怒的狮子似的年与江,眼底滑过抹得意。

  很快,她便哭得更加内疚更加伤心:“我不是来了么,张齐远说是给我接风,我就让百合起去了我进去之后,用酒瓶把张齐远打晕了,可是百合受了很大的惊吓,直哭个不停。等到张齐远醒来的时候,他,他说他喝醉了,就所以所以才情不自禁”

  “张齐远?他向很有分寸,怎么可能犯这样的错!你还隐瞒了什么?那怎么会引出照片?”年与江觉得此刻的自己,五脏六腑都在放射着毒素,毒气和怒气已经熏得他快要发疯了!

  “我,我跟张齐远大吵了顿!因为我知道他早就看上了百合,但是,但是你不是告诉我不让我告诉任何人你跟百合之间的关系么,所以我也没告诉他,如果早点告诉他,他就不会这样做了!所以,我当时就当着他们两个人的面,把百合跟小姨很相像的事也顺便说了出来我当时自私了下,只是想着百合不要怪齐远哥哥,所以”

  “什么叫你早就知道他看上了百合?嗯?”

  年与江的个“嗯”字,差点把江雨霏的耳膜震破。

  “嗯,他也喜欢百合也是因为这样,我,我才那么急切地想把百合介绍给你。我想着百合有男朋友了,他就会死心。其实,我也给他说过百合有男友了,只是没说那个人是你”

  江雨霏拉着年与江的胳膊,乞求道:“老爹,都是我的错,你别怪齐远哥哥,他醒来之后,都跟我认错了,我们俩现在关系很好。真的,百合也没受伤,你只要哄哄她,她那么大度的人,不会不理你的。”

  年与江使劲甩开江雨霏的胳膊,闭上眼狠狠地咬了咬牙,毫不掩饰自己的震怒,抬手颤抖地指了指门的方向:“你给我出去,让我个人冷静下!”

  “老爹,我全都说了,全都是我的错,你惩罚我吧!冻结我零花钱也好,把我送到外婆那呆几天也好,但是你千万别不要我啊!你也别气坏了身子啊!”临走前,江雨霏又声泪俱下地说了几句才退出了年与江的书房。

  关上书房的门,江雨霏抹了抹脸上的泪痕,突然凄然地笑了:“张齐远,既然你不害怕我收拾你,我就不信你能承受得了年大书记的惩罚!哼!”

  年与江在沙发上坐了良久,睁开眼睛的时候,双眸赤红,握紧拳头使劲砸在了旁边的茶几上,“咚”得声闷响,手指上瞬间流出了殷红的鲜血。

  原来如此!难怪那个丫头会连个解释的机会都给他,原来受了这么的委屈!

  他以为她只是生气或者失望,看来是伤心透了!

  平静下来之后,年与江拨通了小高的电话:“你还记得江阴县的县长吗?”

  “江阴县?”小高迟疑了下,“跟着您见过两次,是雨霏小姐的男朋友张齐远的父亲吧?叫张罗江好像。”

  “嗯!”年与江咬着牙点了点头:“你去找人查下张罗江,看看他这个县长是不是当腻了?我就不相信这个每次送礼都送名贵藏品的县长,会是个清廉的县官!”

  “好的,明白了!”

  “记住,要悄悄查,你最好不要亲自出面!我要尽快拿到摘掉张罗江乌纱帽的证据!尽快!”

  挂了电话,年与江微微眯了眯眼睛,狭长的眸子里闪过道狠戾的光。

  但很快,这道光又添了层温柔,瞬间变得满是心疼。

  看着手机里的那个新号码,这次,他毫不犹豫地拨了过去。

  市。

  百合和家人正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放在卧室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嫂子徐慧刚好路过她的房间,拿出去递给了她:“百合,你手机响了!”

  “哦!”百合接过来看,明显愣“r危险”,不对啊,自己明明才换了新号码,除了给哥哥嫂嫂打了电话之后,连爸爸妈妈都还没存她的新号码,年与江怎么会知道他的号?

  百合的心在看到他名字的第时间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心里滑过丝了然,他果真是神通广大!

  按了静音,将手机反扣在沙发上,百合将视线转到了呱噪的电视节目上,任手机屏幕亮了许久之后,渐渐暗了下去。

  家人的注意力都被电视节目里的回答问题环节吸引,只有徐慧看到了百合脸上稍纵即逝的抹慌乱,随即是佯装起来的笑容。手机请访问:

  153第153章悔意

  以往百合对这种益智类的电视节目还算感兴趣,可是此时此刻她怎么也看不进去了。

  电视屏幕从闯关者的脸庞刚切换到穿着正装的主持人身上,百合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心中颤,待再看眼后,不免鄙视了下自己。

  自己这是怎么了?但凡个子高点,长得顺眼点,再系个领带穿上套正装的男人,怎么自己都会以为像看到了那个人呢?

  看来这样继续在家窝下去会让人提前老年痴呆的,还是尽快去上班吧!但是自己已经对老爸老妈说要休息周的,这才几天就开始出现幻觉了,看来明天开始还是出去走走逛逛街,把外面新事物多装点进脑子,才能替换掉某些不愿意想起的人,和事。

  年与江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声声的忙音,因为盛怒和心疼而显得格外阴沉的俊脸,此刻只剩下了层落寞和悔意。

  他不敢想象百合那样的毫无城府的单纯女孩,在突然受到张齐远侮辱的时候,会是怎么样种惊恐害怕。

  他更不敢想象,在百合知道了江静如的存在和雨霏这连串的闹剧全是在利用她之后,又会是怎样的种失望和绝望。

  年与江拨了两次仍然没有打通百合的电话之后,没有再拨下去。

  她是个没心没肺没追求的女人,但是她的倔强和些因为倔强而派生出来的软弱,他也是见到过的。

  遇到这样的事,除了躲起来,她肯定不会再想到别的处理办法。

  想到这里,年与江真后悔,后悔自己没有教会她真正让她自己内心强大起来的办法,更后悔自己没有用强制的手段把她留在身边,时时刻刻。

  回到卧室,刚坐到床上,年与江就发现了枕边的个信封。打开看,是给百合的那张银行卡。

  还有,还有那条考拉钻石项链。

  年与江握着那两样东西,修长的指尖慢慢在卡上突出的“b”几个字母上,他突然觉得心里阵绞痛。

  这种痛,这么多年来,他似乎早就忘记了是什么滋味。

  职场上的尔虞我诈诬陷算计他也尝过不少苦头,吃过不少亏,但从未像此刻这样痛惜过,痛得他能清晰地感受到胸腔里的那颗心,似乎在汩汩地往外渗着某种液体,呼吸口都觉得有点艰难。

  不就是个小女人吗?

  为什么自己的这颗心,居然会痛得如此厉害?

  年与江收起银行卡和项链,随手放进了抽屉。躺在床上拿起最近正在看的本书想转移下注意力,但良久却个字也看不进去。

  合上书,他给百合的新号码发了条短信,只有六个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