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她这么爽快就答应她了,而且回答得中气十足,隔着哗啦啦的水声,好像担心她听不见样。

  江雨霏惊喜之外,皱了皱眉,嘀咕道:真的假的?怎么看起来点气都没生呢?

  百合洗完澡出来,当着江雨霏的面,用手机上网,当即订了两张第二天中午飞市的机票。江雨霏夺过手机,个数字个数字核对完自己的身份证号,确认无误后,才嘿嘿笑着放心地躺下。

  “你今天来来回回奔波,你也不去洗个澡再睡?”百合边吹头发,边扫了眼床上窝着的江雨霏,问道。

  “嘿嘿,我怕你趁我脱光衣服的时候跑了。”

  “机票都订好了,我怎么会跑?再说,即使我先回去了,你不是照样可以跟着回去找到我。”百合无奈地白她眼,“放心吧,就算我真的不开心,也不是因为你。”手机请访问:

  145第145章不可置信

  闻言,江雨霏腾得从床上跳起来,不可置信地问:“你真的不怪我?我我都觉得我挺自私无耻了,我为了那么个不靠谱的男人,把你你,你真的不怪我吗?”

  江雨霏边假惺惺地呈现出张写满歉意和悔恨的脸,边眼睛眨不眨地观察着百合的表情,完全副试探的口气。

  “呵呵,我怎么会怪你。你做的这种事情,几年之前我也做过类似的,我能理解你。如果真的要怪,我也只会怪我自己意志力太薄弱,太不务实了,享乐主义和幻想主义太严重!”

  江雨霏的眼角不由地抽了抽,“没这么严重吧!都上升到政治和哲学了?其实吧,是我动机不单纯,但是我保证,就算真的我不帮忙,我那闷马蚤的老爹也定会按耐不住的!”

  “好了,你快去洗澡吧,我们俩好好地睡个觉,明天起回研究院了再说!”百合苦涩地勾了勾唇,她真的不愿意再去想有关年与江任何的事。

  江雨霏看百合真的好像没有生自己的气,边在心里默默念叨“老爹,对不住了,为了解救我自己,我只能先把你个人推到火坑里了!”边从床上爬起来,撒娇般地扯着百合的睡衣:“那你告诉我,你当年做了什么跟我类似的事啊?你看起来不像这么有心机的姑娘啊?嘿嘿。”

  百合无语,关掉吹风机说:“你这是怀疑我的能力呢,还是在夸奖你自己呢?我怎么看‘心机’这个词好像都不是什么好词呢?”

  “嘿嘿,我就是好奇嘛!你快给我讲下到底怎么回事,我都从来没听你说过呢!”江雨霏继续施展自己死缠烂打的功夫。

  “那我说完,你立刻去洗澡,然后乖乖睡觉,这都12点多了!”

  “好,定!”

  百合淡淡地看了眼满脸谄笑的江雨霏,在心里无力地叹了口气,能把坏事做得让人生不起起来,你江雨霏果然有本事啊!

  百合就三言两语把自己当年为了拒绝项明的追求,而把项明介绍给自己同寝室姐妹张艳雪的糗事给江雨霏讲了遍,只是忽略了每个人的人名。

  “那,他们后来呢?”江雨霏听得津津有味,锲而不舍地问。

  “后来,呵呵,毕业之后他们就分手了。”

  “为什么?”

  “那个男孩,因为怕我有负担,直假意接受那个女孩”

  “哇!他对你可真痴情啊!没看出来啊!”江雨霏副崇拜的样子。

  “可是,他这样做,其实对那个真正喜欢他的女孩,才是最大的伤害!”百合微微叹了口气,意味深长地总结陈词道。

  “好像也是!不过我觉得谁都不怪,爱情本来就是个自私的东西!”江雨霏若有所思地转动着大眼珠子,转身去了浴室。

  百合彻底将身体靠在枕头上,闭上眼。

  良久,自言自语地说:是啊,爱情都是自私的。

  所以,除了怪自己太容易异想天开之外,怪不了任何人!

  江雨霏急匆匆洗完澡出来,见百合已经关了床头灯睡觉了,这才稍稍放心地上了床。即使如此,她还是有点不相信百合不会丢下她,就定了几个闹钟,隔个小时响次,她就可以半夜严密监督百合有没有突然人间蒸发掉。

  定好闹钟,江雨霏才心满意足地挑了挑眉,安心地睡了下去。

  第个闹铃响时,江雨霏刚睡着不久,很快就关了闹铃,回头看了看,百合仍动不动地睡着。

  第二个闹铃第三个闹铃直到清晨最后个闹铃响起来的时候,江雨霏已经疲惫地睁不开眼了。

  当她挣扎着掰开眼睛看到隔壁床上仍然纹丝不动的百合时,不觉谢天谢地地松了口气。

  可是眼睛刚闭上,她突然觉得不对劲,跟突然被电击了似的,突然从床上弹起来,过去揭开百合的被子,顿时傻了眼!

  被子里面居然盖的是个枕头,人呢?

  江雨霏来不及诧异和惊慌,连忙踢开浴室的门,却只见里面空荡荡的,屋里屋外找了个遍,不仅没看见百合,她昨天带出来的行李箱也不翼而飞了!

  他,老娘也有中计的时候!

  几个小时之前还说她没心机呢,太不厚道了!

  江雨霏气急败坏,忍不住爆了粗口,拿出手机去拨百合的号,毫无意外地还是听到了关机的提示声!

  这下完蛋了,看个人都看不住!

  江雨霏气得光着脚在地板上连跺三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好衣服,随便洗漱了下,就急匆匆下了楼。

  她已经定好了回市的机票,应该不会去别的地方吧!有可能只是失眠,先去了机场也不定!昨晚她是亲眼看着百合用手机银行买的机票,款都付了,应该不会为了摆脱我做出这么逼真的假想吧?

  江雨霏刚奔出酒店,突然像想到了什么,折回来问前台的服务员:“我想问下,你们酒店晚上几点关门?早上几点开门的?”

  “我们酒店24小时营业,晚上都会有人值班的。”

  “啊?”江雨霏刚想骂人,转念想,这是在机场附近的酒店,自然是晚上不打烊了!“那,你们有没有看见昨天晚上跟我起住进来的那个女孩,就是长头发,昨天穿了件米色风衣的那个,她好像不见了!”

  这个时候,旁边的个女服务员微笑着走过来问江雨霏:“请问您是江雨霏小姐吗?”

  “对对对,我就是!你见到她了?”江雨霏顿时喜出望外。

  “这是您的朋友离开的时候给您留的纸条。”服务员说着,递给江雨霏张折起来的纸。

  江雨霏连忙打开来看,确实是百合的字迹:雨霏,不要找我了。我想休息段时间,出去旅游去。等你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我已经坐上了去拉萨的飞机了。我们市再见!

  拉萨?

  开什么国际玩笑?

  “那个,她是什么时候离开你们酒店的?”江雨霏继续询问道。

  “我是今天凌晨三点钟接的班,我刚上班她就过来了,然后就独自离开了酒店。”敬业的服务员回忆道。

  “三点就走了?靠,处心积虑啊!”江雨霏抬头看了看挂了整排的闹钟,北京时间已经快八点了,别说去拉萨了,就算出国也该飞到赤道上了!手机请访问:

  146第146章懊恼

  江雨霏还是觉得不甘心,走出酒店直奔机场。在取票处询问,才发现百合不仅没有来取昨晚订的机票,也没退票。

  “完了,不会真的去拉萨了吧?”江雨霏头次感觉到懊恼泄气。

  正在偌大的候机厅急得团团转的时候,江雨霏不经意愣,听到广播里有寻人的消息,机灵的眸子微微转,急忙奔去了广播室。

  十几分钟之后,市机场各个角落传递来这样道广播:甄百合小姐,听到广播后,请速到二号候机厅后勤部办公室,您的朋友在此等候您。

  广播播出半个小时之后,还是不见百合的踪影,江雨霏不得不厚着脸皮央求播音员再帮她播放几遍。

  “小姐,您如果不留下您的名字,您的朋友可能听不清楚的。”

  “我就是我怕留了我的名字,她听清楚了更不会过来了!”江雨霏为难地想了想,拍脑门道:“这样吧,你就说您的朋友林薇生病了,目前在这里休息等候她。”

  “好吧,那我再帮你播报两遍。”

  江雨霏觉得自己已经走投无路了,否则也不会把百合嘴里她最好的朋友林薇搬出来的!如果她真的在机场,肯定会过来的!如果不过来,那就是真的飞去拉萨了!

  市火车站。

  百合拖着行李箱终于挤到了自助售票的机器前,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市往西的路线,选了拉萨之后,按下了确定。

  可是看着个小时后就会发车的火车票,百合突然有点惆怅了。

  她承认她摆脱江雨霏只是想清静下,自己半夜走了之又担心江雨霏会不会报警去找自己,这种事她肯定是做得出来的。

  走出酒店她又折回去写了个纸条给她,至于去拉萨,也只不过是她昨晚的时冲动。

  坐在去火车站的出租车上,她确实想过抛开切轻轻松松地旅游去,她直以来最想去但直却没有机会去的就是西藏,那里定是个可以净化心灵的地方,尤其是对现在的自己。

  可是到了火车站,看着即使是大半夜,火车站广场上也有黑压压的片人群的时候,百合的主意有点动摇了。

  这么多的人,不知道哪些是在等车,哪些是在等人,却同样的辛苦。她自嘲地笑了笑,自己这么任性这么脆弱吗?跟这些背井离乡的人比起来,自己还真不是般的矫情!

  别人蜷缩在这里大多是为了生计,而自己呢?

  再说西藏这个地方,自己十年前就有了想去的计划,可是至今仍没有实现。

  十年前,如果你说你最想去的地方是西藏的话,周围的人或许还会很惊讶很敬佩你,可是如今你要再说你最想去的地方是西藏的话,或许真的有点跟风的嫌疑了。

  端详着手里的火车票,百合离开自助售票机之前,又选了往东的路线,买了张同样是个小时后市回市的动车票,便去了候车厅。

  算了,那个地方,需要诚心的人去,自己如今身狼狈,去了不是给神圣的神灵添堵吗?

  但是已经买了票,现在去排队退票也来不及了!再说,以前好几次下定决心去拉萨,就是因为没有合适的人在合适的时间里陪自己去而作罢!这次是个好机会,去不去呢?

  个是十点刻发车,个是十点十七发车,哪个先检票,她就去哪吧!百合最后舒了口气,决定:听天由命吧,也省了自己选择的烦恼!

  坐在了熙熙攘攘的候车室,百合突然又想到了自己给江雨霏留的那个纸条。

  如果她看见了纸条,万奔去西藏找我怎么办?算了,还是厚道点,给她说下吧。

  百合不得不打开手机,给江雨霏发了条短信:别到处找我了,我没事的。我去西藏只停留天,就会再去别的地方,内蒙新疆的,我也不知道下站去哪。等我回研究院了,会联系你的。

  看着短信发送的信息条显示已成功送达,百合直接关掉了手机。

  眼不见心不烦,让她先清静清静段时间再说吧。

  江雨霏看到百合的短信,看到前半句的时候简直快要乐得开了花。她不让自己找她了?她知道自己在找她,那她,定是听到了广播了?

  可是看完后面的短信,江雨霏直接无语了。

  看来她真的去了西藏,说这话的意思,是我即使去找也不会找到她的,因为她也不知道她下站要去哪?

  我叻个去啊,甄百合啊甄百合,你啥时候变得这么狡猾了?

  江雨霏拨过去电话的时候,没想到百合又关了机。

  以百合直以来极其淡漠的性子来看,她应该不会想不开,至少不会因为感情的事去做什么傻事。恋爱了七年的男朋友都可以被人抢走,还照样活的没心没肺的,江雨霏才不会相信百合会为了年与江这个认识了还不到年的老男人去自杀!

  想到这里,江雨霏此时此刻已经不着急也不懊恼了,全部的气愤全部转化成了浓烈的愤怒,她现在也不求百合能真正原谅她了,她也不怕年与江知道百合离开的真相后会如何收拾她了。

  她现在唯想做的,就是去杀了张齐远那个贱男人!

  在去跟那个贱人同归于尽之前,江雨霏还是决定做个坦白从宽的好闺女。

  犹豫来犹豫去,还是给年与江打了个电话去:“不是我不帮你监督着她啊,百合这姑娘跟你在起段时间之后,变得越来越狡猾了”

  “什么意思?说重”此刻的年与江马上就要进入会场,虽然他不在主席台坐,但作为分公司的把手,他的位置恰恰是观众席的第个位置,正对着上面的领导,幸好这个电话是开会前打来的。

  “她,她在我眼皮子底下逃掉了,不知道去哪了,把我给甩了”电话里,传来江雨霏努力制造出来的哭腔。

  “什么叫不知道去哪了?她能去哪?”年与江皱了皱眉。

  后院着火啊,真是不让人省心!

  “你也别着急,她说她好像去拉萨了,但是她好像只在那停留很短的时间”

  “然后呢?”年与江几乎是咬着牙问出口的,双桃花眼此刻显得格外的深邃,仿佛汪危险的黑幽幽的深潭,任何人不小心看眼,都会不小心掉进去淹死。手机请访问:

  147第147章找不到

  “然后,然后她再去内蒙了,新疆了之类的地方,她说她想清静段时间。”

  江雨霏说完这句话,脑子里突然蹦出团明媚的火花:老年同志不会去找她吧?哈哈,那可有找头了!找到了固然好,就算找不到,只要他能晚回来天就晚回来天呗,免得回来说不定会把我活剥层皮。

  “内蒙?新疆?她怎么不去伊拉克?”年与江抬腕看了眼时间,无奈地叹口气,捏了捏眉心,副不耐的样子对江雨霏说:“行了,我先开会,有她的消息随时给我说。”

  “好好,你先忙。”

  挂了年与江的电话,在出租车里想了几分钟,江雨霏琢磨着他已经进入开会状态了,于是小心翼翼地给他发了条短信过去:这回百合是真的伤心了,信不信由你,我从来没见过她如此伤心欲绝过。

  哼,只要你去哄好了百合,以百合的性格,肯定会顺带原谅了我的。

  江雨霏狡猾地想着。

  年与江发言完之后才看到了江雨霏的短信,他瞅了眼台上聚精会神听着报告的领导们,直接给陪同出来的局办主任龙磊发了条短信:订张最快去拉萨的机票。

  龙磊很快回过来短信:今晚您答应了部长起吃晚饭的,不去了吗?

  年与江回复:帮我推掉,尽快定票,半个小时会议结束后直接把车开到楼下来接我。

  龙磊:好。

  过了安检,最后次检票上飞机之前,年与江再次拨了百合的电话,仍然是关机!

  年与江扫了眼手机通话记录里已经拨出了33次的百合的电话,恨不得只手砸在旁边的牌上。

  他直觉得她挺不在乎这些无谓的事情的,雨霏到底怎么给她说了,她居然会有这么大的气性?

  年与江看了看时间,下午两点了,飞到拉萨需要近三个小时,就算她是飞过去的,也应该不会这么快离开拉萨。

  想到这里,年与江关机之前给小高打了个电话过去:“想尽切办法,查到甄百合在拉萨住在哪个宾馆,任何个小旅馆都不要放过。五点之前,我要结果!”

  哼!想逃?

  我就是你的天涯海角,我就不信你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等我找到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下了飞机,年与江才意识到自己的衣服穿得少了

  拉萨这个地方,昼夜温差太大,现在已经立冬好些天了,在市没感到过冷意,这会却觉得冷飕飕的。还好还没到夜里,否则没找到人,自己先半路牺牲掉了。好在他因为公事来过这里几次,对高原反应倒是没了太大的感觉。

  年与江站在空旷的机场出口,牙齿打着颤打开了手机。

  小高果然够敬业,调查的速度果然够神速。年与江的手机刚打开,就连续收到了小高的几条短信:

  “年总,所有的宾馆都联系了,没有甄小姐入住的记录。”

  “普通的旅馆也查过了,暂时还是没有查到。”

  “年总,我找机场王总也查过了,近三天之内,都没有查到甄小姐飞往拉萨或者其他任何地方的航班。”

  什么?难道她根本没来拉萨?

  年与江气急,身体里噌噌噌冒出来的血液瞬间让他忘记了自己还站在风口,直接拨通了江雨霏的电话。

  “她到底去了哪里?她根本没有坐飞机离开市。”年与江耐着性子对着电话吼道。

  “啊?她,她明明说去了拉萨的。对了,她以前说过就算去拉萨,也得坐火车去才有意思,她现在应该还在去拉萨的火车上吧?真的,我不骗你!”江雨霏在电话里言之凿凿地解释。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年与江在那边挂了电话。

  年与江正要给小高拨过去电话,小高的电话打了过来。

  “年总,查到了。甄小姐买了今天上午从市到拉萨的火车票,上午十点刻出发,明天晚上八点到拉萨。”

  “果然是坐火车,好吧!那明天晚上开始继续追踪她入住了哪个宾馆,有消息立刻告诉我。阿嚏!”年与江挂了电话,不受控制地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这个丫头,真是让他没有办法!

  居然两天夜的火车来西藏?不过也是,就她那两斤排骨半斤肉的小体格,坐火车来或许更能适应点这要命的吧!

  想到这里,年与江刚刚无奈又稍显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