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无耻?”张齐远冷哼了声,好笑地看着百合:“甄小姐果真是天真啊!江雨霏跟我在起目标很明确,就是想嫁给我,做我的老婆。而我和林薇在起,不过是相互慰籍的性伴侣罢了!大家都是成年人,各取所需而已,何必冠冕堂皇地动不动就提什么可笑的爱情!”

  百合不敢想象林薇听到这些话会有多么伤心,她想象着雨霏如果也听到了,会不会拎着刀直接奔进来把这个负心汉给剁了!

  “你”她气得牙关发抖,可还是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你这是玩弄感情!会遭报应的!”

  “谈不上玩弄吧!对江雨霏我可是连碰都没碰过,我再怎么需要女人,也不会去跟个未成丨人有什么。但是至于你的好姐妹林薇,呵呵,甄小姐,你又了解她多少?”张齐远不屑地笑问。

  “你很了解吗?你了解她为什么还要伤害她?你不觉得内心有愧吗?”百合不由地拔高了声音。

  她突然有点后悔了,后悔不应该让林薇在暗处听他们的对话,这样对林薇是不是太残忍了?

  “看来你是真不了解林薇!看你这么单纯,我就不打击你了,你还是亲自去问你的好姐妹吧!”张齐远摇摇头,继续若无其事地喝了口咖啡。

  “你这个人真糟糕!”百合不知道该用什么恶劣的词来形容张齐远,她只觉得有点反胃,真的很恶心,她舒了口气,耐下性子说:“不管怎么样,我只知道这两个女人是真心爱你的。雨霏跟你之间的感情如何你应该清楚。至于薇薇,她这么多年来辛苦赚钱,有多少个追她的男人她都不屑顾,你是她第个肯带出来的男人。个女人如果不是真心喜欢个男人,又怎么会这么骄傲满心欢喜地带他去见自己的朋友?你既然不喜欢她,你如果还有点点的良心,请你离开薇薇,不要再继续伤害她了!”

  “那我是不是应该感到很荣幸?有幸见到她的朋友?”张齐远挑眉,轻浮地笑了笑:“恐怕是林薇怕自己每天带回来个不同的男人给你认识,会吓坏你吧!哈哈。”

  张齐远的笑声还未落,百合看到桌上的咖啡被只纤细的手抓起,猛地泼向了对面的男人。手机请访问:

  128第128章愤怒

  “畜生!”百合惊愕地扭头望去,看到的是林薇张羞愤的脸,身子因为愤怒而剧烈地起伏着,握着手机的手指因为过度用力,指节已经泛白。

  再看向张齐远,那张天生秀气的脸“享受”了整份的拿铁,咖啡和着牛奶从他脸上镜片上流下来,白色的衬衣和黑色的西装上沾满了褐色白色的污渍,吸引了周围所有视线能及的人的目光。

  “薇薇!你冷静点!”百合连忙起身按住了林薇:“为这样的人,不值得。”

  张齐远冷冷地笑了笑,动不动地取下眼镜,用纸巾不疾不徐地擦着镜片上和脸上的咖啡,不恼不怒地说:“何必呢,林薇?我又没告诉你的朋友,你是个怎么样的人,你激动什么?”

  “你他妈再给老娘说句试试!”林薇挣脱开百合,怒气冲冲地指着张齐远的鼻尖,身子却在不受控制地颤抖。

  周围的客人站起身来,好奇地朝这边望来,服务员喊了值班经理也闻声赶了过来:“各位,对不起,请不要在这里喧哗,有事好好说。”

  “情侣吵架而已,没什么事!买单,不用找了。”张齐远慢悠悠地从钱包抽出两张百元钞票递给了服务员,起身整理了下狼藉的衣服,轻笑着冲林薇勾了勾嘴:“我有点事先走了,你好好陪你的好姐妹吧!”

  说完,张齐远意味深长地看了眼百合,唇角微勾,转身大步向门口走去。

  “张齐远,你个烂人!”林薇愣了好久,才转身冲着他早已经离开的背景,骂了句。

  言落,她的两行眼泪却滚了下来,无力地坐在了椅子上。

  百合心里疼得发紧,她从来没有见过干任何事情都风风火火势如破竹的林薇,会有这样狼狈不堪的时候。

  她咬了咬唇,走过去握住了他冰凉的手,心疼地为她擦了擦泪:“薇薇,我们走吧。先离开这里,好吗?”

  林薇的眼神涣散,像个木偶样,僵硬地跟着百合站起来,走了出去。

  “薇薇,你是不是还住在以前的地方?”走到路边,百合看了眼神情漠然的林薇,不忍地问道。

  良久,林薇轻轻摇了摇头,又立刻点了点头:“对,回去,回我们的小屋去。”

  “好,我们回去。”

  坐在计程车里,百合紧紧握着林薇的手,不说话,也不看她,只是紧紧地握着。

  车子驶进个熟悉的小区,这里便是林薇大学毕业后租住至今的地方。百合读研的时候,业余时间几乎都窝在这里,毕业后也直接搬了进来。只是没想到,两个人正二八经地只合住了几个月,她就回了研究院。

  再次来到这里,百合顾不上感慨,桥林薇的手上了楼。

  从林薇的包里找钥匙开门,刚打开门,股潮气和发霉的味道迎面扑来,再看看明显搁置好久没人用过的家具,百合心里又是痛,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

  看来薇薇好久没回来住了,真的不知道她对那个张齐远的感情已经到了哪种地步。

  林薇进门,就呆呆地走向卧室,鞋也不换,直接躺在了床上,声不吭地闭上了眼,眼泪却不听使唤地静静地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百合心疼得发紧,走过去帮她脱了鞋和外套,盖上了被子:“薇薇,你先休息会,我去给你做点吃的,你不知道,我现在的厨艺长进不少呢!”

  努力的扬起抹笑,在转身离开的时候,却觉得心里更疼。

  关上卧室的门,百合手忙脚乱地开始收拾房间。开窗通气,拖地擦桌。拿了冰箱里仅有的几只鸡蛋和面条,正准备进厨房,手机响了起来。

  是年与江打过来的。

  百合看着屏幕上闪烁的“r危险”,心头又是阵纠结。

  他如果知道了他宠爱的江雨霏爱的张齐远是那样不堪的个男人,他这个当爹的,会不会挥手杀了张齐远?

  自己,该怎么告诉雨霏和他呢?

  “喂,你忙完了吗?”百合走到阳台上,还是怕吵到林薇,压低声音接起了电话。

  “都几点了,也不知道关心下我午饭有没有着落?”年与江在电话里,不悦地抱怨道。

  “您这个大领导的午饭要是没着落,整个分公司几万人还不都得挨饿啊!”百合忍不住无奈地轻笑。

  这个人,也会撒娇吗?

  “就知道跟我顶嘴!在哪呢?出去会朋友就不知道回去了?”

  百合看了眼林薇卧室的方向,轻轻叹口气:“薇薇这边有点事,我想跟她多呆会,下午我就回去,定赶在你下班之前回去。”

  年与江顿了顿,说:“那你有事赶紧办,下午小高会跟你联系,晚上陪我起吃饭。”

  “好的,你先忙。记得吃午饭!”

  挂了年与江的电话,百合悄悄打开林薇的卧室门瞧了眼,看见她仍动不动地躺在床上,松了口气,进了厨房。

  做了两碗最简单的鸡蛋酸汤面,百合把面端出厨房的时候,才发现林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起来,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动不动地盯着手里的手机,不知道在想什么。

  百合将面条放在餐桌上,走过去拉起了林薇的手:“快来尝尝我煮面的水平有没有进步!”

  良久,林薇才抬眸看了眼百合,无力地笑了笑,拉着她坐在了自己旁边,“小盒子,我有话对你说。”

  百合心里阵酸酸的暖流流过。

  “小盒子”是大学期间百合的绰号,读本科的时候大家都这么喊她,读研之后,随着大部分同学就业的分道扬镳,这个绰号也几乎没人再喊。

  林薇素来都亲昵地喊她“亲爱的”,突然声“小盒子”,让百合感觉又像是回到了读书时期,喉头发紧。

  “嗯,我听着。”百合点点头,紧紧握住了林薇的手。

  林薇抽出只手,从身旁的烟盒里抽出支烟点上,吸了口之后,苦笑着问百合:“在你心里,我是什么样的女人?”

  百合盯着林薇手里的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皱了皱眉:“你什么时候学的抽烟?”手机请访问:

  129第129章不相信

  “好几年了!呵呵。”林薇又狠狠吸了口烟,仰起脖子,轻轻地吐出烟雾。

  “好几年了?不可能!我又不是刚认识你,回研究院的时候你还没抽烟呢,这才几个月?”百合不相信。

  “那是因为我掩饰的好!我不想让你看到不良甚至不堪不干净的我!”林薇抬手在百合的素脸上抚了抚,轻笑道:“每次看到你,我才会相信这世界上还有单纯的人,单纯到时而让人恨铁不成钢恨不得抽你巴掌让你清醒,时而又心疼得想尽己所能地去护你周全,因为怕万你没了,这个世界上又少了份难得的美好!”

  “我有那么傻吗?”百合不服气地撇嘴。

  “不是傻,是聪明。不去跟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情做斗争,不去为自己无力改变的结果歇斯底里地伤脑筋。不像我,喜欢上什么,拼了命想方设法也要去得到。”林薇将鬓边垂下的缕长发捋到耳后,语气里充满落寞,“拼了这么多年,累得身心疲惫,却无所有。”

  “怎么能这样说呢?你知道吗,薇薇,你在我心里直是个无所不能的女强人,而且还善良孝顺。上大学的时候就可以用勤工俭学的钱为妈妈月供买房子,学习成绩好,人缘也好。上班之后就更不用说了,看着你现在的职位越来越高,我真的很为你骄傲!”百合拉住林薇的手,由衷地说道。

  “那如果有天,你发现其实我并不值得你骄傲,反倒会让你感到耻辱的话,你还会不会要我这样的朋友?”林薇讪讪地勾了勾唇,问道。

  “当然会!”百合不假思索地坚定点头,随即焦急地安慰道:“薇薇,你到底怎么了?不就是个男人吗?你当时怎么劝我的来着,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遍地都是!再说,你可是校花级的美女,还怕没有好男人爱吗?”

  “放心吧,亲爱的!”林薇给了百合个“没事了”的笑容,捻灭烟蒂,又点燃根,“我难过的不是男人的背叛和欺骗,而是为什么我想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时候,生活非要处处与我作对,没有人愿意相信我,支持我呢!”

  “什么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百合皱了皱眉,心里却不由地生出丝害怕,薇薇到底隐瞒了她什么事?

  林薇连吸了两口烟,抬眸冲百合苦涩哂:“我是个脏女人。早在上大学的时候,就被人占有了。我所有用来买衣服买包买房子的钱,并不是我勤工俭学赚的,而是卖身换来的!”

  百合怔怔地看着林薇平静地说出这对她来说,这些但凡是林薇之外的任何个人说出来她都绝对不会相信的话,眸子里满是不可思议和震惊。

  可偏偏这些话是林薇亲口说出来的,百合的心在短暂的震惊之后,开始难以抑制地心疼起来。她却只能充满怜惜地看着林薇,再也说不出句安慰的话来。

  该说什么呢?

  说不相信?说不可能?说她在开玩笑?

  那不是会让林薇更难过,林薇隐瞒她这么久,不就是林薇刚才说的那样,怕她会失望吗?

  “呵,我就知道你会很意外。只是,你现在终于长大了,亲爱的。如果在几年前我这样告诉你的话,你肯定会跳起来说林薇你丫吃错药了吧,开这样无聊的玩笑诋毁自己。现在看到你能平静地接受,也会让我好受些。”林薇淡淡地笑了笑,似是长长地舒了口气。

  百合再次紧紧握住林薇的手,“薇薇,如果有什么困难,告诉我。不要再把我当作个小孩样,什么都瞒着我,我是你的好姐妹好朋友,不应该只跟你共享快乐而不分担烦恼的。”

  “谢谢你,亲爱的。”林薇轻轻地点点头,转过身子,把视线挪到了窗外,无力地笑了笑,幽幽地开了口。

  “你是知道的,我读初中的时候,我爸爸就遗弃了我和妈妈,被她的个秘书拐跑了。从那之后,我就发誓要找到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好好教训她顿,为我妈妈报仇。同时,我也告诉自己,定要靠自己,让妈妈过上好日子。

  可是慢慢我发现,在这个社会上,你如果想要出人头地,必须要有很多钱。你如果没有钱,就必须要有足够强大的后台,借别人的力量达成你的目的。可是我什么都没有,我除了每年能拿那么微薄的点奖学金,除了能赢得老师同学虚伪的赞扬,我依然什么都没有。

  大的时候,还当你们每天乐此不疲地抱着书本跑去教室抢座位的时候,当你和肖睿刚开始还处在扭扭捏捏的地步的时候,我就开始在学校里物色那些有钱的男人。说来也巧,有次三班的几个同学带我去酒吧喝酒的时候,还真让我物色到了个有钱的主。”

  说到这里,林薇扭头又抚了抚百合的脸,“你知道的,外面那些成功男人,就喜欢女大学生。那个时候,我还不是跟你样,每天清汤挂面似的,偏偏能吸引那些人。”

  “那,他是什么样的人,对你好吗?”百合忙问。

  “嗯。”林薇欣慰地点头:“他是这些年来,跟我的男人里对我最好的人。有时候我也在想,是不是因为我的第次给他,他才会对我好,呵呵。

  可是,这世界上哪里会有不透风的墙,偷腥的猫儿迟早要被发现。尽管我自己做的天衣无缝,没有让周围的同学朋友发现,可我们竟然被他老婆抓了个现行。他为了保护我,到最后居然给他老婆下跪,答应她老婆自己申请调动工作,去另外个城市,再也不与我联系。只求他老婆放过我,不要把这件事张扬出去,否则会毁了我生。

  好在他老婆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除了狠狠地甩了我个巴掌外,真的放过了我!从那之后,他真的没有再来找过我。没多久,他们家人都搬走了,走之前,他给我留了二十万元。让我好好读书,以后找份好工作,好好地过日子。”手机请访问:

  130第130章泪流满面

  林薇说完这些话,早已经泪流满面。

  想起那个此生最爱自己的男人,她的眼泪里充满不舍,和思念。

  百合知道她将自己陷入了回忆里,只默默替她擦了擦泪,句话不说地等待她继续讲述下去。

  林薇擦干眼角的泪,又径自给自己点了支烟,“其实,很久很久之后,我才明白,那个男人是真的爱我。只是他错了,他以为重新做人那么容易吗?我和他在起的时候,被外系的个女同学撞见过。她以此威胁我,让我跟个男人起,才不会把这事告诉学校,否则会人尽皆知。我当时傻啊,为了保全可怜的尊严,答应了他。

  谁知道,这次之后,我再也没能从这种卖身求荣的恶性循环中挣脱出来。我开始游走在各类男人之间,我很享受他们撕下面具,放下身价,脱掉衣服,回归到最原始的状态,低吼着求我如何如何伺候他们,让他们得到更酣畅淋漓的感觉。

  既然他们这么贱,我也这么贱,那不如就各取所需好了。

  你知道吗,去年我遇到过个黑道的男人,他虽然在喜欢虐我,但是私下里却是很讲义气。他帮我找到了我那负心的老爸和那个狐狸精,狠狠地收拾了他们顿。可是,我以为会很满足很解气,到最后我却比那狐狸精哭得更厉害。

  也是从那之后,我退出了那种混乱的生活。

  无意间遇到了张齐远,被他深深地吸引,决定为了她做个正正经经的好女人。

  没想到的是,他根本知道我的过去,跟我在起,只是听说我床上功夫好。呵呵,你说讽刺不讽刺?其实更讽刺的是,我居然没有因为知道了这样的原因而愤怒,而是天真的以为,这也算是个可以长久留住男人的特长吧!”

  第三支烟抽完,林薇自嘲地笑了笑,问百合:“我很贱很脏是吧?有没有让你大跌眼镜?呵呵。”

  “不,薇薇。”百合只觉得自己眼睛干涩的发紧,心疼的想流泪,在看到林薇却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她只能给她个理解宽慰的笑容:“其实,是你比我更傻罢了。只不过我遇事没有你这样的勇气,也没有你这样的担当。虽然你被迫走上了条岔路,但现在不是已经走回来了吗?薇薇,我们还年轻,以后还会遇到更多更具挑战的人和事,我们起面对,好不好?”

  百合忍住了心里的所有震惊和心疼,努力扬起抹笑。

  “傻瓜!”林薇轻轻地笑了笑之后,流着泪重重地点了点头。

  “哎呀!我的面!”百合突然从沙发上弹起来,拉着林薇站了起来:“快来尝尝嘛!”

  “等等,亲爱的。”林薇拉住她:“还有件事。”

  “嗯?”

  “你知道我喜欢的第个男人是谁吗?”林薇微微笑。

  “你好像,没说过。”百合想了想,疑惑地看向林薇,怎么突然问这个?

  “肖睿。”林薇惨然笑。

  “他?”百合心中震,不由地讪讪哂:“这,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厢情愿罢了!后来看到你们在起,我才觉得我根本不配谈情说爱。如果不是你和他现在分开了,我也不会说出来。不过现在说出来了,心里感觉舒畅多了!”林薇站起来,“你不会怪我吧?”

  “我怎么会怪你!”百合了然地笑了笑,“当年悄悄喜欢他的又不是你个,你看我生谁的气了?最后被杨素素拐走,我也还不是大大方方地拱手相送了?”

  即使林薇当年真的对肖睿动过心,却从来没有做个任何逾越的事。百合又怎么会不知道,林薇考虑的自然是她的感受。

  不过生活中的转折点还不是如此始料未及,现在她们还是好姐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