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望去,原来领导们都已经开始离席。

  散会了!

  而那个人,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先行离开,居然没看见他!

  百合自嘲地笑了,让你光明正大地看的时候你不看,人走了,你却失落了?

  从李主席和其他几位同事的口中得知,方克红今天的演讲很成功,这让百合悄悄地鄙视了下自己,居然没有听到她演讲

  局工会为外围单位安排了工作餐,百合以身体不适为由向李主席请了假,回招待所的路上给林薇打了个电话。

  “薇薇,你回来没?”

  “亲爱的,对不起啊,我这边耽误了点,明天才能到市,你可千万别走了,我到立马奔你那去。”

  “不着急,我可能要晚几天才能回去。那你明天回来给我电话,我昨晚没睡好,先回去补觉了。”

  “好的,亲爱的,你自己个人注意安全,明天让我那个臭男人请你吃饭。”

  “那我可要好好想想吃什么了。”

  百合舒了口气,虽然蛮想念林薇的,但是眼下困意来袭,她真的只想好好地睡觉。

  刚回到招待所,准备扑倒在床就开始睡觉,她突然想起佟主任让她今天得换到另外个酒店去≡己这么睡下去,万觉睡到天亮,岂不是要耽误事了?

  索性强撑着起来收拾了行李,退房,按照房卡上的地址来到了位于分公司机关十几公里之外的个五星级酒店。

  前台看了她的身份证之后,开通了她的房卡,并亲自带路上了十二楼。

  “滴”

  随着门锁上的绿灯亮起,百合谢过热情的服务生,拖着行李箱打开了“1208”的房间门,将房卡放进卡槽,随着房间里的灯依次亮起,格外豪华的大套间映入眼帘,她不由地咂咂嘴喟叹了句:公款安排的住宿,条件还真不是般的奢华!

  宿无眠,又开了上午的会,累得腰酸颈痛,明天开始还要修改材料。

  现在,还是早点去梦周公最实惠。

  美美地泡了个热水澡,睡觉之前,百合习惯性地看了看手机屏幕:干干净净,没有电话,没有短信,连个标点符合也没有。

  看了之后,她不由地鄙夷了下自己:都换了手机换了号码,想看到什么内容呢?

  白天开会的时候,那个朝思暮念的人就坐在主席台的正中央,俨如君王般威严霸气。近在咫尺,却似相隔天涯般遥不可及。

  这是分开42天零7个小时后见的第面,他还是那样沉着儒雅,浑身上下散发着种令人难以抗拒的人格魅力,即使坐在离他十几米远的台下,她还是不敢挺直背睁大眼睛直视他。

  他现在是全局的把手,高坐云端,几十万人之上。而自己,还是那个稀里糊涂胸无大志,甚至,甚至有点傻里傻气的小小科员。

  “乖乖等我回去处理完所有事情,就来接你。”

  昔日的承诺,她个字都没敢忘。曾经那么深刻的缱绻缠绵,她每每闭上眼深呼吸的时候,似乎还能嗅到他留在她身上的淡淡烟草味。

  那些缠绵悱恻,对他来说,恐怕只是时的情不自禁吧!

  若他记得,又怎会个多月都不曾与她联系?

  哪怕个电话,封邮件,条短信。

  百合自嘲地撇撇嘴,关掉手机溜进了被窝。

  云泥之别的两个人,就如同不同空间上的两条直线,即使阴差阳错地相交,那也注定了会匆匆背道而驰,越来越远!

  只是今天开会匆忙,没有机会把他的东西还给他,好在还要在这里逗留几天,总是有机会的。

  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百合突然感觉到呼吸沉重了起来,仿佛之前无数个梦魇里被重物压身样,有窒息的感觉。她艰难地翻了个身,眼睛不经意地睁了睁,发现头顶的灯光像被笼罩了样,自己的视线里只有个暗暗的阴影。

  个人住宾馆的时候,因为胆子极小,她从来都不敢关灯睡觉。虽然是白天,但厚重的窗帘遮住了所有的阳光,睡觉前,她明明记得是打开了灯的。

  “奇怪,我怎么把灯关了?”感觉到眼前的朦胧阴影,她疑惑地嘟囔了句,也懒得睁眼,伸出手去摸索床头的开关。

  突然,她的手腕被人钳住,按住了她还未觅到灯开关的手,随着身上的重力越来越重,被带着酒气的柔软包裹住

  百合个激灵,忽得睁开眸子,正欲坐起来,身子却被个重物压得死死的,在她的推搡下仍如泰山般纹丝不动,她不得不再次无助地躺在那个高大的阴影下。

  “唔”惊恐的呼叫还未喊出口,嘴巴就被只大手霸道地捂住,紧接着,那道熟悉的磁性嗓音幽幽地喷在她的脸上:“是我,亲爱的!”

  虽然夹杂了丝丝的酒气,但那熟悉的气味还是让她瞬间完全清醒了过来,也让她把所有的惊惧和恐慌全部转化成了错愕和惊讶!

  他压在她身上,挡去了头顶所有的灯光,但即使背着光,那熟悉到在熙熙攘攘人群中眼便可以找到的身影,那即使在无数个梦里也可以清晰描绘出轮廓的脸,不是他,还会是谁呢?

  短暂的讶然之后,百合抬手抓起年与江的手送到嘴边,狠狠地咬了口。

  “嘶——”他吃痛地倒吸口气,不由地直起了身子,坐在她的腰间:“臭丫头,几天不见,改吃人肉了吗?”

  终于看清了那张日思夜想的脸!手机请访问:

  117第117章伪装

  狭长的桃花眼愈发地深不见底,刀削般的脸上此刻泛着淡淡的不悦,可那含笑的唇角却出卖了他刻意伪装起来的威势!

  “哼!就算是吃人肉,你也不用担心!你又不是人!”百合努力抑住心里涌上来的各种滋味,坐起来,强作镇静地理了理凌乱的头发。

  “我不是人,那是什么?”他再次俯身将她压倒,双手锢住她的手腕,邪魅笑。

  强烈的熟悉味道铺面而来,百合徒劳地挣扎了下,扭过头故意不看他,带着满满的怨怒说:“你年大书记当然不是人了!你是狼!恶狼豺狼白眼狼!”

  “要跟你这小妖精配上,当然必须是条狼了!”年与江邪恶地勾了勾唇,不给她任何反应机会,铺天盖地的热吻便个个落在了她的脸上,唇上

  他放开了她的只手,滚烫的大手直接来到她的腰际,眼看就要解下她浴袍上的腰带,百合死命按住了他的手:“不要你给我住手!住嘴!”

  年与江愣,停下了所有的动作,盯着她楚楚水眸里亮晶晶的液体,声音突然变得嘶哑:“怎么了?”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久都不跟我联系?明明已经忘了我,为何还要出现?”百合喘着气,双手紧紧护在胸前,眸子里却放射出坚定倔强的光来。

  “傻丫头!”年与江看到她泫然欲泣的样子,既心疼又好笑,抚着她额前的头发,宠溺地说:“不是说了么,刚过来上任,有很多工作要做,儿女情长自然得先放边了!”

  “那那也不能”百合咬着唇,硬是忍住了眼里的泪意:“那也不能这么久不闻不问”

  离开个多月没有任何消息,这会却又过来宠幸,当真把她当作他的妃嫔了吗?

  “不闻不问?”年与江蹙了蹙眉,直起身子扯掉了自己的领带,笑道:“难怪这么久你不主动跟我联系,是因为你认为我对你不闻不问?”

  “难道你闻了你问了?”

  此刻百合的心理,汹涌澎湃地翻滚着太多太多的情绪和语言,但瞧着年与江俨然副根本没做错事的模样,她抑制住了所有的委屈和不解,像平时那样,跟他叫板起来。

  “哈哈,傻瓜!”年与江似乎心情极好,爽朗地笑了声,抬手抚摸着她的脑袋,“如果是不闻不问,你怎么会那么如意地换了岗位?如果是不闻不问,那些企图接近你的男人,又怎么会突然被调离了你们研究院?还有,你怎么会来参加这次的会议?我又怎么会进你的房间来?”

  百合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个既熟悉又似乎有些许陌生的男人,原来这段时间以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些稀奇古怪的事,全是他神不知鬼不觉做的?

  难怪,他刚离开,她的岗位就换了。

  难怪,她和刘扬只不过吃了顿饭,刘杨就莫名其妙地被调到了几千里之外的边疆项目部。

  难怪,作为个组稿团队的普通分子,居然也会被点名参加本次的会议。

  难怪,难怪这酒店的服务员刚接过她的身份证,立刻变得格外热情,直接将她带到了这里

  愚昧如她,竟真的以为这里是主办方提供的免费住宿!

  “坏蛋!坏蛋!坏蛋!!”

  释怀之后的百合,感动,委屈和惊喜淹没了她所有的理智,不争气的眼泪终是涌了出来,她抬起双臂向他砸去,却被他把抓住了手腕,俯身用更加贪婪和霸道的吻含住了她还在激动中不停颤抖的樱唇。

  “还敢质问啊?你自己这棵小红杏差点出墙,敢给我带绿帽子,居然还在这里恶人先告状?”年与江咬了口她的唇,抬眸怒视着她,像是要立刻把她吞入腹中样。

  居然说她恶人先告状?

  果然还是那个强势得不讲道理的家伙,百合抹了抹泪,气呼呼地说:“我就是要红杏出墙,关你什么事?我就是要找个温柔体贴听话,不管再忙也会抽出时间来陪我的男人,我未婚未恋我自由我有权利,你可以拖欠我工资克扣我奖金逼迫我无偿加班,但是你无权阻碍我谈情说爱泡帅哥!”

  百合口气说完,胸脯因为激动不断起伏着,眼睛却直视他的眸底,然后再眼睁睁瞧着他眯起眼睛,拧了拧眉,脸上的怒意似乎越来越浓。

  她觉得自己现在点都不害怕他,尽管她的眼睛酸涩的又想落泪,她还是在心里直说服着自己不要觉得委屈。

  不委屈,真的不委屈!

  虽然等了那么久,盼了那么久,失望了那么久,甚至绝望了那么久,但终究等到了他,不是吗?

  他的解释,自己也很满意很感动,不是吗?

  年与江瞧着百合咬着唇副坚定的小模样,突然勾了勾唇,威胁道:“好,那你试试看。我倒要看看,谁敢跟我争女人!”

  “谁是你的女人,你爱争谁争谁,我才不稀罕!”百合赌气地撇撇嘴,挣扎着要脱离他的掌控。

  年与江腰间稍稍用力,便把她牢固地箍在了自己身下,只手按住她的肩膀,另只手两指捏住她的下巴,凑近道:“是不是因为我没联系你,不给你打电话,生气了?”

  “年书记,您不要这么自作多情好不好?我才没有等你的电话呢!”百合心虚地白了他眼。

  “没有?那为什么要换号?换了居然也不告诉我!还真打算跟我撇清关系?”年与江嘴里温热气息喷在百合的脸上,她的身子不由地轻颤不已。

  “换号是因为工作需要,不告诉你是因为有自知之明。您这样的大领导,天天日理万机的,怎么会有时间跟我这种小虾米打电话。”百合据理力争。

  “说到底还是生气了,就这还不承认?”年与江突然不怀好意地笑道:“你也知道等待个人电话的滋味了?那为什么上次我去北京的时候,你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也不肯告诉我?连个电话都不舍得打,你可知道我等得多焦躁?”

  什么?手机请访问:

  118第118章小气鬼

  他不与她联系,就是为了报那不给他打电话之仇?

  小气!小气!小气至极!

  “我还没见过你这么不讲理的大领导,居然跟个女人计较陈年往事!”百合嗤之以鼻道。

  “这不是计较,这是警告你,提醒你:别忘记你是我年与江的女人!”年与江说着,大手抚在了百合的脸上,“我的女人,想我了没?”

  句“想我了没”,让百合刚刚筑建伪装起来的倔强渐渐分崩离析,她看着他眸子里渐渐涌上来的温柔和怜惜,瞬间忘记了刚刚过去的这四十多天来的煎熬,只想确认:眼前这个男人,确确实实是她思念的男人,是她在短时间内就爱上了的男人,是她唯的男人。

  是的,她爱他。

  爱他的儒雅,更爱他的霸道,爱他的温柔体贴,更爱他的蛮不讲理。

  莫名其妙地就爱上了他,深深陷在他手制造的温柔陷阱里无法自拔,也不愿自拔。

  她以为她只是时的感情错觉,抑或只是在情感空白期的个错误情动,可是当他不在身边的时候,她才意识到他这个人不知道用了什么蛊惑之术,把他自己印刻在了她的心上,她的脑海里,她使出浑身解数也挥之不去。

  百合终于相信了这就是爱情,这就是那说不清道不明,却让无数个世间男女热烈追求的爱情。

  她曾经以为和肖睿的单纯美好得塌糊涂的爱情应该是最值得让人艳羡的爱恋,因为年轻,也因为有大把的好时光可以随意挥霍,所以切都显得理所当然,切都不会那么刻意和珍惜。

  可是自从爱上年与江这个男人,她才懂得了原来爱情也会让人患得患失,原来爱情也会让人如此纠结却又如此享受,可以让人勇敢,也可以把人变得懦弱,有时候让你万分失落,有时候却也可以在瞬间让你感觉到满足。

  这咬人的爱,这磨人的爱!

  还未回答年与江的问题,百合已经快泣不成声,她只能拼命摇了摇脑袋:“不想,不想,点都不想!”

  “可是,我想你了,怎么办?”年与江心疼地用指腹轻轻抹去她眼角滚出来的泪,低头吻了吻她的唇:“你这个没良心的小东西,如果我不想办法让你来,你是不是打算辈子都不理我了?”

  “明明是你不理我不要我的”百合嘤嘤道。

  委屈的泪,思念的泪,嗔怪的泪,激动的泪,怎么止也止不住。

  她独自个人的时候,没有落过滴泪,却为什么在见到他的时候,这没出息的眼泪总是这样肆意呢?

  “傻宝贝,我错了!好好惩罚我吧!”年与江的声音陡然变得异常温柔,跟百合记忆里那时而霸道时而又温文儒雅的形象完全判若两人。

  “呜呜,你知道我这段日子是怎么过来的吗?”她像个孩子样哭得酸楚极了,从开始的思念到等待,再到担心和胡思乱想,最后就在自己即将要狠心将他翻篇的时候,他居然又堂而皇之地霸道现身了!

  只是,至始至终,她似乎从未真正的恨过他,怨过他。

  她汹涌而出的泪让他心疼不已,每次看到这个小东西哭简直比再咬他口还要折磨人,他这哪是惩罚她,明明是被她惩罚得心肝疼。

  年与江捧起她的脸,温热的唇落在她满脸的泪迹上,寸寸吻干她的泪,将她这段时间以来的委屈也好,嗔怨也罢,洗漱吞进腹中,抚慰她的失落甚至绝望的心。

  “乖,以后,再也不会丢下你!”他的呼吸已变得凌乱,粗重地喘口气,炙热的唇吻干了她脸上所有的泪痕,狠狠地,狠狠地享受着她的美好,再也舍不得放开。

  他以为自己不管不顾她,她会积极主动的联系他,没想到她却如此倔强。

  他本以为故意制造出来的冷漠只是对她的惩罚,没想到在再看见她的第眼,便知道了自己多愚蠢。

  可是,她在会场上,居然敢低着头打瞌睡!她竟然可以不去看他,让他恨不得从主席台上跑下来将她拎起来,看这个丫头的心到底在想什么,难道真的对他点都不在乎?

  而自己却不由自主地想往有她的方向看去。

  明明想她念她,恨不得把她每天装进口袋里,在开会枯燥的时候,在听汇报听到无聊的时候,在任何个脑子里突然出现她的时候,便把她再从口袋里拿出来,即使悄悄地看眼她那倔强的小嘴,抑或只是她思想抛锚昏昏欲睡的样子,他觉得自己所有的疲惫和烦躁都会消失吧!

  他再也不要这么折磨自己了,每次都以为是对她的惩罚,她这个笨脑袋却根本不知道他的意图,惩罚到最后,他只是让自己更加生气更加挫败罢了!

  简直是得不偿失!

  “小东西,以后再也不许离开我。”他喘着粗气,看着她的盈盈水眸,虽然是在霸道的命令,却因为声音的颤抖而让百合觉得深情不已。

  “明明是你离开我”

  百合此刻的心里百感交集,呼吸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感受他的滚烫缱绻的热吻,她所有的坚持都被瓦解,那在几个小时睡觉之前还下定的要再也不见他要跟他彻底撇清关系的决心,也早就被她忘到了九霄云外。

  现在,她只想心无旁骛地爱他,爱这个总是让她反复纠结却又从来都无法抗拒的男人。

  哪怕真的如飞蛾扑火,她也心甘情愿在所不惜!

  感受着年与江越来越缠绵炙热的吻,百合闭上眼,放松身子,双臂紧紧地勾住了他的脖子

  最后,他终于低吼声,喘着粗气趴在了她的身上,低头温柔地吻着她的唇。

  “几点了?”百合瞧了瞧厚重得看不到丝缝隙的窗帘,抓起旁边的被子盖在了他和她紧贴在起的身上,几乎是气若游丝地问他。

  昨夜夜未合眼,中午就开始补眠,睡得有点头昏脑胀,真的睡得忘记了时间。

  “九点多。”年与江捧起她的脸,口里的酒气丝丝喷在她脸上,看着她绯红的脸颊,他的嘴角勾起抹邪魅的笑:“美好的夜晚刚刚开始,小娘子,我们不要负了这良辰美景才好。”

  “都九点多了?”百合诧异地睁大了眼,自己可真能睡!手机请访问:

  119第119章很不满

  年与江皱了皱眉,好像对她的反应很不满似的:“怎么?跟人约好了时间要去约会了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