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隼矗惺肿杲顺鲎獬道铩?br/>

  “小姐,去哪?”车子缓缓开动,司机见坐在后面的百合不说话,只好自己开口问。

  “回家”百合双手环臂,眼神空洞地看着窗外,嘴里喃喃地答了声,似是自言自语。

  “您家在哪啊?”司机师傅从后视镜瞧了眼失魂落魄的百合,大约猜到了这姑娘恐怕是碰上了不开心的事,于是耐心地问道。

  “家”百合猛地抬头,“不回家,去,去海边。”

  这个时候回家,该如何向父母解释呢?

  爸爸妈妈着急让自己找个可靠的男人结婚,可自己竟然被爆出了艳,照善良本分的父母该如何看待这样的事?

  百合无力地靠在座位上,努力地控制着自己颤抖的身子,紧闭双眸,眼泪不听使唤地滚落。

  自己已经在努力忘记那些伤害了,为什么勇敢的直面挫折还是会迎来更加猝不及防的当头棒呢?

  姜泽的讽刺让她觉悟:自己只怕是掩耳盗铃罢了!那封邮件,无疑就像把锋利的小刀,片片撕掉扒光她身上的衣物,让她不得不羞愧万分地赤果在众人面前!

  即使再次穿上衣服,那些如箭的语言轻蔑的眼神,让她如何再有胆识去面对?

  坐在出租车上的江雨霏,路跟着百合,直到看着百合下了车个人默默地向小栈桥走去的时候,她才大步跟了上去。

  虽然这会栈桥上人来人往,但她还是不放心,万百合有个什么闪失,她可不好跟她那个强势的老爹交代呢!

  百合到了栈桥边,顺着旁边的石阶走下去,踩着深深浅浅的低洼海水,步步迎着大哼去。

  江雨霏秀眉皱,连忙加快了步伐,却瞧见百合在块大礁石旁停下来,站了几秒钟,坐了上去,把包包放在旁边,抱起双臂,视线落到脚下拍接拍涌上来的海浪上。

  江雨霏站在五米远的地方,驻足良久,走过去坐在了百合旁边。百合的眼神依然毫无焦距地盯着海面,不眨不动,像是被人点了岤样动不动。

  江雨霏在心里默叹口气,陪着她,把视线起转向了波涛汹涌的海面。

  不知道坐了多久,江雨霏只感觉到自己已经被潮湿的海风吹得打了无数个喷嚏,冷的快要扛不住了!而她身边的百合,仍石化般动不动坐着,俨然副要跟礁石比定力的模样。

  百合放在包包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江雨霏觉得震得礁石都快碎了,百合依然没有听到。她帮她拿出来看了下,“项明”。

  而且,未接来电已经15个了,百合竟然直没接。

  江雨霏听百合提过有这么个大学同学,她正在犹豫要不要把手机递给百合,百合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地说:“雨霏,我们该回去了。

  “好。”江雨霏提起百合的包,跟上了她。

  路上,百合就像个木偶样,不说话,无表情,僵硬地抬起手打车,坐在车里默默地看向窗外,江雨霏看了她无数眼,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安慰再次被伤害的她。

  到了研究院,看着百合低着头大步向公寓走去,江雨霏才知道她为什么要在这个时间点回来:上班时间了,路上能遇到熟人的几率小。

  进了寝室,百合直接拉上窗帘,拉开被子身不吭地钻了进去。

  哎,难道睡觉真的可以疗伤?

  江雨霏无奈地摇了摇头,蹑手蹑脚地来到阳台上,急匆匆地拨出了年与江的电话,听到关机的提示,她差点把手机顺着窗户摔出去!

  百合醒来的时候,是被阵接阵咚咚咚的敲门声给吵醒的。手机请访问:

  65第65章恶梦罢了

  其实直没有睡安稳,意识稍稍清醒的时候,想到那些毒针般的语言,瞬间就会感觉到心上刺痛,她不得不再次选择闭上眼,希望这切都不过是个噩梦罢了!

  圾拉着拖鞋去开门,原来是楼的楼管。

  “甄百合吧?你哥哥在楼下等你!”

  楼管阿姨说完,转身离开了。

  哥哥?他怎么会来?百合疑惑地翻出手机瞧了瞧,没电关机了!看了看床头的考拉小闹钟,居然已是晚上八点多钟了!

  她连忙整理了下仪容,冲着镜子努力地扬起抹笑,蹬蹬蹬下了楼。

  “百合!”刚走出公寓,就看见昏黄的路灯下,有人向她招手,百合走进才看清楚,是项明。

  “是你啊,我还纳闷我哥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百合松了口气,她真怕看见哥哥,会委屈到抑制不住地落泪。

  “你没事吧?”项明上前靠近她,关切地紧紧盯着她的脸,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焦急和关心。

  “我?好好的呀,好的很!”百合耸耸肩,轻笑。

  项明却不再说话,路灯下能清楚地看见他阳光帅气的脸上蒙了层浓浓的心疼。

  今天上午,他在网上看到有人把百合那张合成的照片发到了微博上,百多字的陈述里只讲了这是某个大型央企单位女职工为博上位,拍果照求成名,云云。

  虽然没有提到单位和人名,但是当项明看到那张脸时,心里顿时沉。后来辗转询问了和百合个单位的朋友的朋友,才知道了邮件的事。

  他无法想像,百合是如何面对这样羞辱和诋毁的!他只想尽自己所能,安慰她,关心她,帮助她。

  看着低头不语的百合,项明突然上前,紧紧地将百合揽进了怀里。

  “项,项明,你干什么!”百合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跳,连忙抽出手去推他,项明却好像早就料到了她会拒绝,有力的双臂将他拥得更紧了,她压根无力挣脱。

  眼睛连忙瞄了下四周,还好,这个时候该出门过夜生活的人都出去了,公寓附近没几个人。

  百合放弃了挣扎,无力地叹了口气:“项明,你在我心里从来都不是胡搅蛮缠的人,你先放开我好吗?”

  “百合,我知道有人陷害你,你不要伤心,相信你的人会永远相信你!”项明对她的话置若罔闻,闭上眼,在她耳边轻轻说道:“不要怕好吗?我们离开这个乱七八糟的地方好吗?相信我,去个任何人都不会伤害你的地方。”

  百合僵,怔怔地愣住了。

  心底最深处的那个痛源,好不容易在睡了觉之后被隐藏了起来,项明的句话,再次掀开了盖在伤口上的那层透明的薄纱,血淋林的伤口昭然若揭。

  “放开我,项明。”良久,百合终于从喉咙里发出句,如同在用最后口力气祈求样。

  项明感受到了百合声音里的疲累无力,手臂慢慢垂下来,按住她的肩膀,紧紧盯着她空洞的眸子,真诚又迫切地说:“百合,答应我好吗?让我带你离开这里,给我个让你幸福的机会,好吗?”

  “项明,我没事,我又不是第次被陷害了,早就百炼成钢了。”百合缓缓抬手拂开项明的手,嘴角艰难地轻扯。

  “不管你多么坚强,你在我眼里,永远是个需要保护的女孩。我不忍心看到你这么辛苦地面对这么多恶毒的流言蜚语和中伤,请你让我好好地照顾你好吗?”项明的声音似乎已经开始哽咽,他想到这么娇弱的个女子要个人面对那么多的伤害,心疼得无法抑制!

  内心里的感动翻江倒海地涌上来,百合硬生生控制住了感激的泪,她咬紧下唇,努力不让项明看到自己的懦弱。

  没错,她素来都只是纸老虎,看起来什么都无所谓,旦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人攻城略地,她立刻败得溃不成军。

  “谢谢你,项明。”她仰起脸,笑得格外勉强。

  “傻瓜,我不要你的感谢,我要你的信任!”项明抬手想按住她的肩膀。

  百合触电般后退步,“项明,我有点累,我就不送你了,改天再见。”

  转身正要逃离,手腕被项明牢牢攫住,个轻轻的半旋身,她再次落入到了他宽大温暖的怀里。

  “百合,记住:我会直等你!不管任何时候,主要你愿意转身,就会看到我!”项明深情地在她耳畔表白。

  百合无奈地闭上眼,用力推开了他:“谢谢你,我不值得!晚安!”

  言落,百合急急转身,跑进了公寓。

  “百合!”项明焦急跟上两步唤了声,却见她头也不回地上了楼,只好停下了脚步。

  拳头紧紧握起,又渐渐松开,项明阳光明朗的五官蒙上层忧虑和无奈。

  百合,你知道吗?我多想强硬点直接带你走,再也不要征求你的意见,却不想你有丝毫的尴尬和勉强。

  如果有天我再也忍不住不顾切带你走了,你会怪我吗?

  看着项明的白色越野车渐渐离开研究院单身公寓,隐在光线暗处的辆路虎,车窗徐徐关闭。

  “开车,回特招。”

  年与江将手里的烟蒂狠狠地用手指捻灭,声音冷得似乎能凝结成冰!

  躺在床上,想起项明那直白真诚的表白,百合无力地叹气。或许早就过了年少张扬的年龄了吧,无论如何,对项明这种直白深情的表白,心里除了微微的感动和这种感动派生出来的压力之外,竟然无法激起任何涟漪。

  闭上眼,脑子里突然闪过年与江那双狭长的桃花眼。想起他次次霸道得不容拒绝的暧昧举动,百合自嘲地轻笑:他从不说他心里的想法,也从未给过自己这样干脆的表白,可是自己在面对他的强势也好,严厉也罢的时候,为何总是无能为力呢?

  难道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可是,他又为何在飞机上,在那种有可能是生死攸关的时刻,又那样深情地说出那句“别怕,有我在”呢?

  正在思忖间,手机短信铃音传来,百合看到那“r危险”几个字,不太相信地揉了揉眼睛,竟然真的是他!手机请访问:

  66第66章他回来了

  “明天早点到办公室。”

  简单利落的几个字,命令的口气,似乎不带任何感情。

  他,回来了?

  市临海的片高级公寓群楼下。

  坐在车里的项明看到肖睿缓缓走出了公寓,下车向他招招手:“这呢!”

  肖睿顿了顿,抬眸看见了项明,嘴角扬起丝微不可察的浅笑,神情淡漠地朝他走了过去。

  项明左手抄在口袋里,右手把玩着车钥匙,脸上挂着不羁的笑,边向肖钸去,边吊儿郎当地调侃道:“伙计,你这地方不错嘛!几年不见,学会享受了哈!”

  “呵呵,好久不见!”肖睿在离项明两三步远的地方站定,伸出了右手。

  项明瞥了眼肖睿伸出来的手,将手里的车钥匙放进裤兜,也向他伸出了手。

  就在两只手即将握住的瞬间,项明突然缩回手握成拳,狠狠地像肖睿的脸打去,咬牙切齿道:“好!久!不!见!”

  始料未及的记拳头落在肖睿脸上,他被打得脑袋偏到了边,脚下个趔趄,差点摔倒。

  楞了良久,肖睿才起身抬手摸着嘴角渗出来血丝,缓缓转过头,皱眉冷冷瞧向项明:“你疯了吧!”

  “恭喜你,答对了!”项明咬着牙趁肖睿不备,又照着他的脸拳打了过去。

  肖睿没有退后,也没有还手。只是抬眸淡淡地看着他,嘴角竟浮起抹不屑的惨笑,指着自己的脸说:“还要继续吗?不过瘾再来几拳!”

  项明拍了拍手,冷哼声,指着肖睿的鼻子厉色警告:“第拳,为百合白白跟了你七年!第二拳,为百合即使离开了你,你还不肯放过她!你知道我这个人,不喜欢占别人便宜,今天就先赠你两拳,如果你以后还敢用这些龌龊的手段欺负她,我下回用的就不是拳头了!”

  “哈哈!”肖睿突然仰头笑了两声,抹掉嘴角的血迹,眸子中带着同情和挑衅看向项明:“你以为你替百合打我顿,她就会感动吗?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执迷不悟,感激不代表她会接受你!百合是什么样的女孩,你了解吗?她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二世祖!”

  “混蛋!”

  项明紧咬牙关,上前再次挥起了拳头,却被肖睿在空中牢牢地攫住了他的手腕,两个人僵持了好久,才互相不服地瞪了眼,先后垂下了手臂放了对方的手。

  项明看着肖睿脸的阴郁,脸上突然又浮现出明媚的笑来:“百合接受不接受我不重要,至少她不会恨我!但是她对你,只有恨!”

  “她七年前在我们俩之间可以选择我而拒绝你,我相信她现在和未来,也同样不会接受你!你做得越多,只能给她徒增更多的压力!更何况,如今的你,仍然这么幼稚!”肖睿不屑地瞥项明眼,转身就要离去。

  “我今天来不是跟你吵架算账的!”项明小跑着追上去,伸长手臂挡住了肖睿。

  “要打也打了,要骂也骂了,要解气也应该解了,怎么?还想让我帮你去追百合吗?”肖睿停下来,冷俊的脸上闪过丝痛意。

  项明从口袋拿出只盘递给肖睿:“诽谤百合的事,就算不是你做的,你也应该好好反省反省!如果想让我帮她彻底洗清,你现在把你电脑里所有百合的照片都拷给我!”

  “你要做什么?”肖睿警惕地看了他眼。

  “我还能做什么?你以为我会跟你样,等着百合身上的伤口慢慢自然愈合?你别告诉我你电脑里没她的照片!”项明有点着急地抓住肖睿的手,把盘塞进了他的手里:“如果你相信我不会伤害百合的话,就上楼去全部拷给我,我自有办法帮她!”

  肖睿疑惑地盯着项明看了良久,说了句:“你等会。”便捏着盘上了楼。

  “记住全部拷给啊!张不落!”项明在肖睿身后喊道。

  次日清晨,百合照例提前个小时起来,趁着机关大院里没有几个人的时候,上了十五楼。

  想着年与江吩咐她统计的数据还没完成,她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就像之前每个正常的工作日样,先把年与江的办公桌椅擦了擦,清洗好他的茶杯,这才回到自己的小办公室,打开电脑,做自己的事。

  电梯门缓缓打开,年与江脸沉静地走了出来。

  倚在小办公室的门框上,看着百合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想要从她淡而无波的脸庞上找到点什么痕迹出来,可待他动不动地看了良久,硬是没从她脸上看出江雨霏向他描述的那般伤心欲绝。

  “到我办公室来。”

  正要统计最后组数据的时候,百合听到了那道熟悉的声音。

  幽幽的,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

  忙抬眸望去的时候,却只看到个高大的背影倏然消失在门口。

  他真的回来了!

  心里忽的涌上来股复杂的感觉,说不清是委屈还是紧张,激动中带着彷徨。百合站起身让自己平静了几秒钟,才抬步向对面的办公室走去。

  年与江脱掉外套挂在衣架上,转身点了根烟,面无表情地抽了口,坐进了椅子里。

  清晨柔和的阳光透过百叶窗投在他脸上,透过薄薄的烟雾,百合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您回来了。”百合好不容易压下去的酸楚,在见到年与江的第眼,还是不争气地突突往喉间涌。

  她低下头,突然变得有点局促。

  “让你统计分析的数据呢?拿来!”年与江瞧都没瞧她眼,眯着眼睛猛吸了口烟,视线落在手中修长的香烟上。

  百合微微怔,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哦”了声,转身去打印他要的资料。

  步步走出他的办公室,百合深深地闭上了眼。

  她以为,他会因为那件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羞辱之事而安慰几句或了解下情况。

  最起码,是否也会像以前样霸道地问句:是不是真的?

  可是,他什么都没问。开口说的第句话,居然是在询问工作上的事——好像他们之间只是上司与下属,没有任何别的关系。

  也好,就当这段日子以来,那些暧昧的错觉,都只是场错误的情动吧!手机请访问:

  67第67章不冷不热

  百合将打印好的资料双手呈放到年与江的桌上,努力地扬起抹笑:“不好意思,年书记,还有最后组数据没分析完,您先看看,我再”

  “没做完?”年与江打断了百合还未说完的话,不耐烦地翻了翻她交上来的几页纸,“都几天了?这么点工作都完成不了?我不就出差几天,你是不是快把你的本职全抛脑后了?”

  不悦和不耐全部写在了脸上,表现在了那清冷得不带丝温度的语气里。

  百合抬眸,不可思议地看了他眼,突然唇角微扬,竟冷冷地笑了出来。

  “对不起,年书记。我正是因为没有忘记我的本职,现在才会站在您面前接受您的批评。如果您还没批评够,请您继续。如果您批评够了,容我把剩下的点工作做完,我立刻在您眼前消失。”

  百合挺直了背,语气里是波澜不惊的平静。

  这明显是在找茬!

  眼下还不到11月份,人事科发给他的数据,只是个年底的预计数据,虽然可能到12月底可能不会差多少,但她没傻到会真的相信他会这么着急地要这份数据分析。

  身为领导的助理,自己身上发生了那么大的丑闻,无疑会对他这个大领导造成不小的负面影响!且不谈近墨者黑,就凭那封邮件里提到的“善于勾身边的人”这么句话,他年大书记也逃不开众人的非议!

  呵,反正已经做好了离职的准备,还在乎被他起嫌弃吗?

  “你说什么?”年与江蓦地抬眸,将手里还有很长的截香烟用手捻灭,握拳,紧紧地将烟捏在了手心里,“你在跟我发火?赌气?抱怨?还是威胁?”

  他深邃的眸子微眯,像是看件格外新鲜的物品样,眼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