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渎神之路

  第001章:【凯旋】

  这是个特殊的时代,这是个颠覆了切的时代,这是个充满了无数谜团的时代,但是当我们拨开遮蔽在历史上的那层厚重迷雾的同时,我们会发现,在那些惊天动地的变化发生之前,在那些平静和平常的表面下,切早已暗流涌动。

  --莱茵帝国编年史终篇-诸神的挽歌

  神圣大陆历998年2月17日,这是个初春的黄昏,繁华的帝都外大片的田野刚抽出鲜绿的嫩芽,高大茂密的行道树矗立在可供四辆标准马车并行的宽阔大道两旁,天空中时而飞过带着令人欢愉歌声的小鸟,这座历经千年的古老城市现在看起来是如此的安逸和祥和。

  让人完全无法想象到,年前正是在这座城市,发生了大陆历史上最为血腥和惨烈的守城战。

  "噗,噗,噗"三朵巨大的魔法礼花绽放在莱茵帝国帝都黄昏的天空中,浓重的绿色在被夕阳染红的天空中极为显眼。

  随着湛蓝色天空中最后丝绿色缓缓消散,帝都爆发出热烈欢呼声,在浪高过浪的掌声和欢呼中,莱茵帝国历史上最为盛大的凯旋仪式开始了。

  让我们将目光投向凯旋仪式的中心--帝都中心广场。

  这座五百年前修建于卡莫尔王朝早期的宏伟建筑今天焕然新。

  如同宝石般闪烁着华丽光彩,来自东方的红色丝绸被捆扎成道道柔美的帐幔,明黄铯的流苏挂满了广场四周,广场入口则用如同海水般美丽的蓝绸装点着,而广场中央,面硕大的金燕花皇旗正随风招展。

  可以容纳不下五万人,庞大的三层圆形看台此时也显得拥堵不堪,少数狂热的市民们在清晨拂晓就已经早早的来到这里,他们也幸运的拥有了个座位,而更多没有座位的市民则倚靠在看台周围那些厚重的大理石栏杆上,疯狂的欢呼着,尽管已经站立了整天,但是身体的疲乏依然阻止不了内心深处的兴奋。

  至于那些端坐于二层看台的帝国贵族们,出于高贵的矜持,自然不可能跟底层那些普通平民们样毫无风度的手舞足蹈,只是他们贵族式的苍白脸上无法抑制的笑容还是表露出他们内心真实情绪。

  在这场惊心动魄战争持续的五年之中,帝都中的贵族们已经太久没有如此肆无忌惮的笑容了,战争无疑是打破贵族和平民之间那道鸿沟最有效的手段,至少,帝都广袤国土上埋葬着的无数冷冰冰尸体中,就有数以万计的帝国勋爵。

  "卫兵,皇家礼仪,举剑致敬。"

  锵然声,千名皇家卫兵整齐的抽出佩剑,高举过头。

  刹那间,欢呼声达到最顶点,整个帝都中心广场悠悠了。

  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春日黄昏柔和的夕阳下,轰隆隆整齐的马蹄声渐渐响了起来,在高举着金燕花皇旗的卫兵引领下,凯旋之师终于进入了人们的视野。

  色银色铠甲下的精锐骑兵走在队列的最前方,在震天的欢呼声中,这千名骑士依然昂然有序的保持着马的距离,卓越的战术素养与年前从帝都走出的那支乌合之众相比简直判若两队。

  年前,任谁都不会预料到,当帝国四大军团被法普两国联军打的七零八落之时,这支临时抽调的预备军团竟然会成为扭转战局的关键。

  无敌军团,这是年前那位伟大的皇帝腓特烈三世陛下亲自赐予这支军团的名称,而这个当初多少有点壮胆色意味的名字在年后的今天,在世人看来,却是名副其实。

  年间,七战七捷,小战役完胜无数,决战法普联军于帝都城下,全歼法兰帝国主力军团于穆勒尔平原,兵逼普洛兰帝国边境,力挽帝国于狂澜之下,如此骄人战绩,莱茵帝国立国千年以来从未有过,如此军团,无愧无敌之名。

  而在帝都了解内幕的人们看来,能将支乌合之众调教为百战雄狮,这样显赫的功绩则完全来自于无敌军团那位年轻而伟大的统帅,前任帝都守备--法布雷斯伯爵。

  帝国无敌军团统帅法布雷斯伯爵,此刻正端坐于骏马之上,随着自己的军团,缓缓步入帝国中心广场。

  这位年仅二十八岁的帝国统领,帝国伯爵,看起来是如叛逆的年代最新章节此的年轻英俊,身明亮绚丽的银色铠甲更显他挺拔的身材,出征之前皇帝陛下御赐的金色长剑佩在腰间,与身后缀着金燕花的金色披风十分相衬。

  法布雷斯伯爵面带微笑,对着四周看台微微点头,随即将目光投向看台正前方的那面巨大的金燕花皇旗,右手抱胸,左手环着精致的头盔,深深欠身。

  伯爵的举动为喧嚣的帝国中心广场带来更大的汹涌,欢呼雀跃的人群再也按捺不住,纷纷涌到看台栏杆四周,想跟近距离的看看传闻中的无敌将军和他统帅着的无敌之师。如果不是腓特烈三世陛下颁布了不允许市民接近凯旋队伍的命令,恐怕那些热烈的市民们会情不自禁扑了下去。

  事实上,已经有很多被兴奋冲昏了头脑的市民们扑了过去,不过被守卫广场那些严阵以待的城卫队士兵们挡了回来,那些面庞还带着稚嫩的城卫队士兵们用冰冷的长矛和盾牌让他们清醒了过来。

  对于伯爵的举动,坐在看台二层,政治触觉无比敏锐的贵族们心中则更多在思考法布雷斯伯爵的这番煞费苦心动作背后的含义,此时他们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投向位于三层看台的那位伟大的皇帝陛下。

  这位年过半百的皇帝陛下脸上依然如同往日样古板,对于他来说,在这数万人的广场之中,维持皇帝的威严比任何事情都来的重要,不过法布雷斯伯爵的举动并非没有牵动他的心,如果近距离观察下,就可以发现,皇帝陛下的嘴角此时微微翘起,带着丝难以掩饰的笑意。

  对于这位飞速崛起的无敌统帅,皇帝陛下心中直都是隐隐有着些许的忌惮,民间卓越的声誉,军队中崇高的威望,这些直都是这位伟大的皇帝陛下直渴望而无法得到的。

  而在帝国四大主力军团都几乎损失殆尽的时候,作为帝国最强大支武装力量的统帅,法布雷斯伯爵的态度对于这位拥有最高权力的老人十分的重要,而这位无敌将军此时的态度无疑让皇帝陛下十分的满意。

  皇帝陛下嘴角的笑意慢慢的延展,逐渐变得灿烂起来,他微微抬起双手,轻轻的鼓起掌来。

  看到陛下这个动作,位于看台二层的众贵族终于放下心来,此时的他们也不再吝啬自己的掌声了。

  盛大的凯旋仪式之后是全城的狂欢,随着战争结束,宵禁令也并取消,帝都的夜晚也将迎来往日的热闹和繁华。

  喧嚣直持续到第二天的凌晨,盛大的魔法礼花从帝都中心那座高耸的魔法塔上盛开了整夜,久违的歌舞团和杂技表演又重新成为了帝都平民们闲暇之余的消遣。

  至于那些标榜高贵和尊荣的贵族老爷和夫人们,歌剧和戏剧永远是他们最惬意的选择。

  而对于那些活跃于帝都政治中的贵族来说,更为重要的是,那位伟大的皇帝陛下究竟会给予法布雷斯伯爵什么样的赏赐。

  所有人都相信,这位在卡莫尔王朝以慷慨而闻名的陛下接下来的奖赏定会让世人都惊叹不已,也许,在这次战役中立下首功的法布雷斯伯爵的爵位会更进步,甚至不止步,要知道,帝国千年来还从未出现过位军方背景的公爵,而那些守卫领土,功勋卓著的官员和将领们在这次战争之后将成为莱茵帝国的新贵,在这场几乎波及了帝国全境的艰苦战争中,这些战斗在线的官员和将领们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和代价。

  战争之后,帝国局势无疑将重新洗牌,而洗牌之后,谁将成为最大的赢家?

  目前来看,无疑是那位无敌的统帅,只是,直以来对军方都十分反感的陛下会允许军方出现位权势滔天的人物么?

  所有人都屏息以待,在局势尚未清晰之前,静静的等待是最明智的选择,三天之后,法布雷斯将入宫接受皇帝陛下的赏赐,到时切的迷雾都将散开。

  但是,就在这三天,发生了件让全帝都瞠目结舌的事情。

  伟大的统帅法布雷斯伯爵尚未接受皇帝陛下的礼物,却迎来了另件意外的礼物。

  伯爵大人,有了个儿子,只是

  这个儿子是个私生子。

  要知道,伯爵大人那位漂亮的夫人嫁给法布雷斯伯爵后8年来都尚未有过子女。

  第002章:【私生子】

  法布雷斯伯爵有了个私生子的消息以野火燎原之势瞬间传遍帝都,据说这个消息最初来自于伯爵府邸内的位仆人,而之后得到了某些不愿透露姓名的伯爵好友的证实,而法布雷斯伯爵当初于帝都守备任上的系列风流韵事更是让帝都大多数人都相信了这个私生子的身份。

  真正让这个私生子成为帝都舆论焦点的却是另外件大事。

  神圣教廷地区大主教,枢机院事务主教之,泰伦斯大主教在圣马可大教堂亲自为这个叫维克多的私生子洗礼,并且当场授予了这个婴孩为神圣骑士。

  个刚出生的婴孩就已经成为了让全大陆骑士神往的神圣骑士?

  似乎是嫌这个消息还不够惊人,在法布雷斯伯爵前往皇宫接受陛下赏赐的前晚,皇宫礼仪大臣亲自来到伯爵府,授予这个婴孩为帝国勋爵,而后宣皇帝令,宣布这名婴孩将于成年礼后成为帝国伯爵,并且这个伯爵爵位并非继承其父的爵位,慷慨的陛下亲自赏赐了大块位于西北行省富饶的封地,子孙世袭爵位。

  此举出,帝国震惊,个私生子竟然成为帝国世袭伯爵?虽然帝国之内伯爵称号多如过江鳅鲫,但是可以世袭的伯爵称号依然分量颇重,更何况名私生子堂而皇之成为帝国世袭伯爵还是给素来唯血统论的老旧贵族们个口实,如若不是法布雷斯伯爵滔天的功绩摆在世人面前,估计光是这些顽固的老贵族的口水,就能将法布雷斯伯爵淹死。

  而之后,所有人都明白了,为何陛下如此不吝赏赐个私生子。

  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私生子分担了本应属于法布雷斯伯爵的赏赐。

  皇帝陛下给法布雷斯伯爵的赏赐不负他贯的慷慨之名,法布雷斯伯爵得到了帝都南部大片肥沃的土地,以及帝都郊外座顶级的皇家酒庄,更为心动的是赏赐的土地中附带着片巨大的金矿,仅这片金矿就可以让法布雷斯家族跃成为帝国内数数二的富豪,只是

  法布雷斯伯爵的爵位仅仅晋升为侯爵,慷慨的腓特烈三世陛下对于爵位的谨慎可见斑,皇帝陛下宁可赐予这位无敌将军整座金山,也不愿帝国再出现位权势滔天的公爵,显然那三位世代盘踞于帝国重省,仿佛三个独立小王国的公爵已经足够让陛下头痛的了。

  很显然,皇帝陛下对于那位名叫维克多的私生子的赏赐,就是想要补偿这位功勋卓著将军,毕竟这位无敌统帅功绩之大是帝国上下臣民所公认的。

  而法布雷斯侯爵似乎对于皇帝陛下的赏赐没有任何不满,在接受陛下赏赐后的第二天,他就携全家来到了已经成为法布雷斯家族产业的前皇家酒庄游玩,并且邀请了帝都众多名流参加侯爵府举行的晚宴。

  当天的晚宴几乎聚集了帝都内所有有分量的人物,时间,此次晚宴成为了战后帝都最为盛大的宴会。

  这些善于转营的政治家们同样没有忘记那名日后将成为帝国伯爵的私生子,无数昂贵的礼物摆在了那名叫维克多的帝国婴儿勋爵面前。

  皇帝陛下派皇宫近侍送来的套来自遥远东方的瓷器,成为了这次晚宴最为昂贵的礼物,而泰伦斯大主教亲自赴宴则成为了这次晚宴最为轰动的事情,这位莱茵帝国最有权势的大主教数十年来还是第次出席世俗晚宴。

  泰伦斯大主教的到来让与会的众人兴奋不已,能与教廷中如此有权势的人物起参加晚宴,光这点,就可以成为日后炫耀的资本。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位大主教的权力并不下于皇帝陛下,这位最有可能成为下任教皇的大主教掌管着神圣大陆信徒人数最多的莱茵帝国地区教会,要知道,神圣大陆共有五个皇帝,却只有位教皇。

  泰伦斯大主教的到来显然让法布雷斯侯爵意外不已,后者亲自到门口迎接。

  "尊贵的大主教大人,阁下的到来是我最大的荣幸。"法布雷斯侯爵英俊的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

  大主教布满皱纹的脸上带着贯的慈祥笑容,他微微摆了摆手:"我只是想念维克多那个可爱的教子了。"

  听到维克多这个名字,法布雷斯侯爵脸上僵,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随即立刻掩饰的笑了笑,陪着泰伦斯大主教走进大门。

  泰伦斯大主教和法布雷斯侯爵呈现的亲密让参与晚宴的众人惊诧不已,两人有着明显的私人友谊,这点更是让大厅的众人小声的议论了起来。

  "大主教什么时候和侯爵大人有了如此亲密的关系?"坐在大厅角落处,身笔挺军装的中年男子有些疑惑不解,向着身旁友人问道。

  他身旁的友人同样身着身军服:"统领大人的事情哪里轮得到我们操心,我们还是安心享受身前的美食吧。"随后仿佛示范性的拿起身前块精致的蛋糕,满足的放入口中,大口咀嚼着。

  看着两名军人大大咧咧的样子,同桌的名贵族中年男子不屑的笑了笑,心中暗想军人果然就是粗鄙不堪,他端起面前精致的银制茶杯,颇有贵族风范的轻轻抿了口,清咳两声,眼见果然将身边众人的目光吸引过来了,嘴角微微带起个满足的弧度,说道:"法布雷斯侯爵之前担任的职位是帝都守备,众所周知这个职位的重要性,当时的法布雷斯伯爵年仅二十四岁就可以担任如此重要的公职,据说当年那位美丽的伯爵夫人于此事功不可没。"

  中年贵族顿了顿,环看眼四周,随即强调了句:"听说这位美丽侯爵夫人的哥哥是圣马可大教堂的骑士长。"

  圣马可大教堂的骑士长?统率着全莱茵帝国教区范围内神圣骑士的教廷重量级人物,难怪当年年轻的伯爵大人能够跻身帝都守备之职,原来如今不可世的侯爵大人当初是靠裙带关系才有今天的。

  想到这点,周围众人随即露出恍然大悟的笑容。

  只是那坐在最角落的那名衣着华丽的皇宫近侍却没有笑,听到这些议论,他眉头间更显阴郁--这些帝国中层官员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反映出帝都舆论真实的面。

  神圣教廷,军方,这是那位伟大的皇帝陛下最为厌恶,同样也是最为倚仗的力量,如果这两股力量交汇了,本就摇摇欲坠的皇权就更为岌岌可危了。

  他下意识的望向法布雷斯侯爵,侯爵大人此时正陪着泰伦斯大主教起逗弄那位著名的私生子,侯爵大人金色长发下的英俊脸庞带着充满父爱的笑容。

  看着不远处英俊的年轻侯爵,这位皇帝陛下最为信任的近侍,最得力的探子微微叹了口气。

  这个男人就像个谜团,谁能想到年前这位还唯唯诺诺毫无名气的年轻人竟然会成为帝国历史上最大的英雄,力拯救了这个摇摇欲坠的古老帝国。

  毕竟在战争之初,神圣大陆上没有任何人会相信,莱茵帝国能够阻挡法兰帝国和普洛兰帝国的联军,即便莱茵帝国在之前被称为大陆第强国,不过所有人都清楚,这个称呼多半来自于莱茵帝国历史上那些卓越而恢弘的功绩,而非对于这个古老帝国现在实力的赞美之词。

  在世人的印象中,莱茵帝国更象是位艺术家,这个古老帝国崇尚华美的诗篇,精致贵重来自东方的丝绸,优雅的下午茶,精美华丽的戏剧,贵族式的艺术沙龙,这切都被世人认为是这个盛产艺术家国度的代名词。

  而与莱茵帝国传统的优雅相比,法兰帝国和普洛兰帝国更像是野蛮的军人和铁血的刽子手,冷漠,强硬,无处不在的军事化统治是这两个帝国的标志,同样也是这两个帝国跻身于神圣大陆三大强国的资本。

  艺术家又如何能和两个野蛮人搏斗?

  战争之初的进程无疑证明了这点,莱茵帝队四大主力军团在法普联军面前节节败退,丧失了斗志,甚至退守到了帝都,就当所有人都以为莱茵帝国要被两个野蛮国度摧毁的时候,法布里伯爵临危宙修受命,但就是这位之前毫无名气的青年贵族却让全大陆大吃惊。

  这位之前仅担任帝都守备职责的青年将领在战场上的表现却老练的犹如个久经沙场的老将,他仿佛是狐狸和狮子的综合体,当敌军势大的时候,他像狐狸般狡猾的躲避着,当敌军的弱点暴露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又立马变成了头无比凶猛的狮子,英勇的扑了过去,抓住弱点,狠狠的咬上口。

  而法布里伯爵似乎总能躲开身后紧追不放的大军,并寻找到对方仅有的弱点,无数次惊险的战役无疑证明了这位年仅二十八岁的将军敏锐而可怕的洞察力,以及卓越的战争指挥艺术。

  在莱茵帝国民众看来,这位无敌的统帅就是伟大女神赐予莱茵帝国的礼物。

  盛大的晚宴持续到深夜方才结束,侯爵府的老管家眉开眼笑的点理着今天收到的昂贵礼物,吆喝着仆人将礼物分文别类的摆放起来,皇帝陛下送的整套瓷器被小心翼翼的放在大厅中十分显眼的张长柜上,为了保护易碎的瓷器,整个长柜还被套上了精致华丽的玻璃。

  侯爵府后院书房。

  当代法布雷斯家族族长,帝国世袭侯爵,无敌军团统帅,达斯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