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墓地前的誓言(1/2)

加入书签

  在东城区东单一带,有一条老胡同叫做外交部街,据说这条街的由来还得从前清年间说起呢。 xiangcun乡村小说网在这条街的街口有一个四合院,院的最里头是一座木制的小楼。形成了这个四合院与众不同的特点。

  这木楼兴建于抗日战争期间,相传是日本鬼子的某个高级的府邸,只不过因为年代久远,而且也缺乏文物意义,所以这房子也就被区政府方便安排给了附近的居民使用居住,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大杂院。

  住在木楼二层靠东一间的,就是黄强。别看他现在兜里有钱,为了金屋藏娇,也买下了几处房子,但是因为自己的老母亲在这里住了二十多年已经有了感情,不肯搬家,所以每周他也是雷打不变的要回来陪老太太过个周末。

  此时的他正躺在屋里的小木床上,听着外屋一边摘菜,一边唠叨的老太太说着他到现在还孤身一人,不再找个媳妇,重新让老人家抱个孙子的不是。

  对这个话题,黄强早已经见怪不怪,所以干脆就来个不言不语,任由老太太自己去说,他却拿着一本三八杂志,翻看着上面的美女图片,不时答应老太太一声,算是应付。

  “铃……”他的手机响了,他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是宝子打来的。他在陪老太太的时候,也只有宝子敢打电话找他,其他人绝对是要挨骂的。

  “喂,怎么了?”黄强瓮声瓮气地问道。

  “大哥,出事了,老韩死了。”宝子在电话里急切地说道。

  “老韩,哪个老韩?”黄强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就是在亚运村那边开发廊的那个,您忘了?”宝子着急地说道。

  “哦,是他呀。”黄强被这一提醒想了起来,“他怎么会死?前几天你去医院看他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

  “据说跟咱们打的伤没什么关系,是这老小子本身就有肝癌,这次一折腾正好发作了,手术没成功,就死过去了。”宝子解释道。

  “哦,那死就死了呗,你到医院把该结的帐都结了,该出的钱都出了。再给他联系个好点的墓地,咱们也就算仁至义尽了。”黄强想了一下吩咐道。

  “老大,这事恐怕没那么简单了。”宝子有些支吾的说道。

  “到底出什么事了,你就直说嘛。吞吞吐吐的干什么?!”黄强性子急,见宝子这样有点上火,直接问道。

  “是这样,给您打电话之钱,我已经去过医院了,那边说,姓韩的那个小子已经出院了,而且他还把所有的帐都结了,没有用我们一分钱。还有……”

  “还有什么,赶紧说?”

  “还有,我问过医生,他说那个小子追问过,如果没有我们那次对老韩动手,会不会不刺激到老韩病情的恶化?”宝子这才说到了重点。

  听到这句话,黄强也紧张了起来,关注地问道:“那医生怎么说的?”

  “那混蛋医生说,要是我们没有动手打他,刺激到他的身体,也许癌细胞没那么快的扩散……”宝子恼恨地骂着说道。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话筒已经离开了黄强的耳朵,不知道为什么,经历过那么多大风大浪的他,此时却觉得后背微微有些发凉,那天晚上在北方大厦歌厅里的一幕,又开始浮现在眼前,韩枫那果断的身手和冷酷的处事方式,还让他记忆犹新。

  “老大,您怎么了,说话呀。”宝子听不到黄强的声音,着急的叫喊着。

  黄强这才回过神来,对自己刚才的失态也感到有些诧异,京城那么多的老混混都不放在眼里。偏偏是这个初出江湖的毛头小子,却让他能感到一丝恐惧,这在过去绝对是不可想象的。

  “老韩的尸体火化了吗?”黄强镇定了一下情绪,然后问道。

  “已经火化了,是去东郊那边火化的,据说他们在房山那一带看好了一块墓地,下午就入土了。”宝子汇报道。

  黄强的脑子飞速的旋转着,做出了决定:“你马上来接我,把具体是哪块墓地给我打听清楚,咱们去一趟。”

  “还用叫谁?”宝子追问了一句。

  “还叫个屁,人家小子敢4个人来见我们,我们现在去吊丧,还要几个人?就你我就够了。给我动作快点,路上把该用的东西都买好。”黄强恼火地训斥着宝子,然后挂断了电话。

  黄强焦躁地在屋里踱着步,盘算着一会儿到了墓地,见到韩枫该如何开口。这小子的身手和能力是他很欣赏的,本来他还想收韩枫到手下,可韩枫一起有意回避,所以他也就没有再深究,但现在如果韩枫真的信了医生的话,对他采取一定行动的话,那绝对是他的心腹之患。

  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句话是绝对有道理的,尤其是韩枫这样的小崽,根本就不懂所谓的江湖规矩,不会按照正常的牌理出招,所以如果他一旦下决心报复,那绝对就是黄强所意想不到的方式,这才是最让他担心的……

  此时已经快要进入十一月了,是北方的一年中最难受的一段时间,还没有供暖,但气温却已经很低,在加上北京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