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色的风刃,仿佛变成了个圆球,将苏尘包围在里面,并且不停的缩小,而里面的苏尘,仿佛犹如只断翅的小鸟,在也无法飞出去。

  今夜  个人寂寞2

  “很好的计谋哦。”面对铺天盖地的风刃,苏尘微笑的看着不解的萝莉,说道:“但是很可惜,你忘记了吗?我的职业是炼金师!”

  背后的羽翼在瞬间变大,然后将苏尘完全的保护了进去。

  光暗禁断第三形态

  守护之羽翼

  功能:防御切魔导师以下的攻击。

  制作者:苏尘

  魔法师旦魔力到达十万之后,自然而然的被成为魔导师。

  战士也样,旦战力值达到十万,也会被成为战将。

  炼金师和其他的职业不样,想要成为和魔导师战将同等级的贤者,就必须推陈出新,制作出个新的炼金武装,新的炼金方程式。

  而苏尘的守护子羽翼,就是个全新的方程式,如果他现在去认证的话,凭借着扎实的基础,成为贤者是板钉板的事情。

  可惜的是,现在的他,似乎并没有这样的觉悟。

  当所有的风刃全部被羽翼阻挡下后,苏尘缓缓的张开羽翼,巨大的羽衣伸展在苏尘的背后,似乎将天空遮掩。

  巨大的阴影,将萝莉笼罩。

  “现在,我该如何惩罚你呢。”微笑着,苏尘玩弄着手中的灵能抢,歪着脑袋看着萝莉。

  就在看到苏尘获胜的刹那,萝莉体内的魔力正式告竭,加上身体上的飞翔之风接触,整个人瞬间从天空上掉落下去。

  “不要啊啊啊”

  恐惧的大喊着,萝莉脸惊慌的看着天空,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输的这么惨。

  恐惧的闭上眼睛,萝莉将身体缩成团,不安的等待着痛楚的降临。

  在恐惧的等待中,却是对柔韧的双臂,温暖而又舒适。

  就在萝莉将要与地面接触的刹那,苏尘挥舞着翅膀,将萝莉抱了起来,避免她租金医疗部的可能。

  “为什么救我,之前明明那样对你。”萝莉不解的望着苏尘,紧紧的咬着嘴唇。

  “为什么救你?”苏尘想了想,说道:“那种事情,我怎么知道啊,只是看你掉下去,就去救你了,难道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苏尘的回答,顿时令萝莉错愕。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眼泪,瞬间侵占了萝莉的眼睛,发达的泪腺这刻超能力发挥,宛如断线的珍珠,颗又颗晶莹的泪水,打湿了萝莉的衣衫。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不知道在说自己,还是在说苏尘,萝莉猛地趴在苏尘的身上,痛哭起来,嫩小的双臂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脖子,不停的用力

  不知所措的苏尘,呆呆的漂浮在空中,满头的雾水。

  今夜  个人寂寞3

  他并没有看到,萝莉在哭泣之时,嘴角绽放开最美丽的笑容。

  将冰封的蟒蛇救出,变回魔方之后,又将地面恢复原样,苏尘就带着已经哭够的萝莉,离开了擂台,寻找个可以说话的地方。

  想来想去,苏尘还是决定去

  “欢迎光临!”微笑着,穿着女仆装的八云眼就看到了苏尘背后的萝莉。

  “这个女孩子是谁啊,诱拐犯!”

  “娜娜妮露亚,我采访的最后个对象。”苏尘指着萝莉说道,然后再瞪着八云,“还有,我不是什么诱拐犯,如果你在这样说的话,小心我告你诽谤。”

  “苏尘,这个欧巴桑是谁啊。”紧紧的抓着苏尘的右手,萝莉很成功的挑起了八云的怒火。

  “谁是欧巴桑啊!”八云大叫着,额头的青筋跳跳。

  【不愧是毒舌小萝莉啊,针见血】

  从来都没有见到八云如此失态的苏尘,打心眼里佩服这个小萝莉。

  “苏尘,我要离开这里。”完全无视八云的怒火,萝莉如此说道。

  “不准走。”

  “哈啊?欧巴桑,难道你还想扣留我们不成。”

  “我说过了,谁是欧巴桑啊!”八云紧紧的盯着萝莉,字顿的说完这句话,“在没有说清楚之前,你们两个个也不不准离开。”

  萝莉手下打量着不由,轻叹道:“欧巴桑,难道你的耳朵有问题吗?我可是说的非常清楚了。”

  萝莉在说道非常两个字的时候,还重重的强调了下。

  “嫉妒了吗?”突然改刚才的愤怒,八云仔细的看着萝莉,突然笑了起来,“也难怪呢,想你这种洗衣板,嫉妒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啊,更何况再加上你这幅毒舌,我看是很难讨人喜欢了。”

  “谁洗衣板啊。”满面通红的萝莉咆哮了起来。

  “啊拉!”做出副非常惊讶的样子,八云还悠闲的挖了挖耳朵,“洗衣板,难道你的耳朵有问题吗?我可是说的非常清楚了。”

  很显然,八云原封不动的将刚才萝莉说的话送了回去,就连语气也摸样。

  “唔”

  “呜”

  模拟着声音,两个人互不相让的瞪了起来。

  “我说,你们两个是小学生吗?”苏尘无奈的看着两个人,咖啡店大部分的目光,已经被两个人的争吵吸引了过来。

  “好了好了,就此打住吧,八云小姐,麻烦你将我上次点的东西上两份。”将两个人分开后,苏尘引着萝莉走到个空位坐了下来。

  “对了!苏尘,你想要知道些什么,按照刚才的约定,我会知无不言的。”萝莉还惦记着刚才的约定,坐下来后,就迫不及待的说道。

  今夜  个人寂寞4

  “就是兴趣,爱好,喜欢的东西,讨厌的东西什么的。”经过两次的采访,苏尘已经对这行轻车熟路了。

  “哎,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想要知道我喜欢什么要的男孩子呢?”似乎感觉交谈太过于平凡,萝莉不由有些失望。“好大”

  萝莉从苏尘说自己家很大的时候,在路上就直猜测着,苏尘的家,到底有多大。但想象和现实之间的差距,还是让萝莉惊叹了起来。这个家,也未免太大了点吧。

  先不说那宛如长城的墙壁,单是萝莉面前近十五米高的大门,就让萝莉感觉到自己的渺小,仿佛自己就想是只大象面前的蚂蚁样。

  “这个就是你家吗?”吞了口唾液,萝莉目瞪口呆的问道。

  苏尘微微笑,将右手放在巨大的铁门上,接着,个巨大的魔法阵就在漆黑的大门上浮现出来,紫色的光芒仿佛从死寂中复活了样,光芒不停的游动着。

  随着光芒的游动,宛如整体的大门突然无声无息的分开,错开个仅供两个人进入的缝隙,苏尘马当先的走了进去,身后的萝莉也赶紧跟了进去。

  红岩石铺成的地面,笔直的通向远处的别墅,道路两边种植的血樱花,在夜晚散发着淡淡的红色光芒,随风飘动,股淡淡的清香无时无刻不在空气漂浮着,让苏尘和萝莉有些疲惫的精神为之振。

  萝莉好奇的左右观察着苏尘的这个家,不时的发出两声感叹,在都市学院这样的城市,可以见到这种庄园,应该算是件很难得是事情了。

  在笔直的道路上,走过个花坛的时候,萝莉也刻意的停了下来,看着里面种植的花朵,更显惊讶。

  “呐,苏尘,这个是天冥花耶,你这里怎么会有这个啊。”指着花坛里群淡紫色的花朵,萝莉大声叫了起来。

  “嗯,那个确实是天冥花,那又怎么了?”苏尘无所谓的问道。

  “那有怎么了?”听着苏尘的口气,萝莉又重复了片,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拜托你长长脑筋吧,或者让你那已经快要枯萎生锈只有肌肉细胞的脑袋想想吧,天冥花可是魔法世界的花朵,而且还是绝地‘幽暗森林’的特产啊,为什么会出现在你这里,难道你从来就没有想过吗?”

  “当然是有人种过来了,难道还是它自己跑来的不成。你也太大惊小怪了吧!”

  抛弃这个无聊的话题,苏尘边打着哈欠,边向前走着,“快点吧,天色已经黑了,还要为你安排房间呢,不要在这里磨蹭了。”

  完美的被无视了,萝莉狠狠的看着苏尘的背影,顿时气不打处来,跑过去,在接近苏尘的刹那,起跳。

  今夜  个人寂寞5

  身体在空中划出道优美的抛物线,狠狠的撞击在苏尘的腰部,直接将苏尘撞飞出去,狼狈的在地面打了几个滚。

  萝莉并没有这样绕了苏尘,击得手后,趁苏尘还没有站起来,快速跑过去压在苏尘的身上,双手胡乱的拍打着苏尘。

  “你这个混蛋,混蛋,居然敢无视我,我让你无视我,让你无视我。”

  突如其来的打击打击过后,苏尘快速明白了事情的原因,双手抓住萝莉的双臂,长期的锻炼,让苏尘的胳膊和萝莉比起来,简直就是两个极端,个孔武有力,个细小柔弱,所以苏尘很轻易的将压制了这个凶暴的萝莉。

  “我说你啊,不要动不动就扑过来好不好,很容易出事的。”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苏尘从地上坐起来,像提兔子样,将萝莉提了起来。

  似乎感觉自己的姿势太过于难为情,萝莉再次挣扎了起来,但这次有准备的苏尘没有给萝莉任何的机会,直接将她扛在肩膀上,大步大步的走向别墅。

  “我回来了,晓韵姐。”进入别墅的大厅,苏尘就叫了起来,同时放下萝莉。

  武装  炼金师分级1

  亮丽的灯光照射着别墅的大厅,没有放过任何个地方,仿佛像是无声无息的幽灵,女仆在萝莉惊讶的目光中,缓缓走到了苏尘的面前。

  微微欠身,女仆对着苏尘恭敬的说道:“你回来了,少爷!”

  抬起头,女仆瞬间就看到了苏尘有些狼狈的样子,这是刚才萝莉施虐后,留下的证据,不知道为什么,女仆看到苏尘的时候,萝莉感觉自己的心中明显的虚。

  紫色的头发,温柔的眼睛,高挑的身材,精致的五官。

  方晓韵在萝莉的眼里的感觉是,好个美人啊。

  伸出手温柔的替苏尘整理了下有着凌乱的衣服后,女仆微微退后了几步,恢复了先前的站姿。

  “晓韵姐,这位是娜娜,我的朋友,今夜她会在我们这里睡觉,请为她准备个房间。”

  感觉到女仆的目光扫视了过来,萝莉心中顿时紧,紧张的说道:“我是娜娜,请请”

  女仆的眼神很平静,蕴涵着宛如可以刺穿切是凌厉,往常很普通的句话,在女仆的目光下,萝莉却怎么也说不出来,脸色为此涨的通红,但越是焦急,越无法清晰的表达出自己的意思。

  突然,苏尘的手大手盖在了萝莉的头发上,边抚摸着,边笑着说道:“晓韵姐,先带娜娜去沐浴吧,她和我打了架,又接受了我的采访,现在应该很累了。”

  收回自己的目光,女仆微微点点头,弯腰对着萝莉说道:“娜娜小姐,请跟我来”

  萝莉不由微微点头,不由自主的向前走了几步,又突然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看苏尘,看到苏尘点头后,才跟着女仆快速的离开了大厅。

  看着两个人离开后,苏尘也卸下了自己的微笑,快步走到沙发上,软软的躺了下来,条腿斜斜的放在外面,另只脚落在地面,伸出的右手搭在眼前,阻挡天花板上的亮光。

  【没有想到,那个毒舌小萝莉居然在晓韵姐的面前句话也说不出来,这个世界,还真是物降物呢】

  “艾利儿,你在吗?”

  话音刚落,艾利儿就鬼魅般的出现在苏尘的身边,弯腰看着苏尘,将苏尘的上半身笼罩在阴影之下。

  “主人,你找我吗?”

  移开右臂,苏尘轻轻点头,说道:“帮我泡杯红茶好吗?”

  自从上次的烧菜事件过后,苏尘就严禁艾利儿自由发挥,让她切跟按照女仆的步骤做,虽然这样扼杀了艾利儿的天分,但做出的饭菜,几乎和女仆不相上下,味道也差不了多少,这无疑让女仆十分的欣慰。

  不会,艾利儿就将杯充满了香味的红茶送到了苏尘的面前。

  武装  炼金师分级2

  坐起身子,苏尘接过艾利儿的红茶,浓郁的香味顿时令苏尘精神为之振,忍不住赞道:“艾利儿,你泡的红茶真是越来越香了呢。”

  奉上红茶后,艾利儿退后了几步,忽然做出了个十分大胆的动作。

  个猫耳在艾利儿的响指中,戴在了艾利儿的头上。

  听到响声,苏尘喝了口红茶,不解的看着艾利儿,

  接着,艾利儿弯下身体,双手放在地面,宛如只猫样,缓慢的爬了过来。

  噗

  艾利儿突如其来的动作,令苏尘将喝到嘴里的红茶吐了出去。

  红色的液体洒在空中,在灯光下,放射出艳丽的色彩,射向了缓慢爬过来的艾利儿。

  红茶并没有喷在艾利儿的身上,在它们侵入艾利儿的身体前,就被层莫名的阻碍挡了下来,飞快的聚集在起,形成了个指甲大的红色水球。

  红色水球在艾利儿的操控下,飞回了茶杯内,叮咚声落了进去,激起层层的涟漪。

  这切,苏尘恍然未觉,只是呆呆的看着艾利儿现在的动作。

  几步的距离很快就爬了过去,现在的艾利儿已经爬上了苏尘的身体,几乎是摩擦着,路紧贴着苏尘的身体,双手紧紧的环抱着苏尘的脖子。

  现在的苏尘已经石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女仆,到底在做些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到底在做什么啊。”苏尘把推开了奇怪的艾利儿。

  被推开后,艾利儿并不乘胜追击,而是用右手的食指点住下巴,歪着头,做出了个十分疑惑的表情。

  “不对吗?”

  “什么不对?”苏尘问道。

  “主人不高兴吗?”

  “高兴不是不高兴也不对,啊,说到底,你今天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这样做啊。”苏尘个箭步,抓住艾利儿的肩膀问道。

  “书上说,我这样做的话,主人会很高兴的。”艾利儿如此说道。

  “书上说?”苏尘满脑的问好。

  艾利儿伸出手,掌心上方的空气顿时犹如水纹样散开,本花花封皮的杂志从水纹中落下,掉入了艾利儿的手里。

  苏尘把抢过杂志,只见上面写道——机密,诱惑主人的十大诀窍。

  胡乱的翻了遍后,苏尘很快就找到了艾利儿所使用的招式,排名第七,

  被成为“猫耳女仆的思春期。”

  下面还有着个友情提示。

  注:此招配合魅惑术效果更佳。

  这刻,苏尘感觉自己真的很囧。餐厅,晚宴进行时。

  武装  炼金师分级3

  心不在焉的尝着艾利儿做的饭菜,苏尘的脑海还是片的浆糊,他根本没有想到,艾利儿会单纯到这种地步。

  【不!那不是单纯,而是根本不了解这个世界,她所做的事情,只是单纯的让自己的高兴,根本就不明白后果是什么,这样的话,未免太可怕了,如果日后在尝试下其他的】

  想着有天,艾利儿为了让自己高兴,而做出什么恐怖的事情,苏尘就感觉不寒而栗。

  【那样的事情,绝对不可以发生】

  坚定了自己的信念,苏尘决定如果有时间,将让艾利儿了解这个世界,从而更快的融入这个世界,只有这样,今晚的事情,还有那天买内衣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真是没有想到啊,苏尘这个家伙居然将你这个搓衣板给带回来了,还真不能小看青春期的少年啊。不过那家伙也太没有眼光了。”

  口无遮拦的说着令人误解的话,韩佳雅优雅的品尝着杯中的红酒,目光里除了挑衅外,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她说话的对象,是坐在对面的娜娜妮露亚。

  此刻,被贬的文不值的萝莉努力的微笑着,反击道:“虽然有些失礼,但我不得不承认,苏尘的眼光的确不是很好,居然让个老太婆成为自己的未婚妻,他还真是悲哀呢。”

  “谁是老太婆啊!”字顿的说完这句话,韩佳雅感觉自己的忍耐几乎达到了极限,看着萝莉的目光,已经带上了疯狂。

  “明明年龄比我要大倍,还以为自己很年轻啊。这个世界上,自恋的人还真多啊。”低着头吃饭的萝莉,看似低声喃喃的说出这句话,但声音偏偏传入了韩佳雅的耳朵里。

  两个人的对立,源自于个小时前,刚刚回家的韩佳雅,看到那本杂志后,就开始不停的调侃着苏尘,而沐浴出来的萝莉看到这点后,吐出了句让韩佳雅石化,和她走上对立的话。

  “苏尘,这个老太婆是谁呀。”当时的萝莉,是这样说的。

  于是,两个人无可避免的成为了对立的存在。

  【这个小鬼,定要好好的惩罚她,定要让她生不如死】

  被萝莉说中痛楚,韩佳雅阴暗的心里不停的诅咒着,就连灯光照射到她身边的时候,似乎也变得有些晦暗不明。

  眼光中,丝漆黑的光芒闪而逝,韩佳雅屈指弹,道透明几乎微不可见黑烟在空中划出道弧线,投入了萝莉的盘子里,而空中那魔法波动被韩佳雅掩藏了起来。

  还在走神中的苏尘察觉到了丝的异样,抬起头,疑惑的看了几眼,看到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后,又低下头,进入了自己的思考空间内。

  武装  炼金师分级4

  而差距太多的萝莉,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

  诅咒魔法——腹泻术。

  这是个无害,但可以让人出丑的魔法,曾经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