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早在探究真理之塔的时候,苏尘就明白了什么是贤者领域。

  说白了,就是将自己的工房所在的空间,召唤到实现所在地空间,让两者短暂的融合起来,就构造了自己的贤者领域。

  领域之中万物臣服,领域的主人掌控着整个领域,只手间翻云覆雨,拥有莫大的威能。

  在经过了段时间后,原本慌乱的魔法师们已经安静了下来,不是的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胆敢在魔法公会对魔法师们出手,这个家伙的胆子还真不是般的胆大啊。

  “共三百二十名魔法师,其中魔导师二十九位,以凡间来说,这已经是个非常豪华的阵容了呢。塔娜莎。”

  苏尘回头看,塔娜莎已经不在他身后。

  苏尘微微愣,天空突然传来了塔娜莎的声音,“可以打了吗,可以打了吗?”

  副迫不及待的表情。

  “嗯,可以了。”苏尘微微点头。

  哦哦哦哦哦

  塔娜莎瞬间就燃烧了起来,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下刻就出现在群魔法师的上空。

  “我要出手了,快点你防御吧。”她这样说完,右手紧握,拳击出。

  顿时,股庞大的热浪席卷四方,周围的空气在这拳下彻底的扭曲起来,强烈的风压瞬间将无数魔法师吹飞了出去。

  “骗人的吧,这完全是犯规啊。”

  “那个家伙到底是谁,太可怕了。”

  “快跑啊,那个恶魔要来了,要来了。”

  “混蛋,怕什么,对方只有个人而已,齐心合力的话,我们”

  碰的声,说话的人顿时被击飞了出去,笔直的撞塌面墙壁,倒飞进入家民宅内。

  顿时,好不容易聚集起的战斗力,被塔娜莎拳打散。

  “好弱啊,你们真的好弱啊。”塔娜莎狂吼声,四周再次掀起热浪般的冲击。

  这次,周围三百米内的魔法师全部被吹飞了出去,无幸免。

  不管是展开防御的,还是没有展开防御的,视同仁。

  塔娜莎和他们之间的差距根本就是大象和蚂蚁,不在个等级之上。

  忽然,道白色的身影闪,个美丽的女子站在了苏尘的面前。

  捣乱  塔娜莎出手3

  “十字圣者阁下。”来人惊呼声,仿佛明白了什么,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哟,真是巧合呢,白色圣洁小姐。”苏尘微笑的和她打了个招呼。

  白色圣洁没好气的白了苏尘眼,无奈的揉揉头,“我想这不是什么巧合吧,定是阁下搞的鬼吧。”

  苏尘很爽快的承认了,点头道:“嗯,这里是我的领域,将你们全部拉入这里的也是我,不过安心吧,他们不是有事的,我朋友很厉害,会知道轻重的。”

  你朋友?

  白色圣洁古怪的看了眼远处肆虐自己公会法师的女孩,顿时感觉阵无力。

  强者的朋友就是强者,这个定理还真是管用啊。

  血统高贵的狮子是不会于猫咪为伍,这点白色圣洁也非常的清楚。

  “坐下来起欣赏吧。”苏尘招了招手,示意白色圣洁坐在自己的旁边。

  现在两个人所在的位置是座高处的餐厅内,眼就可以将远处战斗的场景尽收眼底,十分的便利。

  很快,这样面倒的战斗就进入了尾声,大多数的魔法师已经躺下了,而负隅顽抗的,只有七名魔导师了。

  其中包括两名原本在比斗中,被莫名其妙的拉入这里的魔导师。

  现在,这七名最后分成了两组。

  组三人,躲在家咖啡店内。

  另组四人,躲在条小路内,周围高楼林立,时不容易被发现。

  而走在路死尸的街道上,塔娜莎并没有用精神力搜索,而是靠着自己灵敏的五官,像是在玩捉迷藏样,让她快速的兴奋起来。

  咖啡店内,三个魔导师看到塔娜莎路过咖啡店并没有进来后,顿时松了口气。

  看到同伴狼狈的样子,顿时无声的苦笑起来。

  “这样下去我们会全军覆没的,要反击。”

  “就算你这么说,但你也看打了她的实力,我们完全是压倒性的劣势啊。”

  “不管怎么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定会被她找到的。”

  “嗯,这是时间的问题而已,束手就擒可不是吾等的作风啊。”

  “那么,战斗吧,即使失败,也要让她看下吾等魔导师的骄傲。”

  “好吧,第次攻击就又我先来,你们从旁协助,将敌人举歼灭。”

  其中两个重重点头,下刻,个平头魔导师就从咖啡店直接冲了出去。

  “我在这里啊,恶魔,来和我决胜负吧。”

  “火之精灵,水之精灵,风之精灵,以远古契约之名,吾乃高贵之主,精灵使者,黑月于白夜的交替,世界混乱的开始,融合吧,契约之枪!”

  琉璃般的光芒瞬间照亮整个天际,把黑颜色的长枪出现在魔导师的手里,华丽而黑暗,枪身布满了精灵铭文,散发着浓浓的杀气。

  捣乱  塔娜莎出手4

  “远古魔法,精灵契约之枪。”白色圣洁低喝声,满脸的惊奇。

  苏尘看了几眼,微微点头,“确实是远古魔法,你们公会还真是人才济济啊,居然连这样的人才都有。”

  远古魔法和现在所用的魔法,据说那是神灵流传下来的魔法,完全命令式的魔法。

  而当今的魔法大约都是请求式,威力不言而喻,很比起远古魔法小了几个等级。

  “看枪啊”

  魔力在瞬间高度凝结在枪尖上,魔导师用尽全身的力量,朝着塔娜莎狠狠的投掷了出去,契约之枪带着螺旋的尾迹,破空而出。

  呼啸的风声将周围的房子上的玻璃完全震碎,哗啦的落在地面。

  与此同时,另两个魔导师出手了。

  “辉煌之黑暗,吾等以卑微之名,祈求黑暗束缚阵!”

  刹那间,塔娜莎所在的地面出现了个巨大的魔法阵,虚弱,黑暗,混乱,饥饿,狂暴,血色,连数个负面感情被加持在她的身上。

  “冰封的大地,万物逐渐凋零,绝望的世界已经彻底的绝望凋零。”

  最后的吟唱终于响起,在最后名魔导师的控制下,塔娜莎瞬间被冰封,化成了个冰雕。

  死局了。

  看到这样的结果,三个魔导师几乎高兴的狂吼起来。

  结束了。

  苏尘端起手中的红茶,微微笑了起来。

  战斗   冥王的葬礼1

  都市学院内,突如其来的绝杀之局形成,让三位魔导师大喜过望,几乎忍不住大笑起来。

  契约之枪拖着螺旋尾迹冲到了塔娜莎的面前,狂暴的气流带着刺耳的尖啸,尖锐的枪尖刹那间破开厚厚的冰层,路摧枯拉朽,直达塔娜莎的心脏。

  “是时候了呢。”苏尘微微笑,对着疑惑的白色圣洁说道。

  轰!

  狂暴到无以复加的热浪轰然爆发,以塔娜莎为,向四面八方蔓延出去,所过之处,不管是冰层,大地,契约之枪,还是房屋,在刹那间,统统被彻底的气化。

  周围的空间剧烈的扭曲起来,形成不真实的环境。

  然后,当气浪平复后,以塔娜莎为中心,方圆百米的范围内,切归于虚无。

  白色圣洁目瞪口呆的看着塔娜莎造成的破坏,眉头狂跳。

  “这并不算什么,如果她认真的话,瞬间就可以将这个空间气化。”

  看着白色圣洁的惊骇,苏尘恶趣味的在加上了句。

  时间,白色圣洁的脸上只能浮现出抹僵硬到极点的笑容。

  “好弱啊,这些家伙。”忽然,耳边响起个陌生的声音,顿时吓了白色圣洁跳。

  回头的瞬间,恰好看到刚才大发威风的少女出现在自己的身边,无声无息。

  “呐,苏尘,难道魔法公会就没有强点的对手了吗?”塔娜莎不满的问道,眼神却看向白色圣洁。

  “你似乎很不错。”她上下仔细的打量了白色圣洁眼,说道:“怎么样,要比试下吗?如果可以撑过十回合,会给你好处的哦。”

  “不,不用了。”想也没想,白色圣洁直接拒绝了。

  顿时,塔娜莎就萎缩了下来,脸的高昂被沮丧所代替。

  “不用担心,塔娜莎。”苏尘微笑的拍了拍她的头顶,说道:“接下来,你所期待的有趣的事情,才会真正的发生。”

  仿佛要印证苏尘的话,贤者领域轰然震动起来,杯子中的红茶剧烈的摇晃起来。

  然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湛蓝的天空突然迸射出无数道裂纹,从苏尘的头顶直延伸到视线的尽头。

  轰!

  仿佛被前所未有的压力重创,天空中,白云被猛然撕裂,散落向四面八方。

  原本严重的裂痕在这刻彻底崩溃,个巨大的缺口出现,道巨大的雷电从缺口轰然降临,周围的地面被强大的力量震得彻底碎粉。

  碎成块块拳头大小的石块,漂浮在空气中。

  “开始了啊。”苏尘喃喃了声,压住想要起身的塔娜莎,右手挥,裂痕突然以极快的速度恢复着。

  缺口逐渐的减小,最终消失。

  天空再次恢复了刚才的宁静和悠远,白云朵朵,漂浮在高中之上。

  战斗   冥王的葬礼2

  “接下来,就是我的战斗了。”他对着塔娜莎笑,步踏出,身形瞬间加速,空气在瞬间爆射出恐怖的轰鸣,强烈的气流将周围的切全部卷了进来,形成道肉眼可见的气浪。

  几乎在眨眼间,苏尘就抵达了雷电降临的地方。

  原地,雷电已经彻底的消失了,却多出了个带着眼镜的男子。

  “呀,好久不见,楚风先生。”对着降临的男子打了声招呼,苏尘出现在他的面前。

  “是你!”楚风眼瞳猛烈的收缩了几次,惊讶无比的叫了起来。

  但紧接着,楚风就笑了起来,边拍手边赞叹道:“真是漂亮了,你居然装死骗过了所有人。我差点真的以为你已经死了呢。”

  “没有骗你啊,我真的死了呢。”苏尘直言不讳的说道:“只不过,我又从那个地方回来了而已。你看,我现在连神格就没有了。”

  指着自己的脑袋,苏尘身上蓦然爆发出强烈的气势,仿佛可以将切全部的踩在脚下,万物臣服,衷心朝拜的气势,但却不是神威。

  楚风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因为眼镜折射出耀眼的光芒,让人无法看清楚。

  “我很奇怪,你为什么会知道我来这里。”

  苏尘淡然的笑了起来,说道:“这并不奇怪,因为我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而已,你来这里的事情,我事先点也不知道哦,你来这里的目的,我现在也无所知”

  说话的同时,苏尘忽然动手,以极快的速度向楚风掠去,“不过,我只知道,我现在碰到了你,想要将你留下来而已。”

  五指微张,苏尘的掌心浮现出个黑球,澎湃的死亡之力浩浩荡荡从黑球上散发出来,狠狠的轰向楚风。

  突然间,楚风的面前出现了数十道雷电,横七竖八的形成了张电网,将两个人分割,各占边。

  苏尘的右手轰然击中电网,黑球瞬间爆发,以有掌心开始,几秒钟就将电网全部染成黑色,风吹,化成漫天的灰尘。

  “差点以为自己会死掉呢。”楚风夸张的叫了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我承认,自己刚才小看了你,但失去神格的你,以为自己还可以和我们抗衡吗?”

  苏尘不言,紧紧的盯着楚风,周围的空间忽然间布满了黑色的球体,高高低低,占据了周围数平方米的空间。

  “什么时候”楚风脸色狂变,大喝声,全力出手。

  与此同时,苏尘的声音响起,直入云霄,“爆!”

  轰然见,大约上百颗黑球齐齐爆炸,诡异的是,这次的爆炸,没有发出点的声音。

  黑球爆炸后,形成了片巨大的黑幕,将楚风和周围的建筑起包围了进去。

  战斗   冥王的葬礼3

  苏尘起步,这次却飞快的后退,几个起落,于黑幕拉开了段遥远的距离,站在了座蛋糕屋的楼台上,居高临下的望着远处的黑幕。

  这次的攻击刚然不可能给楚风带来致命的打击,但足以拖延点时间。

  接下来,苏尘就安心的可以出手了。

  右手掌心朝上,本宛如辞海样厚重的书籍出现在了苏尘的手中。

  封皮是纯黑色,带着浓烈的不详色彩。

  翻开大书,苏尘目十行的扫视着,不停的望后翻,知道第百六十页时,才停了下来,目光凝聚在条咒文上。

  【就是你了】

  看着奇特的咒文,苏尘大声的念了出来,辉煌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天空,整个空间轰然作响,仿佛在回应着什么。

  “漆黑的羽翼,贯穿天地的死亡之音,贤者的哀嚎,对死亡的恐惧和嘲笑,汝等身为祭祀者,必将遵从死亡的招呼”

  随着咒文的接近完成,天空忽然暗了下来,层淡淡的黑色气息将整个天空掩盖。

  浓烈的不详气息越发的严重了,昏迷的魔法师们开始逐渐的苏醒,目瞪口呆的看着天空的色彩,满眼尽是恐慌。

  塔娜莎在听到苏尘声音的刹那,猛然站了起来,双瞳犹如火焰样跳动着。

  艾莉儿面无表情,仿佛什么都不知道。

  白色圣洁眼神阴晴不定,似乎在猜测着这到底是什么。

  苏尘的声音逐渐的高昂起来,宛如把利剑笔直插入天际,声音被神秘的放大无数倍,响彻在众人的耳边内。

  震得他们大脑发晕,耳边轰轰作响。

  “归来吧,死亡的祈祷,在这刻彻底的结束“

  苏尘的视线内,远处的天幕忽然迸射出无数道耀眼的雷电,雷动九天,电极八方。

  黑幕,在雷电不停的轰击下,彻底的破碎了。

  道耀眼到辉煌的光华刹那间直冲天际,仿佛贯穿了整个天空。

  【完成了】

  苏尘嘴角挂起丝微笑,最后大声的念道:“以生命之洗礼,挣脱最后的束缚,死亡啊,降临吧!”

  “这是”

  刚刚脱困的楚风脸色蓦然苍白无血,原本杀气腾腾的模样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际,六把巨大的阴影之剑漂浮在空中,剑尖笔直的指着他的身体。

  “冥王的葬礼!”最终,苏尘将咒文完成。

  彻底的被压制了啊。

  楚风惨然的笑了起来,不甘的看着远处的苏尘,直到他看到苏尘手里的黑色大书时,顿时浮现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仿佛看到什么难以置信的东西。

  余光中,他看到了苏尘的嘴巴微微动了下,虽然距离很远,无法听清楚他的声音,但楚风却看懂了他的意思。

  战斗   冥王的葬礼4

  “消失吧,雷神!”

  他是这样说的。

  然后,六把阴影之剑降临,将楚风周围的空间彻底的封锁,让他无法动弹。

  看着六把阴影之剑以极快的速度逼近,楚风绝望的脸上突然笑了起来,那是非常得意,带着胜利的笑容。

  苏尘猛然惊,抬头望去。

  几乎在同时,原本黑色的天空突然结出了层薄冰,六道巨大的冰柱从天而降,将楚风保护了起来。

  冰柱是如此的巨大,楚风和它比起来,只不过是个不起眼的蚂蚁样。

  即使是长达百米的阴影之剑,和冰柱比起来,也只是成丨人和指头的对比。

  冰柱的巨大,已经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那简直就像是是座冰山,带着寒冷的气息,足以冻结万物。

  冰柱的上方,苏尘看到了个满头于冰雪同色的女子,身白色,没有丝毫尘埃的蕾丝裙,华贵而美丽。

  女子冰冷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感情,直直的注视着苏尘。

  碰!

  巨大的爆破声突然从女子的背后响起,空间泛起层层的涟漪,所过之处,所有的房屋,大地,纷纷被碾成粉碎。

  狂暴的气浪将女子的头发吹起,凌厉的飘舞在空中。

  女子恍若未觉,神色依旧冰冷异常。

  同时,雷电狂闪,楚风出现在了女子的身边,他看起来非常的狼狈,精神也有些萎靡,但嘴角却挂着丝微笑。

  “这次你赢了,苏尘大人,希望你下次依旧拥有这样的好运。”

  说完,楚风和女子同时消失在苏尘的视界内。

  觉醒   天使玛丽亚1

  距离魔法公会大约近数十公里的地方,莎拉娜脸色苍白的躺在楚风的怀里,原本白皙的脸蛋更是毫无血色,苍白如纸。

  这是条阴暗的小路,两个人相互依偎的蹒跚前进,看起来就像对落难的情侣。

  “这是狼狈呢,我们。”楚风自我嘲讽的说道,眼镜下的目光十分阴沉。

  莎拉娜没有说话,苍白的脸色遽然红,口鲜血逆冲喉咙,哇的声吐了出来。

  楚风慌忙用衣角拭去莎拉娜嘴角的鲜血,苦笑道:“居然硬接冥王的葬礼,实在是太乱来了,我们现在还没有恢复神位,那种高位咒文对我们来说,是致命的攻击。”

  吐出鲜血后,莎拉娜的脸色好了许多,说道:“我见过那个人,好像是3的新任契约者,原本以为不足为惧,但却没有想到这样强。”

  “不是新契约者。”楚风纠正了莎拉娜的错误,淡淡的说道:“他就是原3的契约者,苏尘,那个曾经好1相媲美的家伙。”

  “怎么可能”莎拉娜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但眼神的深处却闪过丝震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