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可以和1平手的苏尘既然就这样死了,未免也太不真实了吧。

  这是幻象,瞬间,两人同时想到了。

  但

  宠妃突然伸出手,苏尘的身体慢慢的化成光点,块残缺的黑色晶片缓缓的飞入了宠妃的手里。

  体内的神格在颤抖着,告诉着女王和雷凯,这是真正的神格。

  独有的共鸣,让他们不得不相信眼前的事情。

  同时间,神格被宠妃融入身体,股无匹的威压直冲云霄,整个天空刹那间狂风汇集,雷走电鸣,铺天盖地的笼罩了整个帝都。

  “真是壮观呢。”

  帝都内,威压的大公府,楚风望着天空的色彩,嘴角弯起了丝冷漠的笑意。

  突然转身,看着房间内的四个人,笑意更加浓烈起来。

  “好了,现在是五对五,平局了呢。”

  豪华的房间内,个三男两女,其中个女孩子正在睡觉。

  其中个冷漠如雪的女子说道:“无法肯定是否平局,从刚才看来,1似乎干掉了个候选人,夺取了他的神格,那个倒霉蛋是谁,是关键。”

  与此同时,房间内突然响起个金属颤抖般的声音,“剩余的几个候选人里面,以1最为强大,最难对付,3最为危险,破灭右瞳的能力你们应该知道,对现在的我们来说,这简直就是击必杀的能力。”

  “6战力不详,至今为止我们没有任何关于他的信息。”冷漠如雪的女子接口,继续分析道:“2虽然很熟悉,但她拥有什么样的底牌我们也不清楚,但别忘了,她可是拥有衰老这种恐怖的能力啊。”

  想到衰老,其他几人的脸色也不禁难看起来。

  衰老是种非常难缠的能力,旦被缠上,基本就是失去战斗力,任人宰割。

  比起破灭右瞳虽然差点,但也不容忽视。

  “真是麻烦的候选人呢。”想到这里,楚风也不禁苦笑了起来,“旦他们真的联合起来,我们应该讨不到什么好处吧。”

  突然,最后个沉默的男子开口了,他皱眉问道:“说来说去,4呢,她怎么样。”

  战斗  突然的死亡5

  冷漠如雪的女子不屑的说道:“个小孩子而已,不用担心。”

  “神之不灭体和那本书,你说我能不担心吗?现在的我们,可是没有破开神之不灭体的实力啊。”沉默的男子看起来像很健壮,即使世界健美冠军在他的面前,也要甘拜下风。

  “这个不用担心。”金属颤音再次响起,银发的美男子安稳的说道:“别忘了我的能力,融合了7的神格后,我的能力正好对付4。”

  “玩弄灵魂的能力吗?”楚风说道:“真是个讨厌的能力呢。”

  “这是必然的,不要忘了我们的目的。”

  “没有忘,怎么敢忘。”连两个说明,楚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笑意越发的浓烈起来,“我们的未来,还在你的手上了。”

  冷漠如雪的女子厌恶的看了他眼,直言不讳,“你似乎越来越令人讨厌了。”

  “真是令人伤心啊。”楚风哀怨的看了女子眼,“你可知道,我是多么的在乎你啊,我美丽的冰雪女神大人。”

  “住口,别用那个名字称呼我”

  “有什么关系吗?我可是非常的爱你哦”

  “别吵了,我们正在讨论啊。”

  “什么,什么,有好吃的吗?”

  最后,个声音,似乎是沉睡中的某女醒了过来。

  苏醒   奇异的变化1

  漆黑,宛如夜幕下的天空,没有丝的光亮。

  比深邃更加深沉的黑暗,仿佛恒久不变的色彩,宇宙毁灭后的凄凉。

  这里,是只有死人才能够接触到的世界。

  灵魂的皈依之所,魂牵梦萦的地方。

  我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

  时间啊

  悠久的存在,最后的消亡,我到底在哪里。

  没有人回答,没有人会回答,在这片虚无的地方,甚至没有人,思考越来越慢,越来越迟缓,好像下刻就快要停止了。

  真的想要离开,离开这里,离开离开离开离开

  忽然间,道光柱突然从虚空无降临,贯穿了整个天地,连接到了另外个世界,另外个

  带上我,求求你,

  不要丢下我啊,

  让我离开,我要离开这里。

  刹那,宛如死寂样的世界,各式各样的声音响了起来,汇集成股洪流,股无法忽视的洪流。

  然后,当声音冲到光柱的前面时,宛如冰雪样融化了,无声无息的融化。

  就像是花开无声样。

  然后,在光柱中,个黑影渐渐变得苍白起来,原本隐藏在黑暗中的脸庞,也逐渐的清晰,最终全身透射出炙热耀眼的白光。

  碰!

  白光突然爆炸了,破碎的白色光点围绕着光柱,遽然被股力量吸扯上去,逐渐的消失在了这片不知名的地方。

  几秒钟后,世界再次安静了下来。

  同时间,永夜帝国的帝都家普通的旅馆内。

  苏尘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入眼是片朴素的房间,木质的桌椅和简陋的摆设。

  大脑,却片空白,仿佛什么也没有样。

  苏尘没有起身,而是静静的躺在床上,身上盖着层薄薄的棉被,心底,股温暖的感觉油然而生。

  几分钟后,关于记忆中的切,才缓缓浮现在苏尘的脑海内。

  “原来死了啊。”轻轻的叹了口气,苏尘不禁对宠妃的升起了丝由衷的敬佩。

  虽然放了水,没有使用全力,但这样轻易的将自己做掉,1之名,果然名副其实。

  吱呀声,木门突然被人推开,艾莉儿端着盘热水匆匆的走了进来。

  看到苏尘清醒后,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浮现出丝兴奋和惊喜。

  “我死了多久。”问题刚出口,苏尘就感觉怪异无比,问自己死了这样的事情

  艾莉儿很快就回答了,“三天!”

  “他们信了。”

  “嗯。”

  看到艾莉儿点头,苏尘情不自禁的微笑起来,笑容有些讥讽,“应该会相信吧,毕竟神格我都送给了1,他们怎么可能不信,我这样被轻易的做掉,他们应该很惊讶吧。”

  苏醒   奇异的变化2

  想的这里,苏尘的笑容就更加玩味起来。

  “现在,我们应该坐山观虎斗,还是回到都市学院,继续过我们悠闲的日子。”

  边想着,苏尘边坐了起来,想要下床。

  匆匆将水盆放到边,艾莉儿急忙赶过来扶助苏尘,“身体,很虚弱,要小心点。”

  苏尘苦笑,理所当然的点点头,“毕竟已经死了回吗,身体当然虚弱了。”

  回想起死亡后的瞬间,苏尘就有些不寒而栗,那个黑色的世界,只有虚无和绝望,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空空荡荡,踩在虚幻和现实的边缘线之间。

  “说实话,我是不是差点回不来了。”走动了几步,做到木椅上后,苏尘不禁喘了几口粗气,额头也浮现出丝细密的汗珠。

  “真是夸张的虚弱啊,我的身体。”

  将毛巾沾湿后,艾莉儿细心的替苏尘拭去额头的细密汗珠,仔细的拭擦着他的身体。

  艾莉儿回答苏尘先前的问题,不过苏尘心里有数。

  从死亡中回归,这是只有死神拥有这样的能力,除了他之外,即使是生命女神,光明或者黑暗,都没有这样的权力。

  苏尘就是临时领悟了这样的能力,才会急匆匆的脱身。

  否则旦战斗开始,苏尘说不定就会被干掉,这样也太不划算了。

  他并不怕死,只是觉得因为成神这样的理由而死掉,太荒唐了。

  也许在别人的眼里,成为死神是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但在苏尘眼里,却是在荒唐不过的事情了。

  而身为死神,却这样消亡了,这样的理由,太令人发笑了吧。

  突然,苏尘神色震,难以置信的看着水盆中自己的倒影,心头片冰冷。

  他的眼瞳,居然还是正逆十字眼瞳。

  神格离开他的身体后,这样的能力应该消失了才对。

  不对,有些不对

  苏尘仔细的打量了下房间,却惊喜的发现自己的右眼瞳的视线内,并没有宛如小孩子样涂鸦般的黑线,仿佛这也只是个普通的眼瞳而已。

  是后遗症吗?

  苏尘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陷入了思考之中。

  下秒,他就被温暖的气息包围了,艾莉儿轻轻的抱住他,将嘴唇凑到了耳边,“在想些什么。”

  “想些怪异的事情。”苏尘指了指自己的眼瞳,问道:“我这样的眼瞳,到底是怎么回事,后遗症吗?”

  歪着头想了想,艾莉儿突然抓住苏尘的手,股汹涌澎湃的死亡之力冲入了苏尘的体内,浩浩荡荡,路畅通无阻。

  很快,就进入了苏尘的右眼,刹那间,横七竖八的黑线浮现在房间的各个角落。

  苏尘猛然被吓了跳,随之而来的,是无助的苦笑。

  苏醒   奇异的变化3

  还是没有摆脱啊,这样的眼睛。

  “左眼!”沉默了下,苏尘冷淡的说道。

  艾莉儿点点头,死亡之力急转,从右眼冲入了旁边左眼,原本右眼金色的逆十字暗淡下来,左眼的正十字开始明亮起来,散发出金色的光芒。

  光芒被困在眼瞳内,并没有冲出来,从远处看去,就像是个发光的十字架而已。

  当苏尘看到这个房间的时候,左眼立即浮现出了个画面。

  画面上是座废墟,许多工人在不停的对废墟进行着拆迁,依稀可以从上面看出个中年人止不住的笑容。

  艾莉儿曾经讲过,未来之左眼,可以看到万物死亡的瞬间,拥有了这个能力,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改变死亡的到来。

  然而从得到这个左眼开始,这样能力并没有出现,而是可以预测敌人的攻击,预测几秒钟后发生的事情。

  因为这个能力,苏尘躲过了很多次的攻击。

  而现在,这个左眼的能力似乎被真正的激发了出来。

  是因为自己曾经死过次的缘故吗?

  苏尘不解,没有丁点的答案。

  而后的几天,苏尘开始点点的恢复过来。

  原本的身体已经死亡了,苏尘现在这个身体还是理由人体炼金技术炼成的。

  制作上,苏尘采用了很多极品的东西。

  天使的血肉,巨龙的筋骨,恶魔领主的心脏,以及苏尘原本身体的细胞。

  除了这些基本外,苏尘还从里面添加了其他的材料,比如星辰光辉,月之光华,和星辰铁

  将原本强悍的身体,再次淬炼到了恐怖的状态。

  前些天的虚弱,只不过是灵魂和身体的同步较低造成的结果。

  几天后,身体于灵魂的磨合度已经近乎完美,虽然还是和以前样,有些瘦弱不堪的样子,但体内,却拥有着庞大的力量。

  凭借着身体的强悍,苏尘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干掉个战将级别的高手。

  因为战将级别的攻击力,完全无法伤害到苏尘的身体。

  但更加令苏尘不解的是,他现在体内凝结的,不是斗气,也不是魔力,而是和艾莉儿样,非常纯粹的死亡之力。

  甚至,苏尘体内的死亡之力比艾莉儿的还有纯净,明亮。

  这系列的变化,让苏尘目瞪口呆。

  回想了大半天之后,苏尘终于得出了个比较容易接受的答案。

  自己身体这系列的变化,似乎和自己曾经进入过那个死者国度有关。

  这样的话,就不需要在担心什么。

  然后几天之后,苏尘次心血来潮,让他彻底的震惊了。

  因为感觉到体内的死亡之力似乎很澎湃,心血来潮的苏尘对着张桌子使用了真言术。

  苏醒   奇异的变化4

  在这之前,神言已经了失去了应有的效果,死亡宣告也没有任何的作用,所以苏尘对真言术并没有抱太多的希望。

  他几乎是以玩耍的态度对着张桌子说道:“崩裂!”

  然后,桌子崩裂了。

  毫无预兆的突然裂开无数道口子,在苏尘惊讶的目光中,变成了推碎块。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不信邪的苏尘再次对其他物品使用了真言术。

  结果,木床被崩裂后,又被还原,窗纱彻底的消失在空气中,椅子则变成了朵花。

  改变存在,扭曲存在,毁灭存在

  这样的能力,居然还没有消失,令苏尘费解。

  同时,在心底的最深处,苏尘似乎也安心了不少。

  最大的杀器依旧存在着,那么自己也拥有着自保的能力。

  即使遇到所谓的敌人和候选人,也不会变成盘菜了。

  因为有了这样的能力,苏尘终于在个星期后,迈步了旅馆,结束了大家闺秀,小门不出,大门不迈的生活。

  帝国的帝都,繁华而热闹,各种各样雄伟的建筑令人眼花缭乱,赞不绝口。

  先不说那个占据了整个帝都十分之的帝宫。不管是加纳歌剧院,还是夜幕广场,都是帝都等的人流量庞大的地方。

  除此之外,还有五大街区,和下城区,都是人流量骇人的地方。

  五大街区之中,第街区是纯粹的商业街区,手交钱,手交货,价格公道,童叟无欺的地方。

  除了第街区外,最繁华的,就是第五街区,夜幕下的阴影。

  这是条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俱全的街区,堕落和升华的天堂。

  下城区是平民们住的地方,朴实,和安宁,是它最大的特点。

  而苏尘现在所处的地方,就是这个下城区的家普通的旅馆内。

  清晨,白雾被轻风微微驱散,苏尘就和艾莉儿出了旅馆,街道向左右两边延伸,隐藏在薄薄的晨雾中。

  金色的阳光似乎无法彻底的笼罩永夜帝国的帝都,整个城市到现在,还有些暗淡。

  抬头望去,苏尘没有看见太阳。

  这刻,苏尘似乎有些明白了,即使在白天,也无法看到太阳,所以才会被称为永夜帝国吗?

  这样的魔法世界,还真是神奇无比啊。

  沉默着,苏尘和艾莉儿享受着难得的宁静,慢慢的散布在青花石铺成的街道上。

  清脆的脚步声响起,富有强烈的节奏感,仿佛在演奏曲优美的旋律。

  这时,艾莉儿突然抓住苏尘的手臂,将身体紧紧的贴在苏尘的身上,似乎在感受他真是的存在。

  “不要离开我。”

  苏尘微微惊愕,随即就明白了过来。

  苏醒   奇异的变化5

  他死后,艾莉儿就守着直守着苏尘现在这个身体。

  如果苏尘没有归来,她就会直的守护下去,直的寸步不离,直到他回来为止。

  苏尘相信,艾莉儿会这样做的。

  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在艾莉儿面无表情的外表下,也有些颗坚强和永不放弃的心灵。

  苏尘蓦然停下脚步,抚摸着她的脸庞,眼神逐渐的亮了起来,“不会离开了,绝对不会,因为我们曾经签定过契约啊,生死不离的契约。”

  艾莉儿微微点头,突然说道:“有事情,想要你知道。”

  散步  艾莉儿的婚纱1

  天使,是众神的创造物,从出生开始,就已经失去了成神的资格。

  但宠妃是个另类,即使在整个上界,她也是唯的另类。

  因为,她是转生天使,从人类之身,转生为天使。

  她似乎有个非常悲惨的过去,死后,却死神救赎了,在死神墨斐特的帮助下,成为了转身天使,死神身边的1。以她的女人自居。

  虽然墨斐特并没有这方面的需要,但宠妃却坚持着,她知道自己无法成为死神墨斐特大人的妻子,所以,她只奢望能直呆在墨斐特的身份。

  至少为什么排名前三的上位死亡天使能给拥有墨斐特的赐予的名字,也只不过是她们诞生的最早而已。

  根本就不是向宠妃那样说道,是墨斐特女人之类的。

  对于墨斐特的爱,宠妃向来都是疯狂的,那是个疯狂的家伙。

  在墨斐特消亡的时候,她曾经度崩溃,陷入死亡的边缘。

  后来因为候选人的出现,令宠妃重新燃起了生存的火焰。

  绝对不允许墨斐特大人的东西掉入人间,被卑微的凡人所玷污,抱着这样的念头,宠妃展开了疯狂的行动。

  所以,到现在为止,她获得了三分之的神格。

  任何敢于挡在她面前的,全部都是敌人,全部的必须要毁灭,墨斐特大人是至高无上的,是不容玷污的,更加不容诋毁。

  墨斐特大人,在宠妃的心里,是完美的。

  ————

  在听到艾莉儿的解释后,苏尘至少明白了,当自己说要打墨斐特的时候,宠妃为什么会那样生气,几乎在瞬间就下定了杀死自己的决心。

  苏尘可以肯定,在于宠妃见面的时候,自己没有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丝的杀意和敌意。

  嘛,虽然最后的路线确实于她安排的样,不过啊

  爱恋的女人,还真是不讲道理啊。

  当艾莉儿的解释结束后,清晨的散步也逐渐接近了尾声。

  长长的街道似乎也快走到了尽头,座朴实,但非常雄伟的建筑物出现在了苏尘的视界内。

  那是座看起来有着中世纪,西欧风格的别馆,在漆黑的铁栏大门旁边的墙壁上,挂着个十字象征的标志。

  苏尘眯起眼,仔细的看了几眼后,确定了这里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