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因之。

  而都市学院的学生会,就是探究真理之塔的翻版,或者缩小版。

  高达五百米,占据三万平方公里,共七十二层,学生会成员5万。

  跟着王飞扬踏过二十米左右的大门,进入塔内后,个小巧的女孩子就走了过来,“副会长,请赶紧过去吧,会长已经等级了,如果你再不过去的话,可能会吃苦头哦。”

  王飞扬微笑的冲着女孩子点点头,带领着苏尘快速进入楼梯。

  而身后的女孩子,则用种稀奇的目光看着王飞扬背后的苏尘。

  交错  各人的思绪1

  刚刚踏上楼梯,股微风凭空而现,围绕在苏尘的身边,苏尘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就轻松的登上了学生会的最高层。

  宽敞的走廊,复古的画像,精美的花纹,淡淡的花香,还有淡淡的魔力波动

  这里,不是什么简单的地方。

  刚刚进入这里,苏尘就感觉自己和自己的炼金师工房的联系被切断了,显然那墙壁地板天花板上的精美花纹不是什么摆设,而是种魔法阵。

  至于是什么样形式的魔法阵,苏尘现在还没有看出来。

  走廊的尽头,是扇高大的石门,石门上的花纹更加的复杂,流畅的曲线,幽幽的光辉,还有隐藏着的庞大魔力波动。

  它给苏尘的感觉,更加的危险。

  王飞扬走到门前,单手按在门上。

  蓦然间,原本暗淡的光辉在瞬间放射出耀眼的光芒,几乎在同时,苏尘就反射性的闭上了眼睛。

  强光来的快,去的更快。

  几乎在眨眼间,就已经消散在空中。

  只不过门上的光辉似乎活了过来,如同水银般开始缓缓的流动,随着轰隆隆的巨响,石门开始向两边打开。

  丝亮光,透过门缝射了出来,随着石门的打开,亮光也越来越多,几乎将苏尘包裹进去。

  王飞扬轻轻的碰了他下,让他整理下自己的衣冠,跟着自己走进去。

  石门内,是个空旷犹如足球场大的地方,铺着华丽的红地毯,点着昂贵的魔法灯,各种各样的晶石装饰着这个房间,在房内的中间,张巨大的长方形会议桌放在那里。

  左边,是清色的男子。

  右边,是清色的美女。

  在会议桌的中央,坐着个拥有者头灿烂波浪的金发,用条粉红色的发带打着蝴蝶结,打扮的有如公主样的女子。

  “会长,我把人带来了。”王飞扬来到女子的身边,躬身说道,然后就做到了女子左边的第个位置。

  “干的好,副会长大人。”尤莱雅优雅的点了点头,赞叹的说道。

  然后,将目光投到了苏尘的身上,眼神微微闪过丝异色,“你就是马蚤动的原因吗?苏尘同学。”

  “随便你了!”苏尘看着尤莱雅,无奈的说道:“有什么事情,请尽快说完,我现在大脑片浆糊,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太复杂的话,那就不用说了。”

  句话,除了会长和王飞扬外,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苏尘,仿佛在看个外星人样。

  都市学院实施的是学生自制管理制度,也就是说,除了发生什么天大的事情,最高理事会会直接插手之外,所有的事情,都是由学生自己来办。

  交错  各人的思绪2

  其中,最高的权利,就集中在了学生会的手里。

  而会长,则是站在所有学生顶点的存在,她的言行,都可以影响到整个都市学院,这也是尤莱雅可以造成当年暴动的主要原因之。

  “苏尘同学,请注意你的言词,你现在面对的,是学生会的会长大人。”尤莱雅右手边的第人,同样身为副会长的女孩子发言了,她的名字叫做柳研。

  “这个,我可以把你的话,当成威胁吗?”苏尘问道。

  “不我只是希望你恭敬点,不是威胁!”

  “恭敬,为什么要恭敬。”苏尘继续问道。

  “尤莱雅大人可是会长啊,为了学院日夜辛劳的人,难道这样的人,不值得你恭敬吗?”

  “不我并不觉得她很幸苦!”

  柳妍无言以对,她觉得,对这样的人,实在没有什么好说的。虽然他说的有几分道理。

  自甘堕落的人,这是她的想法。

  啪啪啪

  清晰的拍掌声响起,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尤莱雅笑眯眯的看着苏尘,边拍手边说道:“很精彩哦,没有想到这么长的时间不见,你的言词更加的锋利了呢。”

  句话,群体哗然。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会长大人居然和这个学生认识。

  当然,这也变相的解释了,他为什么敢和会长大人如此说话。

  “听说你要和老师结婚了,胆子,还是如既往的很大呢,当然甩了我,现在有勾搭上了个老师,我是不是应该祝福你呢,负心的男孩。”

  负心汉?会长的解释,让所有人都诧异的看着苏尘。

  不少人的目光中,已经带上了鄙视。

  “我什么时候对你负心过啊。”苏尘大声的吼道。

  “那就是始乱终弃了。”

  “我没有啊!”

  尤莱雅震惊,伸手抹去不存在的眼泪,“真过分,居然来曾经爱过我都已经忘记了吗?你还真是忘得彻底呢。”

  “那么,我走了!”已经无心这样下去的苏尘转身,离开。

  尤莱雅并没有阻拦苏尘的离开,反正她叫苏尘来这里,只不过看到传单后的心血来潮而已,根本就没有其他的意思。下刻,她就进入了正题

  “好了,诸位,关于上次谈到交流会的事情”

  离开学生会后,苏尘回头看了眼这个雄伟的建筑物,步步远离这个地方。

  “少爷,你回来了。”回到家后,女仆就出现在苏尘的面前。

  “嗯,我回来了,韩老师呢?”

  “韩小姐的话,已经回屋了,吩咐我要在晚餐的时候叫醒她。”

  交错  各人的思绪3

  “别管她!”对于这个老师,苏尘简直是狠的牙痒痒,“想要吃饭的话,就要凭借自己的毅力,我们家不需要养这个蛀虫。”

  “不行哦。”女仆温柔的看着苏尘,“韩小姐将来会是你的夫人,你怎么可能如此对待她呢。”

  苏尘惊,看着依旧温柔的女仆,结巴道:“晓韵姐,你你已经知道了。”

  嗯!女仆点点头,伸手变出张传单,“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瞒的住,这是我今天买菜的时候,在街上拾到的。”

  “可是晓韵姐,我们并不是那样的关系啊。”苏尘苦恼的说道,他直接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女仆解释的清清楚楚,他是在不想让女仆误会他和老师之间的关系。

  即使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

  “是吗原来是这样啊。”女仆伸出手,轻抚苏尘的头发:“很烦恼对吧,如果是少爷的话。”

  嗯

  苏尘点点头。

  “晓韵姐,我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办啊。”

  女仆用温柔的右眼看着有些迷茫的苏尘,缓缓说道:“少爷,这不过是个误会而已,如果解开的话,切都会恢复的,所以少爷不需要如此的烦恼,不论何时,我都会站在少爷这边的。”

  听着女仆的安慰,苏尘原本有些迷茫的心情也平静了下来,宛如潭湖水样,微微退了几步,脱离了女仆的拥抱后,苏尘笑着说道:“晓韵姐,我饿了。”

  女仆微微点头,说道:“晚餐的话,马上就好了,少爷请去叫醒韩小姐吧。”

  “那个家伙,别管她。”依旧是这句话,对于这个喜欢给人添麻烦的老师,苏尘可是头疼的要命啊。

  见到苏尘如此执著,女仆也没有再说些什么,反正顿饭不吃,也不会饿死人,就当是给她的惩罚吧。

  就在苏尘享受着晚餐的同时,都市学院的某条街道上

  天色渐暗,夕阳最后抹色彩已经消逝在天际,楚烟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原本精致的面孔,现在却充满了迷茫和无助,灵动的眼神,也失去了焦距,混沌片。

  【为什么,明明是我先认识苏尘的】

  【为什么,明明我是苏尘的未婚妻】

  【为什么,为什么苏尘要和那个老师结婚,为什么要抛弃我】

  楚烟遍又遍的问着自己,但纷乱的大脑,根本没有办法想出个所以然来,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几近天了。

  是应该怨天吗,还是应该怨老师的横刀夺爱,又或者应该怨自己。

  楚烟不知道,不知道事情会什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她好想哭,但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哭出来,仿佛泪水完全的消失了样

  交错  各人的思绪4

  “喂,大哥,那个,快看那个。”猥琐的声音,在楚烟身边不远处响起,却无法传达到楚烟的耳朵里。

  “什么啊。”接腔的是个秃顶的学生,他的眼睛顺着猥琐声音的指点,扫视过去,“好好漂亮”

  楚烟的美丽,可以令月光失色,可以令花儿羞愧,圣华的女神,烟之幽兰,她的美丽,岂是般人所能够抵抗的。

  “大哥,那个小妞,真够劲啊,。”猥琐的声音再起,从秃子的身边传出,是个身高不足150厘米的麻子脸。

  “大哥,不如我们”麻子脸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秃子把揪住头发仍了出去,发出声凄厉的惨叫。

  惊天动地的惨叫,令楚烟的神经微微复苏了下,抬起头,向着声音的发出地望去。

  秃子见到楚烟无焦距的目光扫了过来,顿时打了个寒蝉,全身僵直,仔细看的话,还会发现他的双腿不停的颤抖着,仿佛被远古的凶兽盯上了样。

  心头,片冰凉“楚烟同学,楚烟同学”

  低沉的声音,说不出的悦耳,仿佛从遥远的天边传来。

  楚烟目光的焦距开始恢复,混沌的眼神逐渐消散,丝丝漆黑灵动的光芒再次闪现。

  “这里是”努力的回想着发生过的事情,楚烟终于明白了切,看着那双关切的双眼,仿佛又次看到了,从前,那个人的眼睛。

  那曾经同样关切的眼神。

  “楚烟同学,为什么会在这里。”王飞扬看着回过神的楚烟,低声问道。凌厉的目光不时扫过几米外的个光头。

  刚刚开完会的他,在回家的路上不小心看到了伫立在街头的楚烟,同时看到的,还有不停哆嗦的秃头。

  “没什么,只是有些恍惚而已。”面对王飞扬的问题,楚烟很礼貌的回答了。

  “既然这样,不如我送你回家吧。”

  摇摇头,楚烟很礼貌的拒绝了王飞扬的请求,“不用了,我家就在附近,很快就会到达,因此就不必麻烦副会长大人了。”

  王飞扬微微点头,没有在说些什么,就这样看着楚烟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内。

  同时,秃头扑通声,跪在了地面,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冰冷的家,没有丝毫的温度,空旷的别墅,没有什么温情可言。

  楚烟很讨厌这个家,即使它极度的豪华。

  楚烟的父亲楚天是个商人,富有的商人,每天都活在算计和被算计之中,他所关心的,只有自己的财产和事业。

  对于这个父亲,楚烟没有任何的亲情可言。

  交错  各人的思绪5

  回到家后,楚烟意外的看到了自己的父亲,那个年呆在家里不足十天的男人。虽然意外,但楚烟依旧无视,现在的她,满脑子都是苏尘,丝毫容不下其他的东西。

  即使那个东西,是她的父亲。

  “慢着,看到我为什么不打招呼。”就在楚烟上楼的时候,楚天发话了。

  在这个平均寿命达到百五十年的现在,五十岁的楚天还很年轻,他是所有创业人士的偶像,事业成功的男人。

  楚烟看着面前这个男人,称之为父亲的存在,嘴唇微微颤抖了下,“父亲,晚安!”

  说完,就再次抬起右腿,迈上了楼梯。

  “慢着!”楚天再次发话了,指着自己面前的单人沙发,下达了命令,“坐!”

  两人之间,仿佛如同上司和下属,感受不到丝亲情的存在。

  楚烟犹豫了下,还是遵从了父亲的命令,优雅的坐在了楚天的对面。

  “今天我回来,是有件事情想要和你谈谈。”

  楚烟微笑,是脸嘲讽的微笑,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她的父亲,是不会回到这个家的,这点,她很早以前就已经明白了。

  仿佛没有看到女儿的嘲笑,楚天依旧用平淡的语气说道:“你和苏尘的婚约,我决定取消了。”

  眼瞳猛然收缩下,楚烟微笑的脸色尽然收敛,豁然,而立!

  “不必如此惊讶。”楚天接过仆人送上来的红茶,轻轻的说道:“今天的事情,我已经有了丝的耳闻,他要和个老师结婚了,你们之间的婚约,当然要取消了,难不成你还以为他会娶你。”

  楚烟有些茫然,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因为过度的用力,嘴唇泛白,没有丝的血色。

  “从每天开始,我就会为你定下另门婚约,你打扮下,每天就和我起去见下你的新未婚夫。”

  理所当然的说着这样的事情,楚天的话,仿佛就如同无数的银针样,根又根的刺在了楚烟的心头。

  “恭喜你,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将婚约取消了。”

  “哈啊?”楚天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自从苏伯父死后,你就想要将婚约取消了,不是吗?那个时候的你,是苏伯父亲手提拔起来的,你害怕别人说闲话,所以不敢取消婚约,但你却渐渐的疏远了苏尘,对他冷嘲热讽,这切,还不都是想要苏尘亲自说出取消婚约吗?这样的话,你就不必背负毁约的恶名了,真是个好算计啊,我的父亲。”

  说道父亲两个字,楚烟没有任何的表情,就如同叫只阿猫阿狗样。

  交错  各人的思绪6

  “放肆,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楚天暴怒了,猛然站起来,将自己的女儿巴掌扇到在地。

  即使对方是自己的女儿,他也无法容忍这样的侮辱,又或者,他在害怕,因为他知道,楚烟说的,全部都击中了他的心里。

  他就是如此想的。

  面无表情的从地上站起来,楚烟抹去了嘴角的鲜血,冷冷的说道:“我的未婚夫只有苏尘个人,明天的相亲,我是不会去的,所以,你死心吧。”

  说完,没有丝毫的留恋,上楼!

  在进入自己房间的刹那,楚烟似乎听到了声脆响,犹如茶杯被摔破的声音。

  【明天,我会在明天找到你,然后将自己的思念全部告诉你,我的爱人啊】

  抱着这样的念头,疲惫不堪的楚烟,缓缓进入了梦乡。

  大厅内,楚天吩咐下人将破碎的茶杯收拾后,有些头疼的坐在了沙发上,右手轻轻的揉着太阳岤,思考着,明天的事情。

  “你似乎很苦恼。”

  空旷的大厅,个声音出现了,没有丝毫的预兆,带着诡异的笑声。

  楚天微微惊,随即平静了下来,他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物了。“谁,给我出来!”

  “如你所愿!”

  诡异的声音再次响起,原本平静的空间如同平静的湖面,被投下颗石子样,泛起了水纹般的涟漪,接着,个穿着学生制服的学生从虚空的波纹中跨出,站在了楚天的面前。

  “你是谁。”如此年轻的面孔,楚天却毫无印象。平静的面孔下,却是惊涛骇浪。

  刚才的现象,是镜面空间,只有魔导师才可以使用的魔法,但如此年轻的魔导师,楚天根本就没有见到过,尤其还是都市学院的学生。

  在两个世界,近百亿的人口里,魔导师级别的人数,大约只有十万左右。

  十万这个数字看似庞大,但和百亿的人口比起来,依旧不具有什么可比性。

  整个都市学院3000多万的人口,拥有的魔导师才区区千人而已,这就已经是个骇人的数字了。

  据楚天所知,学生里面,并没有魔导师的存在。

  “你好,岳父大人,我的名字叫做王飞扬,楚烟和苏尘的同班同学,学生会的副会长。”

  如此简绍,令楚天大吃惊。

  而突然出现的男子,正是王飞扬。

  “谁是你的岳父。”楚天虽然对这个称呼狂喜,但表情却依旧不悦。

  王飞扬脸的惊讶,看着楚天说道:“哦,你的意思是,你宁愿找个笨蛋,也要放弃我这个魔导师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不得不怀疑你的目光,我的岳父大人。”

  交错  各人的思绪7

  “你喜欢我女儿。”楚天突然问道。

  王飞扬点点头,将右手放在心口,“此情,日月可鉴,我愿意以我的性命来守护楚烟的笑容,我愿意让她生幸福。”

  峰回路转,绝对是峰回路转。

  即使楚天的城府如何的深沉,但面对个魔导师的女婿,他的激动依旧无法压制的涌上了自己的脸部。

  有了魔导师的帮助,楚天可以肯定,自己的事业绝对可以在上数个台阶,说不定可以举成为都市学院拥有说话权的大人物。

  看着楚天的样子,王飞扬也微笑了起来,眼神却带着丝丝不屑,嘴角的笑容,是如此的冰冷和嘲讽。

  可惜的是,狂喜之中的楚天,并没有看到。

  但所谓的狂喜过后,楚天又想起了个难题,个可以让他的愿望成为镜花水月的难题。

  自己的女儿,根本不会听自己的话,她说爱的,只有苏尘个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