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大公主说的切都是真的话,那么这个所谓的公正之子,绝对是个讽刺。

  绝妙的讽刺!

  “为什么会这样。”回过神后,苏尘不由问道。

  “不知道”微微摇头,大公主的嘴角不由向上翘起,露出个非常嘲讽的笑容,“这个可是最高理事会下达的命令。”

  最高理事会,都市学院真正的掌管着,整个都市学院没有个人可以违抗他们的命令。

  他们是绝都市学院对的存在。

  听到这是都市学院最高理事会下达的命令,苏尘不由轻轻松了口气,“也许其中有什么误会吧,你看连”

  “够了!!!”

  大公主狠狠的瞪着苏尘,猛然踏出步,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身体不住的颤抖。

  不是因为寒冷,而是因为愤怒。

  “为什么为什么你也是这样,为什么听到最高理事会下达的命令,就认为这件事情会有误会,难道最高理事会就不会犯错误吗?难道他们就不可能弄虚作假了吗?为什么为什么每个人都认为他是对的,为什么”

  因为气愤,声音沙哑而走调,大公主低着头,看不清楚她现在的表情。

  但苏尘却清楚的看到丝晶莹的泪水顺着大公主的脸颊滑落,晶莹的泪水无声的滑落空中,在万有引力的牵引下,掉落地面,开出刹那的美丽。

  “你认识那对情侣吧?”看着大公主的样子,苏尘轻声问道。

  点点头,大公主泪眼婆娑的看着苏尘,“我是那个女孩的妹妹,唯的妹妹。”

  “原来是这样啊!”苏尘恍然,迟疑道:“你姐姐”

  “自杀了!”大公主轻声说道。

  古伊菲猛然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大公主,眼神充满了震惊。“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大公主似笑非笑的看着古伊菲,眼神瞬间变的无比的空洞,用极度冷漠的声音继续说道:“家姐在爱人离开自己个月后,终于忍受不住思念的煎熬,在某天凌晨的时候,写下了绝笔信后,割破了自己的血管。”

  说道这里,大公主不由再次回忆起那天看到的事情。

  鲜血,洒了地,床单的边角,是安静的女孩。

  嘴角弯起的笑容,似乎遇到了什么样的好事情。

  桌子上的绝笔信,却让人陷入最深沉的绝望,那天,大公主将自己关在了房间内,整整痛哭了天。

  逝去的姐姐,是自己最亲爱的人啊。

  迟到  冥王的身份1

  愤怒的大公主,所选择的道路,是条为家姐复仇的悲哀之路。

  【因为姐姐的缘故,所以才会不停的挑衅风纪委员会吗】

  【真是,悲哀的故事啊】

  【最高理事会,到底在搞些什么啊】

  审视着自己最心底的丝惆怅,苏尘故作潇洒的笑了起来,“好吧,我承认,我被你说服了,你们离开吧。”

  挥了挥手,苏尘拉起有些勉强的古伊菲,制止了她的询问,身体缓缓飞漂浮了起来,向着来时的方向,快速离开了。

  留下的,只有错愕和满脸悲伤的大公主。

  风,轻轻的吹过,原本有些枯燥的空气,被驱散的无影无踪。

  “古,你不问我为什么要放过她们吗?”苏尘有些忐忑的看着古伊菲,为自己刚才的自作主张而感到丝的紧张。

  “我相信你!”沉默了半天,古伊菲如此说道,让苏尘顿时送了口气。

  “呐,古,大公主说的,是不是真的。”侧脸着,苏尘看着古伊菲的面孔,神色认真而又严肃,如平常的古伊菲。

  “会长是个好人,我认为那件事情定是个误会,但女孩的自杀却”说道这里,古伊菲的声音也不由小了下去。

  “大概,连会长也没有料到吧。”最终,古伊菲还是说了这句话。

  “他不是神!又怎么会知道。”

  “你认为这件事情,真的是会长的不对吗?”不知道为什么,古伊菲再次向着苏尘询问,明明不想在谈论这个话题,却偏偏管不住自己。

  这点,令古伊菲十分的惊讶。

  “我?”苏尘语气相当的惊讶,但还是认真的回答了,“我不知道,这件事情,我只是道听途说而已,不管是你们的会长,那个被打的男子,还是大公主的姐姐。”

  “我没有见过他们,无法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或者,就算是见了,我也无法判断他们的为人,因为我只是个炼金师,而不是占星师。”

  “是吗?”古伊菲点点头,语气逐渐的沉默了下去,“对不起,为难你了。”

  当苏尘带着古伊菲再次回到八云打工的女仆咖啡店门前时,看到的,是得胜归来的萝莉和夜依依,还有海丽斯公主。

  她们俘虏的对象,被条长绳背靠背的绑在起,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不少的伤痕,十分狼狈的坐在门口,吸引了众多的目光。

  虽然感觉十分的屈辱,但在夜依依萝莉和海丽斯的看守下,没有个人敢动逃跑的念头。

  “太慢了。”看到苏尘归来,萝莉立刻娇声叫了起来。

  迟到  冥王的身份2

  “对了,你们的对象呢。”仔细的打量着两个人,海丽斯并没有从他们的背后看到三个公主。

  “那个该怎么说呢”苏尘绕了绕头,不好意思的笑道:“被她们跑掉了。”

  “咦,是这样吗?还真是可惜呢。”歪着头,夜依依很天然的说道。

  “是啊,真的很可惜呢。”苏尘赶紧附和了起来。

  “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我居然被敌人的演技和眼泪所骗,真是生的耻辱啊。”

  “不,我不是也被骗过了吗?”看到古伊菲的沮丧,苏尘立刻安慰起来。

  “说起来,那两个人,还真是慢啊。”不耐烦的看着街头远处,海丽斯不满的说道。

  八云和七海负责的是两个冥王,按道理,以她们的实力,应该早就把那两个家伙抓住了。但现在她们居然还没有回来,还真是令人有些焦急啊。

  刻钟后,街头没有出现两个人的踪迹。

  半个小时后,两个人依旧没有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内。

  “算了,我看我还是去找找她们吧。”说着,海丽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苏尘步跨出,挡在了她的面前,微笑着说道:“我看还是在等下吧,相信那两个人吧,她们可是高级战士啊。”

  “这点事情,应该不会难住她们的。”萝莉边附和着苏尘说的话,边点头。

  “那就再等半个小时吧,半个小时后,如果她们还没有出现,我就要去找她们了。”海丽斯也不在坚持,再次坐了下来。

  十分钟后,在众人千呼万唤的目光中,七海和八云终于出现了,她们的手里,还各自提着个不断挣扎的小孩子。

  “对不起,我们回来晚了。”随手将小孩子从手里扔出去,八云屁股坐在张横椅上,不停的穿着粗气。

  小孩子在空中划出条抛物线,双脚稳稳的落在地面。

  “对不起,有些晚了。”做出同样的动作,七海手里提着的小孩子翻身,干净利落的站在了另个小孩子的身边。

  这是对双胞胎,两个孩子大约只有十二岁,穿着的衣服款式虽然样,但个是红色的,个是黑色的,以此来区分。

  “冥王呢?”古伊菲问道。

  “那里!”八云指了指两个小孩子。

  “小孩子!”海丽斯也惊讶的叫了起来。

  “嗨,怎么了,难道本大爷就不能是冥王了吗?”红衣的小孩子大声的叫嚣着,同时不停的扭着自己的屁股。

  “害怕了吧,害怕的话,就乖乖的放本小爷离开。”坐着同样的动作,黑衣小孩哈哈大笑着。

  迟到  冥王的身份3

  揪着自己衣服的领口,不停的扇风,八云咬牙切齿的说道:“就是这两个小鬼,耍的我们团团转,如果不是七海心细的话,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就是冥王,可恶的家伙。”

  “那是你笨,本大爷可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冥王大人啊。”

  “就是就是,本小爷也是古往今来,无所不能的冥王大人啊。”

  个自称大爷,个自称小爷,两个小孩子嚣张的态度顿时令所有人的心头都升起丝不爽的感觉。

  碰啪

  八云瞬间出现在两个孩子的面前,狠狠的给了双胞胎人响头,恶狠狠的瞪着他们,“明明还是小孩子,态度却这么嚣张,我看你们纯属欠揍。”

  “喂喂,你居然敢欺负本大爷,小心本大爷叫上我小弟来为我报仇啊。”

  “你小弟,谁呀,反正也是个笨蛋吧。”八云微笑着说道。

  “大婶,本大爷是冥王,本大爷小弟当然是死神了,死神你懂不懂啊。”

  “你说谁是大婶啊!!!”

  噗!

  地面突然伸出个拳头,狠狠的砸在了本大爷的肚子上,直接将他揍飞出去,丝血迹直接瞬间小孩子的嘴角流出。

  落地的瞬间,地面突然张开个口子,直接将小孩子吞噬,无影无踪。

  众人顿时被这变故吓了跳,回过神后,目光瞄向了苏尘,刚才发生的事情,能做到这点的,只有炼金师。

  而大家都不会认为夜依依会这样做。

  怀疑的对象,剩下的只有苏尘了。

  约定  苏尘的决心1

  面对着大家的疑问,苏尘为所谓的耸耸肩,挥手,地面再次裂开道口子,将被吞噬的小孩子吐了出来。

  “喂喂,你居然敢暗算本大爷,你知不知道,本大爷爷”

  苏尘眉头微皱,冰冷的目光顿时扫过男孩,眼睛中不时的闪过黑色的气息。那是种冰冷无情,带着浓郁死亡气息的目光。

  被苏尘注视的小孩子,顿时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心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仿佛天塌地陷样的感觉,那是种近乎本能的恐惧。

  冷汗,在瞬间打湿了小孩子的全身,心脏仿佛刹那间停止了跳动,血液被猛然抽空,令人压抑的窒息感无形的蔓延着。

  【咦,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对方还只是个小孩子】

  即使如此想着,苏尘还是不由自主的做出了件令人惊愕的事情。

  缓缓的将右手放在小孩子的头上,用力的揉搓着,苏尘笑着说道:“真是个孩子呢,不过不行啊,以神的名义开玩笑,被遭到报应的哦,尤其是在神的面前。”

  即使苏尘微笑着,但小孩子依旧不动大声喘气,全身僵立宛如冰柱样,威胁的气息依旧没有散开,好像毒蛇样注视着自己,如果稍有异动,也许会死。

  比较小孩子的恐惧,苏尘多了种疑惑和不解,令人诧异的皱起了眉头。

  【神的面前?我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然疑惑不解,但苏尘还是收回了自己的右手。

  喝喝喝喝喝

  不停的穿着粗气,小孩子看到那只给自己带来极度恐惧的右手离开自己的头部后,瞬间仿佛都恢复了原样。

  清晰的声音,清新的空气,还有急促有力的心跳。

  【可怕,好可怕,会死,我会死的】

  带着这样的念头,小孩子感觉自己的双腿不停的颤抖着,失去了以往的活力,整个人就算是呆在苏尘的面前,心底的恐惧也犹如潮水般冲击着自己的心灵。

  【远离他,定要远离他】

  心底不停的呐喊着,但自称冥王的小孩子却无法迈动步,发软的双腿似乎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无声抗拒着自己大脑输出的命令。

  【不行,远离他,快点离开啊,快点啊,我会死的,我会死的】

  “哥哥,哥哥!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快点回答我啊。”伸出稚嫩的双手不停的摇晃着红衣小孩,身为弟弟的男孩带着的,是满脸的担心。

  “苏尘,你到底做了些什么,对方还只是些小孩子。”看出了情况的不对,古伊菲质问着说道。

  约定  苏尘的决心2

  “没什么,我并没有吓唬他。”缓缓的摇摇头,眼神的黑色气息尽数收敛,苏尘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是的,刚才的苏尘并不是吓唬小孩子,而是真的有种杀了他的想法。

  此刻,小孩子的双脚软,终于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瘫坐在地面。

  众人将疑惑的目光在两个孩子和苏尘的身上转来转去,但依旧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刚才发生的事情,知道和清楚的,只有苏尘和当事人而已。

  “我累了,先回去了。”伸着懒腰,苏尘边说着,边往回走,几步之后,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内。

  即使所有女孩子的视线都放在苏尘的身上,也没有看清楚,他是如何离开的。

  “师兄好厉害啊!”夜依依歪着头,发出了感叹。

  夜晚,苏尘的别墅。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双手按着墙壁,苏尘严肃的看着背靠着墙壁的艾利儿。

  两个人的距离贴的很紧,对方喷出的炙热气息,都可以清晰的感觉到。

  回想起自己黑化的瞬间,苏尘感觉那刻,自己产生了种杀掉小孩子的想法。即使对方如何嚣张,但依旧是个小孩子,而自己居然对个小孩子产生了杀意,这种感觉不但令苏尘不解,而且还有着丝的恐慌。

  害怕自己有什么变故,苏尘快速的离开了咖啡店的门外,回到自己的家里后,找到了艾利儿,直接将她推到了墙壁上,将事情演化成这种情景。

  “估计是契约的作用。”带着层不变的脸色,艾利儿缓缓说明着,“我是死亡天使,曾经侍奉死神大人的天使,也是死神大人手创造出来的天使,身体都打上了死神大人的烙印,不允许任何人做出对死神大人不禁的行为,作为和我签订了契约的主人,也许在”

  话都已经说道了这个份上,如果苏尘在不明白的话,就是彻底的傻子了。

  虽然事情已经有了答案,但股无以伦比的失落却从心底升起,游走在苏尘的全身。

  这种陌生的感觉,令苏尘产生种说不出的郁闷,仿佛心底的最深处,缺失了些什么东西样。

  “艾利儿,如果有天,死神要求你离开我,你会离开我吗?”

  带着期望的目光,苏尘看着艾利儿,柔软的红唇和飘逸的长发,灯光下绝美的脸庞,这些都令苏尘为之痴迷。

  第眼看到艾利儿的时候,是在公园的人工湖边,那个时候,苏尘震撼了,从心底产生的那种感觉,令苏尘几天几夜徘徊在人工湖的附近。

  无意和她签订了所谓的死亡契约,将她绑在自己的身边,这种事情,苏尘做梦都想不到。

  约定  苏尘的决心3

  但想到有神可以令自己和艾利儿分开,那种无尽的孤苦,令苏尘感觉自己几乎快要窒息,呼吸在不知不觉间,急促起来。

  “没有人可以让我离开你。”

  自然的说着令苏尘欣喜若狂的话,艾利儿突然伸出双手,将苏尘拥进自己的怀里,轻声说道:“为了你,我愿意向自己的造物主开战!”

  淡淡的句话,包含着,是艾利儿无畏的决心。

  心口,股暖流缓缓流动着,那种幸福的感觉几乎令苏尘感到前所未有的温暖。

  “如果真的有这么天,我绝对会站在你的前面。”背着灯光,苏尘的眼神闪过丝坚定。

  那是为了心中的理念,可以不顾切的眼神。那是极度危险的眼神。

  “少爷,晚餐的时间到了。”蓦然,女仆宛如幽灵样的出现了。称的上是个神出鬼没。

  “啊呃,马上就来,晓韵姐!”慌张的退了两步,苏尘与女仆擦肩而过,向着餐厅跑了过去。

  丝微笑,缓缓的苏尘的嘴角绽放。

  但苏尘却茫然不知,背后,双关切的眼神不停的注视着他的背影。“少爷”

  刚刚来到餐厅,苏尘就看到往常的位置上,双黑色的眼眸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

  茫然的打量着自己眼,苏尘抬头对视着那双黑色的眼眸,“老师,我有什么不对吗?”

  “我听说了哦!”韩佳雅微笑的说道。

  “哈啊?”

  “你今天打败了个高级炼金师。”巴掌拍在桌子上,韩佳雅气势高昂的说道:“不愧是我的学生啊,居然有如此魄力,能够如此轻松的打败个高级炼金师,果然是老师我的教育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啊,教育有方,教育有方啊。”

  说着,还自我满足的点着头。

  苏尘:

  【老师啊,你什么时候教育过我啊,再说了,那个如此轻松是怎么回事,我可是耗费了个契约炼金武装才取得微弱的胜利的啊】

  但面对现在的韩佳雅,苏尘只能无力的趴在桌子上点头,失去了犟嘴的气势。

  “不过”话音转,韩佳雅有些不满的瞪着苏尘,“听说你是用炼金术打败那个炼金师的,对吗?”

  “嗯!”苏尘点头。事实确实是这样没错

  “为什么不用魔法。”韩佳雅不依不饶的追问。

  苏尘说道:“嘛,有很多很多的原因,所以才”

  “狡辩而已。”不满的语气扩大,韩佳雅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明天早,你就去单挑五个高级炼金师,用魔法将他们打败。”

  检测   苏尘的战斗1

  晚餐的时间,韩佳雅突然说出的强人所难,让苏尘目瞪口呆。

  “请不要笑着说这么恐怖的话,老师!”加重了自己不满的语气,苏尘边敲打着桌子,边说道:“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去做。再说了,如果我真的这么做的话,绝对会被关禁闭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