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寒月绫便飞了回来。将寒月绫扔进玉钥匙,程瑗由阿冰带着飞速的离开了这片海域。

  205205章双修弯钩月

  玉钥匙内,程瑗盘坐在处空地,身心放空,吐纳,将周围浓郁的灵气点点吸纳进体内。

  阿冰趴在她身旁,眼睛已经闭上,但是却随时留意着程瑗的举动。

  直过了有十多天,程瑗才慢慢睁开双眼,吐出口长气。经过这十多天的打坐,她体内的灵气终于有所恢复,这多亏了玉钥匙内浓郁的灵气。

  阿冰还未来得及说上什么,那边小小已经欢呼起来。

  程瑗微微笑道:“阿冰,怎么了,小小怎么这么高兴?”

  阿冰笑道:“主人,那棵青皇树上结的木灵果在我出去之前快要成熟了,这时听小小的声音多半已经成熟了。”

  青皇树?程瑗猛然想起来自己在秘境中得到的那棵天材地宝,晃过了这么多年,想不到青皇树这么快结了果实,果实这么快成熟了。程瑗感慨万千,晃眼,从秘境出来差不多有几十年了。

  这几十年自己面临过追杀,到达过些秘境或偏地进阶,也击杀过元婴期修士,过程不可谓不精彩,如今自己恢复实力,不如在此静修些时日。

  不过目前最紧要的是将自己的三个弟子和寒仙送出玉钥匙。程瑗决定把这四个人送回西方,然后打算找处偏地静修。她如今已经进入元婴中期,所差的已经不是阅历和经验,而是闭关静修。

  几个月后,程瑗已经将三个弟子和寒仙放到了灵丹派的坊市,并且同潘华打了声招呼,以这四人的修为加上潘华的暗中看护,在灵丹派的坊市生存是没有问题的。

  解决了这个问题,程瑗终于能找处静地心无旁骛的闭关静修了。

  这闭关就是数十年,在这数十年的时间里,程瑗通过静修,完全稳定了元婴中期的修为,只是当程瑗想要再进步冲击元婴后期时却遇到了层阻障。

  元婴中期的瓶颈异常牢固,非常不容易冲破,程瑗无奈之下只得停下了静修,准备出去散散心,顺便看看自己的几个弟子过得怎么样?

  刚出关,程瑗就接到了晚儿发给自己的传讯符,语气有几分激动:“师尊,您出关后速来坊市!”

  听晚儿的语气,她所要告诉程瑗的事情定不小,难道是几个弟子遇到危险了,不会啊,他们有潘华的暗中照顾,应该不会遇到太大的危险,何况晚儿的语气只是激动并不是急促。

  还是先再说!

  程瑗的静地距离灵丹派的坊市并不是太远,以元婴中期修士的修为来说,赶到灵丹派的坊市不过就是个多时辰的时间。不过程瑗为了避免引起门派的注意,将修为保留在了结丹期,悠悠然回到了坊市。

  结丹期的修为在这灵丹派的坊市也是极为罕见的存在,程瑗的威压几乎使两个看守坊市的修士吓得趴在地上。随手扔出块灵石,程瑗施施然走进了灵丹派的坊市。

  路之上,低阶修士感到程瑗身上的威压,纷纷让出条道路来,使得程瑗很快来到了晚儿等人所住的地方。

  “师尊,你终于来了!”程瑗刚来到晚儿等人的住处,个身穿月白色法衣的女修便扑了上来。

  几十年不见,晚儿也由青涩的少女变成了稳重大方的筑基期女修。

  时间真是过得好快,晚儿都已经修到筑基期初期了。

  程瑗微微笑:“这么多年不见,晚儿越长越漂亮了!”

  晚儿脸上微红:“师尊别取笑人家,晚儿这里有要事要跟师尊说。”

  程瑗淡笑道:“什么要事?你那几个师兄呢?”

  晚儿眨眨眼:“他们闭关的闭关,历练的历练,只剩下我在这里。”

  程瑗好笑道:“还是晚儿最亲近师尊,说吧,有什么要事?”

  晚儿神秘笑:“师尊,潘华师叔他下个月就要举行双修大典了。”

  程瑗眉头微扬:“他要和谁双修?”

  晚儿密切的关注着程瑗脸上的变化:“听说是玄真门的个结丹长老”

  程瑗淡淡道:“这就是你说的要事?”

  晚儿微愣:“师尊,潘华师叔他与别人双修,你不着急吗?”

  程瑗的语气更加淡然:“我着什么急?”

  晚儿不解道:“难道你和潘华师叔之间没有”

  程瑗打断她:“晚儿,我这辈子没有双修的打算,更没有对潘华生出丝好感,这件事你不用管了。到时我自会奉上份厚礼,以回报他这几十年对你们几人的照顾。”

  晚儿还想要说什么,程瑗已经转过了身。

  “潘长老,有位结丹期的前辈来访!”个杂役弟子恭恭敬敬的对着正在面对瀑布发呆的潘华说道。

  “让她过来吧!”潘华头也不回的说道,似乎将心思全都放在了那处瀑布上。

  杂役弟子不敢有违,只是颇为不解的看了潘华的背影眼,怎么双修大典临近,潘长老点也没有喜气洋洋的样子?

  不过这些事却不是他个小人物可以质疑的,所以他只是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将那位结丹期的前辈请了上来。

  “潘师兄,恭喜!”个熟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潘华回头,就看见了带着淡淡笑容的程瑗,不禁微微扬眉:“程师妹此来是特地来恭喜我的吗?”

  程瑗点头:“自然是来恭喜潘师兄的,当然还有份大礼。这份大礼既是为了祝贺你也是为了回报你对我那几个弟子的照顾。”

  程瑗右手上出现了只玉盒,淡淡笑道:“五百年的玉露花,祝潘师兄早日踏入元婴期!”

  潘华却静立不动,直直的看着面前的程瑗:“程师妹,你可有丝后悔?”

  程瑗扬眉道:“后悔什么?”

  潘华字句道:“后悔当日没有同意我师尊的提议,你我结为双修道侣。”

  程瑗淡笑道:“没有。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潘华脸色暗:“可是我后悔了。”

  程瑗心中动,若有所思的看着他:“潘师兄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从不知道原来潘师兄也会有这么深情的时候?”

  潘华苦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早知要与莫玉结为道侣,还不如与程师妹结为道侣。”

  程瑗恍然大悟:“那位莫道友有什么让潘师兄不放心的?”

  潘华摇摇头:“个通过嗑药走到结丹期的女修而已。比起程师妹来说,自然是相差太远。”

  程瑗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在她想要说些什么回避这个话题时,个尖锐的女音出现在了身后:“潘华,你什么意思,你下个月就要与我双修,却去招惹别的女修?”

  潘华的脸色有些不好看,程瑗皱眉的同时,个身着华服的女修冲了上来,抬手便是道寒光向程瑗射去。

  “莫玉,住手!”

  程瑗根本不会

  将个结丹初期的女修放在眼里,右手轻轻挥,原本正在向她射来的寒光立时调转方向射向莫玉。

  啊,声惨呼响起,莫玉被自己发出的寒光直接射中,立时惨呼起来。

  潘华极为冷淡的看了莫玉眼:“咎由自取!”

  原本就处于愤恨委屈中的莫玉听此话,顿时崩溃了:“潘华,你到底是要和谁结为双修道侣?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如果今天你说清这个女人的来历并替我教训她场,我们的双修大典也不用再办了。”

  程瑗在心中冷笑声,潘华此生最讨厌的便是威胁吧,何况潘华心中根本不乐意这件事,莫玉这么闹,很可能让潘华直接拒绝了这门婚事。

  果然潘华冷冷说道:“你我之间的双修是由灵丹派与玄真门的长辈共同决定的,若是莫师妹真觉得委屈了自己,大可向玄真门的长辈提出抗议,我潘华也不是非莫师妹不娶!”

  这句话说出来,直接将莫玉的话堵了回去,莫玉气得差点跳起来,最后恨恨的瞪了眼程瑗,跺脚走了。

  “潘师兄,这可真是无妄之灾啊!”程瑗摸摸鼻子,这是第几次因为潘华自己被其他女修挑衅了?

  潘华冷冷扫了程瑗眼:“以程师妹今时今日的修为,还用在意个结丹初期修士吗?”

  程瑗现在的修为是结丹期大圆满,所以潘华有此说。

  程瑗只好叹口气:“好吧,这件事看在潘师兄的面上就算了。礼物我也送到了,潘师兄的双修大典未免引起不必要的争执,我还是不参加了。”

  潘华冷哼声:“这个双修大典谁知道能不能举行?不过你不来也无所谓,不过是灵丹派与玄真门的项利益交易而已。”

  程瑗不解的问道:“潘师兄这话是什么意思?”

  潘华淡淡道:“灵丹派在自己的管辖地发现了处灵气异常浓郁的灵矿区,玄真门为了取得灵矿区半的灵石,决定以个结丹女修士作为代价。而他们选中和那个结丹期女修士双修的长老就是我。”

  还有这么回事?程瑗心中暗暗吃惊的同时也忍不住叹了口气,幸好自己早就脱离了宗门的控制,现在想去哪就去哪,更不用担心师尊吩咐自己和何人双修。

  “潘师兄就打算听从门派的摆布?”程瑗故意说道:“以潘师兄的为人,应该不愿意任人摆布吧?”

  潘华叹了口气道:“我能有什么办法,除非我现在就修炼到元婴期,否则切免谈。”

  程瑗心中动:“潘师兄,如果我能让你避免这件事的发生呢?”

  潘华看了她眼:“程师妹有什么方法可以让我避免这件事?”

  206206章突破弯钩月

  “灵丹派之所以向玄真门妥协,无非是实力不够而已,若有实力,灵丹派根本不用放弃那二分之的灵矿。”程瑗说道。

  潘华叹口气:“可是本派并无抗衡玄真门的实力,玄真门虽只有位元婴期真君,却也不是区区灵丹派可以抗衡的。”

  程瑗淡淡笑道:“如果灵丹派有了位元婴真君坐镇呢?”

  潘华若有所思的看着程瑗:“那么切问题当然可以迎刃而解,但是本派实力最高的长老也只是结丹期大圆满,至今还未有人能修到元婴期。”

  程瑗微微笑:“潘师兄,只要你答应日后照看我的几个弟子,那么元婴期修士完全不是问题。”

  潘华直直的看着程瑗,他自然知道程瑗现在所说的照看,自然不是从前的那种关照,而是真正的将这几人看作自己的弟子。

  不过是多了几个弟子而已,总好过日夜与个不着调的莫玉相处来得好,潘华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程师妹,你认识的那个元婴期修士在哪?”

  程瑗笑了:“潘师兄,这个元婴期修士难道就不能是我吗?”

  程瑗话音落下,属于元婴期的威压毫无保留的释放开来,霎那间,潘华的脸上复杂万分,程瑗及时的收回威压,笑道:“潘师兄,如此可以解决你的忧患了吗?”

  潘华不敢置信的喃喃了几句,他怎么也想不到程瑗竟然能达到如此的高度,难怪她急着要为几个弟子找个人看护,想来是这凡世已经快要留不住她了。

  “程师妹,不,应该是程前辈,请问你现在的修为是?”直高傲的潘华在事实面前低下了头,程瑗已经是元婴期修士,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潘师兄,你其实不必这样。”程瑗扬眉道:“我隐藏自己的修为是有缘由的,所以你大可不必如此。”

  程瑗与潘华相商的最终结果是,程瑗以潘华道侣的身份出现在灵丹派众长老面前,这样即便日后她飞升灵界,几个弟子也有了灵丹派作为托庇。至于双修事,自然是和潘华演场戏而已。

  弟子有了潘华的照看,程瑗彻底放下了切包袱,在灵丹派静修了数十年,终于感觉到了元婴中期的瓶颈开始松动起来。

  程瑗打出法诀,为自己的洞府设下禁制,禁止切人的进出,然后闪身进到了玉钥匙中。

  由元婴中期突破到元婴后期,所需要的灵气非同小可,程瑗不愿惊动灵丹派的众人以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选择在玉钥匙中进阶。

  玉钥匙中浓郁的灵气完全可以补充程瑗所需要的灵气,毕竟程瑗每次的突破都声势浩大,耗费的灵石也越来越多。

  阿冰守在程瑗的身旁,时时刻刻关注着程瑗的举动,已经修炼至结丹期的小小将玉钥匙中上千年份的灵草准备了堆,为着程瑗突破时可以随时服用灵草补充灵气。

  程瑗体内同时运转着神火功的功法和凌月宗的功法。对修炼到元婴中期的程瑗来说,这两部功法可谓功不可没。其他修士能够得到其中部,已经是很难得了,可是程瑗却因为福缘深厚,下子拥有了两部顶级功法。

  这两部顶级功法部是凤凰族的神火功,部是上古宗门凌月宗的传承功法,可谓是不相上下,各有各的神通。

  程瑗修炼神火功,成功的修炼出了凤凰真火,实力几乎是同阶无敌。而凌月宗的功法则使程瑗更上层,完全可越级挑战。所以说程瑗能够走到今天,有半是这两部功法的功劳。

  有利就有弊!

  程瑗同时修炼两部功法,也有个不小的问题。

  程瑗早在炼气期时,就因为经脉异于常人,在突破的时候需要耗费比别人更多的灵气和丹药。而现在程瑗进入元婴期,经脉依旧是比同阶修士更为坚韧和宽阔,再加上程瑗同时修炼两部逆天的功法,导致的个后果就是想要突破修为,就需要有太多的灵气灌入程瑗的体内。

  程瑗之前能从元婴初期举突破到元婴中期,完全是因为从蛟龙那里得到了那株叫做灵玉花的天材地宝,要不然哪有那么简单直接由元婴初期进入元婴中期。

  程瑗自己也知道这个问题,早在闭关前,已经为自己炼制了数十瓶丹药,幸好玉钥匙内灵草充足,要不然想要在短时间内炼制出适合元婴期服用的丹药,真是困难无比!

  程瑗现在手上就握着装有丹药的储物袋,拍储物袋,数十瓶丹药飞了出来,浮现在程瑗的面前。

  程瑗把将玉瓶抓了过来,将玉瓶里的丹药股脑的咽下,在药力向丹田内冲击之时,打出道法诀,先前在程瑗周围布下的聚灵珠便开始运行起来,无数浓郁的灵气尽数朝程瑗涌去。

  内有丹药化为的药力,外有浓郁到极致的灵气,可是程瑗还是觉得只靠这些根本不能达到冲击瓶颈的要求,所以程瑗又气服下了几株千年的火系灵草,让炙热的药力下子涌入到了丹田。

  这时候程瑗才真正进入了突破的状态,无数的灵气在丹田内上蹿下跳,程瑗心神守,努力指挥着这些灵气在体内有规律的运转,在体内运行周后,程瑗心念动,已经收敛的灵气尽数冲向了元婴中期的瓶颈。

  丹田内的小版程瑗,也就是程瑗丹田内的银色元婴紧皱眉头,显然是忍受什么痛苦,无数的灵气冲向瓶颈时,丹田内仿佛洪水泛滥,天崩地裂,让元婴感到丝不适。

  程瑗却顾不上这些,体内浓郁的灵气旦脱离了她的控制,变得像脱了僵的野马,虽然尽数都冲向了瓶颈,但是毫无节制的灵气还是使程瑗的眉头忍不住跳了起来。

  全身经脉像是内撕裂般,程瑗又回到了修炼神火功的日子,仿佛经脉被烈火淬炼,周身疼痛不已。

  可即便再痛,程瑗也能咬牙忍住,想到之前的三次火海淬炼,自己在淬炼中都过来了,难道还怕这点小苦小痛吗?

  程瑗咬牙坚持着,次次的指挥着灵气向瓶颈发起冲击,可惜瓶颈就像是厚厚的城墙般,任凭程瑗发起的攻击有多么强烈,它只是轻晃下,就将程瑗的攻击化解于无形中。

  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三次不行就四次

  程瑗凭着坚韧的意志,直这样冲击下去,为的就是能够尽早达到元婴后期,然后修炼至元婴期大圆满,最后飞升至灵界。

  这个念头直支撑着她,支撑着她向瓶颈发起次次的冲击。

  不知冲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