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来,装满了龙眼大的珍珠,大小致,颗颗滚圆,名贵非凡。

  “唔唔。”

  娇娘脸上微愠,这样的谢礼还算备轻了不成?“妾身也知道礼物简陋,实在拿不出手,统共不过价值万金。”

  “唔唔,不送,慢走。病情若起变化,速来就诊。”独益根本没听清娇娘到底说了什么,如何能领会她的暗讽之意,他只管专心看他的医书,掐算时间嘴上随便客套两句。

  娇娘哭笑不得。她扬手在独益面前摆了摆,独益果然毫无反应。

  “哼!”娇娘转身欲走。

  “姑娘留步!”独益突然想起了什么。

  娇娘立即返身,笑面如花,“听凭神医吩咐。”

  “姑娘是青楼红牌,必然结识三教九流的人物。”独益直来直去地说。

  “自然。”娇娘忍气赔笑。

  “我需要几具新鲜人尸,姑娘可有门路?”

  娇娘眼皮直跳,人尸?还要新鲜?天啦!“我去办办看。”刑部胡侍郎是她家将军的门生,应该能搞到新鲜人尸吧。

  “那先谢谢你了。”独益的目光直至此时才正式落在娇娘的身上。

  娇娘摆好身姿期待他的欣赏。

  独益心不在焉的目光突然灼灼然起来。

  娇娘心里喜,好嘛,总算察觉她娇娘是倾国倾城的绝色了?

  “乜小姐?!”

  娇娘随着独益的目光齐朝门口看去,进门处不知何时多了道软薄的影子,齐额裹着乌黑的头巾,眉眼都压得低低的,但眼角处还是溢出道奇异的金色光芒。

  “你?”娇娘脱口而出。

  “你?”门口的小女孩闻言抬头,看到娇娘,也呆了呆,对金色的眼眸瞪得老大,片刻后,又垂下脸,只剩只小小的下巴对着人,像嫩笋的尖。

  “你们认识?”独益困惑,也问道。

  娇娘素来是万千宠爱集于身,只有别的女人嫉妒她的分,她再不会嫉妒别的女人,但眼下她心中妒火烈烈,独益瞧她就像裁缝瞧块布,铁匠瞧块铁,娇娘还为他辩护,这少年太专心于医术,故此对女色视若无睹,可是眼下独益看乜璀色却完全绝对纯粹是男人看女人的眼神。哼,璀色这个小丫头相貌奇异,惯来被人斥为绝丑,这个独益到底哪只眼睛出了问题,怎么对她神魂颠倒?

  “小娘。”璀色轻轻唤了声,满脸怯色。

  娇娘心中有火,拂袖去了。

  “乜小姐,近来可好?”独益也不送送娇娘,只管起身招呼璀色。

  “伍神医,你真的还记得我,我来的路上直怕你早把我忘光了,三年前得你出手相救”

  娇娘从没在别的女人面前吃过鳖,更何况对方还是相貌古怪的乜璀色,她气得头晕眼花,走出门的时候她又听到璀色为难地说:“伍神医,你定要帮我这个忙!”

  第51节:第章 失踪4

  乜大将军听信了娇娘的巧言,以为她真的要去白云庵向观音求子,故要虔心静思,斋戒个月,不食荤腥,也不行房,甚至闭门不见人。

  “夫妻见面,闲话家常,这也不可?”乜大将军抗议。

  “自然不可,娇娘见到大将军哪里还能乖乖坐着闲话家常,大将军如此英明神武,哪个女人见了不要想入非非,娇娘哪里把持得住?心念歪,可不就破坏斋戒了?”娇娘音似莺啭,声声醉心,再加之她气息浓甜,个人说话,倒像满园子花鸟都跑到面前来。

  乜大将军被娇娘哄得心花开完朵又开朵,糊里糊涂就应承了个月内昼夜隔离。

  这晚是个月之期的最末晚,乜大将军实在按捺不住,走进了娇娘的南香园,娇娘正和丫鬟们在外散步消食,月上梢头才走回屋来,乜大将军已等在屋里。

  “你怎么来了?”娇娘笑嘻嘻的。

  “你”大将军本在喝茶,看清娇娘容貌,手腕抖,茶杯茶碟起翻倒在地上。

  “我怎么了?”娇娘摸了摸自己尖巧细嫩的下巴,反问道,“你看不顺眼了?也对,大太太就长了个好细好尖的下巴,你最不爱看了,说是尖嘴猴腮。”

  “放肆!胡闹!”乜大将军气得全身乱颤,“你学她的样子是要做什么?”

  “怎么,你觉得我没有往日美了?我倒不觉得。”娇娘继续撩拨道。

  “你”乜大将军素来是被娇娘牵着鼻子走的,他在谁面前都是气焰万丈,澜帝面前也不例外,独独在娇娘跟前他立即矮下去三分,“你好端端跟自己为难什么?割掉两块骨头,不疼吗?”乜大将军边说边抽吸,似乎疼的人是他自己。

  娇娘冷笑声,点了点自己的鼻子,“我如今越看大夫人的鼻子越好看,平平的,矮矮的,怎么看怎么是温柔敦厚!”

  “你不要呀,娇娘你到底对什么不满意?你心里气我,打我骂我出气,好不好?好不好?”

  “哼,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我也仅是自保而已!”

  “这是从何说起呢?”

  “你去焰赤族借兵,对方慨然允诺,你却反悔,不管黑水族大兵压境,反而统领你的乜家军和焰赤大军打个不可开交,连云十四城失守之后,你竟还有脸把罪责怪在我头上,说什么焰赤族长无理,要我献歌曲献舞首,你冲冠怒为的是红颜!”娇娘厉色正声道,“好,我就为你枉担这次罪名,但是你别想再有下次!以后青木国的生灵涂炭都是因为你的野心,而非我的美貌!”

  乜大将军面红耳赤,“娇娘,你听我解释。”

  “对不起,我累了,没有兴趣听什么甜言蜜语。”娇娘边说边把乜大将军推出门去。

  “和奴!有什么话你就直说!我知道你是大将军派来保护我的,你的心还是向着大将军多过向着我!”娇娘仍在气头上,不免拿身边人撒气。

  身材干瘪细瘦的和奴急忙跪倒,双手撑地,磕头不止,“和奴不敢!大将军调和奴进府之前曾再三告诫和奴,从此之后,和奴要以二夫人马首是瞻,先是听从二夫人的命令,然后才是大将军的,绝不能错了这个次序!”

  “少在我面前花言巧语!”娇娘嘴上这么说,但心气到底平了些,“我问你,我要你不要再追查图校尉突然暴毙的事,你为何阳奉阴违!”

  “大将军府出了这种针置人死地的高手,和奴不查个究竟,和奴寝食难安,和奴怕此人对二夫人不利。”

  娇娘叹了口气,“你起来。对了,北静园那边是不是撤换了所有的卫兵,改由粗壮女婢看守门户?”

  “对。”和奴道,“真是令人费解。”

  “费解什么?是我要大将军这么做的。”

  “为何?”北静园是大夫人的居所,大将军绝少涉足,大夫人不耐寂寞,北静园里什么肮脏的秘事都有,这是个公开的秘密,因为乜大将军选择了姑息,所以没人胆敢去揭穿。

  “我当然也知道北静园从上到下没个干净的,”娇娘冷笑声,“但就是因为她们格外的脏,其中有个干净的就格外的惹眼。”

  第52节:第章 失踪5

  和奴皱眉想了会儿,“小姐?”

  娇娘点点头。

  “二夫人撤换北静园的护卫是为了保全小姐的清白?”和奴冒冒失失脱口而出。

  “我哪有那么好心!”娇娘矢口否认。

  和奴不由深深看了娇娘眼。

  “看什么看?”娇娘发急。

  “和奴该死和奴该死。”和奴急忙垂下眼帘。她心里却仍在想,二夫人真是不折不扣的刀子嘴豆腐心,小姐也实在可怜,堂堂的将门千金,亲生母亲却花样百出地折辱欺凌她,反倒要父亲的妾室插手干涉,“二夫人你认为图校尉是企图非礼小姐,才遭人暗算?”

  娇娘“唔”了声,不想多说。

  “那么二夫人有没有具体的怀疑对象呢?”

  “你怎么这样多事!我说了不许再追查下去!你听不懂!”娇娘厉声道。

  “是,是。”和奴只好住口。

  重瞳宫内的执事太监本是书馆的说书艺人,澜帝喜他口舌伶俐,为他净了身,带进宫来。

  焰赤族派出使节解释三个月前与青木国大军冲突之事的前因后果,同时进贡了当季的时鲜水果。

  澜帝边品尝蜜橘,边说:“真甜,真好吃,这名字也起得香艳,香雪裹,你知道来历吗?”

  李执事急忙答:“奴才特意问过特使,说是这些蜜橘都是在每日太阳初升,晨雾将散未散的时候,由赤身肤白的女采摘,女孩子摘得多了,手里放不下,只好用手臂拢着贴在胸前,故此名为香雪裹。”

  “好,好!”澜帝大笑,连抓起几只黄灿灿的橘子放在脸上身上滚动。

  李执事急忙陪着澜帝起哈哈大笑。澜帝体瘦如柳,腰肢转就要折断般,富贵华丽又英气十足的金龙袍穿在他身上,没给他添上任何阳刚之气,倒更显孱弱了。

  “李子,最近朝中有何怪闻趣事,说来给朕解解闷。”

  “启禀圣上,最近大臣们中间还真出了件极事,是关于乜大将军的宠妾的。”

  “就是那个惹得乜大将军和焰赤族大打出手的小妾?我听人说她是‘滚滚浓香,铺天盖地’?”

  其实原话是,香似百花齐绽,绕人鼻端,疑似蝶仙。

  李执事赔了个笑脸,“可不,听闻她与乜大将军赌气,为了惩戒他,跑去易了骨。”

  “变丑了还是变美了?”澜帝兴致勃勃地追问。

  “这可不好说,不过据说是照着乜大将军正室夫人的脸型整的。”

  “照着公皙静女?”澜帝捧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腰来。

  娇娘是说到做到的女子,隔了几天,她又跑去找独益,她真的准备把自己的悬胆鼻削成矮塌鼻,她不会给乜崇愚任何机会拿她的美貌做文章,说什么冲冠怒为红颜,但她走进伍家,就被神志不清醒的伍母把捉住,“就是你就是你,你把我的儿子带去了哪里?快快放他回家!不然我同你拼命!”

  娇娘好不容易才摆脱开伍母的纠缠,耐心问她:“伍神医是几时不见的?老太太你不要急,包在我的身上,我定把伍神医找回来。”娇娘边说边想,虽说如今世道很乱,但伍神医与世无争,是谁要找他麻烦呢?若说是绑票,也该有人来送信索钱,若说是官府的人,更该是光明正大,这么不明不白的被人掳走,到底是为了什么?

  “前天。不,不,大大前天。”伍母边哭边说,说了半天说不清。

  娇娘不住安慰她,把自己说成有上天入地之能的神人,打了保票能把独益寻回来,伍母这才安定下来,仔细想了想,说:“七天前。七天前。”

  娇娘不由皱紧眉头,七天前她也来过伍家,“老夫人,独益失踪那天你是否也看到过我?”

  伍母猛点头。

  “所以你看见我就误会是我把独益带走的?”娇娘心中隐隐不安,七天前她准备离开的时候,乜璀色也来了伍家。

  “独益跟着个姑娘家出去了,就再也没回来。”

  “是个细细巧巧,笑起来很”娇娘本想说笑起来很鬼祟,“笑起来很巴结人的小姑娘,比我矮点,对不对?”

  “对,对,穿得很好,衣服亮晶晶的,湖水绿色,水光粼粼的,像是沾湿了。”

  流水纹,御针坊的独创,除了达官贵人的女眷,普通女子可穿不得,看来是璀色无疑了。只是璀色个未婚姑娘家和独益结伴是要去哪里?娇娘不解。

  “独益带着他那副刀具,就跟她去了。”

  那副刀具?娇娘急忙走到院中的长案旁,伸手去隔屉内掏摸,那副独益用来给她易骨的刀具果然不见了。

  “还有他的药箱,都随身带着去了。”

  第53节:第二章 受虐1

  第二章受虐

  璀色是个很喜欢吹嘘自己家世的女孩儿,但她并不骄傲,相反她很自卑。

  “我的外公是已故的公皙丞相,门生故旧满天下,个个都是高官贵胄,他虽然不在世了,但影响力依旧,他的谥号是文正公,文正哦,大臣之谥最厉害的就是文正,你也知道,对吧,你肯定知道啦,你这么聪明,那么多药名都知道,我却连田七和三七是样东西都不晓得,还要你告诉我呢!

  “我的娘亲是我外公唯的掌上明珠哦,琴棋书画无不知无不晓,是鼎鼎大名的才女哦!

  “我的表姨是当朝的贵妃哦。就是我娘的表姐哦!我见过她,她好美好美,眼睛像墨点的样,她就嫌弃我的眼睛不够黑,我也认为我的眼睛好丑哦,只有小猫才会长出这种颜色的眼睛,好难看啦!

  “我爹是鼎鼎大名的乜大将军哦,手握三十万大兵,还有他自创的乜家刀法和游龙阵法,他是常胜将军,不久前和焰赤族开仗,也是我爹赢哦,我听说另外四族的人都尊他为天下兵主哦!多威风的称号,兵主!皇上特赐我爹金牌面,先斩后奏,还有令他亲掌虎符,我爹调兵完全不需要经过太尉府哦,厉害吧,除了大将军之职,他还有十三项荣衔哦!他就是人家讲的位及人臣啦,我爹说他都不相信他怎么会生出我这样的女儿,我也这样认为啦,我什么都不会,笨死了,蠢死了,身体又弱,不能弯弓射箭舞刀弄枪,我真的很没用,说我是窝囊废点都不冤枉我啦!

  “我小娘也很厉害哦,会唱曲,很好听很好听,就是那种绕梁三日余音不绝哦!还有,我偷偷告诉你,小娘好漂亮好漂亮,就是人家讲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呢!真的好漂亮,比我娘漂亮,比贵妃也漂亮哦。我第次看到她的时候,我还以为是菩萨从莲台上走下来了呢,小娘白白得泛玉光,还有她的样子,很圆正,可是眼睛好细好长,她眯眼,我连呼吸都忘了哦!”

  独益实在听不下去了,把捂住璀色的嘴巴。他对她的爹爹娘亲表姨小娘点儿兴趣都没有,他这么耐心这么专注听她讲话,是想听她讲她自己啦!

  “你自己呢,这些年都干了什么?”

  直喋喋不休的璀色被问住了,“我?”她期期艾艾,结结巴巴,“我没有怎么样呀,就是直笨呀,很惹人讨厌呀!”

  独益叹了口气,“你读了什么书?最爱什么颜色?最爱吃什么?最爱去哪儿玩?你娘——你娘还打你吗?”

  “没有,没有了。”璀色急急摆手,“我直牢记你的话,我觉得你讲得好有道理呀,你好聪明,我要是能有你十分之那么聪明,不,不,百分之,就好啦。”

  独益又叹了口气,“我都忘了我那时和你说了什么。”

  “你说小孩子要乖乖的,我那么小,离开家能做什么?家里再不好,也有片瓦遮头,三餐温饱。我记得哦,因为你讲得实在太有道理了。”

  “我是这么说的?”独益并不会劝人,那些话是他东拼西凑讲出来的,三年前,璀色不堪母亲的虐待,在佛诞节那天去佛光寺上香的途中逃家,却因为体力不支晕倒,独益顺手把她救醒,用田七粉为了止住了身上鞭伤的渗血。当时,璀色仅仅告诉独益她姓乜,就是也字少竖那个乜,父亲是武官。

  “乜小姐”

  “叫我璀色吧!”璀色用力地笑,小脸都扭了,像朵雕坏的萝卜花,璀色也知道自己笑过头的时候很难看,可还是要很用力地笑,不然伍神医也讨厌她可怎么办呢?不可以惹人讨厌,不可以惹人讨厌的!

  第54节:第二章 受虐2

  “那么,你叫我独益吧?”独益礼尚往来,独益特立独行惯了,他极不擅长与人打交道,他并不确定,这种示好的方式是否可行。不过看璀色笑得就要抽搐的样子,大概是有效的吧?独益不由也微微笑,像盛夏骄阳下的荷花,直僵立不动,偶然摆,满目的清凉,“独自的独,益母草的益。”

  “独益,好,我就叫你独益哦,你脾气好好,这么平易近人,可是我娘她们还说你从不上门应诊,多少钱也请不动你,多少官威也压不了你,骄傲得不得了。”定要不停地说话,除非个大嘴巴打过来,不然定要不停地说话,要不别人就会忽略她的存在了。如果人人都忽略她的存在的话,要是哪天她挨不住打死掉了,也不会有人知道,她就个人死掉,默默地发臭,默默地腐烂,她不要啦!

  “不,我并不骄傲。”独益不知道怎么为自己辩解,他仅是不喜欢离开家,不喜欢和人打交道而已,与骄傲无关。他也真是晕了头,璀色要他跟着她,他竟然就跟着她走了,也没有母亲招呼声。她对他而言好像有魔力样,真古怪。独益始终记得那次他救了璀色,先是她奇异的相貌叫他无法移开视线,再后来就是因为璀色竭尽全力的微笑,她笑得那么卑微那么可怜,生怕被人抛弃了样,似只牙齿和爪子都还没长硬的小猫,不懂戒备,不敢戒备,那么全心全意地依赖着人,那时独益对璀色而言完全是个陌生人,但璀色还是毫不犹豫的信赖他亲近他,独益从没见过如此可爱温顺的女孩,独益下子就倾了心,再看她奇异的样子,竟然变成了天下间独无二的种美,“对了,璀色,你要我来是做什么?”

  “嗯”璀色闪烁其词。

  “璀色?”

  “我娘很喜欢打赏人哦,你按她的吩咐做,她会给你好多好多珍宝哦,你喜欢玉搁笔吗?我娘有个羊脂玉的玉搁笔,是内廷玉器作的督造官岚先生亲自做的,天下独无二,可漂亮了,如果你让我娘很满意的话,你可以跟她讨这个做赏赐哦,真的很漂亮哦!”璀色顾左右而言他。

  独益还要追问,个青衣小婢推门走进来,说夫人传小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