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1/2)

加入书签

  第九章陆皓腾原本脸色已经够难看了,当他见到自己的妻子居然也在凝香阁时,他的神情更形惊铁青,仿佛一头被激怒的狮子。

  “你在这里做什么?”他一字一句由牙缝问进出话来。

  “我……只是……”单纯的芸心被丈夫的怒气吓坏了。“我带孩子来给荭姊看……”

  陆皓腾低声咒骂。“你是怎么进来的?”

  “展……展逸带我……来的。”

  不用说,光看他的表情,芸心已经开始忧心展逸的下场……

  她缩缩肩膀。“别怪他……是我求他的。”

  他瞪她一眼,将目光调回荭凝。

  她没看他,眼里心里全被这失而复得的儿子给占满了。

  陆皓腾发现自己无法将视线离开这个景象。他很快忘了方才令他暴跳如雷的理由,专注地望着这幅母子图。

  两个人都是他的,这个想法令他骄傲又满足,他想立刻上前,抱住他们。

  他走近荭凝身旁,着迷地看着儿子窝在母亲白皙的脯上。

  荭凝感觉到他的靠近,猛抬眼,看见他目光的集中方向,忍不住双颊一红,将衣襟搂紧了,想遮去他的视线。

  “你出去啦。”她的抱怨倒像娇嗔。

  “不要遮。”他掀开她的衣衫,动情地低语。“你好美--”

  他这一动手,除了荭凝,屋里的女子包括芸心和艳娘部红了脸。

  “咳,我……先出去了。”

  “我也是。”

  艳娘和芸心都忙不迭地离开,顺道帮他们带上房门。

  屋里变得十分安静,只有婴儿轻微的吸吮声。荭凝嗔怒地瞪了皓腾一眼,那眼波的流转,绋红的玉峰,登时让他看得痴了。

  荭凝立即垂下头注视儿子,逃避他令人不安的目光。他怎能如此重新闯入她的生活,还用那种爱慕而灼热的方武看她?

  当初是他赶她走的,是他视她的爱如敝屣。

  为什么在她选择了放弃之后,他却用这样激烈的方式,阻断她和别的男人的接触?为什么他要这么对她?

  他的注视仿彿世界上只剩下他一个男人,而她是唯一的女人,仿佛他把她当成最珍贵的妻子,仿彿……

  他爱她……

  荭凝立刻抗拒这个想法。

  不行!她不能再欺骗自己了,她曾经放任自己的幻想,相信他其实爱的人是她……结果呢?

  只有更残酷、更不堪的幻灭……

  荭凝咬紧下唇,告诉自己绝不再软弱地臣服于对他的迷恋之中。

  “你为什么要派兵封锁凝香阁?”她用愤怒的语气面对他,压抑着他在她心中挑起的混乱思绪。

  “你这么做本是假公济私!”荭凝得意地扬起眉来。“我们可以上府去告你,要是皇上知道了这件事,你就吃不完兜着走了!”

  他对她的威胁无动于衷,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看她冒着怒焰的眸子,看她嫣红的双颊。生气的她比平时更美上十分,他怀疑她知不知道这点,更怀疑过去的自己为何能以为,他可以让这个女人走出他的生命。

  “我不要别的男人碰你。”陆皓腾突然开口说道,低嘎的嗓音打破室内的安静。

  他的话让荭凝猛然一惊,那简短而专制的话语中所蕴含的独占和狂鸷的感情像洪水般将她淹没。

  “你说什么,你无权……”她答道,声音抗拒着自己和他而微微打颤。

  “我要你只属于我一个人。”他霸道地打断她的话,大掌熨贴在她赤裸的肩颈问,火烫的接触让荭凝顿时呼吸一窒,忘了要说的话。

  “你是我一个人的,你和儿子都是我的。”

  孩子已经睡着了,正发出满足的鼾声,可是荭凝害怕自己狂乱的心跳和全身的抖颤足以吵醒他。

  她困难地咽口口水,抱起孩子轻轻放在床上,回避他炙热的日光……

  “我不……”她狂乱地开口,并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也许只想让自己平静下来。

  当她想到他赶她出府的情形,她的声音变得稳定。

  “你要我是你的,可是你却是属于你的妻子。”她苦涩地反击。

  皓腾走到她背后,拥抱住她,低声道:“对你,我不是毫无感觉……”

  “那只是欲。”荭凝哽声道,眼睛微微刺痛着。

  “错了。”他喃喃地否认,将她转过身来,正视他。

  他热情的眸子和伟岸的身躯对她的理智而言是极大的挑战,不论她有多想否认,她的身体还是渴望能投入他的怀抱。

  “不要这样……”荭凝恳求道。

  不要对她说这么温柔的话,不要给了她希望后又给她失望。

  他因她语气中的痛楚而僵了一下,双眸盈满悔恨。

  “我伤害了你,是吗?”他瘩哑地低语,轻轻执起她的左手,缓缓将之举至唇边。他的唇在她掌心游栘,而日光却一直停留在她身上。

  “我很抱歉。你一直是对的,过去的我太过盲目……”

  荭凝的心跳急促,燃起的希望让她几乎无法承受,她突然没有勇气去发现她渴盼许久的答案,她太害怕了,害怕再次落空……

  “我不想听!”她猛转开头。

  他深深注视她。

  “我要你。”他放开她的手,转而抚她的肩,并缓缓向下滑,捧住她高耸的双峰,仿佛要在她身上烙下他的所有权。

  她必须要对抗他的蛮横,荭凝心想。

  但她不断轻颤的身体却屈服于这种力量。

  “已经太久了……”他喘着说,令荭凝的前不由得泛红。“让我……好吗?”皓腾诱哄道。

  她不能让他这么做,她的理智在尖叫。

  “不……不要……你不能……”她的抗议戛然而止,变成-串轻浅的喘息。

  因为他的拇指正透过衣服在她的蓓蕾上摩挲,一滴水缓缓渗出来。

  看见他注视她前的湿点时神情变得黝黑,她的脸迅速烧红了,敏感和灼热的悸动在她小腹流窜。

  她樱唇微启,双眸迷蒙半闭的模样让他血脉债张。他渴望拥有这个女人,大手入她的发际,低下头。

  在两唇相遇前,荭凝颤抖的低语道:“我不要这样,我不要你要我只是因为欲……不要这样……”

  “不是的。”他低头轻轻占有她的唇。“不只是,我还要更多,我要全部的你……”

  只是温柔的轻触一下,荭凝便用双手圈抱住他的颈项,他俯身猛烈地亲吻她,让她禁不住轻叫出声。

  他不理会她的叫声,专注于她热情、甜蜜的唇舌。他的吻里行某些异于寻常的炽热,让她的反抗迅速消逝。她回吻他,以相同的深情……

  欲望的洪流淹没他们的理智。皓腾用力把她柔软的身体压入他怀里,他的灼热坚挺挤压着她。

  突然之间,荭凝感到身下一凉,这才发觉自己不知何时已被他压制在他和墙面之间,他的手正栘向她的大腿。

  “不行……孩子……天!”红凝的呻吟浅而短促。“不要在这里……”

  他停下来,膛不断起伏,气息喘地注视她。

  “把孩子抱出去,找个人看他。”

  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阻止他要她,甚至是孩子也不能。

  “不!”荭凝惊喘。

  她的双颊立刻染上红霞。太丢人了,那不是摆明了让人知道他们在里面做什么了吗?

  “我不能等了。”他嘎地说道,大手在她赤裸的腿间燃烧。

  “嗯……”她气息不稳地同意,了解他按捺不住的饥渴,因为她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强烈渴望,她早巳丧失理智。

  皓腾抱起她,走向她的床。

  她看他将儿子轻轻地往内挪,忍不住一阵羞赧。然而她的顾忌很快就被抛在脑后,当他解开她的衣衫,并褪下自己的衣物时,她的眼底只有他--

  黝黑、灼热、强壮……

  他抱着她,抓住她的臀部,将自己火热的激情挺进她体内。他盈满她的那刻,醉人的感觉涌向她,她发出难耐的喘息。

  皓腾将手指伸入她唇中,让她含着,止住她的呻吟。

  荭凝羞红了脸,轻轻地吸吮着。

  他立刻在她体内坚硬、膨胀,他紧咬牙关猛烈的冲剌,阵阵狂野的欢愉冲击着他。

  荭凝完全失去控制,在高涨的情感中融化。她的双腿紧紧夹住他的臀部,接纳他、迎合他。

  “我爱你。”在巅峰的那一刻,他将她搂入怀中,在她耳畔低哑地吼道。

  荭凝全身强烈地悸动,旋即被卷进激情的漩涡中……

  他的脸埋在她如云的秀发里,紧紧的抱着她,在她耳际低低呢喃着柔情的字眼。

  荭凝则屏着呼吸,难以置信的瞅着他,而又害怕这一切只是她的幻梦。

  孩子动了一下,低低啜泣了一声。

  她觉得既羞傀又心疼,将儿子挪近了。婴儿很快寻到母亲的房,安适地吸吮起来。

  他用肘支着上身,一手占有的环抱住他们母子俩。

  三个人的心跳仿佛结合在一起,前所未有的满足直入她的灵魂深处。

  “和我回去吧!”他温柔的拥紧她。“你跟孩子,我都要。”

  她的身子微微一僵,硬声道:“何必呢?你说过芸心可以做孩子的娘……”

  他叹口气,“你就是不肯原谅我,是吗?”

  她侧身想瞪他一眼,却望进他眸中真诚的懊悔和哀伤。

  “你说你爱我?”她以喑哑、犹豫的声音问。

  她所有的愤怒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紧张。在她已完个放弃希望之后,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有所期待……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他平静的说。

  泪水涌进她的眼眶。

  “你从来没有承认……你甚至要我走……”

  “那是因为我太害怕你带给我的感觉。你的存在彻底颠覆了我原本相信的一切。我不是气你,我气的是自己,气自己不是那个自认为对妻子忠贞不贰的丈夫。这些,你都懂,不是吗?”他坦然道出自己的心境。

  “你是个伪君子!”她控诉道,黑眸中闪着胜利的光芒、幸福的光采。

  陆皓腾苦笑,“你骂得很好。”他伸手轻轻抚她的脸庞。“像我这样满身缺点,脾气又坏的男人……你还要吗?”

  荭凝的心狂跳,她不该就这么放过他的,先前他可是让她吃足了苦头。可是她只听到自己用着挑逗的声音说:

  “现在吗?”

  他的男悸动了一下,重新被唤起,并蓄势待发地紧抵住她。

  荭凝的两颊酡红,呼吸不稳。

  “我警告你,我在热恋中,这回我可能控制不了我的反应……”

  他在黑暗中露齿而笑,邪佞地道:“那么我们最好先把儿子送出去。”

  芸心和展逸一起走在回陆府的路上。

  “这回他们二个人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