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天外飞仙(1/2)

加入书签

  一直不曾插话的厨子此时站出来表态,他一双细窄的眼缝里射出精锐的锋芒,似乎在暗示后勤老兵:你若不依,便去陪刘威任毕二人作伴!

  后勤老兵神情惊诧,他不曾料到由他自己选择的同伙,会在电光火石之间就将矛头对准了他

  黎落想起这一切的时候,仍对昨日险象环生的情景颇为惊惧。网 此刻——她浑身是伤,且被困在麻袋中无法动弹,尤其昨夜选择坠崖后,黎落的后脑磕在了卵石上,也好在只是卵石,若不然,只怕黎落现下已经化作一缕幽魂。

  随着意识清醒过来,黎落的知觉也渐渐苏醒,头疼欲裂的感知和骨头分崩离析的痛苦都一点点蔓延扩散,使得黎落咬紧了牙关去习惯这种不适,以至于她的脑子一片空白,半晌都不能正常思考。

  躺着的黎落试图坐起身子,以免伤口泡在水中更加影响痊愈。坐好后,黎落既不知晓自己昏迷了多少时日,又无法得知自己身在何处,哪怕连挣脱麻袋的力气都使不出,便自然而然的加剧了对孙武等人的憎恨——

  黎落好不容易从黎家解脱,跳出了那片四方天地,换到全新的环境——还未能站稳脚跟,就被一帮卑鄙小人如此阴险的报复,让她怎能释怀。

  咦?

  黎落一脸困惑的出疑问,乍然间回忆起昨日的一个疑点:那名带路的年幼兵士,究竟是不是孙武的同伙?若说他们狼狈为奸,可彼人却没有参与作案;若说他们毫无干系,黎落又确确实实是被那小青年带去的。

  昨夜,黎落以双耳代替双目,没有忽略任何人事物,所以那名小青年不在孙武等人其中——黎落是万分肯定的。

  但对方因何要替孙武办事,让黎落很是费解,忖度了许久,黎落也不曾捋清缘由,又逢头痛作,她便不再纠结于昨日的前前后后,先让自己重见天日才是最紧要的——

  莫说黎落旧疾添新伤,即便她完好无损,被捆在狭窄又不太通风的空间里也会憋出毛病。

  所以,黎落便开始寻思如何才能从这厚实的麻袋中出去,她原想用尖锐点的物品划出一个裂口,而后将口子拉扯大,可当她思及自己的行李还在营帐里,怀中只留着周吴氏为她缝制的香囊时,便只能垂头丧气的干瞪眼。

  而后,黎落又伸手探了探头顶——麻袋的封口被孙武那厮用麻绳打了死结,根本不可能动动身子就让封口松动,黎落再度一筹莫展。

  左思右想,绕来绕去——终归回到了尖锐物品从何而来的问题上,黎落几乎有了要放弃的念头。

  诶?昨夜我于瀑布上滚落下来,断崖内侧定然不会像底部这般平整,袋子上肯定有划痕!

  开了窍的黎落,打算先从麻袋有无破损的突破口上下功夫,她仔仔细细的瞅着麻袋上的角角落落,不肯放过任何一处地方。

  然而黎落已经占据了麻袋内部的一大半空间,行动起来很不方便,比起她连续打拳三个时辰还要累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