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零章:是否应战(1/2)

加入书签

  言毕,两人退后了几步,并未像前一场一般采取对剑的方式来比试。清风毕竟是上一届的第一,所以无论挑战者擅长何种比试模式,他都必须应战,且必须赢过对方——

  这对守擂者而言,虽然有难度,却也是彰显实力的一种巧妙表现,表明了守擂者样样精通,五一短板。

  无名擅用气,不借助任何武器,故而两人的这一场战斗采取斗气的模式来评断输赢。

  因着两人的心法、招式都师出一派,所以姿势是否优美、动作是否漂亮根本不能算作评定优劣的标准,好歹两人修习多年,表面上自然不会露出破绽。

  所以,孰高孰低看得便是一招一式中蕴藏的真气是否浑厚,是否能做到收放自如、行云流水。

  黎落进入道观时间不长,对于修道而言,也仅仅只有一个笼统、通俗的概念而已。至于何为大道三千,黎落是不懂的。

  从黎落的角度来观看清风与无名的打斗,就好像在看两个武功高强高手过招一般,就如齐胜与昭王。

  黎落看不出谁的实力更强,只因清风同无名的随着打斗而释放出的精气气流并不容易被肉眼那么显而易见的看出来。

  黎落所能瞧出来的差异——便是清风的面色一直都淡定自若,相比之下无名则显得过于紧张。黎落单纯的以为清风遇到了劲敌,便拽了拽身旁站立的彦尘,轻声询问说:

  “师傅,不想无名师伯也这般厉害,都说清风师傅乃无龄最出色的弟子,可如今看来——怕是碰到对手了……”

  彦尘随意扫了眼台上的战况,继而垂下眼眸看到黎落蹙着眉头,很是凝重的表情,有些忍俊不禁:

  “非也。”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彦尘道出了自己和黎落完全相反的观点,彦尘不想黎落过多关怀清风,便不愿多谈个中机巧。尤其在听到黎落依旧改不了口,仍然唤清风为师的时候,彦尘虽未产生很大的情绪波动,却实实在在感到不爽。

  见彦尘也在关注着台上两人酣战的情形,黎落便不再唠叨,将目光重新放到擂台上方——

  清风很是小心和谨慎,也给足了无名面子,否则,以清风深厚的功底,无名根本坚持不了这么长的时间。

  尽管清风每一招每一式,都只略微比无名高出一筹,可时间一长,无名便显得有些许吃力。

  “大师兄修为又有提升,长此以往坚持下去,定会收获良多!”

  听着清风在宽慰他,无名便知清风是在让着他——因为他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用来寒暄,可清风吐气轻松,且能抽空来恭维他,真真是让他自惭形秽。

  无名并非输不起的男子,对输赢他看得不是很重要,他只是想通过跟清风的较量,来检验自己的修炼成果。

  可直到刚才,他才领悟出一个道理——他在进步,清风亦然,尽管仍然不敌清风,只要打斗的感觉同以往相似,便证明他的努力没有白费,只是成效不那么明显而已。

  思及此,无名打算结束这场战斗,他选取了清风还未准备好将更多的灵气蓄积到招法当中的时候,便突然提力。

章节目录